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好温柔。

    温柔且容易娇羞。

    龙泽觉得自己的心又不受控制了。

    他想抱抱女孩。

    龙泽这么想,就这么做了。

    少年的气息笼罩在阮安的身上,让她面红心跳,本想一把推开,但转念想到自己和他现在是假扮的男女朋友关系又忍住了。

    她努力控制自己因为心慌而有些抖动的手,尽力平静地刺破了一个水泡,然后用针身压了压,把里面的水挤出来。

    “好了,都已经处理过了,这两天注意不要沾水,要不然会很疼。”阮安不着痕迹的从青年的怀里钻出来。

    龙泽怀里一空,顿时觉得心也空了。

    他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嘶,好烫。

    苏白卿看得直翻白眼。

    温堰也转头盯着远处。

    就很闹心。

    一想到自己以后还要撬墙角的行为就更闹心。

    阮安把工具都收进了背包格子,见着天色还早便开始探索没有探索过的区域。

    龙泽见状立刻跟了上去。

    临走前,他看着两个浑身冒着郁气男人欠欠的说道:“你们就不要跟着了,去别的地方搜索。”

    苏白卿都懒得理他。

    温堰倒是气的点点头。

    等阮安和龙泽的身影消失不见,苏白卿踢了踢脚下挖出来的土疙瘩阴沉沉的说道:“我去西边。”

    温堰“嗯”了声,表示同意。

    大概是都看懂了自己内心深处想要的,他们两人的关系现在有些微妙。

    阮安只有一个,就算温堰对发小苏白然的情谊再深,也不可能与他弟弟共享自己喜欢的人。

    想来苏白卿亦是如此。

    龙泽看到温堰和苏白卿并没有在一起行动,心里顿时高兴起来。

    他悄悄收了神识,小声询问:“安安,蛇肉可以吃吗?”

    “现在物资紧缺,蛇肉可以放进食谱。”阮安正用棍子拨弄着眼前的杂草,听到龙泽的话后顺嘴就回了一句,停顿了一下后又反问道:“怎么?你找到了蛇吗?”

    龙泽点点头:“嗯。”

    “就在我们的脚下哦。”

    他说完后,自然张开手臂,等着被惊吓到的女孩投送到自己的怀抱里。

    哪知阮安根本就没有害怕,她甚至一脸兴奋的喊着:“真的吗?”

    “在哪里?”

    “我怎么没有看到?”

    龙泽:“……”

    他记得100多年前的女孩儿,大部分都是非常害怕蛇这种冷血动物的。

    为什么安安的反应却截然相反,她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龙泽无奈的收回了手臂,指着前方的一个土洞说:“那个洞里面有一条蛇。”

    “但现在气温不高,都睡着呢。”

    阮安听到后跃跃欲试:“那我们把它挖出来吧!”

    她顿了顿又开心地问:“龙龙,里面有蛇,还有蛇蛋吗?其实蛇蛋也挺好吃的。”

    龙泽看着女孩兴奋的模样一脸无奈。

    本想等她害怕时投怀送抱的,看来是等不到了。

    他勾着女孩的小手指:“我来吧,你退后些。”

    阮安拒绝了。

    她从背包格子里取出锄头:“你不能用灵力,灵力用多了,你会嗜睡的。”

    上次挖的人参都快被他吃完了,如果他再次陷入沉睡,阮安可真是无计可施了。

    “那我来挖。”龙泽说着想要从女孩的手里接过锄头。

    阮安还是拒绝了。

    “你的手受伤了,那么多水泡刚刚才把它处理完,根本就不能受力,你在一旁休息,我可以的。”

    龙泽被女孩接二连三的拒绝,顿时觉得办柔弱有种搬着石头砸到自己的感觉。

    他着急道:“安安,我不想你那么辛苦,其实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我其实也很厉害的。”

    阮安的心思非常敏感,不过这一次却没有get到龙泽的意思,她以为龙泽这么急切的想要做事,是怕觉得吃白饭被自己嫌弃,忙开口安慰道:“我知道龙龙你很厉害,如果没有你,我们现在还被困在青木研究所。”

    “我不让你做事,是因为你的手受伤了。”

    “并且,你在我的心里面,一直是我的宠物小奶猫。”

