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时候,他们会疑惑,为什么出去摘沙棘回来时换了一套衣裳?

    ――是不是在摘沙棘的时候与阮阮发生了某些不可描述的活动?

    虽然说这种手段非常低级,也肯定达不到什么效果,但只要在苏白卿和龙泽心里放一根刺就行。

    一旦他们的疑心被挑起,自己才有更多的机会。

    “阮阮,这样的衣服你还有很多套吗?”温堰漫不经心地问道。

    “嗯,很多。”阮安随口回答。

    温堰装出为难的样子:“阮阮,现在天气好像有一点回升了,你有轻薄一点的衣服吗?”

    阮安有些不高兴了。

    给他穿,他就穿呗。

    还挑三拣四的。

    但一想到他之前*的样子,阮安又忍住了自己的暴脾气。

    “好,我另外给你再拿一身。”

    她一脸郁气的点开游戏商城,又给温堰买了一身比较轻薄的衣裳。

    “那一套你也留着吧!”

    “按照你的身形来取的,别人穿不了。”

    温堰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能得到如此的优待,真就有些受宠若惊了。

    他换好衣裳,抬头望去。

    这个洞穴的深度比他之前估摸的要深得多。

    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出不去了。

    温堰忍住内心的激荡,朝女孩走了几步。

    他一脸期待的问:“阮阮,你有什么办法从这个洞穴里出去吗?”

    阮安看了温堰一眼,在见到她满是担忧的眼神后,又把内心的疑惑压了下去。

    阮安攀爬过峭壁,这种高度的洞穴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你的伤好了吗?”她担忧的问道。

    系统出品的伤药她没有用过,具体效果她不知道。

    温堰咳嗽了一声,感受了一下:“胸口还是有点痛,可能得休息几天。”

    阮安皱眉。

    温堰个子挺高,要比她高很多,就算自己有心想要把他从洞穴里带出去,只怕也做不到。

    “那我给你留一点食物,我先上去找龙泽和苏白卿,看看他们有没有办法把你救出去。”

    温堰点点头,虚弱的坐下来,“好,那你自己小心。”

    他很懊恼。

    昨天费劲了心思才布了这一个局,却没有想到这么深的一个洞穴都困不住阮安。

    她实在是太强了。

    阮安没有察觉到今天的遭遇是温堰有意而为之。

    她从背包格子里拿出做好的食物用袋子装着放在地面,想了想后,又用瓶子装了些水放在一旁。

    “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阮安叮嘱道。

    她说完便拿出之前购买的攀岩绳索开始做准备工作。

    温堰咬了咬舌头,一股钻心般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哼了出来。

    “噗。”

    他偏过头,吐了一口血。

    阮安听到动静后吓了一跳。

    她连忙放下手上的事,跑到温堰面前:“你怎么又*了?”

    “哪里不舒服?”

    温堰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捂着心口:“我胃好疼,可能是胃出血吧!”

    阮安焦急了。

    从高处摔落下来,一般情况下会造成内脏破裂。

    但是刚刚不是已经给他用过药了吗?

    为什么伤势还是这么严重?

    是不是药的力量不够?

    “除了胃疼,还有哪里不舒服吗?”阮安一心二用,一边询问着温堰,一边打开游戏商城浏览各种治疗跌打损伤的药品。

    温堰舌头很疼,他倒吸了一口气才有气无力地回道:“胃最疼,但是仔细感觉,又觉得浑身都疼。”

    阮安又购买了一瓶药剂,这一次是更高级的蓝瓶,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修复身体受伤的血管。

    “快把这个药吃了。”她拿着药剂递给温堰。

    温堰不想喝,他知道一旦喝完这管药剂,那自己就不可能再装病了,但他又不能拒绝,只是等他正准备伸手接过药剂的时候,本来消失是疼痛突然又席卷全身,偏过头又吐了一口血。

    这一次是真的,他没有装。

    阮安见状暗道不好,连忙接住快要跌落的药剂。

    一只手扶住温堰的头颅另一只手打开药剂:“坚持一下,不要晕,我喂你吃。”

    温堰疼得说不出话,他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小手托着自己的后脑勺,嘴边是冰冷的药剂。

