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该怎么办?

    虽然她一点都不害怕温堰和苏白卿对自己存有什么坏心思,如果他们敢,阮安有把握保全自己的同时,还能够杀死他们。

    但是不行。

    有系统。

    方舟系统里制定的规则中。

    有一条不准杀害土著。

    这条规则定制得太模糊。

    阮安有些拿不准。

    就比如,万一苏白卿脑子有坑想要侵犯自己,那么自己肯定会正当防卫。

    但正当防卫也有一个度。

    到时候系统会怎么判断?

    比如,自己出手让苏白卿变成太监,系统会不会惩罚她?

    又或者打残他的双腿,算不算故意伤害?

    阮安一点都不想被系统惩罚,思来想去,或许只有让龙泽当自己的假男友,才能让苏白卿知难而退。

    对对对。

    让龙泽当自己的假男友,自己才能继续走下去。

    日头越来越来高,阮安想着想着靠着墙壁慢慢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有人在身旁注视着自己,阮安立刻睁开了眼。

    然后就看到了一只小奶猫蹲在了厨房里吃饭的小桌子上。

    “安安,我又变了。”龙泽哭笑不得。

    刚刚也不知道怎么了,明明体内的灵力不能维持人身,但在自己想要说出龙族的身份后,忽然灵力暴涨,搅得他浑身灵脉痛不欲生,等他慢慢恢复过来后,那些暴涨的灵力忽然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阮安倒也没有想太多,主要是她也不敢再问。

    这万一龙泽要是再*,她可以不想再赔一瓶药剂。

    一瓶药剂价值100000个铜币,不便宜。

    她缓缓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走进了卧室,顺便把小奶猫也提溜了进去。

    路过厅时,阮安看到挤在沙发上的温堰和苏白卿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进了房,阮安把小奶猫放在床头柜,默默看了一会。

    不知道为什么,在龙泽是小奶猫时喊龙龙一点都不违和,但之前当他是个美少年时,她每次都是硬着头皮喊他龙龙。

    阮安摸着小奶猫毛绒绒的猫头,试探着问:“龙龙啊,你这每天跟在我的身旁蹭吃蹭喝的,想过要付出一些什么报酬吗?”

    龙泽歪着猫头:“安安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就给?”阮安笑着问。

    龙泽点头:“嗯,只要安安想要,我就给。”

    阮安也不逗弄了,她压低声音说:“我要你在温堰和苏白卿面前假装是我男朋友,不能露馅。”

    听到女孩的话,龙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好的,安安,没问题,安安。”

    虽然龙泽对假扮男朋友这件事情有些抵触,但念头转过后,忽然又高兴了起来。

    安安能够让他假扮男朋友,说明在心底里已经没有那么嫌弃他了,这是一个好现象。

    他说完,也神神秘秘的靠了过来道:“安安,你除了喜欢金子,你还喜欢什么呀?钻石喜欢吗?”

    阮安以为龙泽还是想追求自己,连忙摆手:“我不喜欢钻石,嗯……那个……其实我也不喜欢金子,我之所以要这些,你应该懂的吧!”

    龙泽点头。

    他懂。

    不过他还是有些郁闷。

    龙族的宝藏里,有非常多的珍奇异宝,也有非常非常多的金子。

    之前送给安安一颗猫眼石,看到她那么高兴还以为是真心喜欢,想不到只是因为她那个不能说出口的原因需要。

    那自己想要追求她,能送些什么?

    阮安看着龙泽,有些发愁。

    她之前把他抱进来,只是想和他商量让他当自己的假男友,现在事情都已经说完了,怎么办呢?

    就算是假扮男女朋友关系,也让阮安心里有些别扭。

    她轻轻把龙泽放在左边的枕头上:“你靠在这里休息,不准越界,如果你要是从枕头上下来,我就把你丢出去。”

    龙泽喜出望外,他连忙点头:“好的,安安,没问题,安安。”

    安顿好龙泽,阮安滚到床铺的最里端,裹着被子沉沉的睡去。

    她实在是太累了。

    龙泽呆在枕头上,一动不敢动。

    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粘着女孩的背影。

    安安真好。

    长得也好。

    嗯,果然是自己喜欢的人。

    这头一人一猫岁月静好,厅里醒过来的温堰和苏白卿痛得怀疑人生。

    为什么会越来越痛?

