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安深呼吸了几口气,用尽全力推开青年坚实的胸膛:“不用。”

    离开温暖的怀抱,她的理智瞬间就回来了。

    阮安低着头,用手做扇,用力扇了扇,凉风吹过,本来因为情动发热的脸颊终于褪去了那几丝殷红。

    她转过身,小声说道:“龙龙,我们其实是不能够这样直接接触的,以后不要这样了。”

    龙泽人形的时候,只要有肢体接触,字幕君就像发了狂似的弹出来,多触碰几次,她真的担心发明生存游戏的背后大佬会来这个世界抓走他。

    阮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含糊不清的表达。

    龙泽却get到了女孩话里得含义,他无奈地点点头。

    阮安见龙泽似乎明白,她有些开心,“天快黑了,我们去湖边。”

    龙泽“嗯”了声,不敢再造次,他戴上手套,快走几步,牵住了女孩的手。

    “安安,等一下我们回去后,可以在苏白卿和温堰面前做出一些亲密的行为吗?”

    他说完后又立刻解释道:“安安别生气,我只是怕我情不自禁后控制不住自己……”

    “没有关系,我们现在是真正男女朋友,举止亲密点,无可厚非。”阮安略思考后回复道。

    龙泽眼神闪闪后,乖巧点头。

    天也蓝,风也清,空气也很香甜,他抬头看着前方,只觉得本来都看腻的风景都可爱了起来。

    阮安和龙泽来到湖边,居然看到了苏白卿和温堰。

    不过,他们俩现在都是兽化的形态,正在湖里抓着鱼。

    “你们怎么在这里?”阮安惊讶。

    温堰忙游回湖边,指着堆在岸边的鱼堆说:“在这里捕鱼。”

    “收获还不错。”

    他之前和苏白卿本来是搜索着不同的区域,但是分开后,看着都长得差不多的草木,两个人根本就分不清这些植物,哪些能够食用,而哪些又是毒草……

    于是,两个人不约而同想到了这里的小湖。

    阮安和龙泽来的时候,他们大概来了小半个时辰。

    温堰回话的时候,眼神在阮安和龙泽紧握的手停留了几秒。

    不过分开几十分钟而已,他们怎么就发展得这么快?

    苏白卿也游了回来,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岸边少男少女萦绕着粉红色的气泡。

    他内心翻江倒海地冒出酸。

    妈哒,好酸,好想吐。

    苏白卿朝岸边的青年丢了一条大鱼,质问道:“龙泽,看到没?我们可是抓了好多鱼,你呢?”

    “你找到了什么?”

    龙泽笑了起来,把握着女孩的手高高举起:“我们找到一条蛇,然后就在专心专意谈恋爱,怎么样?羡慕吗?”

    青年*裸的挑衅让苏白卿暗暗吐了一口血。

    就真的,好想打死这只绿茶猫。

    他深呼了几口气,压制住内心的爆动,然后努力安慰自己。

    ――没关系,总有一天自己会把会阮安抢过来的。

    ――别开心的太早,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温堰心里难受着,但是表面上却依旧风轻云淡,他挥着虎爪,发出邀请:“龙泽,这湖里的鱼还有很多,你要下来抓吗?”

    龙泽摇摇头,他身形一动,柔弱的靠在少女的肩膀上:“我不行。”

    “我不像你们那么强大,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化形态,我目前只能保持人形。”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们再去抓一些。”温堰轻笑,态度极佳地回了句。

    他转身后,虎眼里却满是阴翳。

    苏白卿心里烦闷,冲着龙泽冷冷一哼,也返回了湖中。

    看着温堰和苏白卿竭力保持的面部表情,阮安察觉到到了两人内心的不甘,她拍了拍龙泽的脑袋,小声道:“我们这样做,对他们来说,会不会太*了?”

    她之所以答应龙泽在苏白卿和温堰面前互动,确实是想借助两人的亲密行为让他们知难而退,但是刚刚瞅到两个男人努力维持却依旧难看的脸色后,阮安忽然想起一句话。

    ――狗急跳墙,他们会不会生出不好的心思?

