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醒醒。”龙泽穿好外套急忙起身,蹲在阮安的帐篷外呼喊。

    他喊了一声后,又摇醒了睡在地上的苏白卿和温堰。

    海岛的晚上还是挺冷,他们没有龙泽强大的灵力支撑,又懒得花时间搭帐篷,现在都是兽化的状态。

    兽类的警觉性本来就比人类要强,早在龙泽喊阮安时,他们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出什么事了?”苏白卿下意识问。

    “好像有什么动物跑来。”温堰侧耳倾听后回答。

    这时,阮安也醒了。

    她从帐篷里爬了出来,外面不对劲的动静后生怕把帐篷弄坏,她来不及整理,整个就把它收回了背包格子。

    龙泽放出的神识也反馈回了信息,屋外是密密麻麻的蛇群。

    他大惊失色:“安安,快,我们得逃。”

    龙泽看到了夹杂在蛇群里面的毒蛇群,心里着急。

    如果被这些毒蛇咬伤一口,只怕凶多吉少。

    阮安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严重性,她淡定地把地上那些锅碗瓢盆都收进了背包格子。

    龙泽焦急不已:“安安快走,外面有很多毒蛇游过来了。”

    听到龙泽说毒蛇,阮安却也没有慌。

    她有防护罩。

    毒蛇的攻击很弱,根本就咬*系统出品的防护罩。

    不过,龙泽,温堰和苏白卿确实危险了。

    她略思考后,在游戏商城又购买了三个中级防护罩,偷偷加持在他们身上。

    薅了温堰太多羊毛,再加上这段时间攒的铜币,阮安现在不差钱。

    好了,这样基本就没有问题了。

    送上来的蛇肉不要白不要,以后还不知道去哪里找这么多蛇群呢。

    她掏出匕首,走了出去。

    龙泽拉都没有拉住。

    他急得跺了一下脚忙跟了上去。

    苏白卿和温堰对视一眼后也出去了。

    他们两个都不怕,自己现在要是落荒而逃的话那也显得太怂了。

    出了门,阮安就看到了不远处密密麻麻飞游过来的蛇群。

    月色下,它们一条叠着一条,游得气势汹汹。

    “你们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被它们咬到了,现在可是末日,没有医院,也没有医生,被它们咬到了就只能够等死了。”阮安沉声叮嘱。

    龙泽心里着急,他快速劝道:“既然这么危险,那安安,我们为什么不逃呢?”

    阮安舌尖舔了一下后牙槽,“为什么要逃?这么多蛇肉,这么多蛋白质,把它们都杀了,我们可以吃很久。”

    温堰想吐。

    这几天的蛇肉,他可是硬着头皮吃下去的,想到以后的生活都少不了这一道菜,温堰忽然觉得活着好像挺难的。

    苏白卿无所谓,连着休息了好几天,他的伤已经好了。

    他有些跃跃欲试,想要试一试自己兽化后且能保持清醒的作战状态。

    房屋外,蛇群游过来的速度非常快,只一会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一条毒蛇率先跳了起来,咬上阮安的小腿,但被她直接一脚碾进了泥土里,只留了一截尾巴在地面上晃动。

    来不及收割胜利品,阮安匕首挥动,又劈开一条攻击自己的毒蛇。

    龙泽想要释放自己的龙气*蛇群,但是这几天因为想要多找几条蛇,动用神识太多,体内灵力不够。

    再加上他也从未遇到过如此凶险的情况,面对毒蛇猛烈的攻击,显得狼狈不已。

    在见到不远处白虎和银狼配合不错,人类的身体远不如兽类的灵活,不如暂时先变成一只小金猫。

    他心念一动,立刻幻化,变身后的龙泽猫躯矫健,四肢发达,爪牙锋利,战力提高不少,只一会就收割了很多蛇类的生命。

    至于苏白卿和温堰,兽化银狼和白虎的躯体防护能力比人类强太多,并且他们把身体变大了。

    狂化后的他们,一爪子下去就能踩死很多蛇,局面一下就被控制下来。

    阮安看得眼睛直抽抽,她一边杀蛇一边大喊:“苏白卿,温堰,你们两个能不能小心点,那些蛇都被踩成了肉酱,还怎么吃?”