    明明之前受伤后,身体恢复的速度都是很快的,所以温堰才会拒绝阮安给他用药剂。

    “阿卿,你……怎么……样了?”温堰强忍着不适问。

    因为疼痛,也因为女孩没有在身旁,他呲牙咧嘴一点都没有顾及形象。

    苏白卿直哼哼,他断断续续说道:“我……不……好,昨……天晚上你……化身的白虎,差点……没直……接打死我,我感觉我的五……脏六……腑还有骨……骨头都受伤了。”

    温堰有些内疚,但兽化后没有理智又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他埋怨道:“明明呆在那个大门口好好的,如果……不是你突然暴走离开,我……也不会因为担心你追上去,现在……好了,都受伤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好。”

    苏白卿痛得不行,也懒得回话。

    他要是知道离开房子身体就会兽化,就算对阮安再不满,也会留下来。

    苏白卿想到这里,整个人都颤抖了。

    而这时,温堰也反应过来了

    两个人异口同声道:“这栋房子有玄机!!!”

    他们想通了这点,阮安醒来后也想通了。

    温堰在和自己一起行动的几天里,每当到了傍晚时分,身体就会亢奋,血液就会沸腾,但是昨天晚上却没有。

    起码在她和龙泽进庇护所前,没有看到他们有兽化的迹象。

    所以,他们一定是离开防护罩的范围才会导致现在这种情况。

    阮安点开了游戏商城,又仔细看了一遍防护罩的功能。

    在一大段使用说明里,阮安找到了一段非常小字的注释。

    防护罩内,除了使用者,不允许有不稳定因素存在的,一旦检测到有危险分子存在,防护罩会自动释放射线压制危险分子的暴戾基因,完全保证玩家的生命安全。

    那也就是说,有防护罩加持,在这个庇护所里,自己是绝对安全的。

    看到这条信息,阮安终于放下心来。

    关了界面,她对自己购买物品后不喜欢看使用说明的习惯有些无奈。

    在原世界,无论购买的是小家电还是大家电,她从来都不会去看使用说明和故障说明等等。

    她看到纸上用小字密密麻麻的备注就头疼,宁愿慢慢摸索。

    睁开眼,她慢吞吞的挪到了龙泽边上。

    小奶猫身量小巧,整个猫身都没有占据到枕头的三分之一。

    金色的毛毛在日光中散发着柔和的亮色,蓬松又柔软,让人忍不住就想摸一摸。

    阮安控制住蠢蠢欲动的手,伸出手指点了点小猫额头。

    “龙泽,你好些了么?”

    龙泽其实根本就没有睡。

    他盯着女孩看了好一会,越看越喜欢。

    但他也知道自己这种行为不太好,所以在阮安醒来的那一刻立刻就装出睡着的样子。

    额头上女孩温柔的手指带着她暖暖的体温,龙泽下意识的就蹭了蹭:“安安,下午好。”

    他打了招呼后才回答道:“谢谢安安关心,我已经没事了,一点都不痛了。”

    阮安放下心来。

    趴在枕头上毛茸茸的小奶猫越看越可爱,她真的好想把龙泽抱在怀里,但是想到他其实不是一只猫,她只能用理智控制着自己把头转了过去。

    “那你今天能变成人吗?”

