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之前龙泽抱住自己时那种莫名的反应感到有些茫然,也有些害怕。

    这种感觉太陌生,陌生到让她觉得很多事情都在朝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而阮安最讨厌的就是对未来的不可控。

    龙泽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站在一侧默不作声。

    人虽然是跟进来了,但是安安的情绪似乎变得更糟糕了!

    怎么办?

    有了,她对毛绒绒的动物极度热爱,自己要不要变成小奶猫?

    龙泽有些意动,正好他也觉得自己的灵力有些不支……

    阮安虽然在思虑,但她眼角余光看到了小心翼翼站在旁边的少年,心里又一些发软。

    他又有什么错?

    阮安转过身子朝厨房走去。

    龙泽见阮安神色似乎松动了些连忙追了上去,小声开口道:“安安,天快黑了哦!”

    阮安点点头:“我知道。”

    龙泽指了指外面:“天黑后,温堰和苏白卿就会变成野兽,他们会把房子弄坏的。”

    阮安:“我知道。”

    龙泽疑惑不解:“知道?那安安准备怎么办?”

    阮安:“我想试一下防护罩能承受他们兽化后多大力度的攻击。”

    之前她购买了一个防护罩笼罩住了整个庇护所,价格虽然有点贵,但看使用说明似乎挺厉害,不过阮安还是想实验一下,这有便于她分析防护罩的具体信息。

    她也想知道,白虎和银狼的战斗力,哪个更高。

    对温堰,阮安始终有种摸不透的感觉,她本以为系统给她的记忆是完整的,但却想不到其实不是。

    所以,实际上她是故意把温堰和把苏白卿关在门外的。

    而现在,门外的两个人互相看看后,才发现天色将暗,远处海面上传来了巨浪拍击礁石的轰鸣声。

    虽然距离很遥远,但变异后的两人依旧听得很清楚。

    温堰和苏白卿对视一眼后,无奈的拍了拍大门。

    一根金条就一根金条吧,以后花完了,想办法再找就是,现在想办法先进到房子里,要不然,没有阮安的麻醉剂,他们又得经历一次非人的折磨。

    温堰性子缓,敲门也敲得很温柔,他用手指的关节处一下一下的扣着门板:“阮阮,一根金条住一晚我同意了,你放我们进去吧。”

    阮安坐着没有动。

    “阿堰,你敲门的声音太小了,让我来。”苏白卿见屋内始终静悄悄,他推开温堰,一边用力叩门一边大喊:“阮安,我们同意交钱,你让我们进去吧。”

    就在这时,温堰忽然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奇怪。

    现在天已经快要黑了啊。

    为什么自己完全没有兽化的迹象?

    他疑惑着又弯腰把裤腿高高挽起,借着微弱的光线仔细打量,也没有变化。

    “阿卿,你的身体现在有兽化的征兆吗?”

    苏白卿转头看了眼温堰,又认真感受了一下身体,顿时反应过来!

    真的没有兽化的迹象哦。

    温堰回想起前几天跟阮安在一起时,每每到了天黑时分,在他身体即将发生变化的时候,就被女孩一针麻醉剂稳住体态,但现在,她并没有在身旁……

    他们的身体也没有被注射麻醉剂!

    所以,现在到底怎么回事?

    下一刻,两人异口同声:“难道青木研究所的药剂已经消退了?”

    苏白卿惊喜的看着温堰:“阿堰,明天我们去找顾长生他们,既然同在一个区,用的药剂应该是一样的,我们现在正常了,他们肯定也正常了。”

    他说完顿了下又改变主意:“不,我们现在就去……”

    “不急,先看看情况。”而此时,温堰已经从兴奋的情绪当中反应过来,他出言打断了苏白卿的话。

    苏白卿不明所以。

    他沉声:“阿堰,你不会是也想留下来给阮安当宠物吧?”

