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15个幸存者从青木研究所逃出来后,本来是想一起行动的,但后来突然变故,经过一晚上的厮杀,剩下的5个幸存者只能各自为战。

    薛承锐留在了处于中心位置的研究所。

    温堰的领地靠近北山。

    苏白卿在南边。

    顾长生和黎平去了东边和西边。

    现在薛承锐已死,温堰和苏白卿已经被阮安收编,眼下只要去东西两个方向就可以了。

    前几天气温骤降后,似乎到了一个平稳期,森林里但凡有点水的地方都会结上一或薄或厚的冰层。

    这也给阮安的队伍造成了不小的阻碍。

    苏白卿已经摔了好几次。

    他们从早上出发,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才进入顾长生领地的范围。

    过了一片矮丛林,众人来到一片怪石林立的区域。

    “到了。”苏白卿四处张望后说:“这是顾长生住的地方。”

    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苏白卿有时候会偷偷去其他幸存者的领地。

    因为他天性喜动,也耐不住寂寞,再加上身体强化过后,速度也很快,只要能够赶在天黑来临前拉开足够的距离,就能够保证安全。

    只是到了后来,每一个区域的食物越来越少,为了不引起纷争,苏白卿便呆在了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不再串门。

    怪石岭太安静。

    阮安直觉好像有一丝不太对劲。

    这里根本看不出来有人类活动的迹象。

    不会吧。

    不会顾长生也死了吧?

    那自己可真是太倒霉了。

    正忐忑,苏白卿感慨下后带着几个人朝里面走去。

    “走,我带你们去找顾长生的栖息地。”

    几个人朝前又走了一会,就连苏白卿都觉得有些奇怪。

    太安静了。

    如果顾长生还活着,就算他现在在休息,不可能听不到他的呼吸声。

    等等。

    为什么他们四个人只有3个人的呼吸声?

    是谁没有呼吸?

    苏白卿后知后觉终于发现了一件令他惊悚的事情。

    之前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没有留意过这件事,毕竟没事会去观察别人的呼吸声……

    他转头,看着阮安和被阮安抱在怀里的龙泽。

    她和它,谁没有呼吸?

    苏白卿面部表情过于丰富,以至于不只是温堰看懂了他的疑惑,就连阮安都看懂了。

    她似笑非笑盯着青年:“你是在想我和龙泽,谁没有呼吸声吗?”

    苏白卿哽了一下。

    被女孩戳中心思,他莫名有些尴尬。

    阮安哼了哼,她早就发现龙泽只要完全静下来,呼吸就会停止,后来得知他是靠灵力才能使出风之力后,便知道这是他的*之法。

    但是,她从来没有问过龙泽,因为她不想他再*。

    苏白卿等了一会没有等到阮安的回答,正犹豫要不要再问,温堰拉住了他的手。

    “你怎么总是那么好奇?龙泽有时候没有呼吸,肯定与他的药剂有关,这用得着惊讶吗?”

    温堰早在研究所的通道里,就发现龙泽的呼吸时有时无,他很快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毕竟,一区和二区药剂不同。

    苏白卿讪讪摸摸头,不再做声,带领着温堰和阮安继续前往顾长生的营地。

    不过,当他们离得越来越近的时候,一丝阴霾笼罩在他的脑海,青年一边走一边大喊:“顾长生,我是苏白卿,你在家吗?”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

    龙泽低头,在女孩耳旁说:“安安,苏白卿骗人,我察觉到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人类的存在。”

    少年温热的气息吹在阮安的耳旁,让她很不自在。

    她伸手推开了少年美丽的头颅:“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温堰一直在留意周围的一切,自然也听到了龙泽和阮安的对话。

    他看了一眼纯真似天使样面庞的龙泽,抿了抿嘴。

    很明显。

    他一直在阮安面前diss自己和苏白卿。

    虽然说手段有些不太光彩,但也是人之常情。

    自己不也是暗搓搓的想要得到女孩么!

