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过去,把苏白卿扯了起来,嘴里说道:“这么久都过去了,你的朋友肯定已经死了,别找了。”

    龙泽实在等得不耐烦。

    二区靠着墙摆放的营养舱有100多个,他们要是真的一个个找,龙泽感觉自己会饿死。

    苏白卿正找不到台阶下,见温堰递了话,便连忙附和:“阿堰说的对,我想他可能?或许?真的?死了吧?”

    为了表达自己不甘心又不确定的心情,苏白卿用了好几个语气词。

    阮安看着想笑,只觉得眼前的这两个男人,矫揉造作,虚伪至极。

    还好有龙龙。

    她温柔的摸摸龙泽毛茸茸的小脑袋,莫名有些感慨。

    龙泽感受到了女孩掌心的温热,他舒服得蹭了蹭。

    见女孩好似看穿一切的眼神,温堰尴尬的笑了笑:“阮阮,今天我们吃什么?”

    在温堰眼里,阮安并不好相处。

    这个女孩,像一只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攻击状态的刺猬。

    想要与她正常聊天,就很难。

    所以,大部分时候,温堰只能从每日的饮食作为搭讪的重点。

    阮安还想要从温堰手中赚取金子,也不好总冷着脸。

    她调整了一下语气,尽量做到平和的回道:“你想吃什么?”

    “有南瓜,山药,椰子,咸肉海鲜海带汤。”

    “哦,我想起来了,还有我之前和龙泽找到了一些面包果。”

    温堰听到女孩的话后,眼睛一亮。

    “有面包果吗?”

    “我吃面包果。”

    苏白卿也来了兴趣。

    毕竟,人总是想吃点新鲜食物。

    三人找了个好生火地方,又找了好些干柴,等火燃起来后,阮安把面包果丢了进去。

    虽然面包果的做法有很多种,但是用火烤的无疑是最简单又最好吃的方法。

    在等待的时候,阮安还是拿了些海鲜烩菜汤出来,每人盛了一碗。

    单吃面包果太干了,配一碗海鲜汤正好。

    “阿堰,你说我们都是从研究所出来的幸存者,但,阿阮和龙泽比我们要稳定得多,沈珏给他们用的药剂应该是最好,来都来了,要不找一下?就是不知道青木研究所给二区用的药剂会放在哪里?”苏白卿喝了一口,转头聊了起来。

    温堰想了下后道:“应该是在t区的实验室,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药剂应该都已经挥发了吧?”

    他来到青木研究所的时间比较早,那会沈珏正好有空,便带着他参观的实验室。

    研究所里的药剂,需要特殊的环境才能够保存,所以都放在了t区实验室。

    苏白卿听到温堰的话后一想也是,100多年过去了,时间太久,这些药剂可能真的已经挥发了。

    可是就算知道,苏白卿还是想去看看。

    他不甘心。

    他想要拥有阮安的能力。

    阮安一边吃一边听着两个男人的对话。

    临时营地,又没有经过清扫,到处都是灰蒙蒙的,她不忍心让龙泽趴在地上用餐,花了30个铜币买了一块野餐布垫在地上。

    不过,可能最重要的还是龙泽小奶猫的形象实在是太可爱了,总是能够让阮安忘记他本身是一个少年的事实。

    对于温堰和苏白卿想要去t区的想法,她没有任何异议。

    阮安对青木研究所非常好奇,有人主动带头探索,还给钱,何乐而不为呢……

    苏白卿聊了几句,转头看着女孩正好在给龙泽喂水,觉得非常刺眼。

    她这种温柔的模样,自己从来没有见过。

    “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无能的男人,喝水还要人喂。”苏白卿嘲笑。

    龙泽气不气。

    他一点都不气。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他委屈巴巴的抬头:“安安,他又diss我。”

    龙泽说完,猫眼都红了。

    阮安哪里不知道少年的小心思,但是她更不喜欢苏白卿强势的态度。

    于是。

    苏白卿被呛了。

    “吃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不饿的话就不要吃了。”阮安冷冷回道。

    苏白卿气笑了。

    末日前,他可交往过不少女人,龙泽刚刚的作态可不就是绿茶行为么。

    可耻的是,他的绿茶行为真的有用。

    阮安真是瞎了眼,都看不清自己怀抱里抱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温堰有心想帮苏白卿解围,但是看看形势,到底没有说话。