    温堰看着苏白卿一脸严肃的表情轻斥:“阿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可是堂堂温家长房长子,虽然比不上你们苏家权高位重,但我也不可能沦落成一个女子的玩物。”

    “我是觉得现在的这种情况还没有摸清,不能贸贸然的就去找顾长生他们,万一中途出了问题,我们俩互相残杀,后果不堪设想。”

    温堰的话让苏白卿终于冷静下来。

    他低头思索片刻后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温堰:“先进去阮安的庇护所再说。”

    他们两人站在院子外敲门,阮安和龙泽正吃着之前采摘到的野板栗。

    用柴火炒出来的板栗香甜可口,因为没有糖,炒板栗时,阮安是用盐炒的,而另外一口锅则把剥好的板栗直接蒸熟,糯糯的也挺好吃。

    阮安听到了苏白卿震耳欲聋的敲门声,但是却依旧作坐没有动。

    龙泽见状也不出声,他细心的把板栗外面那层毛茸茸的薄皮剥了,然后放到女孩的盘子中。

    阮安抬眼看了下少年,龙泽立刻冲着她软软的笑了笑。

    “怎么啦,安安?”

    阮安:“你也吃,不要光顾着给我剥。”

    龙泽摇摇头:“没关系,我不饿,等你吃饱了,我再吃。”

    阮安咬了一口板栗,看着精致的少年脑子一热干脆的问:“你这般作态想做甚?”

    龙泽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后耳尖‘腾”’的一下就红了。

    阮安问完后就暗*了一下自己的嘴,心里有些懊恼。

    不晓得为什么,她发现自己在龙泽面前总会有些不合时宜的举措,就……令人很烦恼。

    阮安偷偷的抬起头,悄悄的瞄了一眼对面的少年。

    灯光下的他五官更加漂亮,轮廓清晰得就像是一个出色的画师用了毕生的功力描摹出来的。

    颜太能打。

    望着他那张雌雄莫辨的脸,阮安觉得自己对男性的抗拒有了一丝松动。

    龙泽犹豫了好一会,才期期艾艾道:“安安,我想和你在一起。”

    “可以吗?”

    阮安不晓得别的人是怎么表白的,但是她知道龙泽的表白应该是不太行。

    比如,连一朵花都没有。

    不对,自己怎么能有这种想法,阮安,你醒醒,男人的爱是最短暂的,他们在爱意变淡后就会毫不留情的抽身离去。

    她冷着脸,轻声道:“在一起?”

    “是什么意思?”

    龙泽看到女孩冷漠的神情,自然知道她肯定是不满意刚刚草率的告白,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之前看到阮安温软的眼神,龙泽鬼使神差的就把自己内心的话说出了口。

    事已至此,他也不可能退缩,他伸手从自己的腹部取出了一块护心龙鳞递了出去:“安安,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们人类在表达爱意的时候,会送最珍贵的礼物,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阮安看着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的鳞片惊艳不已。

    她好奇的接过了鳞片,看到鳞片上面有一层流动的水波纹,五颜六色变幻多姿。

    好奇怪。

    龙泽的动物原型不是一只小猫吗?

    为什么他从身上拔下来的却是一块鳞片?

    阮安正思索。

    系统商城传来一阵激动的滴滴声。

    滴――

    检测到玩家拥有未知生物的鳞片,此鳞片蕴含着极高的能量波动,非常珍贵,价值…………

    滴――

    系统商城正在计算,请玩家稍等片刻。

    阮安看着激动的字幕君脑海里一片空白。

    原来,龙泽不是猫。

    所以,他在自己面前装出小奶猫的形象是幻化的。

    阮安不是没有猜测过龙泽的小奶猫形象可能只是他的一个马甲,但当事实呈现在面前时,她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苏白卿和温堰虽然也能兽化,但他们只有人和兽两种形态,可是龙泽不是,阮安觉得他可能不止能幻化成小奶猫,或者他还会变的类型还有很多。

    ――就好像孙悟空。

    难怪字幕君激动得连字幕都扭曲了,每一个文字都在跳动。

    阮安忽然联想起之前问他时的左右为难,顿时就明白他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身份。

    这种非人类罕见生物,真的是一个令人瞩目的科研项目。

    思及此处,阮安心里有些发毛。

    ――生存系统会不会派人来捕捉他?

