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让自己对人世间最美好的爱情产生了无比的厌恶感。

    他是留在阮安手心里那一块永远发着炙热的炭火,让她日日夜夜不得安宁。

    但现在,阮安看着被时间侵蚀的房屋,忽然就明白了一件事。

    世间万物,虽然为人所用,却不能永远被人拥有,感情也是一样。

    一个*而已,父爱是什么?她不需要拥有,那个人让自己来到世上,就是他最大的用途。

    流云散,浮生淡,沧海一瞬皆梦幻,何必为了一个*让自己拧巴着活!

    放下他,就是放下炭火。

    自己安好就好。

    阮安长长吐了一口气,只觉得压在心口的陈年郁气都散了,整个人都松快了不少。

    龙泽感受到了女孩情绪微妙的变化,他用猫爪子勾了勾她柔软的手心:“安安,在想什么?”

    阮安反手抓住猫爪子捏了捏:“在想人这辈子其实什么都抓不住,生来时空无一物,死去也什么都带不走。”

    龙泽点点头,深以为然。

    “所以,你们人类不是常说一句话吗?”

    “活在当下呀。”

    “所以,安安,你要是以前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要忘记呀,现在和我在一起开开心心才是最重要的。”

    阮安听到龙泽话里夹带的私货,莞尔一笑。

    “嗯,放下。”

    她轻快的朝屋子里走去。

    进去后发现这是一个书房。

    书架上的书都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尘。

    书桌上放着一个黑色封面的笔记本,旁边还搁着一支笔。

    她放下龙泽,伸手拿起笔记本轻轻的拂去灰尘。

    “这个房间都被灰尘给蒙住了。”

    “安安,你要不要从你的空间里拿一把椅子出来?”

    龙泽倒是想用术法清洁房间,但是考虑到体内灵力有限,明天还得背着安安赶路,得省着点用。

    阮安正好有此想法,她不止拿了一把椅子出来,而是拿了一套桌椅。

    做好这一切后,阮安小心翼翼的捧着笔记本,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它弄坏了。

    翻开第一页,才知道是一个日记本。

    不过在阮安看了几页后,发现它其实应该也不算是日记本,是笔记本的主人察觉到天气不对劲后,开始记录的一些信息。

    7月28日。

    雨。

    今天村里面的人有很多都已经背着大包小包离开了,他们大部分说上面有人,搞到了船票,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不相信,我要留在这里,这是我的家,我哪里都不去。

    8月5号。

    大雨。

    今天的雨势又变大了,很多低一点的地方都淹掉了,我们这里地势高,应该没有问题。

    8月6号。

    今天隔壁老王家一家也都走了,老王的儿子来接的,他问我走不走,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跟他们走,我要留在这里。

    8月9号。

    暴雨。

    从昨天开始,就开始下暴雨,还好我当时建造房子的时候用的都是最好的材料,所以到现在为止,所有的房间一点都不漏水,这两天又有人离开了村里,翠花家里的那头牛他们带不走,就送给我了,很开心。

    8月11号。

    暴雨。

    这几天暴雨一直在下,很多房子旁边的排水沟都来不及排水进水了,但是我有先见之明,我当时建造房屋的时候排水沟就修得非常宽敞,昨天我又冒着雨清理了一下淤泥,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8月14日。

    暴雨。

    我生病了,有点发烧,虽然吃了药好些了,但是人还是很不舒服。

    现在村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他们都走了。

    走的时候他们都劝我一起走,但我还是留下来了,如果我走了,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她说过会回来找我的。

    8月25号。

    我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了,都没有时间写日记,村里人走后,很多鸡鸭鹅还有猪都没有带走,我把它们都归置起来了。

    上半年收的粮食一直没有卖掉,现在天天下雨,有些上潮了,我现在就去把它们摊开晾晾。

    9月5号。

    感冒一直没好,拖拖拉拉的咳嗽了好多天,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咳嗽的时候痰里面还有点血丝,想去看看病,可是现在医院都已经关门了。