    龙泽占据了天时的优势,兽化后的形态又正好是女孩喜欢的乖萌呆巧的猫咪,自己和苏白卿很难与之抗衡。

    现在开口帮忙,只会女孩更加反感。

    “既然都吃得差不多了,要不现在就出发吧。”温堰不想苏白卿与阮安起争执,他到底插了一句,转移了话题

    阮安冷声:“我又不知道t区实验室在哪里?要出发那就带路啊。”

    温堰被哽了下,默默拿起火把转身朝前走去。

    苏白卿立刻跟了上去。

    阮安快速收拾好一切后,抱着龙泽缀在队伍的后面。

    她对青木研究所可以改造身体药剂非常好奇,也希望能在研究所里找到通往外界的路。

    阮安想要离开这里。

    温堰对研究所里的各种通道很熟悉,几个人转回大厅,他推开一扇门后,是一条黑漆漆的通道,通道曲折,他们在里面绕来绕去的大概走10几分钟,才站在了实验室的门口。

    阮安都快绕晕了。

    “沈珏这小子做事真太随性,哪有人造房子这样造的,我都走了好几次还记不住路。”苏白卿嘀咕着。

    “确实,我也是走了2次才记住。”温堰搭话。

    他说着伸手推了下门,摸了一手的灰:“打不开。”

    苏白卿皱眉:“应该是供电断开后,自动锁上了。”

    放置在实验室里的药剂是青木研究所的根本,断电后,门被自动锁上,阮安表示非常能理解。

    站在门口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后,苏白卿皱着眉说:“阿堰,用蛮力打开行不行?”

    温堰实在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点点头:“都已经到这里了,怎么着也得进去看看?那就撞门吧!”

    他说完,率先撞了上去。

    身体强化后,两人的体能加强了很多,温堰剧烈撞击房门对他来说没有丝毫不适。

    但是,实验室的门太结实,就算苏白卿也加入,房门依旧完好无损。

    阮安虽然已经在努力克服对男人的不适,但是一般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不过龙泽忍不住。

    “一般建造实验室的材质肯定都是特殊材料,为的就是防止有人破坏实验室,你们俩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温堰愣住了。

    苏白卿暴跳如雷,他大声反驳道:“你才脑子有问题。”

    “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

    龙泽被斥,却更加平静如水的问:“哦,既然你们知道,那为什么还要做这种傻x的事?”

    苏白卿冷冷哼哼:“因为我们的身体强化过,不是凡胎,只要力量足够,时间足够,就一定能打破这扇门。”

    看着男人激动的样子,龙泽想笑,但是他忍住了。

    他吸了几口气才说道:“好吧,那你们继续努力吧。”

    他才不会好心提示实验室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

    龙泽用爪子拉扯下女孩的袖子:“安安,我好困,想睡。”

    谷lt/spangt  少年的声音带着一丝暗哑,似乎很是疲惫。

    阮安想到他这几天做的事,确实应该是累着了,便抱着他离开了实验室门口。

    看情况,温堰和苏白卿是一定要进去,但实验室的门也不好开,一时半会是打不开的……

    倒不如趁这个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女孩抱着小奶猫悄无声息的离开,温堰和苏白卿对视一眼后都有些一言难尽。

    “真不知道阮安看上那小奶狗什么了。”

    “又娘又婊,看着就烦。”

    “不撞了,我没力气了。”

    两人又撞了一会儿,苏白卿一*坐在地上发牢骚。

    温堰心里也不是滋味,忽然觉得自己也没力了。

    两人静静坐在地上,心思各异。

    苏白卿和温堰罢工,阮安一点都不知道。

    她为了清净,走了很远。

    龙泽的神识可是一直在关注着两个讨厌的男人,在见到两人丧气的模样,他很欣慰。

    对。

    就是如此。

    “龙龙,你还要吃点东西吗?我看你之前都没有吃什么。”阮安铺好野餐布后,小声问。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龙泽是小奶猫的形象,阮安就忍不住想要投喂。