    “我养宠物,是很开心的。”

    嗯,虽然现在阮安对龙泽已经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她一直单身,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现在这种情况。

    所以,只能用宠物做借口,来掩饰她慌乱的心。

    龙泽:“……”

    他有些难以置信。

    他不相信安安现在还只是把自己当成一只小奶猫。

    明明之前因为自己的碰触,安安心跳会加快,她也会脸红……

    她所有的反应都和自己一模一样。

    她一定对自己是有好感的。

    她是喜欢的。

    龙泽怔怔站着,心乱如麻。

    这几天苏白卿和温堰的挑衅让他的危机感越来越大,所以,纵使知道安安可能需要幸存者去完成某种任务,他也想把这两个讨厌的男人赶出去。

    龙泽正飞快想着对策。

    阮安已经拿着锄头把蛇从洞穴里挖了出来。

    这条蛇很大,它粗壮的身子盘成了一个圆形,蛇头无意识的放在一侧。

    “这条蛇起码有十几斤啊!”阮安惊叹不已。

    她手脚麻利的取出匕首,用匕首直接把蛇头割去,然后丢得远远的。

    这条蛇的蛇头呈三角形,应该是一条毒蛇,虽然说它现在没有醒过来,但是怕它临死惊醒反咬一口。

    “今天晚上的晚餐有着落了。”阮安一边说,一边随手扯了十几根草。

    那十几根杂草在她灵巧的手指中瞬间就变成了一条草绳。

    “龙龙,你来帮我一下。”

    “我要用草绳把这条蛇绑起来。”

    龙泽看着毫无惧意的女孩默默叹了一口气。

    他只能没话找话:“安安,等会你还要去哪里?”

    阮安一边做事一边回答:“去昨天晚上洗澡的那个湖吧!”

    “我觉得里面应该会有鱼。”

    龙泽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试探着问:“你想不想让苏白卿和温堰离开?”

    谷lt/spangt  “?”阮安没有问话,只是用眼神询问。

    龙泽解释:“安安,我看到温堰和苏白卿这几天有点不对劲,眼神里对你的**怎么都掩饰不住,他们一定不安好心。”

    “为了一劳永逸,我们其实可以把他们赶走,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会有任何烦恼了。”

    阮安不傻。

    她自然知道龙泽现在话里话外到底蕴含着的意思。

    老实说,苏白卿和温堰对她造成的困扰确实有点大。

    从遇见他们开始,这两个男人就很强势表达了对自己的势在必得。

    如果不是自己的武力值足够强大,阮安想自己或许就早就成了他们的禁脔。

    但是,碍于方舟系统发布的任务,她又不得不把他们两个人收进部落。

    阮安不能违抗。

    更何况如果要升级庇护所,想要回去查明*,就需要足够多的幸存者。

    温堰和苏白卿她丢不开。

    但龙泽现在情绪似乎也有些不太对,他也需要安抚。

    阮安静默了下,开口说道:“龙龙,你应该知道100多年前人们过的日子是什么样的吧?”

    “有水有电,有手机,住的地方也是窗明几净。”

    “其实这样的日子我们以后也是可以做到的。”

    龙泽有些不情愿:“这和苏白卿和温堰有什么关系呢?没有他们,还会有别的幸存者,我们现在不是已经从青木研究所里出来了么。”

    阮安解释:“对,我们现在是从青木研究所出来了,但整个世界在100多年前就受到了大清洗,现在这个海岛上还留存多少人类都是一个未知数,所以每一个幸存者都是非常宝贵的。”

    “因为有人才有世界呀。”

    “我想要过更好的生活,所以我必须找到更多的幸存者,如果能够找到人类的栖息地就更好,如果找不到,那么我就自己创建一个基地。”

    “只有这样,我才能拥有我想要拥有的生活。”

    “所以,苏白卿和温堰必须留下,不过龙龙放心,我知道他们想追求我,但我是不可能同意的,我又不喜欢他们。”

    阮安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留下苏白卿和温堰的原因。

    她不想少年以为自己想要脚踏几条船才这么做的。

    龙泽有一些不甘心。

    他想说,人多的地方麻烦就多,两个人在一起其实也挺好的,但是他放弃续劝说。

    安安想要做的事情,就让她去做。

    爱一个人,就应该让她自由翱翔,而不是折掉她的双翼困住她。

    “嗯,我知道了。”龙泽低低回了一声。

    阮安见青年兴致依旧不高,连忙把杀好的蛇挂在腰间后,扯着他去往湖边。

    女孩主动用温软的手靠近让龙泽欣喜若狂。

    他眼里泛着光,说出横亘在内心很久的话:“安安,我不想再做你的假男朋友,我可以做你真正的男朋友吗?”

