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安也很烦闷。

    她忽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既然实验室所有的器材都被搬空,那么很显然,青木研究所的仓库里应该也不会有物资。

    果然,温堰带着她和苏白卿在研究所里绕了一圈,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找到。

    但,他们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了一个研究人员的日记本。

    日记本的前面都记录着一些研究员的琐事,直到六月份开始,才记录了一些关于异常天气的信息。

    到了6月中旬,因为自然灾害的频频发生,研究所里的人心已经有些浮动了。

    然后就到了6月26日。

    几个人凑在一起看着日记。

    6月26日。

    小雨。

    今天所长过来了,他说最近形式不好,为了可持续发展,整个研究所要在一个月内全部转移到一艘游轮上,我不太想离开这里,因为我从一毕业就进了这个海岛,我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六年了,我的家,我的房子都在这个海岛上,如果离开海岛,又得重新开始。

    6月27号。

    小雨。

    今天又是下雨,昨天所长过来后,整个所里面的人就开始搬东西,而我作为研究人员,只负责搬送贵重的器材,忙了一天,很累。

    6月29号。

    这两天实在是太忙了,我都没有时间写日记,不过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实验室的器材搬送的差不多了,再忙几天应该就可以休息了吧?

    7月7号。

    小雨。

    今天凌晨,花旗国地震了,9.8级地震,并且,地震还引发了海啸,估计又要死很多人,所长已经有些等不及,他想要放弃躺在营养舱里的改造人,我作为科研组的重要人物,获得了一张船票。

    7月8日。

    中雨。

    形势越来越危急了,研究所里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但我却还留在这里,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7月9日。

    整个世界都乱套了,不过短短的几天,本来只是缓慢上升的海平面极速上升,暴雨,地震,飓风也随之而来。

    我今天听广播,政府已经开始转移海岛上的居民们。

    7月10号。

    沈所长的命令下达了,他终于决定放弃那些改造人。

    因为想要把这些营养舱全部转移到游轮上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而在转移的过程中肯定也会发生危险。

    所以,把他们留下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毕竟青木研究所的供电系统是自备的系统,只要把营养舱里的补给能量液加满,到了时间他们就会自动醒来,等灾难过去后,留在海岛上照看他们的人自会把他们送回各自的家族。

    7月11日。

    小雨。

    明天是在研究所里的最后一天,我终于决定了一件事,我要走了,离开海岛去游轮,虽然这样的决定对不起我的家人们,但我只有一张船票,无论给谁都有遗憾,所以

    日记写到这里戛然而止,阮安看完后心里非常沉重。

    这时,苏白卿从书桌上拿起一个相册,看了看:“这张照片应该是全家福,写日记的研究人员家人还挺多。”

    阮安接过,100多年过去了,相框都快散架了,里面的相片也泛着*,她认真数了数模糊的人影。

    确实挺多,加上研究人员有11口人。

    她轻轻的把相框盖在书桌上。

    “阿堰,沈珏那个家伙不是故意遗弃我们的,是时间来不及哦。”苏白卿有些意外,他推了下温堰说。

    温堰苦笑,他伸手揉了揉眉心:“阿卿,阿珏有没有遗弃我们是重点吗?重点难道不应该是日记本里记载的那些灾难吗?”

    苏白卿顿时反应过来,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是啊,日记本里那些地震,暴雨,飓风……

    所以,世界真的被覆灭了吗?

    几个人沉默着离开房间,按照研究人员留下的日记,准备去找找留守的工作人员。

    只是想不到进入他们的房间都需要密码,指纹,瞳孔还有面部才能解锁,而这些他们都没有。

    温堰和苏白卿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门打开。

    阮安捂住鼻子下意识退了一步。

    留守的有5个工作人员,但他们现在都已经变成了一具具白骨。

    温堰和苏白卿吓了一跳。

    龙泽探了脑袋看了看,却没有丝毫恐惧的感觉。

    人死了,不都这样吗!

    阮安站在门口没有进去,温堰和苏白卿则到处翻找。

    他们得搞清楚这个世界后来到底发生了些啥?