    “不能哦。”龙泽有些不开心。

    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用人身一直陪伴在安安身旁,只有这样才能让温堰和苏白卿知难而退。

    毕竟,自己的美貌是最大的实力。

    阮安也有些可惜,不过她也没有改变主意。

    左右温堰和苏白卿已经见过龙泽,并且温堰也知道龙泽的兽型是猫,到时候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

    打定主意后,阮安试探的问:“龙泽,我可以抱你出去吗?这样会显得亲密一些,有利于我们假扮男女朋友关系。”

    龙泽正想办法想要回到女孩怀里,听到阮安的话后高兴极了。

    “可以的,安安可以一直抱着我。”

    阮安轻轻抱起小奶猫,毛茸茸的撞满怀,顿时感觉满足了。

    她想,如果龙泽真的是一只猫就好了,她就可以永远和它在一起了。

    一人一猫出了房门,就看到温堰和苏白卿安安分分的坐在沙发上。

    两人双手搭在膝盖,脊背挺得直直,抬眼望来时,居然有几分贵气逼人的气势。

    阮安挥手打了一个招呼:“你们好了啊。”

    “还没有……。”温堰和苏白卿异口同声回道。

    两个人疼过那一阵,现在略微好些,但离痊愈还差的远。

    龙泽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伤还没有好,就打扮得精精致致,这两个男人对安安的心,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苏白卿没有见过龙泽的兽型,但是他不笨,略思索后便知这只小奶猫应该是龙泽的兽型。

    他在看到了小奶猫猫眼里的不屑后轻笑道:“阮小姐,你怀里的猫刚刚翻白眼了,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龙泽气笑了,整个猫毛都炸了起来:“你才有病,不止身体有病,你脑子也有病。”

    他喊完后,忽又想起自己假扮柔弱的人设不由万分懊恼。

    妈哒,苏白卿这厮居然这么容易能够让他大动肝火,看来他是看破了自己的精心维护的形象。

    苏白卿假装没有料到龙泽的反应会这么大,他讪讪摸摸鼻尖道:“呀,原来是龙泽啊,你们二区的药剂果然和一区不同,兽化的体型居然如此娇小玲珑,这要是之前在青木研究所遇到我们,你一定会被撕成碎片啊。”

    一只猫而已,还是一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奶猫,怎么可能与自己兽化后威风凛凛的银狼相比……

    苏白卿有些鄙夷。

    龙泽正准备开口反驳,阮安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苏先生,我想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如果你想留下来,那么就得对我和龙泽尊敬些,毕竟我才是这座庇护所的主人,而龙泽是我的男朋友。”

    “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苏白卿错愕。

    不可能。

    从他们之前互动的模样来看,阮安和龙泽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而他们不过只是小睡了一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两个人的关系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变化。

    苏白卿左右看看,暗自思忖。

    或许,阮安是怕自己和阿堰追求她,所以仓促之下答应了龙泽?

    又或许,她没有答应龙泽,只是与龙泽假扮男女朋友关系?

    想到此处,苏白卿耸耸肩,不以为然。

    他想要阮安,所以不管阮安是答应了龙泽的追求还是与他假扮男女朋友关系,这些都不重要。

    就算他们的关系是真的,就算他们已经结为夫妻了,苏白卿也会追求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救了他一命的女人。

    这种不顾一切追求真爱的行为,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苏白卿有些自我感动了。

    他嘴角带笑:“好的,阮小姐,那么我可以冒昧问一下,如果我想追求你,你会把我赶出庇护所吗?”

    龙泽抬头看着女孩,紧张极了。

    她会怎么回答?

    虽然说自己昨天晚上表白没有成功,但是她好像也没有多反感。

    所以,安安对自己应该是有好感的。

    不管这种好感无论是来源于对毛茸茸动物的喜爱,还是这段时间默默的陪伴,龙泽都无所谓。

    只要有好感,并且现在自己还在假扮安安的男朋友,无论如何都要比温堰和苏白卿起点高。

    龙泽正忐忑,就听到了女孩清冷的声音。

    “我都说过了我有男朋友,你还要追求我,这种撬墙角的行为很不道德,三观一点都不正,所以,如果你有这种行径,我会驱逐你。”

    苏白卿听到阮安的话后也没有生气,他点点头,显得彬彬有礼。

    “嗯,我知道了。”

    “我会注意的。”

    这时,龙泽冲着苏白卿得意的笑了,然后无声的说道:“安安是我的,你个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