苏白卿伸出狼爪,按了按温堰苍白的脸颊:“阿阮,他什么时候会醒?”

    阮安看了看手表,服用基因修复液一般两个小时就可以见效,不过每一个人的体质都不同,她也拿不准,只能估摸着道:“应该快了吧。”

    趁着温堰没有醒,她又解释道:“别担心,温堰的身体被青木研究所改造过,强大的很,所以,就算受伤了,也会很快的恢复健康,更何况我还给他喂了药。”

    苏白卿好奇:“药?什么药?”

    阮安硬着头皮解释:“治疗受伤的药,不过……可能……效果不太好。”

    苏白卿了然:“估计是放置的时间太久了,所以药效打折的。”

    两人说着话,一旁的龙泽见阮安一直在揉手臂,便变大了些身躯,然后伸出猫爪,替她按揉。

    苏白卿见了后,故意惊讶道:“啊,龙泽,你不是说你现在只能维持人形,不能兽化的么?怎么现在你又变成了一只小奶猫,并且你的兽身还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大变小。”

    龙泽爪子一顿,这才反应因为太担心安安,忘记之前自己说过的话。

    眼看着被苏白卿摆了一道,他也不气,只是语气怪怪的回呛:“关你什么事?”

    苏白卿:“是不关我的事,我这不是觉得你欺骗了阿阮吗?一个喜欢骗女孩子的男人,可不是一个好男人。”

    龙泽着急了:“我哪里欺骗她了?我之前是只能够维持人形,但那是昨天,睡了一个晚上后,我变身的能力又回来了,我才没有欺骗安安。”

    苏白卿冷冷说:“你有。”

    龙泽也不杠了,他转头看着少女:“安安,苏白卿老是冤枉我,你就不能把他赶走吗?”

    他知道自己的提议是不能实现的,但是他就是想要苏白卿离开。

    这个男人,太讨厌。

    对于龙泽和苏白卿的争执,阮安已经习以为常。

    她拍拍小金猫的脑袋:“可是温堰已经加入了我的部落,苏白卿做为温堰的小弟,自然而然也是我部落里的人,他又没有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错,不好要他离开把?”

    看着女孩一脸为难的样子,龙泽只能收声。

    苏白卿第一次看到龙泽在女孩那没有讨到好,心里惊喜不已。

    ――难道阿阮看腻了龙泽的颜,已经嫌弃他了么?

    ――这样是不是代表自己的机会来了?

    苏白卿慢慢调控狼躯的大小,直到身体差不多与一只泰迪才停止意念。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苏白卿发现阮安喜欢毛绒绒,且更偏好小只的毛绒绒,自己这种模样一定能获得她的青睐。

    他迈着狼脚,小步走到女孩身旁,然后用狼头拱了拱她柔软的手臂。

    “阿阮,你冷不冷,要不要抱抱我,我兽化后,是可以充当一个暖宝宝的。”

    看到苏白卿明目张胆的想要得到安安的宠爱,龙泽终于忍不住跳了起来。

    他猫爪一挥,直接把小银狼一爪子挥到洞穴的墙壁上。

    “砰。”

    苏白卿镶嵌在了洞穴的墙壁里。

    阮安抬眼看了看,就看到苏白卿兽化后的躯体被整个卡在石壁,不由想到星爷电影里那个经典桥段,忍俊不禁““噗嗤””笑了出来。

    苏白卿气死了:“阿阮,你居然还笑,你没有看到我被龙泽打了吗?”

    阮安立刻收了笑脸,她转过身子,伸手轻轻打了下龙泽的猫头:“龙龙,你未免下手太重了些,要不是苏白卿能力强,他真就一巴掌被你拍死了,都是一个团队的人,理应互相帮助,而不是一言不合就搞架,该打。”

    她一边说,一边朝龙泽眨着眼。

    龙泽见女孩眼睛一眨一眨的,可爱极了,忍不住就想轻吻她,猫脑袋动了动,却被阮安伸手按住了。

    她转过身子,冲着苏白卿道:“好了,我已经说过龙龙,他以后不会打你了,你自己能下来吗?”