    翻了一会,温堰找到了一张写在照片。

    照片后面写了一串文字。

    这是某一个留守人员写给他妻子的信。

    见找到线索,阮安抱着龙泽挪了过去,瞄了一眼。

    信里大概的意思是他被点中作为留守人员留在青木研究所是不愿意的,他之所以留下,是为了能够给家人多争取两张船票。

    没有人能解释为什么地球上突然出现这么多自然灾害?

    为什么海平面会上升的这么快?

    在海平面上升之前,温室效应这个口号其实已经喊了很多很多年,但是并没有太多人对这件事产生关注。

    就连温堰也以为,冰川融化,海水上升,按照它们每年缓慢的速度,应该是几万年后才会发生。

    却没有想到只是短短的几个月,星球上的整个陆地都被水淹没。

    更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冰川快速融化,海平上升后,封印在冰川里的各种病毒在整个大气中弥漫开来,这些病毒让本来在自然灾害中过得艰难的人类再次经历了一次劫难。

    他们开始生病,浑身腐烂的死去,包括青木研究所留下来的几个工作人员。

    但也有人拥有了超能力。

    他们有的人像变色龙一样能够在任何地方隐藏自己,有的人能够像鱼一样可以永远生活在海底……

    不过这种人,寥寥无几,在这些留守人员最后听到的广播里,不过只有几个。

    苏白卿和温堰四目相对,忽然明白了一点什么。

    两人异口同声道:“所以,其实我们的变化不完全来自研究所的药剂?”

    阮安适时的点点头,表示附和。

    确实。

    在之前找到的资料当中,那些躺在营养舱要改造人本应该在6个月后醒来,却在营养舱呆了100年。

    如果不是被那些气体二次改造,应该早就死亡了吧!

    谷lt/spangt  不过苏白卿和温堰他们活下来真的是一个奇迹。

    因为,只是在一区,那么多的改造者,除了醒过来的那15个人,其它的皆因为电力不足或者补给能量液干涸等等各种原因成为了一具具木乃伊。

    阮安叹了一口气,正唏嘘这个世界山海沧桑的变化,字幕君出现了。

    恭喜玩家解锁海岛隐藏的秘密,奖励一个可随身携带的防护罩,此防护罩面积大小可自动调节,最大可以庇护360个平方,最小可庇护6个平方,请玩家再接再厉,获取更多的奖励。

    阮安眼都直了。

    这玩意在游戏商城卖的贵了,它可是价值1000000个铜币。

    发了,发了。

    想不到自己不过想要探索一下青木研究所,还能有这意外之财。

    阮安兴奋过后又有了一丝疑惑。

    ――所以,这个生存游戏是鼓励玩家拓展地图吗?

    正思考,眼角余光便察觉到温堰和苏白卿面部又开始扭曲了。

    天又黑了。

    她连忙从背包格子里拿出*,一人给了一针。

    阮安速度太快,两个男人甚至来不及反应,身体就被高强度的麻醉剂全部麻住,整个人直挺挺的朝地上砸去。

    “砰。”

    “砰。”

    两个人高大的身躯砸在地面激起一片灰尘。

    龙泽看的眼睛直抽抽。

    就感觉应该好疼。

    阮安给他们打完麻醉针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得似乎有些不妥。

    她连忙蹲下:“龙龙,帮我给他们翻一下身,我看看他们是不是受伤了?”

    龙泽非常高兴女孩使唤他,这说明她一点都不想和眼前的这两个男人有肢体接触。

    他使了一点灵力,把苏白卿和温堰翻转过来。

    “安安,我今天都没做什么事,体内又有些灵力了,你想让我做什么尽管吩咐。”怕阮安担心,龙泽忙开口说道。

    看着小奶猫毛茸茸的样子,阮安控制住自己想要撸猫的手,艰难的把目光挪开了:“好的,谢谢龙龙。”

    地上的苏白卿和温堰听到女孩温柔的回答后,心里不免有些嫉妒。

    这时,龙泽忽然指着地上的人惊呼:“奇怪,是麻醉剂的剂量不够吗?安安,你看,温堰的手在动?”

