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两人的喊话,阮安忙回头。就看见温堰和苏白卿因为疼痛扭曲的脸庞。

    “龙龙,快停下。”她出口制止了龙泽粗暴的行为。

    龙泽丢下绳索,有些疑惑道:“怎么,我做的不好吗?”

    阮安轻哂:“是我考虑不周,没有想到以这种方法送他们回房屋会导致他们的伤势变严重。”

    “要不,龙龙你背苏白卿,我来背温堰……”

    不过她的建议还没有说完,就被龙泽打断了。

    “那怎么可以,他们沉得像头猪,这几天安安也很辛苦,还是不要劳累了。我会轻一点的。”

    苏白卿听到龙泽diss他是猪差点没有跳起来,你才是猪,还是只绿茶猪。

    但纵使他再生气,也只能够在心底腹诽,因为他太疼了,疼得根本没有力气反驳。

    温堰也有些不高兴,不过现在虎落平阳,蛟龙失水,只能放低身段,徐徐图之。

    其实阮安也不太想背温堰,但是收了人家的金子,服务还是要搞好的,在听说龙泽的话后,轻轻点了点头。

    龙泽不敢再造次,生怕安安会与温堰有近距离的接触,在遇到路面不平的时候会小心翼翼的拖着筏子越过。

    这样一来,速度就慢了,待几个人回到庇护所,天都快亮了。

    之前阮安为爬上峭壁做了好几天的准备,后来爬上去后又遇到了温堰,这一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精神也高度紧张,纵使她的身体被强化剂强化过也有些受不了。

    龙泽看到女孩眼圈都泛着青色,黑眼圈都出来了,不免有些心疼,心疼之余,对温堰和苏白卿更是没有好脸色了。

    ――这两个男人真是一点都不省事。

    一行四人回到庇护所,阮安要龙泽把温堰和苏白卿这两个伤员放到厅的沙发上。

    当时买沙发时,考虑到空间比较小,所以沙发也是买的很小巧。

    温堰和苏白卿身量很高,两人挤在沙发上,小腿都没地方放,只能半垂着,阮安拖了一个凳子给他们靠上。

    “你们好好休息,等你们休息好了,我再来和你们说说入住我房子的规则。”阮安说完体贴的给他们把被子盖上。

    龙泽此时再也坚持不住了,为了把苏白卿和温堰运送回来,他体内所剩不多的灵力彻底损耗完了。

    阮安正想着要不要还买一个沙发床安排龙泽也睡厅的时候,刚刚还站在她身旁的少年变成了一只小奶猫。

    “安安,我为什么又变回去了。”龙泽一脸茫然的问。

    阮安亦是惊奇:“我怎么知道?”

    龙泽有些不好意思,他期期艾艾方问:“那我今天晚上可以呆在你的门口吗?”

    “你放心,我不进去,我替你站岗,万一温堰和苏白卿起了什么坏心思,有我看着,你可以放心睡。”

    温堰:“……?”

    苏白卿:“……?”

    就离谱,他们两个人现在因为受伤动都不能动,能有什么坏心思?就算有了坏心思,身体特么也不行啊!

    阮安蹲了下来,她摸了摸小猫的头笑了笑:“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她知道龙泽根本就不是青木研究所的幸存者,也知道他的真身不是一只小奶猫。

    所以,现在龙泽变成小奶猫的形象,应该是想离自己更近些罢。

    不过,就算这是龙泽使的小心思,阮安还是很开心。

    因为她太喜欢毛茸茸的猫咪了。

    龙泽听到女孩子质疑的话,连忙摇头:“怎么可能,我不会骗安安的。”

    他说完顿了一下后又解释道:“我刚刚想了想,应该是我的灵力不够,所以支撑不了我的人形,安安,你要相信我。”

    阮安浅笑着,手一捞,把小奶猫抱在了怀里:“来,正好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你也不用守在我门口,直接进我房里吧。”

    龙泽有些紧张,他觉得自己手脚都在发热:“安安想问什么?”