    龙泽感受到了温堰在打量自己,他悄悄的背过身子,朝温堰比了一个杀戮的手势。

    温堰神色未变,他甚至还笑了笑。

    他不认为自己会比不过龙泽。

    这个少年之所以能够得到阮安的另眼相待,不过是占据了天时罢了。

    苏白卿倒是没有留意到身后的暗潮汹涌,他有些疑惑。

    “是这里吗?”阮安转头询问。

    苏白卿挠挠头,点头:“应该是啊,顾长生之前的营地是在这里的。”

    几个人站在一块大岩石前。

    大岩石周围杂草丛生,左侧还生长了几株藤蔓,叶片绿油油的,在这一片萧瑟的环境中显得有些突兀。

    岩石中层正好有一个断层,断层很宽阔,就算住三五人也不会显得狭小,再加上旁边凸出来的石头也正好可以避风又避雨,确实是一个比较好的栖息地。

    阮安四处走动了一下,看得出之前这个地方确实是住过人。

    但是,从现场遗留的痕迹来看,居住在这里的人类,最起码已经离开了好几个月。

    “阿卿,你最后一次见顾长生是什么时候?”温堰自然也看出来了,他低声询问。

    苏白卿低头想了想后回道:“大概7个月前。”

    温堰:“那,那个时候他的身体怎么样?”

    苏白卿一头雾水:“我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当时的他看起来挺强壮的。”

    温堰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阮安心里有些焦虑了。

    从眼前这些零碎的信息来看,她认为顾长生可能真的凶多吉少了。

    阮安想要四处查探,她开口提议:“既然顾长生没有在这里,或许是他换了营地,我们分开行动,再找找。”

    苏白卿点点头,表示同意。

    现下情况不明,也只能如此。

    正准备离开,这时,温堰插了一句话。

    “我想顾长生应该是死了。”

    苏白卿听到后大吃一惊。

    阮安愣住了。

    龙泽下意识问:“你怎么知道的?”

    温堰走了几步,来到一处攀着岩石生长的最好的藤蔓面前。

    他拨开层层叠叠的枝叶,露出了一具森森白骨,“啪”头颅应声而落。

    阮安因为好奇,所以在温堰走过去时跟得很近。

    猝不及防下,直面了最恐怖的一幕。

    头颅连续滚动,正好趴在她的脚下,阮安惊得连连退后了好几步,还是苏白卿拢住了她的身体,才让阮安没有摔倒。

    但,阮安很快就反应过来,她立刻推开苏白卿,整个人朝前窜了好几步。

    苏白卿和阮安一触即分,正好龙泽被白骨分心,竟没有反应过来,见阮安朝前窜,只以为她着急想看温堰检查尸骨……

    “安安,别离得太近,万一这株藤蔓也变异了,怕来不及躲。”龙泽提醒道。

    阮安点点头,没有回话。

    苏白卿呆呆的立在后面。

    他抱过很多女人,但都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刚刚,阮安温软的体温,娇小玲珑的身体,忽然让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原来拥抱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

    他想要抱阿阮。

    抱很久的那种。

    苏白卿神游天外,温堰正在检查顾长生的情况。

    他脸色非常难看。

    温堰没有想到顾长生真的也死了,并且还死了这么久,看着没有头颅的白骨,温堰有种兔死狐悲的感伤。

    他转过头,盯着骷髅头那黑漆漆的眼眶,缓缓蹲下。

    因为没有手套,他随手捡了一根枯枝,把骷髅头拨到藤蔓下方,开始检查尸骨。

    半晌后,他确定了一件事。

    顾长生是被毒死的。

    听到温堰的分析,阮安和苏白卿面面相觑。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是因为误食了某种剧毒的食物,所以才会导致死亡吗?”阮安问。

    温堰点头:“是的。”