    “我喜欢你。”

    “一直都喜欢。”

    青年突如其来的告白让阮安有些窘迫,但窘迫的同时又夹杂着蜜糖似的甜味,她心开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根本不受控制。

    阮安努力控制自己的心慌,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她期期艾艾的回答:“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接……受你,但是……我……可……以试试……”

    女孩的话让龙泽的脑海里炸出来一朵烟花,他喜不自禁反手握住女孩的手:“没关系,我可以等。”

    “等多久都可以。”

    “不过,安安,我现在可以抱……抱你吗?”

    他太高兴了,内心充满喜悦的他只想把女孩抱进怀里,才能疏解自己无法控制的心。

    龙泽张开双臂,急切又热烈的看着她。

    阮安没有谈过恋爱,面对青年灼灼其华的爱意,她有些手足无措。

    抱就抱,反正那些偶像剧里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不都是这样抱的么。

    她闭着眼,心一横,直直撞进青年的怀里,然后整个人都缩进了青年的怀抱里。

    这样的话,她就看不到龙龙炙热的眼神,也就不用面红耳赤,不知所措了。

    但是,当浓烈的龙涎香钻入心脾时,阮安整个人都眩晕了。

    她现在不止面红耳赤,并且口也干了,舌也燥了。

    这些陌生的情绪交织在一起,让阮安更加不知所措。

    只能一动不动的贴在青年的*前,听着他比自己跳得还要热烈的心跳。

    龙泽一把搂住了女孩,不同以往用猫咪的形态,这种感觉要充实又甜蜜很多。

    他低头看着安安,她身上总是散发着泡泡草混合着少女独有的体香,让他情不自禁的就想拥吻。

    但是,龙泽不敢。

    他怕自己孟浪的行为会吓着女孩。

    她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胆子很小,一不留意就会退回自己的蜗牛壳。

    “安安,我好喜欢你,我觉得我可以一直抱你,到地老天荒。”龙泽心满意足的感叹。

    阮安却觉得呼吸不过来。

    她整个人都被龙泽拥在怀中,鼻子里全是他好闻的香气,让人不自觉的浑身发软。

    “龙龙,你放开我。”

    “我快要窒息了。”

    女孩闷闷的声音让龙泽回过神。

    他连忙松开手,低头看着:“怎么了?”

    “你抱得太紧了。”阮安脸色通红,她不敢抬头只能继续靠在青年的怀里小声喃喃。

    龙泽第一次见到女孩娇憨的模样,心里软得像一块融化的巧克力:“那我轻点?”

    阮安羞得垛了下脚:“我还得去找鱼,不要了。”

    少女眼尾泛红,*眼如丝,龙泽一直控制的理智终于像一根弦崩断了。

    他情不自禁的用手扣住那柔软的腰肢,低头吻向觊觎多时的**。

    阮安一时不察,竟然被他直直碰触到了。

    两个人的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

    像蜜糖,像微风,像春日里绽放的桃花,像冬日里的暖阳,原来轻吻是这样美好地感觉。

    也许过了一秒,也许过了一分钟,又或许是更久,龙泽恋恋不舍的从女孩的*上离开。

    “安安,对不起,我刚刚没有控制好。”青年道歉的声音暗哑,带着一丝暗藏的谷欠火。

    阮安哪里还有力气说话,她双腿发软,只能用脑袋靠在龙泽的怀里勉强撑住自己的身体。

    她本以为自己会反感,会不适,但是这些感觉都没有。

    她甚至连系统的字幕都完全忽视了。

    她只觉得――

    还想再试试。

    “安安,你能动吗?”

    “要我抱着你吗?”龙泽终于察觉到到了少女的异样,他忐忑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