    温堰听到后踩得更欢。

    不能吃可是太太好,他真是一点都不喜欢吃这道菜。

    苏白卿倒是想淡定点把蛇们弄死,但每一次一条条蛇滚动着缠上来时,他就觉得头皮发麻,他做不到一条条蛇完美斩杀。

    温堰和苏白卿没有执行阮安的命令,龙泽却很听话。

    他猫身灵巧飞翻,一爪子直击蛇的七寸,然后化一条风刃把蛇头切割,一条杀好的完整的蛇就出现在地面上。

    得益于几个人强大的战斗力,眼前的局势渐渐得到控制,但令人意外的是,这些蛇群依旧前仆后继的对他们发出攻击。

    哪怕它的兄弟姐妹已经被杀得七零八落。

    四个人默不作声的各自战斗,直到天光乍亮时,才把庞大的蛇群消灭掉。

    “奇怪。”

    “这些蛇为什么盯住我们不放?”

    阮安有些疑惑。

    龙泽犹豫了一下,说:“会不会和我们这几天吃的蛇肉有关系?”

    阮安惊讶:“难道它们是为了报仇的吗?”

    龙泽:“我觉得应该是这样。”

    温堰插话:“如果是复仇的话,可能是前几天龙泽在捕蛇的时候,把它们的蛇王也捕了?所以昨天晚上它们才那么疯狂的攻击我们。”

    听到青年的话,阮安忽然想起什么……

    她从背包格子里把这几天龙泽给她的死蛇都拿了出来。

    几个人围在一起认真查看,阮安忽然发现其中有一条蛇长得好奇怪。

    这条蛇的头上,居然有角。

    不过这只角,显得很稚嫩,像是刚长出来不久的样子。

    “它是不是蛇类的变种?或者等它这只角长出来,它就会变成一条龙?”阮安好奇的指着那条蛇发问。

    龙泽看着地上得死蛇,才不承认它会蜕变成龙,蛇就是蛇,无论给它多久的时间蜕变,也不可能变成一条龙。

    他啧了啧:“安安想多了,它可能只是畸形。”

    苏白卿摸了摸下巴,一脸深沉地说:“我觉得阿阮的猜测很有道理,这条蛇现在看起来就像一条独角龙,等它长大了,或许真的会成为一条蛟龙。”

    温堰摇头反驳:“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龙,这条蛇脑袋上面长了一个角,或许和我们一样,只是变异了,它是一条变异蛇。”

    几个人意见不统一,聊都聊不下去。

    阮安此时却把手贴在了蛇身上。

    变异蛇王,异能,衍生精神力,死亡后24小时内依旧可以统御蛇群。

    攻击力5,防御能力2。

    危害4,此变异蛇王如果再次变异会危机海岛上的任何生物,不利于海岛的有序发展。

    玩家除此大害,奖励玩家50000个铜币。

    变异蛇王身体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价值150000铜币。

    请问玩家是否出售。

    阮安僵住了。

    谁能想到,一条蛇而已,居然可以卖150000铜币。

    更重要的是,居然还有奖励。

    龙泽简直是欧皇附体啊。

    她直接点击了出售。

    这条蛇也就十几斤重,吃也吃不了几顿,卖了它换150000铜币不香么。

    再加上系统奖励的50000铜币,还有现在躺在地上堆积如山的蛇肉……

    突然间发了一笔小财,阮安开心极了。

    她直起身子冲着龙泽笑了笑。

    “龙龙,你去休息一下,这里我来就好。”

    龙泽看着女孩,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笑得太灿烂,像一朵盛开得牡丹。

    苏白卿和温堰也晃了一眼。

    但想到女孩的笑容不是因为他们绽放,心里又沉了下去。

    “安安,我不累,你等等我,我变成人就来帮你收拾。”龙泽开心地跑到女孩身旁蹭了蹭,然后用猫嘴叼起之前撒落在地上的衣裳离开。

    温堰和苏白卿见了后,也回了临时营地,变成人形穿戴好后,开始捡拾斩杀的蛇尸。

    蛇群里的种类好多种,虽然阮安一路走来,陆陆续续开了100多个背包格子,但伴随着物资的增多,现在也已经没有多余的背包格子了。

    以后用钱的地方很多,阮安决定不再购买背包格子,她买了几个超大的箱子,把蛇的尸体都放进去,然后腾出一个背包格子把它们放进去。

    温堰在一旁看到后,不由问道:“阮阮,你的空间现在是装不下东西了吗?所以总是这样倒腾来倒腾去?”