    “吃饱了,安安快点睡。”

    龙泽其实没有吃饱。

    但是,他懂事。

    从峭壁下上来后,一路奔波劳累,摘了很多面包果又与藤蔓怪战斗了很久,安安却只是小眯了一会,她一定很累。

    她需要休息。

    龙泽的细心让阮安莞尔。

    她希望怀里的少年永远都是一只小奶猫的形象。

    这样,她就可以一直把他当成一只动物来相处。

    这样,她就可以一点都不尴尬。

    阮安撸了一把猫,心满意足的睡了。

    龙泽趴在一旁,也睡了过去。

    至于温堰和苏白卿,他们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后,开始了新一轮的撞击。

    他们一直撞击同一个点,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这时,阮安和龙泽已经睡了一觉,又洗漱了一番后站在了不远处。

    “说他们傻,他们还不信,要是我,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龙泽嘀咕。

    阮安好奇:“那,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龙泽得意洋洋:“我会用灵力把锁芯搞开。”

    阮安:“……”

    温堰和苏白卿可没有异能,他们只会兽化。

    他和他们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物种。

    “我要是化为白虎,这破门一定能在一秒钟散架。”苏白卿忍不住吐槽。

    温堰深表同意。

    两个*化后的破坏力是惊人的。

    阮安看着已经有了一丝松动的门,眼神闪了闪,她走了过去问:“要我帮忙吗?”

    苏白卿正准备点头,温堰用手制止了。

    男人好看的眸子盯着女孩:“那,如果要你帮忙,你要酬劳吗?”

    阮安扯了一个笑:“你说呢?”

    温堰:“那就算了。”

    苏白卿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吐槽:“你这女人,是钻在钱眼里吗?”

    “好歹我们也相处这么久,朋友之间相互帮助不是应该的吗?再说了,这破世道,要钱你有个锤子用啊。”

    有用啊。

    有钱就可以购物。

    有钱就可以升级庇护所。

    有钱就可以多买点药剂,让自己的身体更加强大。

    但这些,阮安都不能说。

    阮安沉默着。

    在他们身上赚不到钱,就不值得她搭理。

    苏白卿看着女孩的冷脸,真想回到末日前,她这么爱钱,自己能用钱砸到她对自己死心塌地。

    两人又努力了两个小时,终于把实验室的大门撞开了。

    然后没有然后了。

    且不说药剂,就连实验室里所有的设备全部消失不见。

    “草。”

    一种植物。

    苏白卿忍不住爆粗口。

    温堰也错愕了一瞬。

    他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个情况。

    “看来,在末日来临前,沈珏就把所有设施都转移了。”

    温堰很生气。

    作为沈珏的朋友,他一直认为两人的友情坚不可摧。

    却没有想到,当事情来临时,他居然选择了冷冰冰的设备,却把自己留在了研究所。

    “呀!温堰,你被抛弃了哦!”龙泽补刀。

    苏白卿没好气接话:“要你说,他自己又不傻。”

    龙泽:“难道不傻么。”

    苏白卿杠道:“哪里傻?”

    龙泽:“不傻的话又怎会识人不清。”

    苏白卿:“……”

    啊啊啊,气死了,最近几次开杠都搞不赢这是绿茶猫,他要杀了这只坏猫……

    苏白卿被龙泽气得压不住自己的杀意。

    这时,温堰已经冷静了下来。

    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彼时温家位高权重,或许沈珏当时选择与自己交往,不过也是权宜之计,虚与委蛇了。

    只是不知道一百多年过去了,他是否还活着,是否用了更好的药剂让自己更强大。

    温堰心里不高兴,他顾不得维持谦谦君子的风范,用脚踢了下门框。

    本以为能获取青木研究所二区药剂的信息,却想不到白白付出了半天的时间。

    时间就是金钱。

    半天时间就是半根金子。

    温堰有些肉疼。

    他冷着脸离开了实验室。

    苏白卿情绪也很低落,他看了下女孩欲言又止,而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跟着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