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后,草木繁盛,树木高大,他们在林中穿梭,脚下是枯枝烂泥,但大部分龙泽都在树枝与树枝之间奔跑。

    温堰为了跟上他的速度也只能上树,和人猿泰山似的,如此,他就消耗了更多的体力。

    “阮阮,你要龙泽放慢些速度,我跟不上了。”

    他知道自己的话龙泽肯定不会听,只能呼喊着女孩的名字。

    阮安立刻拍拍大猫的脖颈:“龙龙,慢些,等等温堰。”

    “好的,安安。”龙泽乖巧回道。

    苏白卿听到了温堰沉重的呼吸声,就知道他肯定累得不行,忽然觉得自己现在被毛毛包围也能接受了。

    他探出半个狼脑袋,却只看到巨猫毛绒绒的背部。

    苏白卿啧了声。

    很明显,这一切都是龙泽的手段。

    一只猫,心眼却贼多。

    果然,能进青木研究所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龙泽背着女孩跑了一天,到了傍晚时分才放她下来。

    温堰已经累得不想说话了。

    而苏白卿从阮安的口袋里爬出来后,喷嚏不断,打喷嚏打到后面泪眼朦胧,啥都看不清了。

    阮安用两根手指头捏着袖珍银狼的脖颈,担心道:“苏白卿,你还好吗?”

    龙泽已经恢复成了小奶猫。

    他一脸惬意的呆在女孩的怀里看着银狼幸灾乐祸道:“苏白卿,你哭了,唉,你果然不是一个男人啊,要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

    吃一堑长一智,苏白卿作为一个手下败将,他现在秉承能不硬杠就不杠的原则与龙泽打交道。

    他抬起泪眼,幽幽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我现在难受,为什么不能哭?”

    龙泽讥讽:“你今天一天都坐享其成,舒舒服服的呆在安安的口袋里,你难受个什么劲,我看你就是矫情。”

    苏白卿绷不住了。

    矫情可不是好词。

    矫情代表的可是贱*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龙泽居然敢骂他贱*人。。

    温堰见状不好,撑着最后的力气把袖珍银狼窝在手心:“阿卿……”

    苏白卿在他掌心跳了跳,明明咬牙切齿却又温柔无比道:“阿堰,我没关系,我很好,别担心。”

    阮安看着只想笑。

    主要是苏白卿兽化后形态太幼小了,明明内心暴躁,偏又装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就很别扭。

    今天一天,龙泽跑了很远,阮安担心他受不了,决定拿一点山药花生给他吃。

    至于温堰还有苏白卿,他们主食依旧是面包果,每人一碗海带蛤蜊汤。

    苏白卿虽然身体变小,但是食量并没有变化,一大碗汤和半个面包果都吃完了,不过就是吃得慢了些。

    温堰的手因为要攀登树枝,现在有点脱力的症状,拿碗都拿不稳,只能找了一个石头放着。

    他们对于阮安给龙泽开小灶没有意见,主要也是没有立场有意见。

    阮安快速填饱肚子后,站在山顶,然后看着远处的大海。

    离得太远,她只看到一片模糊的颜色。

    天色暗下后,风一吹,冰寒刺骨。

    山顶的温度比山下要低得多,就算有帐篷也扛不过去,正想着向他推销一下高科技睡袋,赚几个小钱,转身就看到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虎趴在草丛中。

    温堰这一次兽化后的躯体不像之前大得像座小山,也就是一只普通大型犬科的身量。

    身上白色的皮毛在火光下似一匹上好的绸缎,眼睛望来时像盛了一汪水,阮安居然看到了几分温柔与笑意。

    “呃,你怎么也变回去了?”阮安惊诧莫名。

    是游戏商城里出品的强化剂出问题了?

    “我也不太清楚,我就是觉得太累,心里想着如果兽化会不会好些,然后就变了。”为了不让苏白卿为难,温堰避重就轻的回答。

    阮安“唔”了声后若有所思。

    过了一会,她指着袖珍银狼道:“温堰,你能变成他这般大小吗?”

