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苏白卿拔腿就想跑,温堰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斥道:“这个时候才想起,之前做什么去了?”

    苏白卿急死了:“我看到你太高兴了,一时竟忘记了,你……你……你快快松开我,现在跑还来得及。”

    “慌什么,安静下来。”温堰抓住努力挣扎的苏白卿大声喝道。

    他说话向来慢条斯理,语气也向来低沉,陡然大喝,直接让苏白卿愣住了。

    “阿堰,你做什么要凶我?”苏白卿有些委屈,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如此大声和他说话。

    温堰扶额,无奈叹道:“我这不是怕你跑了么,行了,你安心带路,等我们异变的时候,阮阮自有法子让我们保持人身。”

    苏白卿不敢置信:“真的?她能有什么法子?”

    “嗯,大概阮阮找到了一座军需仓库吧,里面有麻醉剂。”温堰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但见阮安没有解释的意思只能说出自己的猜测。

    军需仓库?怎么可能?苏白卿心里疑惑,正想再问,龙泽不耐烦了。

    “你有完没完?没看见天都快要黑了,带路啊。”

    “怎么,吃了安安的食物,又不想干活了?”

    苏白卿从小就没有看过别人脸色,今天被阮安和龙泽接二连三的直怼,脑子一直绷着的那根理智的弦终于断了。

    他生气道:“对,苏爷我不高兴,老子不干了,你们爱去哪去哪?”

    苏白卿反复无常又傲慢的作态让阮安真是烦透了,她也不说话,大步朝苏白卿走去,一拳就打在男人坚实的腹部。

    吃了她的东西还敢不做事,那就吐出来。

    在场的几个人都没有料到阮安会如此行事,竟都没有反应过来。

    主要也是她的速度太快,苏白卿甚至都来不及躲闪,被一拳打了个正着。

    刚刚吞下肚子还没有来得及消化的食物因为剧痛的条件反射直接吐了。

    温堰吃了一惊,忙扶住了苏白卿差点跌倒的身体。

    看到苏白卿挨打,龙泽想笑,但他忍住了。

    他走道阮安身旁,一脸关心道:“安安,你手疼不疼,以后揍人,你只要说一声,我帮你揍。”

    阮安瞥了一眼少年,没有回话。

    温堰忙道歉:“阮阮,阿卿年纪小,不懂事,你别生气。”

    阮安冷着脸:“没生气,他不愿意带路,我收回我的食物,两清了。”

    温堰笑着说:“没生气就好,我劝一下阿卿,他会带路的。”

    阮安伸手制止了:“不用,这片区域就这么大,我自己找也可以找到山洞的入口,你这个朋友调子高,我庙小容不下大佛,你要么赶走他,要么我把金条还给你,你和他一起走。”

    苏白卿的疼痛已经缓了过来,他听到了女孩想要驱赶他的话,心里不由懊恼。

    谁能想到她异变后不止有了一个随身空间还有了令人震惊的战斗力!

    他妈的沈珏,这么好的药剂为什么用在一个女人身上?

    “走就走,你以为我愿意加入一个女人组建的小队!阿堰,我们一起走。”苏白卿压住心里烦杂的思绪,借着温堰的力量慢慢站直身子,他伸出手背抹去嘴角的污秽,一字一字说道。

    他本来对阮安的身体还有几丝期待,也对她拥有的麻醉剂非常兴趣,但是他实在受不了这个气。

    被一个女人打,还没有打过,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苏白卿觉得自己的脸掉在地上,捡都捡不起来了。

    他想拉着温堰离开,却想不到被温堰死死抓住根本挪不动。

    “阮阮,看在金子的份上,你给我些时间,我会把阿卿*好,如果他不改,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他离开的。”温堰沉声说道。

    “*?*你大爷。”苏白卿一听急了,下意识飙了一句脏话。

    温堰连忙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厉声道:“阿卿,抬头看看天,天马上就黑了,现在就算我们两个分开行动,也已经来不及,你是想我们以兽类的身份一死一伤或者互相残杀都死去。”

    “你能不能不要意气用事。”

    被温堰呵斥,苏白卿慢慢停止了挣扎。

    他哪里不知道和阮安闹翻是一件愚蠢的事,他也何尝不想理智一点,但与生俱来的傲脾气有时候他妈的就是控制不住啊!!!

    阮安站在旁边一直在默默观察。

    在见到苏白卿因为温堰的话迅速恢复平静后不由“嗤”了一声。

    看来他什么都拎得清,只是不愿意将就,真是一个在温室里长大的人,棱角都还没有无常的世事被磨去。

    阮安抬起头,看着昏暗的天空,眼神有些茫然。

    她也不想执行方舟系统发布的任务,她也不想和这些男人们呆在一起,但世事岂能尽如人意。

    她想活下去,就只能绑定生存游戏,她想回去查明凶手,就只能完成方舟系统发布的任务。

    纵使在没有穿越到海岛时,为了考上一个好大学,只能日夜苦读,为了活得好,只能用心工作,每天勤勤恳恳打卡不敢迟到一天。

    阮安摸了下手臂,忽然发现……

    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她的棱角就被生活磨平,就连小时候的天真烂漫的记忆也模糊不清。

    人,为了想要的生活,都会渐渐收起自己的锋芒,这是长大和成熟的过程,只不过阮安很早以前就长大了,而苏白卿还没有……

    他真的很幸运。

    耽搁这么一会,天黑了。

    温堰和苏白卿明显感觉到体内血液在沸腾。

    苏白卿不敢再出声,温堰因为要压制躁动也不敢出言,他默默看着女孩,只能用眼神哀求着。

    阮安到底心软,她从背包格子里拿出*,一人来了一枪:“两个人,价格要翻倍。”

    温堰趁着麻醉剂还没有起作用连忙点头。

    他庆幸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果然在阮阮眼里,只有金子。

    只有金子才能打动她。

    苏白卿已经失去意识了。

    不过在失去意识之前,他满脑子的都是疑惑。

    阿堰的金子他妈又是从哪里来的?

    为什么他和阮安运气会那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