    龙泽还不知道自己的马甲已经掉了。

    他看着一动不动的女孩心里忐忑不安。

    ――自己刚刚是不是太冲动了一点?

    ――居然把自己的护心鳞片送给了她?

    龙泽觉得自己刚刚的脑子可能是短路了,难道恋爱真的会让人变傻吗?

    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会儿。

    这时,系统商城给出的定价也出来了。

    此鳞片可兑换10亿铜币,另外,如果玩家能抓住这个未知生物,奖励玩家一栋高级庇护所,同时赠送玩家全套机器人。

    有生活管家机器人,护卫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医务器人,环境监测机器人。

    同时,方舟系统布置的任务可延长一年。

    听到系统的声音,阮安整个人都愣住了。

    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

    既然生存游戏抛出如此大的诱饵*自己,那么在近段时间,它肯定不会派人来抓龙泽。

    阮安放下心来。

    纵使不爱,她也不可能为了一己之私,而去伤害一个喜欢自己的人。

    阮安抿了抿嘴,把鳞片还回去了。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礼物。”

    龙泽眼圈红了,他小声询问:“为什么?是我不够好吗?还是我长得不够漂亮?”

    阮安斟酌一下后回答:“你很好,你也是我见过的男孩中最漂亮的一个,但是我现在不想谈恋爱,我现在只想好好的活下去。”

    龙泽很想再推销一下自己,但看到女孩坚定的表情,他收回了已经滚在舌尖的话语。

    他换了一句话,可怜兮兮的说:“嗯,那我还可以用宠物的身份留在你的身边吗?”

    看着少年委屈巴巴的样子,像一只想要得到主人安抚的猫,阮安到底心软了。

    她觉得自己可能要完。

    因为,她发现,只要龙泽摆出这样楚楚可怜的做态,自己就会不由自主的答应他提出的要求。

    算了。

    现在海岛上的局势不明,青木研究所一区的幸存者全部都是男性,虽然说现在自己的武力值很高,但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留着龙泽利大于弊。

    被龙泽一打岔,回过神的阮安突然发现敲门声消失了。

    她连忙把桌子上的食物全部收好,匆匆赶到了大院门口。

    门外一片静悄悄。

    温堰和苏白卿他们两个是离开了吗?

    阮安之所以之前没有给他们开门,一来是想锉锉他们的锐气,二来是庇护所的外围,她又用了一层防护罩,想测验一下数据,三也是想查查温堰有没有藏拙。

    所以纵使不给他们开门,只要他们不离开这个区域,等他们兽化后相争,摸清了两个人的战斗力,她会用麻醉剂让他们恢复人形的。

    阮安正准备伸手打开大门,看看什么情况,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动物的咆哮声。

    它们的咆哮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让人分辨不清到底是那种动物。

    这动物的咆哮声近在咫尺,肯定就在附近。

    她匆匆从背包格子里把匕首拿了出来,龙泽站在一旁,立刻说:“安安,我和你一起去。”

    阮安点点头,龙泽的能力不错,有他安全系数会高很多。

    她伸手打开大门,站在了防护罩边上。

    温堰和苏白卿不在。

    阮安有些懊恼,她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龙泽忙拉住女孩的手,一脸不惑:“做什么忽然打自己?”

    阮安不太习惯与人近距离接触,她抽回了自己的手。

    “没事,这两只打架的动物应该就是温堰和苏白卿,我们现在过去吧。”

    她脚尖一点,轻盈的身体像一只蝴蝶朝前飞去。

    龙泽紧跟其后。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了两只巨兽厮杀的地方。

    刚刚靠近,空气中就传来一股血腥味。

    并且血腥味还很浓郁。

    温堰和苏白卿完全兽化后的体型很大,阮安借着冲刺的速度飞身到了一颗巨树上,然后拿着*给两只动物各来了一枪。

    对于打麻醉剂,阮安现在用得非常娴熟。

    很快,刚刚还凶猛的两只巨兽嗷的一声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