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泽蹲在地上,假装好奇,用一根枯枝戳了下苏白卿脸颊。

    他的脸上还残留着兽化时没有褪却的狼毛。

    阮安提着小灯,凑过去看了看:“这是什么毛?”

    龙泽:“这么粗,看起来像猪毛。”

    阮安疑惑:“可是,猪毛没有这么漂亮啊。”

    龙泽虽然心有不甘,但到底过了嘴瘾,他不敢再欺骗安安,忙顺着女孩的话说:“也是,那可能是狼毛吧!”

    哪知阮安撇撇嘴:“怎么可能是狼,我觉得你说得对,苏白卿就是猪,毕竟他变异了,毛发漂亮些很正常。”

    龙泽:“……”

    温堰和苏白卿被麻醉剂麻倒在地,温堰有粗布衣裳遮体,苏白卿却只在腰间围了一块兽皮,阮安看了几眼忙挪开了视线。

    “安安,我很讨厌这个人类,他以后会和我们同行吗?”龙泽一边扯着地上的青草盖在苏白卿身上一边询问。

    阮安点点头:“嗯,我也很讨厌他,但是我接了任务,需要有智慧的生物加入我的部落才能获得更好的资源,所以,龙龙,你需要适应他。”

    阮安虽然已经接受生存游戏绑定的事实,但天上不会掉馅饼,她对生存游戏一直抱有警惕心。

    所以在生存系统因为龙泽下线的那一瞬,她就没有想过隐瞒龙泽,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开口

    更何况她对海岛一无所知,想要走下去,必须获得一个同盟,她需要龙泽的支持。

    龙泽皱眉:“任务?什么任务?这些任务你是*承受的?所以安安看不惯苏白卿也要留下他?”

    不能不说龙泽的反应还是挺敏捷,但阮安说不出话来。

    警告,玩家不能透露有关生存游戏和方舟系统具体的信息,违抗命令,生存游戏有权收回玩家的身份,直接销毁。

    警告,玩家不能透露有关生存游戏和方舟系统具体的信息,违抗命令,生存游戏有权收回玩家的身份,直接销毁。

    警告,玩家不能透露有关生存游戏和方舟系统具体的信息,违抗命令,生存游戏有权收回玩家的身份,直接销毁。

    这一排排红色的字幕,以滚动的形式在阮安脑海里播报,她怔怔的看着亮起的弹幕,体会到了龙泽被下禁制的滋味。

    见女孩久久没有回话,龙泽小心翼翼凑了过去,小声询问:“安安,你怎么了?”

    阮安回神,给了少年一个眼神,然后才回道:“嗯,我……”

    她欲言又止,龙泽福至心灵,立刻领会到了阮安之前使的眼色,他伸出食指,点在阮安的唇上:“不能说就不要说,安安放心,以后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阮安根本就没有听见龙泽的话,她因为龙泽的接触,脑海里又被字幕君全部覆盖了。

    发现之前攻击生存游戏的未知生物,请玩家采集未知生物的毛发提供给系统研究,奖励100000000个铜币。

    请玩家积极完成本次任务。

    阮安仔细数了数,居然有8个0,一个亿啊!!!

    ――龙泽的一根毛值一个亿!!!

    她惊讶后,连忙挥开点在自己嘴唇上的手指:“龙龙,以后不要随便碰触我,要不然……”

    ――要不然可能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生存游戏既然愿意发大价钱收购龙泽的毛发,那么龙泽肯定不是一只普通的猫,有可能他根本就不是猫。

    阮安思及此处,忽然明白了龙泽对身份的遮掩,他肯定知道在这个世界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不得不对自己隐瞒!

    龙泽见女孩脸色不好看,不敢再问,他怕自己的问题会让安安受到伤害。

    不过,他觉得自己做不到不碰触安安。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阮安从游戏商城买两幅手套递给了龙泽。

    “龙龙,你把手套带好,万一我们俩不小心碰到一起,这样能避免麻烦。”

    龙泽伸手接过,眼里满是疑惑。

    麻烦,为什么是麻烦?

    阮安不能解释得太清楚,只能在心里着急。

    这时,龙泽伸出一股神识,小心翼翼融进女孩的脑域:“安安,我这样和你说话你听得见吗?”

    阮安愣了一下,她看着龙泽,龙泽忙冲她眨眨眼:“安安,我没有开口说话,我是在你的脑海里与你交流。”

    “这也是你的能力?”阮安惊讶不已。

    龙泽点点头:“嗯,这是我们族群与生俱来的能力,就是有点费灵力。”

    少年清脆的嗓音直接在脑海里回荡,阮安有些不适应。

    “安安,现在你可以说说,为什么我不能直接和你接触了吗?”龙泽试探着问。

    阮安也不知道能不能说,她犹豫了一下。

    过了半晌,在龙泽以为女孩不会回答时,阮安终于说话了。

    “嗯,我……绑……定……了一个……生存……”

    她一句话没有说完,脑海里直接响起尖锐的警报声。

    伴随警报声而来的还有一排一排的字幕君。

    警告,玩家不能透露有关生存游戏和方舟系统具体的信息,违抗命令,生存游戏有权收回玩家的身份,直接销毁。

    警告,玩家不能透露有关生存游戏和方舟系统具体的信息,违抗命令,生存游戏有权收回玩家的身份,直接销毁。

    他妈的,又来了。

    阮安被脑海里的警报声和弹幕吵得头疼。

    龙泽察觉到了女孩精神波动,连忙从她的脑域里退了出来。

    “安安,你没事吧?”龙泽快速带好手套,扶住因为站立不稳差点倒在地上的女孩。

    阮安闭着眼,她说不出话来,她现在只想吐。

    然后,她就吐了。

    龙泽根本就没有躲闪,他牢牢抱着女孩,任由她吐出来的污秽沾染一身。

    “安安……”他急得快要哭了。

    和安安在一起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身体出现不适。

    阮安见龙泽着急,她想要出言安慰,但脑海里天旋地转,她连少年的脸都快看不清了。

    迷迷糊糊间,她觉得自己好像出现了幻觉。

    她似乎看到了有一条五爪金龙飞舞在龙泽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