    阮安吓了一跳,连忙定睛。

    是哦。

    温堰的小拇指确实在动。

    想到之前用的是和前段时间一样的剂量,阮安觉得他应该是对麻醉剂产生了抗药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事情就不好办。

    阮安怕他们夜间醒来忽然暴动,便又多给他们来了一枪。

    这下,两个人彻底昏睡过去了。

    ……

    “安安,你把帐篷放出来呀,我帮你搭帐篷。”龙泽轻声道。

    阮安摇头:“这个空间太小了,还是算了,你帮我把温堰和苏白卿装进睡袋吧,现在天气冷,躺在地上太凉了。”

    龙泽挥了挥猫爪了,连忙回应:“好的,安安。”

    不过,就是在把温堰和苏白卿装进睡袋的时候,不小心磕碰了几下。

    所以,等他们两个人早上醒来后,只觉得浑身酸疼,特别是后脑勺,好像磕到了什么坚硬的石头似的,手一摸,居然还长了个好大的包。

    苏白卿觉得自己被人下了黑手。

    但他不敢发牢骚。

    因为刚刚起来的女孩,正一脸暴躁的看着他们。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身体产生了抗药性?”

    “我昨天晚上可是用了四支麻醉剂。”

    “等一下,我会在本本上面记好差价的。”

    “还有,为了安全,我和龙泽互相守夜,而你们却睡得那么舒服,是不是得有点表示?”

    阮安快速说着,心里压制不住的烦躁。

    龙龙真的算得上是一个好帮手,有些事还没有开口,他就能够细心体贴的办好。

    但苏白卿和温堰却像两个累赘,时时刻刻都得她照看着,如果不是方舟系统强制发布的任务,就算能够在温堰身上赚到金子,阮安都不会揽过这个苦力活。

    温堰看着大清早就心情不爽的女孩,也有些无奈。

    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按照阮安这种薅羊毛的手法,估计自己那一金库的金子也撑不了多久。

    温堰揉揉脸,温和地笑道:“好的,其实昨天晚上打完一针麻醉剂后,我虽然身体被麻醉了,但意识却很清楚,所以我知道阮阮打了两针麻醉剂,至于因为要照顾我们的安全,你和龙泽一直在轮流守夜,确实是辛苦了。”

    “这样吧,我每天多给1根金条,就当是你和龙泽加班的辛苦费。”

    苏白卿被温堰这么快就妥协气到了。

    做生意,讨价还价是常态。

    甲方还没有说什么,你就开价,一点都没有以前当总裁的精明范。

    阮安见温堰这么上道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只是示意他们把睡袋整理好,准备离开研究所。

    龙泽体内灵力又积攒了些,不过谨慎起见,他依旧维持着猫身,继续攒灵力。

    一刻钟后,几个人离开青木研究所。

    渐渐走远时,阮安回望了一下被绿植覆盖的房子,心里唏嘘不已。

    “安安,我们接下去哪里?要去找另外的两个幸存者吗?”龙泽故意开口问道。

    阮安点头:“是的,他们都是温堰的朋友。”

    温堰:“……”

    为了搞清楚阮安的身份,花了这么多金条,他觉得自己有些得不偿失了。

    他停在脚步,认真地说道:“阮阮,我觉得那两个幸存者估计也是凶多吉少,要不我们就别找了吧?”

    阮安正准备回话,龙泽惊讶道:“你怎么知道他们就凶多吉少呢,都是从一个区出来的,你和苏白卿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再说了,你们不是朋友吗?”

    “就算他们凶多吉少,作为朋友的你不应该也要去确定一下吗?”

    “再说……”

    他张着猫嘴叭叭叭的说着,温堰听得脑子都大了,连忙抬手制止:“我觉得龙泽说的非常对,作为朋友,我刚刚确实有些不妥,我记得顾长生的领地好像离这里不远,先去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