    阮安“嘘”了声:“隔墙有耳,回去再说。”

    她抱着龙泽进了自己的卧室,然后把他放在了床头柜。

    “来,龙龙,我们先解释一下,你开始送给我的那片鳞片到底是什么东西??”阮安开门见山的问了。

    龙泽:“……”

    当时为了表达自己的爱意,想都没想,就把护心鳞片送给了她,现在好了,该怎么回答呢?

    龙泽一点都不想欺骗女孩但是刻在骨子里龙族的传承又让他无法说出实情。

    好难啊。

    半晌后,他才艰难的回道:“嗯,就是……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说……”

    “我是一条……”

    龙泽的话说完,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巨力挤压着,疼痛瞬间遍布全身。

    阮安第一时间察觉到到了龙泽的不适。

    她顾不得多想,立刻把龙泽抱在了怀里。

    “龙龙,你怎么……”

    阮安话还没有说完,刚刚怀里的小奶猫又变成了一个赤身*的少年。

    她惊呼一声,手一抖,差一点没有把他直接丢出去。

    但是在看到龙泽嘴角溢出的鲜血后,又收回了手。

    阮安扯过被子,盖在龙泽的身上。

    “龙龙,你怎么了?”

    龙泽听到女孩焦急的呼声,他想告诉她自己没事,但是剧痛让他根本就说不出话,就连他想要抬手都做不到。

    他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就像一只快要濒临死亡的虾。

    阮安看着被鲜血染红的床单着急得不得了。

    自从来到这个海岛上,龙泽陪伴自己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

    她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

    所以,就算在他变成一个少年,也依旧选择把他留了下来。

    不行。

    不能再让他*了。

    再让他这么吐下去,他一定会死的。

    阮安从背包格子里把之前兑换的药剂拿了出来。

    她一只手扶着龙泽的脑袋,另一只手打开药剂的瓶口便往少年的嘴里灌。

    可是龙泽实在是太疼了。

    他牙口紧紧的咬合在一起,药剂根本就灌不进去。

    阮安心一横,放下药剂的手一扳,直接就把龙泽的下巴卸掉了。

    龙泽本来就疼得狠,被阮安这么一弄,直接就痛晕过去了。

    下一秒,阮安就看到了横在臂弯的脑袋耷拉下去。

    不会吧。

    不会吧。

    不会是自己刚刚把他弄死了吧。

    向来冷静镇定的阮安慌了。

    她把药剂全部倒进了龙泽的嘴里,然后又用了一个巧劲把他的下巴复位。

    “龙龙。”

    她拍了拍少年的脸颊,之前还鲜活的脸色一片苍白,就连嘴唇的颜色都变淡了。

    到底怎么回事?

    自己不过是问了一个问题而已,他怎么就要死了?

    是不是这个问题自己就不该问?

    她后悔了。

    明明知道龙泽的身份他不能明说,可是因为自己的好奇心,也因为自己想试探一下禁锢他的力量有多大,还是问出了口。

    看着龙泽痛得浑身发抖,阮安心里很不舒服。

    龙泽完全可以欺骗自己,或者直接否定,但是他没有。

    他选择了坦诚。

    系统商城出品的药剂非常有效,龙泽本来被搅得痛不欲生的感觉减轻了不少。

    他没有想到龙族下的禁制反噬会这么厉害。

    龙泽虚弱的抬起头,想要解释,哪知阮安伸出食指,压在少年的唇角。

    “嘘。”

    “不要说话。”

    “什么都不要说。”

    龙泽不明所以,他想开口,阮安直接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我说了。”

    “不要说话。”

    “不要解释。”

    “好好养病。”

    阮安对于男女的情感其实不看好。

    原生家庭带给她的影响不可磨灭。

    但是,龙泽这种热烈的纯真的感情,还是让她动容了。

    “?”龙泽不能说话,他抬头,只能用眼神询问。

    “龙龙,你还痛不痛?”阮安没有解释,她只是问。

    龙泽摇摇头。

    阮安捂着龙泽的手用了用力:“如果不疼的话,你的身体为什么还在发抖呢?”

    “好了,你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今天晚上你就睡在我床上。”

    也不管龙泽同不同意,阮安把他放下来,直接摁在了被窝里。

    “你刚刚吐了很多血,我给你先换一个床单。”

    龙泽看着忙忙碌碌的女孩,一头雾水。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安安的态度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好?

