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龙泽早就拿着几片芭蕉叶站在一旁,待他们变成人形的时候,连忙盖了上去。

    ――可千万不能让安安再次看到温堰和苏白卿*的身体。

    只用了几秒,刚刚还吼得地动山摇的两只猛兽,都变成了躺在地上且*的男人们。

    温堰闭着眼,这一次,他的身体虽然已经被麻醉,但意识却依旧清醒。

    他感受到了有一片巨大的叶子覆盖在自己不着寸缕的躯体上,看来是龙泽替他盖上的。

    温堰很生气。

    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留下阿卿这个小*了。

    明明之前说得好好的,今天晚上先进阮安的庇护所,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从长计议。

    却想不到他敲了一会门后,公子哥的臭脾气又爆发了。

    他觉得阮安就是在故意刁难他们,所以才故意装聋不开门,气冲冲的就朝森林里跑。

    温堰到底担心他,只能追了上去。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在离开庇护所后,他们的身体就异变了。

    并且异变的速度非常快,反应也格外剧烈,温堰变身的时候,全身毛孔都在流血,他甚至以为自己就会那么死去,此时回想,还有些后怕。

    苏白卿已经失去了意识。

    不过在失去意识前,他脑海里全是那个从树上翩然而下的身影。

    她就像一个天使,把他从浴血厮杀的地狱里拉了出来。

    龙泽一脸嫌弃的看着两个面目全非的男人啧了声:“安安,你说他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好好的,做什么要去打架呢?”

    “现在好了,两个人都打得鼻青脸肿,地上还流了那么多的血,想想都疼。”

    阮安没有料到温堰和苏白卿会离开庇护所,也没有料到因为龙泽送鳞片时的复杂心情导致自己忽视了他们。

    她有些自责。

    见女孩没有回话,龙泽也没有再说。

    同情弱者似乎是人类的一种天性,现在温堰和苏白卿如此可怜,她心里肯定也有些难受。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堰咳嗽了一声。

    可能是失血过多,他有些冷。

    之前阮安给他的那一套粗布衣裳,在变身的时候撑破了,现在只能再花钱买一套了。

    这一次的麻醉剂消退的速度更快,他已经能感受到身体的疼痛。

    小腿处的疼痛是与阿卿厮杀时被他的狼爪刺破了。

    腰部的疼痛是从高处摔下来时被一颗尖锐的石子扎坏了。

    还有,变身时造成的五脏六腑的疼痛。

    温堰忍不住哼了声。

    听到动静,阮安走过去蹲在他身旁:“温堰,你还好吗?”

    她说话向来冷淡,倒是难得细声细气。

    龙泽抿着嘴,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温堰想开口说话,但发现自己说不出来,只能冲着女孩眨了眨眼。

    “你是不是很冷?”

    阮安看着温堰一直在无意识发抖的身体皱着眉问,问完后,才意识到他不能说话,正烦恼……

    这时龙泽小声道:“你要是觉得冷就眨一下眼睛,要是不冷,你就眨两下。”

    温堰眨了一下眼。

    “安安,他冷。”龙泽凑在女孩身旁小声道。

    龙泽这一举动,倒让温堰觉得他虽然小心眼,但内心还是柔软善良的。

    温堰不知道的是,龙泽就看不得有人比他更柔弱。

    阮安从游戏商城买了一床羽绒被盖在男人身上,花了2100个铜币。

    很贵,但温堰受伤也是她疏忽所致,她有些愧疚。

    主要也是这个男人太温柔,温柔得让她都不知道该怎么与他相处。

    “这床被子是我送给你的,不要钱,你先躺一会,等你的麻醉剂过了,我们再说。”阮安轻声的说。

    温堰眨了眨眼表示感谢,不过在他眼角余光瞄到苏白卿狼狈的样子又有些着急。

    虽然自己的小腿被阿卿兽化后的银狼划破,但他受的伤比自己更严重。

    “你这么用力眨眼,是想说什么吗?”阮安正准备离开,见温堰着急的模样又蹲了回来。

    龙泽倒是察觉到他似乎在担心苏白卿,但是他没再提醒。

    那头狼,很讨厌。

    就该让他多冻冻。

    “这床被子太薄,还是冷?”阮安完全get不到温堰的意思,她猜测着说。

    温堰眨了两下眼,又用力把眼珠朝苏白卿的方位靠。

    阮安趴在一旁,顺着温堰的目光,看到了像挺尸一样挺在那里的苏白卿,这才恍然大悟。

    “你要我给他也盖一床被子?”