    阮安忍着不适,又打量了一下顾长生的白骨。

    之前没有看仔细,认真打量后,才发现白骨上有一层略微发黑的痕迹,并且整具白骨是蜷缩在一起的,两只手骨死死抓在白骨胃部位置。

    这么一看,温堰说的应该是真的。

    不过,相比之下,他的观察力远胜自己。

    就比如,这几根生长的异常茂盛的藤蔓,阮安就没有留意到。

    想来它们之所以如此枝繁叶茂,应该是吸收了顾长生尸体腐烂后的营养。

    她有些焦灼。

    正式开启方舟系统,需要五个人原住民。

    之前想着只要把研究所逃出来的另外三个幸存者收编,就正好能完成方舟系统发布的任务。

    哪里想到出师不利,找到了两个幸存者,一具成了干尸,一具成了骷髅。

    想到这,阮安催促:“不是还有一个叫黎平的幸存者吗?赶紧去找他。”

    温堰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表示不赞同。

    苏白卿也被薛承锐和顾长生的死亡吓着了,暂时也不想再继续。

    他们两人不愿意,阮安纵使心里再着急也只能够先按捺下来。

    “那我们今天晚上是在这里露营吗?”龙泽左右看看后,故意问道。

    苏白卿一脸嫌弃:“顾长生的尸体还摆在这里呢,我是不会在这里露营的。”

    “那就离远些。”温堰沉声。

    他说完顿了一下又道:“阮阮,等一会找到露营地后,你就得给我打麻醉针了,我觉得今天好像有点提前兽化的迹象。”

    阮安抬头看了一下他有些隐忍的表情,又看了看手表,还没有到6点。

    确实比之前要提前些了。

    是麻醉剂对他的体内药剂产生了不好的作用吗?

    阮安也不知道。

    她把购买麻醉剂的说明书调了出来,然后问了一下系统。

    字幕君却告诉她,温堰和苏白卿的变化与麻醉剂无关,他们本来就是人工变种的失败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各样的副作用会相继出现,如果想要稳定他们还在变异的基因,可以在游戏商城里购买稳定剂。

    阮安点开游戏商城,看了看稳定剂的价格,心都不会跳了。

    贵。

    很贵。

    超级贵。

    这价格简直是奢侈品中的战斗机。

    她连忙关上商城的界面,捂住了自己心。

    “安安,怎么啦?”见女孩似乎不适,龙泽连忙问。

    阮安默了下,才艰难道:“没什么,就是……忽然回忆起以前购买奢侈品时的心情。”

    她想向温堰推销这款产品,但是它实在是太贵,阮安觉得自己应该先旁敲侧击一番,让他有一个心理准备,这样再推销,或许温堰反应就不会那么大。

    “在我的眼里就没有奢侈品这个概念,只要爷想要,我可以让那些奢侈品的厂家为爷私人定制。”听到购物的话题,苏白卿来兴趣了,他兴致勃勃接话。

    阮安没有搭理苏白卿,而是转头看着温堰问:“你呢,现在如果要你用金库的所有的金条买一件奢侈品,你会买吗?”

    温堰不知道女孩在想什么,但他被阮安薅羊毛薅怕了,下意识就以为她又想薅羊毛,连忙摆手:“我对奢侈品不感冒的,在我的眼里,金条就是奢侈品。”

    阮安不死心,她换了一个思路发问:“如果这件奢侈品能让你的生活品质得到提升呢?”

    “就比如,商城里现在有一个超级贵的床垫,但这个床垫能够让你睡得更好,让你的身体变得更加健康,你会买吗?”

    温堰坚定摇头:“不,就算奢侈品能够提高我的生活品质,我也不会购买的,并且,我认为,金库里的金子才是能够提高我生活品质的奢侈品。”

    阮安沉默了。

    就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看到温堰视金子如命的态度,她觉得稳定剂或许推销不出去。

    几个人找了一块空地,龙泽勤快的把帐篷搭上,温堰和苏白卿也连忙搭帐篷,然后主动钻进睡袋里,等着阮安给他们打麻醉剂。

    “好吧,其实,我想说的是,我空间里有一款比麻醉剂更好的药剂,能够稳定你们的兽类的基因,你要吗?”阮安试着再次推销,小声说了一句。

    温堰顿时就明白了女孩之前为什么要试探了。

    她这是在打预防针呢。

    他心里“咯噔”了下。

    “是不是很贵?”

    阮安点点头。

    温堰:“有多贵?”

    “111100根金条。”阮安咬了咬牙,还是加了百分之十的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