    温堰摇头:“不能。”

    苏白卿听到后松了一口气。

    这要是让知道阮安知道他们能随心所欲地变大变小,自己那点小心思可不就暴露了么。

    龙泽在一旁冷笑。

    昨天晚上这两个男人变身时,自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说谎精。

    阮安有些为难:“如果你不能变小,那就不能睡帐篷,今天晚上你会很冷哦。”

    她说完又有点懊恼,明明知道温堰是一个大男人,自己刚刚为什么要示好?

    阮安艰难的移开视线,心想可能主要是因为温堰兽化后的白虎太漂亮,像一只温顺的大狗。

    她有些手痒,撸了撸龙泽的猫头。

    女孩难得关切的话语让温堰有了一丝忡怔,向来冷静自持的他内心起了波澜。

    温堰忽然就想明白了龙泽还有苏白卿甘愿以兽化后的状态陪在她身旁的原因。

    但他还是做不到为了得到女孩的怜爱,变成小小的一只,且毫无尊严的成为她的一个挂件。

    他轻声回道:“没关系,我兽化后是不怕冷的。”

    阮安听到温堰的回答没有再说什么,放下龙泽开始搭帐篷。

    一夜无话,第二天出发赶路的时候,温堰依旧用了白虎的躯体。

    只有这样,他才能游刃有余的赶上龙泽的进度。

    下午时分,阮安和一只金猫,一匹银狼,一头白虎站在了一个山洞前。

    “这就是通往外界的路?”苏白卿有点怀疑。

    龙泽哼了哼:“你不信?”

    听到龙泽的话,苏白卿下意识就察觉到他在挖坑,正斟酌该怎么怼……

    阮安伸手把银狼的小头颅按了回去:“你们醒来后,都有了特殊的能力,龙龙也有。”

    “所以,他的话,你们都得信。”

    不过几人走进山洞没多久,就被塌陷的石头挡住了去路。

    为了方便做事,龙泽,温堰和苏白卿都变成人,合力打通这条通往外界的路。

    碎石太多,阮安利用背包格子,把挖出来的石头全部装了进去。

    等这条通道打通,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月,气温渐渐回升了些。

    阮安的钱包里也多了好十几万铜币,这些都是碎石里蕴含的贵金属带来的财富。

    在暗无天日的空间里呆了十几天,陡然站在天光里,一众人全部用手遮住了眼睛,半晌后,才适应。

    “想不到出来后,见到的还是森林和电网,沈珏这人是不是太谨慎,防护线拉这么多层!!”苏白卿吐槽。

    “是啊,他真是舍得花钱,外山也用电网覆盖了。”温堰看着网格细密的电网忍不住感叹。

    阮安看着电网,发现了一件事。

    这片区域的电网与青木研究所北山的电网材质根本就不同,或许,这片电网不是沈珏设置的……

    谷lt/spangt  她弯腰捡了一颗石子砸了上去。

    “砰”石子碰到网格后落在了地上。

    众人惊喜不已。

    “已经没有电力了。”

    “我们可以出去了。”

    苏白卿和温堰不约而同喊了一句

    “虽然没有电力,但它们很高,该怎么爬出去?”阮安自言自语说了两句。

    龙泽适时搭话:“一百多年了,这些电网应该锈蚀了吧?”

    苏白卿:“试试不就知道了。”

    他忽然变成一头银狼,从衣服堆里像一颗子弹样撞在电网上,然后从中穿过滚到草丛里。

    “阿阮,你都不用太用力就可以过来了,那些网全部锈坏了。”苏白卿高兴大喊。

    龙泽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举手之劳的事,搞得好像立了一个多大的功劳似的。

    他变成一只巨猫,高大的身躯朝前一跃,眼前一排网格轰然到地。

    “走吧,安安。”

    阮安眯着眼,举起了一个大拇指:“龙龙真厉害!”她夸赞完开心朝前跑去。

    随手把苏白卿留在草丛里拔的衣裳收进背包格子,驾轻就熟的骑上了大猫的身体。

    见龙泽和苏白卿都兽化了,温堰也变了身。

    他叼着自己的衣服,优雅的迈着四肢跟在阮安身后。

    离开电网后,周围的景色与青木研究所并无什么不同。

    到处都是生长得茂盛的花草树木,之前的降温和降雪对它们产生的影响似乎并不大,也依旧听不到任何人类文明的声音。

    温堰忐忑不安。

    他觉得温家乃至苏家,只怕都……

    正思考,听到走在前面的女孩惊呼声。

    “有鸡蛋啊。”

    龙泽忙把女孩放下来,自己也恢复成小猫的样子呆在一旁。

    他刚刚看过了,不远处有一个小村落。

    一百多年过去了,很多房子都成了残垣断壁。

    但是,既然有鸡蛋的出现,哪就说明这里应该可以找到一些物资。

    阮安捧着一个鸡蛋心花怒放。

    果然要扩展版图,要不然哪里会捡到鸡蛋!