    阮安手下用力,蓝色药剂顺着男人的口腔流到喉咙。

    温堰疼得痉挛的身体顿时就放松了,他浑身大汗淋淋,就像刚冲过凉似的。

    “阮阮,你这个药的效果很好,我现在好多了。”他看到一脸焦灼的少女安慰。

    阮安顿时也松了一口气。

    好了就好。

    刚刚一惊一急,她觉得自己的后背都是汗湿了。

    “那你好好休息,我马上去找龙泽和苏白卿,要他们把你带出去。”阮安急忙说。

    温堰点点头,也不敢造次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些不对劲。

    哪知不等阮安起身,新的一轮痛疼再次席卷而来。

    这一次温堰直接痛晕了。

    晕过去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这一次只怕是玩脱了。

    阮安这个人都愣住了。

    到底什么情况?

    他刚刚吃了药不是说好很多吗?

    是不是药剂有问题?

    阮安打开游戏商城,点开了自己购买过两款药剂的说明书认真查看。

    当她在看完所有的信息后,阮安心里内疚不已。

    她搞错了。

    她先入为主,把温堰当成了纯种的人类,所以,购买的两款药剂都是人类用的。

    但他不是。

    他的身体经过青木研究所的改造后带着兽类的dna。

    这可怎么办?

    他会不会死?

    阮安很自责。

    她慌乱地翻找戏商城里面的药品,想要找出一款用错药剂的解毒针。

    没有。

    忽然,阮安混乱的思绪中闪过一丝念头。

    谷lt/spangt  系统,我如果给他用强化剂能挽救他的生命吗?她在脑海里发问。

    阮安一直抱着温堰,他现在连呼吸都微弱了。

    经过检测,因为玩家给部落成员用错药剂,导致基因排序紊乱,现在生命值已下降到30%,请玩家购买基因修复液,挽救部落成员生命。

    还有救。

    阮安看到字幕后,慌乱的心终于镇定了下来。

    她在游戏商城的搜索框直接搜索基因修复液,很快一款药剂出现在她脑海。

    一级基因修复液,罗米纳科技有限公司出品,此药剂可以在两个小时内修复受损的基因链,副作用,三天身体无力,不能行走。售价1000000个铜币。

    阮安看到药剂价格后的一串零,心里都在滴血。

    这可比复活币贵多了。

    她颤抖着点击了购买,一瓶透明的药剂出现在她的手中。

    太贵了。

    阮安手脚发软,差点拿不稳。

    温堰已经失去了意识,她用力扳开了他的下颚,把药剂灌了进去。

    为了采集沙棘,亏大发了。

    温堰喝了药后,本来气弱游丝的气息稳定了下来,但他也没有醒,一直安安静静躺在阮安的怀抱里。

    此时太阳已经西移,美丽的晚霞照红了半边天空。

    龙泽一早去了湖边杀死水猴子,又小心翼翼地把找插在水猴子身上的匕首包好,才开始寻找食材。

    但是,他在茂密的林子里晃悠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找到一只动物。

    至于可以食用的野菜之类的,龙泽其实也不认识。

    眼看着太阳西斜,他只能放出神识,找了好几条蛇,并像安安一样,斩去蛇头把它们杀了都挂在自己的腰间。

    苏白卿找到了另外一个池塘,兽化成银狼后抓了很多鱼。

    傍晚时分,两人兴冲冲的朝临时营地跑去,半路上两人碰到了。

    苏白卿高傲的甩甩头,哼了哼。

    龙泽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

    两人回到营地,却发现阮安和温堰都没有回来。

    龙泽心下一惊,立刻放出神识寻找。

    苏白卿心里打鼓。

    ――都这么晚了,他们两个还没有回来,是不是温堰把阮安怎么样了?