    苏白卿看着阮安就不痛不痒的说了几句龙泽,心里呕死了。

    但是他进步了,知道现在不能操之过急,他挤出两滴眼泪,小声说:“我自己不能出来,阿阮,我受伤了,好疼。”

    苏白卿不算说谎。

    他确实感觉到了疼,虽然只是一丝丝的疼。

    主要是龙泽出手太快,他当时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等他回过神,人已经被猫爪子拍飞,然后就发现自己被镶嵌进了石壁。

    巨大的冲击力,让他的五脏六腑差不多都移位了,也就是兽化后抗击打能力强,要不然他真的会痛死。

    龙泽看不得苏白卿扮柔弱。

    就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且不说苏白卿,就连温堰也不知道抽的哪门子风,两个人争先恐后的学他的一举一动……

    这简直是在走他的路,让他无路可走。

    龙泽哼了哼:“我出手有分寸,你别装了。”

    看到青年气得面部表情都快控制不住,苏白卿福至心灵,假装虚弱不堪的抬起头:“对,我知道你出手有分寸,但是,我之前看轻了你,总以为你只是一只小奶猫,攻击力不强,所以我没有防备,这才导致我受伤严重。”

    苏白卿说着话,又看了眼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温堰……

    妈哒,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阿堰都能以身做局,就为了得到阮安,自己也不能落后。

    他心一横,用尖利的狼牙咬了下舌尖,下一秒,一股血腥味弥漫了整个口腔。

    苏白卿慢慢松开嘴角,一缕鲜血顺着嘴角缓缓留下。

    阮安之前还有些不信,在见到被鲜血染红狼毛的苏白卿后,顿时放下了一直趴在自己身旁的龙泽,朝他走过去。

    “你……没事吧?”她看着银狼,犹疑地问。

    苏白卿又咳嗽了一声,被嘴里血腥味呛的。

    “应……该……该有……事,我现在浑身疼得不得了。”

    阮安看到疼得浑身打哆嗦的银狼,心里只觉得不好。

    她连忙伸手扯出银狼露出来的狼脚,想要把他拽下来,但是刚刚用力,苏白卿就惨叫连连。

    “疼疼疼。”

    “阿阮,快停手。”

    龙泽在一旁看着苏白卿表演,心里烦得不得了。

    不过短短时日,他有样学样,居然学得这么好。

    这沏茶的工夫简直可以说青出入蓝!!!

    谷lt/spangt  “安安,你休息,我来把苏白卿拽出来。”龙泽小声走过去,用猫爪子扯了扯女孩的裤脚。

    阮安低头看了看,摇摇头。

    她知道龙泽看不惯苏白卿和温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知道他早就想赶走这两个人,不过眼下苏白卿受伤,自己如果再不制止他的小动作,苏白卿伤只会更重。

    再加上现在游戏商城里可以疗伤的药剂又不能用,还是不能让他继续针对两人。

    见女孩再次拒绝,龙泽有些委屈,他把脑袋藏进柔软的身躯,沉默不语。

    阮安只觉得头大,就在她真准备哄龙泽时,一直躺在地上的温堰轻轻哼了哼。

    阮安连忙凑了过去。

    好极了,他终于醒过来了。

    基因修复液果然是个好东西。

    温堰醒来后就看到了挂在少女衣袖的小金猫。

    转过头,又看到了镶嵌石壁一直呼疼的苏白卿。

    他暗暗叹了一口气。

    ――看来,想要和阮安独处几天的愿望不能实现了。

    ――不过,阴差阳错救了她,也不算白费心机。

    “你还好吧?”看着一脸惨白的青年,阮安有些忐忑地询问。

    “好像没事了。”温堰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的变化点点头。

    岂止是没有事,他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这种力量可以让他把眼前的女孩圈禁在他的怀抱,让她不能动弹毫分。

    温堰垂下眼眸,掩盖住自己内心的澎湃。

    阮安听到温堰的回答后这才放下心来。

    苏白卿有些察觉到温堰气质的变化,但是他也没有多想,只是以为刚刚受伤后情绪有些不稳。

    “阿阮,阿堰已经没有事了,你想办法把我弄下来呀。”

    阮安转过身,看着石壁里的小银狼一筹莫展。

    卡得太死,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把苏白卿弄下来。

    这时,温堰想到了一个办法,他连忙开口说道:“阿卿,你试着控制身体,把你的兽躯再缩小一点点,这样,不就可以出吗?”