    她小心翼翼的把鸡蛋放进了背包格子,一共有12个鸡蛋。

    这些鸡蛋比以前在老家的土鸡蛋差不多大,或许这里的动物没有变异?

    “我们分开找找,看看还能不能多找些鸡蛋。”

    “天黑后,我们去那个地方汇合。”

    阮安伸手指着不远处的村落吩咐。

    苏白卿和温堰点点头。

    一只银狼和一只白虎朝不同的方向飞奔离去。

    龙泽不想离开女孩,他用猫头蹭了蹭,在她的脑海里传话。

    “安安,不急,”

    “你可以要温堰和苏白卿先找找。”

    “等一会我用神识来找,比要你一寸寸土地扒开来找快得多。”

    “我们先去村落,把临时营地弄好。”

    阮安点头,同意了龙泽的提议。

    她按了按猫头:“这么短的距离,你不要变身了,我抱着你去。”

    山脚下的气温明显比山顶高很多,有不少已经枯萎的小草又开始泛着点绿意。

    到处都是草丛,灌木丛,阮安走走停停,龙泽躺在她的怀里享受着难得一来的两人世界。

    “安安,离开青木研究所后,你准备去哪里?”他小声询问。

    阮安沉默了一会,一语双关道:“我是人类,而人类是群居动物,所以我需要人类,所以,我得找到人类的栖息地。”

    龙泽差不多明白了安安话里的含义,他点点头:“好的,那我们修整一下,明天就去寻找幸存者。”

    他顿了顿又安慰道:“安安别急,等我*大成后,我只要放出我的神识,我就可以全方位的搜索这个海岛。”

    阮安唇角间露出一丝笑意:“嗯,等你*大成,我会不会就老了?”

    他毕竟是让系统都震惊的存在,所以等他真正成长起来,许是百年之后……

    龙泽听到女孩的话后愣住了。

    他第一次考虑到人类的生命于龙族而言,实在是太短暂。

    见怀里的小猫没有回话,阮安温和的揉了揉猫脑袋。

    她现在已经进了村落。

    100多年前那些带着烟火气的房子如今被翠绿的藤蔓遮挡的严严实实。

    没有人类生存的地方,到处都充满了大自然的气息。

    阮安挑选了一栋保留的比较好的房子走了进去。

    房子的大门早就被腐蚀,她只是轻轻一推便轰然倒地,激起满室的灰尘。

    阮安连忙退了出去,等到那些尘土消散才又进了屋。

    这种老式的砖木结构和房间布局,带着一丝乡土气息。

    走进去是一个堂屋,从堂屋进去是一个厅,阮安用脚蹭了蹭,发现厅的地面上铺了一层瓷砖。

    堂屋的地面是水泥地,里面的居室都是瓷砖,和外婆家的装修风格一模一样。

    沧海桑田,成住坏空。

    在青木研究所时,阮安就有这种一闪即逝的触动,现在更是感到酸涩。

    这栋房子过了100多年依旧坚挺着,想那房子的主人一定为此耗尽的心血,却想不到房子在,人却早已成为一杯黄土。

    阮安忽然回忆起往事。

    在逝川与流光中,自己那些无论是恨过的还是爱过的,都从身边消失了。

    再回忆起那个男人头也不回离去时的模样,阮安居然看不清他的脸。

    她终于体会到了外婆临终时抓住自己的手留下的话。

    万物皆为我所用,不为我所有,手握炭火,必定痛彻心扉,不如放手,各自安好。

    那时她年纪小,根本不能理解。

    她恨那个人。

    恨他作为一个丈夫却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让母亲疯疯癫癫不知所踪。

    恨他作为一个父亲却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让自己颠沛流离。

    他背弃了婚姻,背弃了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