    龙泽见女孩似乎有些不忍,连忙开口:“安安放心,苏白卿和温堰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他们是不会受*的,再说了,我如此行事,就是得让他们知道安安是男朋友的人,这样,他们就不会造次了。”

    苏白卿和温堰表示龙泽真是太天真。

    喜欢一个人,别说是男朋友,就算已经成了亲,一样撬墙角。

    温堰兽化后的白虎和苏白卿兽化后的银狼,在湖里抓捕鱼,要比人形灵活得多。

    不一会,湖边的鱼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多。

    “你们抓鱼的时候不要抓小鱼,留着它们继续繁衍啊。”阮安见到里面有小鱼忙大声叮嘱。

    远处的温堰和苏白卿点点头表示听到了。

    这片湖里的鱼因为没有人捕捉,品种很多,最多的是鲫鱼和草鱼。

    因为鱼的品种不同,它们不能放进同一个背包格子,只能分开放。

    阮安把数量最多的鲫鱼和草鱼都收进了背包格子。

    至于其它品种的鱼,她用衣柜里的那些锅碗瓢盆装在了一起,准备用盐腌了,做成咸鱼干。

    得益于这段时间对背包格子的摸索,阮安觉得把不同品种的鱼做成咸鱼干,系统应该会判定它们属于同一类产品,这样,就可以收进一个背包格子里。

    湖里的鱼很多,苏白卿和温堰抓得兴致勃勃。

    太阳斜斜的挂在天际,将落未落,阮安决定起锅做晚饭。

    面包果,山药,鱼,海鲜烩菜等等,她已经吃腻了,在背包格子翻找了一会后,阮安决定就煮蛇肉。

    嗯,虽然她不太爱吃,但有龙泽,温堰和苏白卿,可以给他们换换口味。

    记得以前在农村里听外婆说,蛇肉太香,容易勾引其它的动物。

    所以一般煮蛇肉都是在野外,不能在屋里煮,容易逗某些不好的动物,如蝎子、蜈蚣等进屋。

    但也有人说,在室内烹饪蛇肉会有毒素散发到空气中,对人体造成伤害。

    阮安回忆起往事,只觉得好像过去了大半辈子。

    她开始处理之前抓到的那条大蛇。

    这么大一点的蛇,送进屠宰场,只怕二两肉都捞不到,就像之前杀死的蟒蛇,被屠宰场薅了一层羊毛后,剩下的肉都没有多少,自己动手,还能饱餐一顿。

    想到这,阮安这才想起自己的背包格子里还有蟒蛇肉,蟒蛇皮还有一些蛇蛋。

    这些食物被她用泡沫盒子装着,在有一次清理背包格子时挪到了衣柜里,束之高阁了。

    可能主要也是阮安不喜欢吃蛇肉,所以才对这道菜有抵触的情绪,一点都不上心。

    阮安手脚很快。

    她把大蛇清洗好。

    准备剥皮。

    蛇皮是一定要去除干净。

    毕竟蛇类每天在地上或者水中移动,皮肤的鳞片中一定会有寄生虫的存在,不拔干净的话容易感染寄生虫。

    蛇胆也一定不能够弄破,蛇胆胆汁味非常苦,也会有寄生虫的存在,弄破了容易污染蛇肉。

    其实蛇胆清热解毒,很多人喜欢生吃,但阮安有这个嗜好,她直接把蛇胆丢掉了。

    至于蛇的头阮安早就丢了。

    蛇牙齿中含有很多的蛇毒,根本就不能吃的。

    阮安从背包格子里把大铁锅拿了出来,此时龙泽已经默默的把石灶搭好了,柴火也已经备好放在一旁。

    两人现在配合地非常默契。

    就感觉只要阮安眼神动一下,他就能知道她想要什么……

    或许这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阮安不太想和龙泽说话,青年的眼神太炙热,她有点犯怵,连多看一眼都觉得会被烫伤,谈恋爱可真是一件甜蜜的烦恼的事情。

    蛇肉需要冷水下锅,这样煮出来的肉才会嫩,才会鲜美。

    如果用热水下锅,蛇肉质会很硬,口感降低很多。

    并且,蛇肉里含有寄生虫的,所以一定要将蛇肉煮熟,煮透。

    柴火燃烧的时候发出‘劈哩叭啦’的声音,大铁锅里面的汤汁滚动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一股香气慢慢地弥散开来,让这一片的空气都染上了诱人的气息。

    温堰和苏白卿也不抓鱼了,他们被香味吸引了过来。

    苏白卿好奇问道:“阿阮,这个锅里面煮的是什么肉啊?”