    阮安听到温堰的话,拍了拍额头,对啊,这么简单的应对方法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真是太蠢了。

    苏白卿也反应了过来,他忍着身体的一丝丝疼痛,慢慢把银狼的躯体变小,下一秒,他的身体就从石壁里掉落了下来。

    阮安连忙伸手接过,深怕苏白卿伤上加伤。

    “行了,你就保持这个模样,我把你放进口袋,等会我带你从这个洞穴里出去。”

    怕引起争议,阮安索性要温堰变成小白虎,龙泽变成小金猫,把他们两个和苏白卿放在一起塞进了一个口袋。

    出发前,温堰好奇的问:“阮阮,你之前给我吃的药是什么药?也是你在军工仓库里找到的?”

    阮安愣了一下,这该怎么解释呢?

    这些药剂太珍贵,不可能用之前那个仓库的借口来解释,更何况如果是一个有着完整保存措施的库房,药剂也不会出问题。

    她略尴尬道:“不是,这是我之前从青木研究所拿的药剂,不过可能是过期了吧?所以你吃了会不舒服?”

    温堰有些惊讶:“原来你还从青木研究所拿了药剂啊?那,研究所里实验室的药剂,也是你拿走的吗?但你之前也没有说呀?”

    阮安头大,果然只要说出一个谎言,就得用无数谎言去圆它。

    她艰难回道:“那个实验室的药剂不是我拿的,我拿的是放在二区*站准备给人注射的药剂。当时我看到它们的时候,它们都被放在一个箱子里,我看到箱子的密封性能很好,就顺手把它们拿走。”

    阮安绞尽脑汁编制了一个谎言。

    毕竟在她原来的世界,某一些科幻电影里,总有反派把药剂放在高科技箱子里运送的情节,青木研究所里应该也有这样的装备吧。

    不得不说,阮安精心的谎言,真就骗过了温堰。

    因为他以前在青木研究所的时候经常见到阮安口中所说的箱子。

    那是沈珏手下一个团队专门研究出来用来存放药剂的高科技装备。

    见温堰没有继续追问,阮安松了一口气。

    四个人从洞穴里面出来后,天已经完全黑了。

    这片区域的沙棘果没有完全采集完,阮安决定过几天再来。

    不过他们在回去之前,阮安先绕道苏白卿之前捕鱼的池塘,把岸边的鱼都收了背包格子。

    回到临时营地,几个人累得不行,之前龙泽因为着急散落在地上的衣裳,蛇肉,还有阮安的匕首,依旧落在原地。

    阮安见了后,把它们也都收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因为温堰和苏白卿受伤,阮安便教会他们烤红薯和腌咸鱼,自己去山里把能吃的果子,坚果什么全部搜刮干净,至于龙泽,他在挖了几条蛇后,上瘾了,每天都在捕蛇……

    他杀蛇的手法比较粗暴,每一条蛇都被弄得乱七八糟,以至于每次龙泽把杀死的蛇递给阮安时,阮安都不得不戴着手套,才把蛇的尸体收进背包格子。

    阮安的手,就是一个采集器。

    只要是被她的手触摸到的生物,达到检测的时间,系统就会给出生物的特性与名称。

    不过,经阮安这么长时间的摸索,她发现触摸这个时间弹性很大,有的生物只要接触7到8秒,系统就会给出生物的特性与名称,但有的生物可能需要接触30秒或者一分钟,才能得到答案。

    而阮安在把死蛇收进背包格子时,她不止速度块,更是怕弄脏手还戴了一双手套,她根本就没有采集到被龙泽杀死的那些蛇的特征。

    这也就让阮安错失了一个重要得信息。

    连续几天劳作,4个人都很辛苦,吃了晚餐后,一个个的都睡着了。

    阮安连续跑了好几天,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便也没有留人守夜。

    夜色越来越深,本来熟睡却龙泽惊醒了。

    他听到了“窸窸窣窣”的某种爬行动物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