    阮安一页一页的看着。

    龙泽趁着有时间,连忙五心朝上,开始打坐*。

    10月27号。

    小雨。

    这场雨连续下了好几个月,现在雨势终于变小了一点点,可我再也等不下去了。

    我要死了。

    我会留下这个日记本,如果有人看到的话,麻烦帮我细心收着,如果以后有机会,请把它送给一个蒋明玉的女人。

    顺便帮我带一句话,我一直在这里等她。

    日记到这里戛然而止,阮安又往后翻了翻,在最后一页发现了一个女人的照片,照片后面写了几个字。

    过塑的照片因为没有见光,除了微微有些褪色,保存的很好。

    照片里的女人长相柔美,气质高雅,看起来像一个知识女性。

    “好奇怪,100多年前,电话手机都非常普及了,他为什么要留在这里等?直接打个电话不就好了么?”阮安自言自语。

    日记本被她翻了一下后,很多地方就破损了,阮安不敢再翻,怕散架。

    静坐无言中,阮安只觉得这个男人对蒋明玉的爱太深沉。

    或许主动一些,结局会好一点。

    比如主动去找蒋明玉……

    在原世界,阮安见多了男人薄情寡义一面,想不到在这个海岛,居然遇到了如此深情的人。

    这让她对男人的偏见又有了一丝改变。

    正思虑,外面传来温堰的呼唤声。

    “阮阮,你在哪里?”

    “在这里,我马上就出来。”阮安连忙把日记本放进背包格子应道。

    她见龙泽没有被呼喊声惊扰,便知道他又开始练功了。

    正犹豫要不要留一个纸条,温堰已经循着声过来了。

    他的背上背着苏白卿。

    袖珍银狼陷在白虎的皮毛里,阮安只看到他的一个小狼头。

    ――好可爱。

    “阮阮,我们又找到了一些鸡蛋,但是不好拿,你随我们去一下。”温堰说道。

    “好,你们带路。”

    阮安应了一声后,在满是灰尘的书桌上留下了几个字,告诉龙泽,自己出去一会儿,马上会回来。

    苏白卿因为变成了一只袖珍小白虎,他的视角非常独特,就是看什么东西都觉得大,非常大。

    就很不习惯。

    但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只能够努力适应。

    谷lt/spangt  他挥着虎爪:“阿阮,你能把我放在你的口袋里吗?”

    “温堰跑起来的速度太快了,好几次我差点就被风吹走了。”

    温堰无语。

    他刚刚跑回来的速度哪里快了?

    唉,阿卿这是被龙泽带歪了吗?

    现在的行为举止总是带着一股子茶里茶气的感觉。

    阮安本就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再加上之前自己心境上的突破,对苏白卿提出的要求根本就没有排斥。

    她伸出两个手指头,捏住了袖珍银狼后脖颈放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

    “走吧。”

    阮安没有提自己在这栋房子里发现了一本日记本,实际上也没什么好提的。

    100多年过去了,日记本主人等待的那个女人估计也早就已经死了。

    从房屋里出来后,已是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洒落在这片无人的土地上显得寂静幽远。

    阮安跟在白虎的身后来到他们之前,发现鸡蛋的地方。

    “我数过了,有27个鸡蛋耶。”见女孩没有冷着脸,苏白卿适时说了一句。

    说完之后,他又有些忐忑。

    不会吧!

    不会又会被怼吧?

    “嗯,那可真是太好了,之前我捡到了12个蛋,现在有39个鸡蛋。”阮安语气轻松的接话。

    苏白卿有些傻眼。

    温堰亦有些意外。

    刚刚不在的那段时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为什么女孩的态度会产生这么大的转变?

    最重要的是――

    她居然会冲着他们笑……

    温堰抬头和苏白卿对视了一眼,皆惊奇不已。

    阮安倒是没有留意白虎和银狼的诧异,她开开心心地把草丛里的20几个鸡蛋小心翼翼收进了背包格子。

    这些鸡蛋如果能够孵化的话,那就太好了。

    这样的话,就可以鸡生蛋,蛋生鸡,生生不息,等找到人类的栖息地就可以发展养殖业。

    “既然我们能够找到鸡蛋,是不是也能够抓到鸡呀?”阮安收好鸡蛋转头问白虎。

    温堰点点头,表示同意:“按道理来讲,应该是的,可是我们刚刚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鸡。”

    苏白卿接话:“我也没有找到鸡。”

    他心想,趁着现在阮安心情好,多与她搭搭话,增进增进感情。

    阮安抿了一下唇说:“你们说鸡、鸭、鹅、猪、羊,在没有人类的看护下,它们能够活多久?”