    “闻起来怎么这么香?”

    “我们以前好像没有煮过这种肉诶。”

    见女孩嘴角始终噙着一丝微笑,苏白卿觉得就算自己现在话多应该也不会惹她烦恼。

    “嗯,你们没有吃过,不过我空间里其实有的。”阮安随口回道。

    她觉得变异蟒蛇的肉质应该比不上这种原生态蛇,肉质可能会有点老。

    温堰是不吃蛇肉的。

    像这种野外捕捉到的蛇,最少也感染了四十到五十条曼氏裂头蚴。

    曼氏裂头蚴,虫身有30多公分长,可以在人类的身体里寄生10多年。

    大部分会停留在食道和脑子里,在里面转来转去,繁衍生息。

    以前上大学时,他曾经参观过医学院的学生解剖蛇。

    那解剖后的蛇皮下,会有很多白色小虫子,抖一抖,就像芝麻饼上的白芝麻样掉下来。

    而将一条蛇放进盐水,不到一个小时,水里能泡出几百条的寄生虫,它们甚至还会扭动。

    温堰看着女孩处理蛇肉后的蛇皮,面色青白,几欲作呕。

    他提不起任何食欲,只想转身就离开。

    但温堰忍住了。

    现在条件不允许,只要是优质蛋白质,他都必须吃下去。

    其实抛开寄生虫,蛇类的蛋白质含量非常高,并且富含亚油酸,氨基酸,钙离子和镁离子。

    亚油酸具有保护心血管健康。

    氨基酸,可以增强细胞的活力,促进脑细胞的增长,具有增长智力的作用。

    钙离子和镁离子能促进骨骼发育,增强骨骼密度和强度。

    别问温堰为什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问就是因为沈珏这个狗东西。

    他整天研究各种动物的生活习惯,营养成分,dna构造等等,只要和他一聚会,聊的就是这些信息。

    一想到沈珏,温堰就恨得咬牙切齿。

    他压住内心的躁动,转头冲着女孩语气平静的说:“阮阮,我到那边去换个衣裳,等一下就过来。”

    用白虎的身体进食,非常不方便,温堰决定转化成人形。

    苏白卿也是这么想的。

    两个人下湖的时候,衣裳都脱在了湖边,银狼和白虎一前一后消失在龙泽的视线。

    他收回视线,用手托着腮看着少女。

    两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面,身体离得比较远,龙泽犹豫了一会后到底没有靠过去。

    他的内心一再告诫自己。

    ――不要急。

    ――一定要沉得住气。

    ――一定要循序渐进。

    ――一定要有耐心。

    ――只有这样,才能够抱得美人归。

    他在心里默默念了几遍后,身子还是靠过去了一点点。开口打破空气中的沉默。

    “安安,蛇肉要煮很久的吗?”

    阮安有点不想回答,她忽然觉得恋爱中的男女好幼稚。

    ――就,总是会说一些没有营养的废话。

    见女孩没有搭理,龙泽用力握了握手心,刚刚被处理好的伤口又撕裂开来,他甩甩手轻呼:“嘶,好疼,安安,你要不要帮我看一下,我的手好像流血了呢?”

    阮安听到青年呼痛的声音,连忙靠了过去,正准备伸手脱去他的手套,忽然想起了字幕君,连忙从背包格子里拿出一双手套戴上,然后才脱了龙泽的手套。

    之前挑破的水泡皮被蹭掉了,露出一小块红彤彤的肉。

    她有点心疼:“你怎么回事?不是说了让你注意一些吗?水泡不破皮的话就好的很快,一旦破皮,几天都好不了啊!”

    看到女孩焦急的样子,龙泽忍着甜蜜,小心翼翼回话:“嗯,可能是我刚刚捡柴火的时候,不小心蹭到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阮安气不打一处来:“我缺柴火吗?你不知道我的空间里面放了很多吗?”

    龙泽一脸委屈:“我知道安安的空间里面有很多柴火,但是我想万一以后经常下雨,收集柴火就会很麻烦,趁着现在天气好,多攒一点也是好的嘛。”

    青年内疚的样子让阮安也不好继续责备他,只剩下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