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堰上前搭话:“阮阮,不必惊讶,或许这只是某个家族的秘密基地而已。”

    阮安听完温堰的话后,若有所思。

    确实,那个拿着地图的白骨应该也不是这座金库的主人,要不然他也不会需要一张地图来给自己引路。

    阮安觉得枯骨应该在末日还没有来临之前就死亡了。

    因为如果是末日后,那么安全的住所,食物和干净的水源才是最值钱的,就像现在,如果不是系统商城要收购金条,阮安觉得它们还不如一个馒头的价值来得大。

    金库里那些奇珍异宝在灯光的折射下流光溢彩,阮安看了一会,就觉得自己的眼睛受不了。

    她出了金库,来到甬长的通道。

    通道里的现代装修已经被破坏。

    裂开的地砖,四散的灯具,两边的墙壁到处都是被野兽的爪子深深撕裂开来的痕迹,想来是温堰晚上逆变的时候造成的。

    来回仔细打量一番后,阮安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讨要金子,她故意开口问道:“我发现你之前住的洞穴里还有这座金库里面,没有任何的生活用品,我也没有看到有起锅造饭的痕迹,难道你等身体经过强化后不用吃饭的吗?”

    温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吃饭的。”

    “但是我不会做饭,也不会生火,所以,这一年多我都是吃的生食。”

    阮安啧啧了一声。

    从温堰的记忆里,她看到了一个生活小白。

    他不认识任何野菜,也不会做饭,之前穿的兽皮也是没有经过削制的,所以才散发出一股子难闻的味道。

    阮安等了一会,温堰始终没有想起欠账,她不耐烦问道:“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温堰其实一直记得欠了女孩金条,他就是想看看她能忍多久,想不到她真是一刻都等不及,看她财迷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温堰居然觉得她有几分可爱。

    他不由轻笑:“没忘,还欠阮阮2根金条,我这就给你拿。”

    阮安瞥了男人一眼:“只有2根金条吗?”

    温堰:“……?”

    阮安:“你昨天晚上兽化后,我给你用了药剂,你忘记了吗?”

    温堰怔了怔:“没忘,难道这也要钱吗?”

    阮安:“当然,药剂很贵的。”

    温堰眼皮子直跳,他忽然觉得这座金库的金子主人只怕是要换了。

    他晦涩道:“那得花几根金条?”

    阮安:“5根金条。”

    温堰:“那如果我以后每天晚上兽化你都给我来一枪,我也要给你5根金条吗?”

    阮安:“5根金条是10天的价格。”

    这个价格,是阮安换算得来的。

    她把*还有麻醉剂的成本都算了进去。

    其实,阮安想给温堰用稳定剂,但还没有想好合适的借口。

    温堰很疑惑,虽然说现在已经是世界末日,但想不到金条还是硬通货,他好奇问道:“阮阮,你要这么多金条做什么?”

    阮安随口胡诌:“收藏啊,等以后文明恢复了,我就成了世界首富呀。”

    温堰失笑,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嗯,既然已经说起了,那我们干脆把之后的帐一起算了吧,我现在已经加入了你的部落,那一日三餐是不是可以优惠一点?”

    阮安点头:“这是自然,可以打七折。”

    温堰:“好,阮阮这么爽快,我也不好太小气,你看,我所有的家当都在这里,我也知道你有储物功能,这样,你把这金库里面的金子还有奇珍异宝都收进你的空间,就当是提前预付了我以后的生活费。”

    阮安愣了一下,她倒是没有想到温堰会如此舍得。

    龙泽有些不开心女孩子注意力都被男野人吸引,他挥挥软软的小猫爪,想要开口说话。

    阮安眼疾手快捂住了小奶猫的嘴。

    她转头问温堰:“你知道你这里有多少金条吗?”

    温堰:“不知道,没数过。”

    阮安:“那我数数。”

    她说数金条,其实是往背包格子里放金条。

    为了组建部落,自己以后肯定会离开这片区域,所以这些金条和宝石是一定要带走,这也是她故意问温堰的原因。

    温堰看着女孩的手飞快的摸着一根根金条,然后金条就消失在她手中,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他依旧看的一惊一乍。

    “有111397根金条。”

    “合算起来有三吨多,这也太离谱了吧?”

    温堰轻笑:“其实兑换成钱的话也就20几个亿,也不算很多吧。”

    阮安眼神都变了。

    对,温堰从小锦衣玉食,在他的记忆里,他小时候睡的就是黄金打造的摇篮,特么那个摇篮的价格就是3个亿……

    人家出来创业,他爸给的创业资金就是15个亿……

    阮安想有人努力奋斗了一辈子站到了终点,只怕都赢不了人家的起点,有的人生来就是赢家。

    她把所有的金条都收进背包格子后,又把摆在架子上的那些珠宝用大泡沫箱子全部装好,单独占了一个背包格子。

    “东西我都帮你收好了,刚刚在收的时候我已经记录了金条和珠宝的数量,到时候我会列一个清单给你,这样你就不用担心我贪墨你的钱财了。”

    “阮阮,我相信你的,清单我不会看的。”温堰正色道。

    他倒不是视钱财如粪土,而是真心觉得这些金条不如一碗咸肉汤来得实在。

    阮安也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她对游戏系统出品的防护罩非常有信心,也对自己现在的身手非常有信心。

    唯一要克服的难题,不过是自己对男人的厌恶。

    “我记得昨天与你见面的时候,你提到一个叫苏白卿的人,他现在在哪里?”阮安收拾好问。

    在方舟系统里,已经有三万多个玩家正式开启了系统,可自己这边还只找到一个幸存者,是要加快进度了。

    “苏白卿?”温堰有些犹豫。

    老实说他对女孩的身份还是有丝丝怀疑,他本想等找时间回青木研究所查看一番,证实她的身份后后再带阮安去找他们的,想不到她现在就提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