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斟酌片刻说:“这个,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当时我们五个人分开行动,各占据了一片区域后,就再也没有碰过面,但如果阮阮想去找他的话,我们可以去南边碰碰运气。”

    阮安点头表示同意。

    就算去往南边找不到苏白卿,应该也能够找到另外的幸存者,只要是个人就行。

    两人说走就走,龙泽全程被迫当哑巴。

    他很不爽,但他每次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就会被女孩温暖的手捂住嘴,龙泽很无奈。

    他大概知道,虽然安安好像原谅了自己,但心里应该还是有点生气,所以才不允许他讲话。

    走了小半天,温堰好奇的看着郁闷不已的小奶猫不由开口问道:“阮阮,这个叫龙泽的猫,他为什么不会说话?”

    阮安装作没有听见,一门心思赶路。

    温堰碰了一个冷脸也不在意。

    他现在差不多摸清女孩的脾气了,那就是只有她想知道的问题或者感兴趣的问题,她才会有回应,其它的闲聊,她一概不理。

    温堰啧了声,想他出身金贵,相貌也非常出众,末日前对他投怀送抱的女孩多得如过江之鲫,还真没有遇到像阮安这种性格的女孩子。

    或是男人对女人有一种天然的征服欲,这样浑身带刺的女人反倒让温堰有了一种兴趣。

    龙泽五感超强,他敏锐的感觉到了男野人对安安的态度有了微妙的变化,他又气又急。

    在龙泽的眼里,温堰就是一个野人,一个不修边幅的男野人。

    他居然敢对安安……

    龙泽想要变成人的念头愈发强烈了。

    两人一猫一直朝南边奔跑,阮安有心试试温堰的极限在哪里,她纵跳的速度很快。

    温堰为了跟上女孩,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或是尊严作祟,温堰纵使追得艰难也没有出声。

    可是眼看着女孩军绿色的身影就要消失,他终于忍不住喊了。

    “阮阮……等等我。”

    “我跟……跟不上。”

    阮安这才停止脚步,龙泽从女孩的怀里探出脑袋,眼神里满是鄙夷。

    温堰瞥了猫一眼,没有理会它的挑衅,转头对女孩说:“阮……阮,你……跑那……么快做……做什么?”

    他跑得气喘吁吁,说话喘的不行。

    阮安没有回话,在一旁静静地等男人恢复。

    龙泽很暴躁。

    真的好想弄死他。

    他伸手揉了一下眼尾,把这股暴戾的情绪压制了下去。

    温堰正在努力调整呼吸,没有留意到那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猫脸有多诡异。

    至于阮安,她也没有留意。

    她现在在意是是,温堰虽然异变后能力有了提升,但还是跟不上自己的速度,如果带着他继续搜索幸存者,那么势必会耽误行程。

    但是,如果没有他的引荐,那些幸存者或许又会对自己有颇多怀疑。

    而此时,温堰紧张了起来。

    他感觉到了自己体内血液的躁动。

    天快黑了。

    阮安听到了耳旁本来急促的呼吸变得沉重,温堰*在外的肌肤上那粗大的血管也在蠕动。

    她连忙从背包格子里把*拿的出来,对着男人的颈部来了一枪。

    不等阮安收枪,温堰的身体直挺挺的朝地上砸去。

    这一次,麻醉剂发挥得太快了,阮安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男人高大的躯体淹没在一片落叶中。

    她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觉得有些疼。

    阮安蹲了下来,找了一根枯枝戳了戳男人的颈部:“温堰?温堰你还有知觉吗?”

    温堰一动不动。

    他整个人都被迷晕过去了。

    眼看天要黑了,阮安怕有野兽出没,自己现在倒是能有一搏的能力,但是有了一个拖油瓶,她决定找一个山洞作为临时的营地。

    这时,龙泽终于从女孩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用爪子拍着地面,压住心里的委屈问:“安安,你是不是在找今天晚上休息的地方?”

    阮安白了他一眼:“你说呢?”

    龙泽:“那你去找吧!我帮你看着这个男人。”

    阮安正想吩咐,听到龙泽的话后不由莞尔一笑。

    虽然说他用小奶猫的身份欺骗了自己,但不可否认,在这段的日子里,也是他给自己带来了最多的快乐。

    阮安心里的郁气终于完全消散,她在系统商城购买了一个信号弹然后递给龙泽:“拿着,如果要是遇到了危险,拉开这个保险就能够释放信号弹。”

    “你可千万要把温堰看好,不能让他死了,听到没?”

    虽然说温堰已经把他那一片区域的野兽全部杀戮了,但是,他们现在已经走出了他的领地。

    危险肯定是存在的。

    龙泽重重点点头:“知道了,安安,我一定不会让他死。”

    虽然不知道安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龙泽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她。

    阮安点头离去。

    龙泽静静的看着地上的男人。

    胡子好长,真丑。

    头发好长,真丑。

    其它的,其它的……

    温堰颜值高,就算没有刮胡子,他的容貌依旧很能打。

    龙泽挑不出毛病。

    他冷笑一声,就算长的好看又怎么样?安安是不可能喜欢他的。

    阮安很快就回来了。

    她没有找到山洞,但是找到了一个树洞,到时候石头堆在洞口,休息一晚上是可以的。

    只是令她感到非常奇怪的是,刚刚她用最快的速度巡视了一圈,居然连一只小动物都没有看见。

    难道占领这一块领地的幸存者,和温堰一样也是一个生活*?

    所以才把这片区域的动物祸害完了。

    阮安觉得自己应该猜到了*。

    毕竟被挑选进青木研究所的那些人非富即贵……

    “安安,你带路,我用风之力拖着温堰走。”龙泽深怕女孩用公主抱抱着男野人走。

    “你行不行?”阮安有些不放心。

    龙泽猫爪子一拍:“放心,我行。”

    他觉得控制风之力拖着温堰与他之前拖柴火没什么区别,反正拖不动卡着了,用点力拽一下就行。

    于是,意识模糊的温堰总感觉自己的头时不时撞到树木或者石头,虽然不疼,但令他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