    她问完之后,又非常懊恼。

    这两个公子哥,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么可能知道有关养殖业的信息。

    果然,她的话让温堰还有苏白卿一头雾水。

    两人纷纷摇头,异口同声道:“不知道。”

    “行了,看来还是得靠龙龙了。”阮安摆摆手嘟囔着。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感觉还可以再工作一会儿,便把苏白卿从口袋里放了出来,示意他和温堰再去找找。

    既然是村落,那就一定有菜地和田地。

    菜地里的菜,田地里面的稻谷或者麦子,可都是人类必须品。

    就是不知道它们经过了100多年的岁月洗礼,会不会还存在?

    苏白卿和温堰再次出发。

    阮安也朝东走去,她随手折了一根粗大的树枝,在草丛里翻找着。

    不知道过去多久,阮安惊喜的发现了一*红薯叶。

    有红薯叶应该就代表有红薯吧!

    不过也有另一种可能。

    有一种红薯叶就只吃叶子,不长红薯的。

    阮安怀着忐忑的心理,从背包格子里拿出了一把锄头,开挖。

    幸好前一段时间刚下过雪,雪融化后,地里的泥土很湿润,要不然可能根本都挖不动。

    挖了几锄头后,一个圆滚滚的红薯从地里面翻出来了。

    阮安用手触碰了一下。

    字幕君就出现了。

    红薯,又名白薯、番薯、地瓜,学名甘薯,根茎类的蔬菜。

    含有丰富的碳水化合物和膳食纤维以及钙、维生素b1和维生素c。一斤可兑换5铜币。

    阮安怎么可能卖呢?

    自己吃的还少了呢!

    她高兴地站了起来,在记住红薯的位置后脚步轻快回到了房子。

    这时龙泽已经醒过来,见女孩回来,他从桌子一跃而起跳进了她怀抱。

    阮安慌忙伸手,嘴里惊呼:“哎呀,小心点……”

    话音未落,小奶猫就以灵巧的姿势飞扑到了她的怀抱里,状作随意的问:“安安,你刚刚去哪里了?”

    “温堰和苏白卿他们又找到了些鸡蛋,我去把它们收进了空间,然后看到天色尚早,就又四处逛了逛。”阮安撸了一把毛茸茸,心满意足地回道。

    “那你找到什么了吗?”龙泽见女孩一脸喜色,便知道她肯定找到了好东西。

    阮安从背包格子里拿出之前挖出来的红薯放到桌子上。

    “找到了它。”

    “认识吗?”

    龙泽低头,看着一只大淡红色的椭圆形,脑海里非常过很多帧画面,确定了这是自己从未见过的食物……

    怎么办?

    如果实话实说不认识此物,安安肯定会认为自己五谷不分,四肢不勤……

    正纠结,一头威风凛凛的白虎驮着一只袖珍银狼飞奔进来。

    “阿阮,我们找到了一个山洞,里面是一个鸡群。”苏白卿大声喊道。

    他本想稳重一些,但是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澎湃的内心。

    鸡,他还是认识的。

    幸亏末日前他喜欢玩,曾经在斗鸡场一掷千金买了好几只斗鸡,所以,在山洞里找到鸡群的时候,他才一眼就认出来了。

    阮安听到苏白卿告知的信息后,眼睛都亮了起来。

    看来,自己离开青木研究所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在哪里?”阮安也有些激动,但是她努力平静地问道。

    温堰连忙回道:“大概离这里5公里吧,我兽化后的速度很快,不过用了几分钟。”

    几分钟而已,来得及。

    鸡群都会在傍晚的时候归巢,现在正是捕捉它们的最好机会。

    “带我去。”阮安吩咐道。

    温堰:“那你坐在我的身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