    她这是算接受了自己吗?

    他知道自己身上没有穿衣服,裹着被窝朝里侧挪了挪,小声询问:“安安,我喜欢你。”

    “你喜不喜欢我?”

    可能是因为没有信心,少年温柔的的话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阮安错愕。

    她低头看着耳尖泛红的少年。

    龙泽真的很漂亮,漂亮得像一个跌落凡尘的精灵。

    被这样一个纯情的人接二连三的表白,阮安不知所措。

    她的心跳很快,越来越快。

    但,她不讨厌这种感觉。

    可是阮安的脑海里忽然闪过那个人,那个在离去时露出对自己无比厌恶的人。

    阮安顿时清醒过来。

    爱是什么?

    不过是一缕风,捉摸不定又飘忽无常。

    她不否认龙泽现在确实喜欢自己,但是他的喜欢能持续多久?

    就像那个人,曾经少年时也爱过妈妈,但在柴米油盐一日又一日重复的日子里磨灭了所有的*,然后为了另一个女人抛弃了她,抛弃了亲生女儿。

    阮安想到这里,她跳动的心顿时冷了下来。

    “不好意思,我对男人没什么感觉。”她平视着少年,在他期盼又忐忑的眼神中回了一句。

    龙泽抿着嘴,失落极了。

    不过,下一秒他又问道:“那,安安不喜欢男人,喜欢女孩吗?我也可以变成女孩的。”

    阮安:“……?”

    她一脸惊奇。

    难道他是没有固定性别的种族?可男可女也太那什么了吧?

    见着女孩不可置信的样子,龙泽忙解释:“我性别是男的,我是看到安安不喜欢和男性相处,所以,我可以变成女孩,这样安安和我相处会自在些啊!”

    “哦,你是想当女装大佬啊,可你这么做,不是掩耳盗铃么,再说了,温堰和苏白卿已经知道你是个男的,你要变成一个女的,那他们肯定会怀疑你根本就不是青木研究所的幸存者。”阮安面无表情陈述。

    看到女孩一脸不高兴,龙泽不敢再说什么,他拍拍床铺:“安安,那你和我一起睡吗?”

    阮安瞥了一眼少年,见到他的脸庞慢慢恢复血色,心下大定:“和你一起睡,你在想屁吃呢?”

    她说完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叮嘱了一句:“好好休息,我不会因为你是男性就故意针对你。”

    走到门口,她把龙泽因为变身脱落下来的衣裳用力丢到床上。

    阮安知道自己的心病,但她能感受到龙泽对自己的感情。

    小心翼翼又爱意满满,她不想伤害龙泽。

    关上门,阮安走进了厨房,她一个人坐在灶口烧火的小板凳上。

    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初来海岛,她本以为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却想不到居然有幸存的人类,并且都还是男性。

    她不想和他们打交道,却为了完成任务不得不与他们住在一起。

    这还只是遇到了温堰和苏白卿,海岛上还有另外3个男性幸存者,加上龙泽,6男1女,想到这,阮安觉得自己头都秃了。

    温堰这人城府深,暂时看不到他对自己有什么想法,但是苏白卿这个男人一见面就很明显的对自己感兴趣。

    这种感兴趣与感情无关,纯粹的就是男性对女性的*裸的*。

    阮安左右纠结。

    她有预感,走出青木研究所后,只怕遇到的男性也会比女性多。

    毕竟现在是末日后100多年,到处都是变异的动物和植物,而男性和女性的体力悬殊大,从生存概率来推测,男性生存的几率肯定要大于女性。

    自己身边如果没有一个明面上的男朋友,群狼环伺,方舟系统布置的任务只怕会很难完成。

    ――是答应龙泽的追求,还是让她当自己的假男友?

    阮安举棋不定。

    要不……

    试着接受龙泽的追求?

    毕竟他看起来也不像一个薄情寡义之辈。

    阮安想到这,连忙摇头。

    快速把闪过的这一丝旖旎心思摁了下去。

    谈恋爱现在是不可能谈恋爱的,毕竟心里的阴影一直在影响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