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白卿:“……”

    他有些诧异温堰的变化。

    ――明明平日里总是矜持得要死,怎又忽然改*度?

    龙泽一见不好,他直接从女孩怀里跳了下来,下一秒就变成了一头大猫。

    “安安,骑我。”

    阮安左右看看,选择了龙泽。

    虽然说现在他们看起来都是毛绒绒的动物,但抹不去他们是人类的事实,并且他们都还是男人。

    老实说,刚刚温堰的话让阮安忽然有些面红耳赤。

    记得在原世界,那时大学寝室里的那些姐妹们荤素不忌,她们有时候会把看的小说会塞给阮安学习。

    美名其曰婚前预习。

    里面和男女主互动的时候,经常就有这样的描写――

    坐上来,自己动。

    天知道刚刚温堰的话说完后,阮安脑子里就浮现出了这段……

    她拨弄了一下耳旁的碎发,低着头默不作声的骑在了龙泽的身上。

    感觉自己心境变了后,人也变得容易羞涩。

    龙泽倒是没有留意到女孩的羞赧,他驮着女孩急吼吼地跑了。

    温堰却看到了阮安眉眼间的媚红,若有所思后忽然笑了起来。

    刚刚的试探很有用。

    现在看来,女孩从青木研究所出来之后,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所以她现在对自己还有苏白卿的态度也有了转变。

    来不及细想,白虎背着银狼迈起矫健的四肢朝外奔去。

    他得给龙泽带路。

    苏白卿虽然现在是小小只,但是得益于阮安给他的强化剂,他现在整个身体素质都得到了很好的改善。

    他看到了在听到温堰话语后阮安神情的变化。

    再细想一下。

    苏白卿忽然就明白了阮安在害羞什么了。

    好家伙,本以为她是一个钢铁直女,想不到内心深处啥都懂!

    苏白卿顿时觉得自己追求阿阮,也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龙泽一边奔跑一边瞄着旁边的白虎。

    好气。

    苏白卿和温堰撬墙角的毅力为什么这么强!

    他们难道看不出来安安对他们根本不感兴趣嘛?

    就不能学会放弃不属于自己的人吗?

    感受到了大猫的怨念,白虎挑衅似的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啸声。

    苏白卿吓了一跳。

    阮安也吓了一跳。

    搞什么,好端端的叫个什么劲?

    不提龙泽与温堰中间的暗潮汹涌,他们很快来到了住满鸡们的山洞。

    可能因为之前听到了白虎的虎啸,阮安进去时看到山洞里的鸡们正瑟瑟发抖。

    背包格子不能放活物,她在游戏商城直接购买了一只笼子。

    鸡们被眼前的大猫,白虎吓着了,一个个都显得呆呆的。

    阮安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它们全部收进了笼子里。

    这群鸡有27只。

    公鸡有18只,母鸡有9只。

    记得外婆养鸡的时候总是只会留一只公鸡,用来和母鸡配种,另外的公鸡要么就把它们阉掉,要么长大一点点后就直接杀了吃了。

    所以这27只鸡,9只母鸡是必须留下来的,公鸡最多留5只。

    这么一想,阮安决定今天晚上就杀一只公鸡吃。

    几个人回到房子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阮安首先拿出来便携式照明灯放在堂屋,然后又把火把和打火机取了出来。

    柴火这里到处都是,随便捡捡就捡了一大堆。

    她正忙碌,龙泽用猫爪子抓着红薯丢到了温堰面前。

    “你们认识这是什么食物吗?”

    温堰低头看了一下,地上那玩意长得有点像小型橄榄球,看起来硬硬的,是某种水果吗?

    苏白卿也看了一眼,不认识,但是他不说话。

    他不会再给龙泽怼自己的机会。

    温堰也是如此想的,他反问道:“你认识吗?”

    龙泽轻蔑一笑:“我自然认识。”

    温堰:“那这是什么食物?”