    虽然阿堰向来是一个正人君子,但面对心爱的女孩只怕也忍耐不住。

    不过苏白卿忽然想起阮安的战斗力,又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

    是啊,如果阿阮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且不说是在这样的一个末世,就算是太平盛世,他和温堰也能凭借权贵的手段,让她成为他们的禁脔,让她逃无可逃。

    苏白卿胡思乱想,龙泽已经找到了阮安。

    他看到了拥抱着温堰的女孩。

    他很生气。

    但让他生气的不是安安。

    是温堰。

    他相信安安,安安是不会背叛自己的。

    这个狗男人一定是用了一些什么龌龊的手段才让自己心爱的女孩抱住了他。

    龙泽心念一动,化为金猫,像一支离弦的箭朝外冲过去。

    他太焦虑,就连落在地上的衣裳和收获的蛇肉以及帮安安找回的匕首都来不及理会。

    苏白卿见龙泽飞快离开,立刻猜到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情况,连忙兽化跟了上去。

    一猫一狼,一个像金色的利箭,一个像银色的旋风,他们奔驰在荒野上,速度快得惊人。

    只是一会,龙泽就来到了阮安出事的地点。

    他伸着脑袋朝下看了看,下面一片漆黑,看来这个坑洞非常的深。

    龙泽想了想后,把自己的身体又变小了一些,身子变小就会灵巧些,重力也会变小很多,这样的话下去就会安全很多。

    苏白卿有样学样,银狼的身体一缩再缩,又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袖珍版小狼。

    龙泽看到后感觉非常烦,就很想苏白卿一脚踢下去。

    ――摔死这个一天到晚想撬自己墙角的男人。

    但是想到安安,龙泽又忍住了。

    阮安不知道龙泽和苏白卿已经过来找自己,她搂着温堰的手有些发麻了。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依旧昏迷未醒。

    看在他是因为救自己的份上,也看在他是因为自己给他用错了药的份上,阮安很有耐心,没有把温堰的身体直接丢在地上。

    就在她心里正想着龙泽见不到自己该多着急的时候,一只迷你小金猫跳到了她手臂上。

    “安安,你受伤了吗?”龙泽焦急的问。

    这个坑洞实在是太深了,他小心翼翼攀爬了很久,才到达坑底。

    阮安见到龙泽后欣喜异常,她甚至都来不及回答问题惊呼道:“龙龙,你怎么过来了?”

    龙泽不满意的用爪子推了推安安怀抱里的男人:“我来找你,然后就看到了你和温堰被困在这个洞里。”

    两人正说着话,苏白卿也到了。

    在看到温堰一脸苍白的昏迷时,他也不禁着急。

    “阿阮,温堰怎么啦?”

    阮安情绪有些低落,她不能说温堰现在出现的情况是因为自己给他用错了药,只能含糊道:“我在这里采摘沙棘的时候,一不小心掉到了坑洞,温堰为了救我,用他整个身体当肉垫摔伤了,内脏出血,刚刚吐了很多血。”

    苏白卿肃然起敬。

    ――为了追求阮安,居然以身犯险,阿堰的牺牲也太大了吧?

    “那他会不会死?”苏白卿担忧。

    怎么可能会死?基因修复液那么贵。阮安在心里吐槽。

    她用舌尖舔了一下后牙槽,神情闷闷道:“只是受伤而已,怎么会死?”

    苏白卿听到女孩的话后这才把心放了下来。

    龙泽眼神闪了闪:“既然是受伤昏迷,那,安安你把他放在地上吧,你这样抱着他,他可能会更难受。”

    阮安疑惑:“真的吗?抱着他,只会让他更难受吗?”

    龙泽点头:“是的,我以前看过书,书里有说如果是内脏受伤的话,平躺在地上才有利于伤情的恢复。”

    听到青年的话,阮安松了一口气,抱得太久,她实在是累了。

    阮安小心翼翼把温堰的身体平放在地上,然后甩了一甩麻木的手臂。

    “你们饿了吗?”

    “要吃点东西吗?”

    阮安觉得自己在队伍里就是一个后勤组的,每天的日常就是给这三个男人投喂。

    龙泽一点都不饿,他气都快要气饱了。

    安安掉到这个坑洞里,一定和温堰有关系。

    这个所谓的英雄救美,一定有内幕。

    但是他现在不能把自己的推测说出来。

    这样只会让安安觉得自己是因为吃醋,所以才编排温堰。

    苏白卿倒是饿了,但是看到温堰要死不活的样子,也吃不下。

    见两人毫无食欲,阮安便没有拿食物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