    温堰眨了一下眼。

    阮安:“那不可能,这被子可是稀罕物,我送你一床已经很大方了,再送,我送不起。”

    是的。

    阮安也不喜欢苏白卿。

    她也很讨厌这个男人。

    温堰无奈,他用力眨了很多眼。

    阮安被他眨得烦躁死了。

    温堰的眼睛长得好,不知道为什么,阮安总觉得他在看着她时,哀求的同时又一种爱意的感觉。

    这让她很不舒服。

    “行了,别眨了,我这就去给他把被子盖上。”

    “不过先声明,这床被子不是免费的,要花钱,5克金。”

    “同意吗?”

    温堰眨了一下眼表示同意。

    他甚至还有些意外,按照之前阮安收费的标准,基本都是一根金条起价,想不到她这一次只要5克金。

    阮安从游戏商城又购买了一床一模一样的被子,龙泽连忙接过,代她盖在了苏白卿身上。

    不过,他盖得很敷衍,苏白卿的手和脚都露在外面。

    龙泽忙完后,凑到阮安身旁问道:“安安,现在温堰和苏白卿已经安排妥当了,我们现在要回房子里面去吗?”

    阮安摇摇头:“不回,他们两个现在不能动弹,还是看着点好。”

    龙泽有些气闷,但也不敢表露出来。

    幸好这一次温堰恢复的速度比较快,他指尖动了动,从地上慢慢坐了起来。

    “阮阮,谢谢你一直陪伴着我,我想……”温堰柔声道谢。

    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女孩打断,阮安伸手压了压,蹙着眉:“你可千万不要多想,我留在这里,只是想问你们要不要住进我房子,你要是决定不住的话,我现在就走。”

    苏白卿现在也已经恢复了意识,但身体还是不能动,他很懊恼。

    本以为天黑后没有变身是因为研究所的药剂药效已经过了,想不到根本就不是,幸好阮安赶来得及时,要不然他一定会被阿堰化身的白虎吃了。

    回想起与阿堰的厮杀搏斗,苏白卿依旧胆战心惊。

    谁能想到平日里斯斯文文的人化成野兽后,战斗力那么猛,自己在他手底下居然撑不过10招。

    他努力挪动着脑袋,怔怔的看着与阿堰交谈的女孩。

    她右手提着一盏小灯,小灯柔和的光线笼罩在女孩的身上,让她一直冷漠的神情也温柔了起来。

    苏白卿忽然有些鼻酸,他忽然想起在生死关头,那个从树上飘落下来拯救自己的身影,是天使没错了。

    他要和他的天使在一起。

    阮安哪里知道苏白卿心境的变化,她低着头,等着温堰的回答。

    实际上温堰很疼,但为了维护自己谦谦君子的模样,他咬着牙忍住了,不过他纵使疼得说不出话,在听到女孩的问询后,连忙伸出一只手比了一一个ok的手势。

    阮安蹲了下来,看着奄奄一息的男人:“嗯,我看你好像受伤很严重的样子,估计你现在也走不动,我可以免费送你回我的房子,但是苏白卿不行,你是把他留在这里?还是花钱运送他回庇护所?”

    温堰觉得自己为了阿卿,都要被薅秃了。

    很明显,阮安处处针对他,估计也是对阿卿公子哥的臭脾气很反感。

    但是,能怎么办呢?

    苏白卿的身份摆在那,温堰不可能放弃他。

    他努力的点点头,表示同意。

    阮安啧了声,看来温堰和苏白卿的关系很好,自己这样挑事,都没能让温堰丢下他……

    她冷声道:“好,送苏白卿回房子,一克金,都先记在帐上,到时候再扣。”

    阮安顿了下后忽又想起一件事:“你的衣服在变身的时候,是不是被破坏了?”

    温堰点点头。

    阮安:“那你还要买吗?”