    龙泽:“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温堰:“哦,其实我也知道,但是我也不会告诉你。”

    龙泽:“……”

    这时,阮安已经把火生了起来,她喊了一句:“龙龙,帮我把桌子上的红薯拿过来,我把它丢到火里面,等一会烤熟后,我们一起吃。”

    “好的,安安,马上来。”龙泽忙应道。

    温堰连忙又多看了一眼。

    唔,原来红薯长这个样。

    记得在末日前,有一次被一个发小带着尝鲜,吃过一次红薯。

    不过,那时吃到红薯都是软绵绵的,皮也是黑乎乎的……

    跟眼前的这个长的完全不一样。

    温堰看着龙泽,又感受了一下一直趴在自己皮毛里的苏白卿。

    忽然get到了对付龙泽的办法。

    ――既然打不过,那就加入。

    ――看谁比谁的茶沏得更好。

    阮安接过龙泽刁过来的红薯,用清水洗洗后埋在火堆的旁侧。

    红薯不能用大火直接烤,那样的话容易烤焦。

    从洞穴里带出来的鸡群安安静静的站在笼子里,阮安从里面挑选了一只最肥美的公鸡。

    鸡血也是可以吃的,她从背包格子里拿出一只大碗,倒了一点清水进去,又放了一丢丢盐,这样接到了鸡血就可以凝固起来。

    龙泽,温堰,苏白卿前程围观的女孩杀鸡的过程。

    莫名觉得好恐怖。

    当她用匕首割断公鸡的喉咙,当看到公鸡的鲜血溅在碗里时,他们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感觉自己的喉咙一凉……

    阮安眼角余光看到了三只动物惊悚的表情,她挥动染着鸡血的匕首露出一丝笑意:“你们是不是觉得这只公鸡很可怜?”

    女孩的问话让温堰和苏白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只有龙泽飞快的答道:“我觉得还好吧,它们作为食物链的底端,本就是凡间的一道菜呀,从古至今都是这么吃的呀。”

    这一次龙泽的回答,温堰和苏白卿都点头表示同意。

    他们觉得自己要是反驳了,呆会肯定是捞不到一块鸡肉吃的。

    阮安表示他们真的想多了。

    她刚刚下刀的时候,确实觉得公鸡非常可怜。

    她想,如果不是自己的到来,这只公鸡还在洞穴里享受着美好的鸡生,是自己提前让它的生命结束了。

    但可怜也改变不了自己要吃它的事实。

    谷lt/spangt  一个小时后,每个人碗里都分到了一大碗鸡肉。

    柴火煨出来的鸡汤,面上浮着一层浅浅的*油脂,以前喝鸡汤的时候,因为怕长胖,阮安总是会用调羹把这一层油脂撇掉。

    但是现在,她只觉得喝的很香。

    龙泽已经习惯了用猫身进食。

    他伸出舌头,小口小口舔着,真的是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食物了。

    温堰和苏白卿用兽化后的躯体进食到底有些别扭,但为了与阮安更好地增进感情,又不敢恢复人形,只能笨拙的和碗里的鸡肉搏斗。

    吃过晚饭,阮安把帐篷放了出来,叮嘱:“你们留在这里休息,我出去一下。”

    今天下午,在这个小村庄的西边,阮安发现了一个小池塘,池塘里面的水非常清澈,她想清洁一下身体。

    阮安叮嘱完就走出了房子。

    龙泽懒洋洋的趴着没有动。

    温堰其实也想洗个澡,今天在洞穴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的皮毛上沾了一些鸡屎:“阿卿,你下来,我去方便方便。”

    苏白卿没有多想,他从银狼的背上跳到了桌子上。

    看到袖珍银狼跳到自己身旁,龙泽依旧了懒洋洋的趴着没动。

    温堰见到龙泽似乎没有找茬的心思后,安心的离开了。

    此时阮安已经脱掉衣裳,跳进了小池塘里。

    池水很凉,刚刚进入时让她整个人都打了一个冷颤,但等适应了后,阮安只觉得浑身舒坦。

    游戏商城一直都没有洗涤用品的供应,她从背包格子里拿出来之前采集的泡泡草,然后使劲搓揉出泡泡抹在自己的身上。

    这种草,香味很淡,但是持久,清洁能力也不错。

    阮安的背包格子里还存放好些泡泡草的种子,想着等找到合适的栖息地,一定要多种一点。

    温堰兽化后嗅觉非常好,他避开了阮安洗澡的池塘。

    有些事,欲速则不达。

    只能徐徐图之。

    房屋里的龙泽和苏白卿大眼瞪小眼。

    龙泽反正一动不动。

    苏白卿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一动不敢动。

    过了好久,苏白卿正嘀咕龙泽今天诡异的安静,下一秒自己脑袋上就被猫爪子摁在了桌面上。

    “苏白卿,就你这点小伎俩,想要和爷抢安安,你做梦去吧!”龙泽爪下用力,直接把白虎的小脑袋摁进了桌子里。

    苏白卿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被一个大锤锤了一下,生疼。

    来不及细想,他身随心动,袖珍银狼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狼。

    “吼。”

    苏白卿变大后的身子直接压垮了桌子,压在了龙泽的身上,他用虎爪踩着小奶猫的头冷笑:“龙泽,你是不是找死?”

