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阮安带着他们来到树洞时,她看见了温堰满脸被树枝,草叶子划出来的伤口,头上也被硬物磕出大包小包。

    就面目全非。

    阮安怀疑龙泽是故意的,但是没有证据。

    龙泽也吓了一跳,用猫爪子摁了一下温堰的脸:“他怎么变丑了?”

    阮安似笑非笑看着小奶猫:“你真的不知道?”

    龙泽瞪着猫眼睛一脸茫然。

    阮安看着状似懵懂的猫,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装的……

    她对龙泽的真实身份非常好奇。

    生存系统不能判定他的身份,抱着他也不能窃取他的记忆,就连他自己也不能直言……

    很神秘。

    龙泽被阮安打量得猫毛耸立,总觉得自己的马甲要被脱了。

    正恐慌,女孩伸手点了点毛绒绒的猫脑袋:“傻愣着做甚?还不去捡些石头堵住树洞口?”

    龙泽松了一口气,连忙朝外窜去。

    等他忙完回来,一顶墨绿色的小帐篷出现在树洞里。

    阮安已经洗漱好了,正准备休息,见龙泽出现犹豫了一下后抱着她的小宠物钻进去。

    她想自己可能是抱习惯了,所以,纵是知道他不是一只普通的小猫,也放不下。

    这时的温堰已经恢复了一些意识,他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地上,看着挂在旁边的小灯。

    这盏小灯虽然小巧,但照亮了整个空间。

    麻醉剂虽然让他浑身僵硬,但这种感觉比他变成野兽肆虐山林要好得多。

    感受着麻醉剂渐渐消退,他不敢闭眼,他怕自己又会变成一只毫无理智嗜血的凶兽。

    阮安抱着龙泽躺在柔软的垫子上,小声叮嘱:“龙龙,以后如果有外人在的话,你不能够开口和我说话。”

    “为什么?”龙泽不明所以。

    阮安:“你可是我的秘密武器,万一遇到我不能掌控的情况,就得靠你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阮安已经摸清楚了自家宠物的小脾气。

    有点小洁癖,有点强迫症,傲娇,喜欢被人夸。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龙泽沉默了。

    因为他不想再以小奶猫的身份陪在女孩身旁……

    阮安见龙泽一脸不情愿,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可能有点过分,毕竟被迫当哑巴确实很难受。

    “那……如果你实在不愿意,说话也是可以的,但不能暴露你有异能,知道吗?”

    这一次龙泽点头了。

    阮安跑了一天也累了,她打了一个啊欠,在商城买了一个高阶防护罩。

    高阶防护罩不止保护的直径变大,还可以隔绝防护罩里的声音。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温堰看起来是一个正人君,但阮安依旧防备着他。

    毕竟小心才能使得万年船。

    有了防护罩的保护,阮安沉沉的睡去。

    龙泽眯着眼,放出神识看着靠在墙边的男人。

    男人剑眉星目,五官端正,皮相着实不错。

    ――不行。

    ――不能让安安一直和他呆着。

    ――孤男寡女的,容易发生不好的事情,他要打破这个局面。

    龙泽抿嘴,收回神识慵懒的趴在女孩的一旁。

    一人一猫睡得安稳,只有温堰一直在不安。

    在他忐忑的心情中,天亮了。

    温堰这才放下心,迫不及待的闭上眼。

    大半晚没睡,他得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

    而此时,阮安已经醒了。

    她有些懵。

    ――为什么自己帐篷里多了一个人。

    ――多了一个貌若潘安的少年。

    等等。

    猫呢?

    猫呢?

    防护罩并没有被攻击过的痕迹,也没有攻击过的痕迹,所以不可能有人把自家宠物偷走放一个少年进来。

    所以,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是自己养的小宠物?

    平静下来的阮安视线停留在自己的枕边。

    少年生得极为美丽,肌肤白皙莹润,五官秾秀昳丽。金色短发,鸦羽长睫安静垂下,在脸上落下淡淡阴翳,看上去像猫一般温顺,山根清秀,眼睫纤长,眼睑略泛粉色,扇形双眼皮自微勾的眼尾散开,殊色容颜美得雌雄莫辨。

    阮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大男孩,只是睡着都让人挪不开眼。

    龙泽醒来就看到了瞪着眼着自己的女孩。

    他压抑住自己内心的雀跃,装出一副茫然的样子:“安安,怎么了?”

    阮安蓦然回神,她不可思议:“怎……么……啦……你变成什么样?自己不知道吗?”

    龙泽低头一看,立刻把毯子拉高些,不知所措道:“啊,我这是怎么啦?”

    他急急解释:“安安,我没有想过要变成人……”

    阮安顾不得害羞,她盯着少年的脸打量。

    真是的,为什么他看过来的时候眼角眉梢尽是春色媚意!

    为什么他抬眸看来的片刻,若情丝千绕!

    最让人可气的是,明明像在勾引她,但他那双漂亮的大眼中却满是不谙世事的纯净与灵气。

    他真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啊……

    被女孩用审视的目光盯着,龙泽忽然有点慌,但下一刻又燃起了雄心壮志。

    ――他要光明正大的以人类的身份追求安安。

    不过,女孩的目光太灼热,龙泽实在顶不住,他慢慢低下了头。

    阮安却以为是自己肆意的打量让他害羞,她终于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她的脸好烫。

    她努力把眼前的少年代入成之前的小奶猫,这才把心里的怪异感压了下去。

    她从游戏商城里买了一套粗布衣服丢给他:“穿上。”

    龙泽拿着衣服欲言又止。

    他是高贵的龙,怎么能穿这么低级的衣服?

    阮安却又误会了,她催促:“我不会看你的,放心,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龙泽:“……”

    ――对男人没有兴趣,难道喜欢女人?

    他以前在人类社会生活的时候,也看过不少男男,*的文。

    男男文又叫耽美文。

    *文又叫百合文。

    龙泽一脸沉重的穿好的衣服,然后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女孩。

    ――没关系,就算你是弯的,我也要把你扳直。

    ――实在扳不过来,那假扮女装也不是不可以。

    阮安听到身后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觉得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