    阮安点点头:“是的,杂物太多了,现在的东西都没地方放了。”

    温堰皱起了眉头:“如果是这样的,那以后赶路会很不方便呢。”

    “我们前天抓的那些鸡,该怎么办?”

    阮安叹了一口气:“我来想办法。那些鸡很重要。”

    “一只母鸡都不能吃,得留着它们下蛋,然后鸡生蛋,蛋生鸡,等我们找到合适的居住地,我就可以靠这些鸡们把鸡群够发展起来。”

    温堰愣住了。

    她倒是想的挺长远的,连发展畜牧业都已考虑到了。

    不过这样也好,有了合适的居住地,在一个地方定居下来,总比一直流离失所的好。

    一番折腾,阮安收获了3000多斤蛇肉,她想自己可能把这块区域的蛇都杀完了。

    “我等一下拿点面包果出来,今天早上先将就应付,我去把沙棘果采完,你们几个再去别的地方逛逛,如果找不到别的食材,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阮安说。

    她这几天虽然在忙别的,但心里一直惦记着让她破财的沙棘地。

    毕竟它们的营养价值实在是太高。

    龙泽靠了过去:“安安,我和你一起去,我怕你有危险。”

    阮安摆摆手,“我们前几天不是已经去过了吗?只要小心一点,不要再掉进那个坑洞,不会有问题的。”

    见龙泽还想说什么,阮安开口制止了:“行了,我已经决定了,今天是留在这里的最后一天,我们分开行动,希望能再找到一些食物。”

    她有点可惜。

    龙泽如果熟悉农作物,有他的神识加持,这个村庄的物资就不会就漏网之鱼了。

    阮安留下几个面包果,急急的离开了。

    龙泽一直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才收回了目光。

    苏白卿想讽刺几句,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他搞不赢这个绿茶猫。

    温堰倒是柔声问了一句:“龙泽,这几天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那天我和阮阮掉进了山洞,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龙泽冷冷哼哼,没有回答。

    烦死了,他一点都不想和这两个男人说话,他只想和安安说话。

    龙泽化为小金猫,风一样跑了。

    温堰啧了一声,被人无视,他神色依旧自若。

    苏白卿挺佩服温堰的心胸,他装作好奇问:“阿堰,你那天,真的是无意之中才和阿阮掉到坑洞里的?”

    温堰笑了笑,反问:“不然呢?”

    苏白卿耸耸肩:“总觉得太巧了,这,有人不是说过一句话么,世间的事情其实没有巧合,只有必然。”

    看着一脸揶揄的青年,温堰敷衍得解释道:“真的是巧合,如果不是巧合的话,我也不会受伤。”

    “这几天你也看到了,我浑身都无力,只能做一些轻巧的活,就算我想得到阮阮,也不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毕竟,从青木研究所出来后,前路不明,这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我可是会没命的。”

    温堰不会承认受伤是因为他玩脱了。

    其实从洞口掉落的伤势,根本就不重,如果不是他假装受伤严重,想要把阮安留在洞里与他增进感情,就不会被阮安误会,然后喂给他已经过期的药剂。

    说多了,都是泪。

    苏白卿见温堰一脸严肃,心里还是有些犹疑,不过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化为一只银狼,跑了出去。

    希望今天还能再捡到几个鸡蛋,这样的话,阿阮就会很开心。

    温堰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相信自己的说辞,留在原地想了一会后,也化为白虎开始新一天的探索。

    此时的阮安已经来到了目的地,开始采摘沙棘果。

    怕再次掉落坑洞,这一次她采摘得小心翼翼。

    正忙碌,阮安忽然发现地面似乎在蠕动。

    她吓了一跳。

    不会吧!

    不会吧!

    不会又是蛇吧!

    阮安从口袋里掏出匕首,连连后退几步。

    下一秒,一条巨大的类似蜈蚣的怪物从地里面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