    “真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是吧?”

    “你看清楚,我是正儿八经的狼,而你再怎么变大,也只是只猫。”

    “阮安现在不在,谁给你的胆?敢挑衅我?”

    龙泽也不挣扎,他就受着,嘴里可怜兮兮求饶:“苏白卿,你不要再欺负我了。”

    “就算你再欺负我,我也不可能放弃安安啊!”

    “再说了,安安说过只喜欢我,你背地里打我,她会心疼的。”

    听到龙泽示弱的语气,再看到他茶里茶气带着笑意的眼神,苏白卿大呼不好。

    糟糕。

    上当了。

    他正想着说点什么挽救一番,自己巨大的虎身就被人一巴掌拍飞了。

    “苏白卿,你为什么要欺负龙泽?”阮安生气了。

    苏白卿着急忙慌的想要解释。

    龙泽幽幽来了一句:“安安,苏白卿和温堰他们骗你。”

    “他们明明能够控制自己身体的大小,也可以随意转化成人形,但是为了欺骗安安,他们故意装出这副样子。”

    “他们一直都在欺骗安安。”

    苏白卿狼躯一震。

    好个龙泽。

    原来他早就知晓了自己和阿堰变身的秘密,但是却可以忍到现在才把曝出来。

    这只心机绿茶猫。

    又着了他的道。

    阮安冷冷的看着巨狼:“龙龙说的是真的吗?”

    苏白卿退无可退,只能点头。

    要不然怎么解释袖珍银狼变成了一只巨狼?

    只可惜把阿堰也拖下水了。

    阮安心思电转,很快就明白了苏白卿和温堰的动机。

    虽然有龙泽这个假男朋友做挡箭牌,他们依然想追求自己。

    阮安心里别扭极了。

    心境突破后,她在面对温堰和苏白卿时,没了之前的冷漠与抗拒,但也不代表她想和他们发展感情……

    看来,男朋友这个借口都不足阻挡他们了。

    ――那就干脆结婚算了!

    这样,或许可以直接断了苏白卿和温堰的念想。

    就是不知道龙泽愿不愿意假结婚。

    阮安脑海里想着怎么让苏白卿他们知难而退,面上冷淡斥责:“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欺骗我。”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

    “如果你们下次再敢欺骗我,就不要怪我丢下你们了。”

    “好好好。”苏白卿连忙回话。

    女孩抱着龙泽离开了房间。

    苏白卿懊恼不已。

    自己还是太沉不住气了。

    温堰不知道在他出去的这段时间里,苏白卿又被龙泽坑了一道,他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跑了回来。

    苏白卿老远就迎了上去。

    “阿堰……”他喊了一声后不知道从何说起。

    温堰见到好友巨大的身躯再配合上他这种怪怪的表情,就知道肯定又惹事了。

    白虎叹了口气:“说吧,怎么啦?”

    苏白卿叹了口气:“我又把阮安得罪了。”

    “那只绿茶猫龙泽陷害我。”

    他把自己和龙泽刚刚发生的事情用最简洁的方式表达了出来。

    苏白卿的脾气到底还是改善了很多,虽然是很气愤,但语气依旧平和。

    温堰听着他的陈述内心毫无波动。

    自己和苏白卿想要追求阮安,龙泽肯定会想办法应对,此举也算是合情合理。

    “阿卿,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再与龙泽打交道,多长一个心眼。”

    苏白卿丧丧的“嗯”了声:“今天晚上我不能睡帐篷了,只能和你睡了。”

    温堰一脸嫌弃:“我今天晚上不睡,守夜。”

    苏白卿啧了声。

    这鬼地方,除了几只鸡,也没有见到别的动物,一点危险都没有,守什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