    “我有比粗布衣裳更高级的衣裳,要吗?”

    “但就是贵了些。”

    “和……他……的……一样?”温堰看了看龙泽,努力挤出几个字。

    阮安:“是的,一样。”

    温堰:“买。”

    他早就看中了女孩和龙泽身上的衣裳。

    这种衣服的材料看起来非常高级,乍一看是运动服的款式,但颜色和某些小设计方面又类似军中的迷彩服。

    虽然温堰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但正所谓三分人才,七分打扮,一套合身的衣裳一定能让他加分不少。

    男人追求女孩,外表整洁很重要。

    阮安对做生意还是很感兴趣的,她的目标是把属于温堰的金子全部赚回来。

    既然是做生意,态度就得放正,她微笑,露出八颗小白牙:“好的,一套运动服2根金条,一双运动鞋2根金条,那么苏先生呢?你也给她买这种款式的衣服吗?”

    温堰摇头:“粗……布……衣裳……就行。”

    他忍着痛,一个字一个字回应。

    如果不是阿卿胡闹,今天晚上的金子根本就不会花费,给他一套粗布衣裳和鞋子,已经很好了。

    苏白卿也眼馋迷彩服,但是他也知道今天晚上的祸事因他而起,只能默默的看着说不出来话。

    温堰忍得辛苦,但到底疼得厉害,他从唇缝里溢出一声痛呼声。

    阮安见状,凭空拿出一瓶浅蓝色药剂问道:“我有快速治愈伤口的药物,你要不要?”

    苏白卿眼睛一亮,正准备答应,温堰用尽全身力气打断了他的话:“不……要。”

    阮安瞥了一眼要死不活的男人:“真的不要。”

    “这,万一人死了,钱没有花完,金库里的金子我可是会据为己有的哦。”

    温堰勉强扯了一个笑:“好。”

    阮安收回了药剂,也幸亏她没有给他们用伤药,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她从游戏商城买了一套运动服和鞋子又买了一套粗布衣裳和布鞋放在两人身边,然后大步朝后走去。

    龙泽默默的跟了上去。

    他现在压力很大。

    不知道为什么,温堰和苏白卿的态度都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特别是苏白卿,如果说他之前还只是对安安的身体感兴趣,那么现在他对安安的心也有了觊觎。

    就很讨厌。

    见女孩和少年走远,温堰从被子中钻了出来,拿起放在一旁的衣裳慢慢穿好。

    苏白卿则痛得根本起不来。

    他也一直在强忍,等着阮安和龙泽离去,他才哼哼出来。

    温堰知道自己变成白虎的时候下手有多重,但他也没有出声询问。

    做错事,就要承担后果。

    成年人的世界,哪有那么多的任性可言。

    苏白卿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温堰的关心,他抿着嘴,有些忐忑。

    阮安喜欢金子。

    自己现在能留在她的身旁,靠的全是阿堰的金子。

    如果阿堰放弃他,自己以后该怎么办?

    苏白卿知道温堰留下他完全是看在哥哥苏白然的面子上,但现在一百多年过去了,哥哥估计也早就死亡,凭借着过往的情分,温堰还能忍耐自己多久?

    “你能不能给自己穿衣裳?”温堰穿戴整齐后,出声询问。

    苏白卿咬着牙点点头:“能……”

    兽化后受的伤,在恢复人形后虽然很疼,但是幸好不会再出血,苏白卿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自己身上的衣裳穿好。

    这时龙泽拖着临时编织的筏子走了来。

    “都穿好没,穿好了我送你们回去。”他没好气道。

    阮安是不可能动手把两个大男人抱回庇护所的,正好龙泽也不想她动手,主动把这件事揽了过去。

    “穿好了,有劳了。”温堰礼貌回道。

    龙泽把两个人放在筏子上,用力往前拖。

    他本来想用风之力为安安打掩护送温堰和苏白卿回庇护所,但他现在灵力不足,根本用不了。

    阮安听到后,才立刻用藤蔓造出了一个可以载人的筏子。

    “要不,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日再……说。”温堰和苏白卿躺在筏子上,森林里路面不平,颠簸的时候浑身疼得更厉害,两人不约而同喊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