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皮肤欺霜赛雪,白得通透,午时的太阳照射在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都散发着光辉。

    她晶莹剔透的汗珠从下颚滑落到漂亮的天鹅颈,顺着衣领流到网文不能描写的地方,龙泽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格外欢快,他伸出猫爪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非礼勿视。

    非礼勿视。

    克己复礼。

    克己复礼。

    龙泽心里碎碎念,努力把自己脑海里自动闪现的*废料屏蔽。

    阮安一边采集一边观察小金猫。

    不知道为什么,这只小猫总是给她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它总会做出一些人性化的动作,就感觉它曾经以人类的身份生活过一样。

    今天从洞穴出来后,阮安并没有吃东西。

    不吃,不是因为不饿,而是她想看看如果持续不拿出食物,小猫会有什么举动。

    它会不会离开自己?

    一人一猫心思各异,整个空间只有流水潺潺声。

    太阳渐渐消失,天边的余霞把整个海岛都笼罩在橘红的光线里。

    劳作了一天的女孩踩着夕阳的余晖回到了洞穴里。

    阮安有心想要试探一下小猫,她从背包格子里拿出一小块没有煮好的咸肉递到了它嘴旁:“吃吗?”

    龙泽吓得连连后退,不敢置信。

    她是不是从来没有养过宠物,居然给一只猫喂生咸肉?

    阮安看着一脸嫌弃的猫咪,顿时放下心了。

    不吃生肉代表它攻击性没有变异野猪那么强。

    她把咸肉丢回了背包格子,又拿了一个馒头出来,用手掰开,自己留了一半,然后把另一半送到小猫嘴边:“这个你吃吗?”

    龙泽被眼前的白馒头震撼到了。

    世界末日了哦,她居然还有馒头?

    她可真是一个神秘的女孩。

    龙泽心里默默感叹,猫身矜持的坐着,然后伸手小爪爪把半个馒头接住小心翼翼地啃起来。

    阮安看着人性化的小猫惊讶极了,它吃东西的样子太像人类了。

    龙泽用猫身吃东西的时候总觉得不雅观,怕给女孩留下不好的印象,他背过身子避开女孩的视线。

    阮安一边吃一边打量小猫,它吃东西的样子好萌,好乖巧,好想把它搂在怀里撸一撸。

    大半天没有进食,一人一猫手里的馒头很快便祭奠了五脏庙。

    龙泽觉得没有吃饱,他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希望她能再拿些食物出来。

    阮安也觉得没有吃饱,这一次她拿出一锅煮好的咸肉,用树枝做的筷子挑出一块的小的放在小猫嘴边:“这个熟的肉肉你吃吗?”

    龙泽其实有点嫌弃,这肉色泽寡淡,感觉什么调料都没有放,并且闻起来还有一股子膻味,但是现在不是挑食的时候,他得让女孩觉得自己很好养活,女孩才会留下自己。

    于是,他轻轻咬住了咸肉然后嚼了嚼。

    看着吃得挺香的小猫,阮安有些发愁。

    自己的食物都不够,要是再养只猫的话,本就不富裕的家只会更穷啊!

    阮安纠结了。

    从理智上来考虑,肯定是不能养猫的。

    但她实在是太孤独了,养一只小动物的话应该就不会那么寂寞。

    想到这,她快速填饱肚子,然后拿出一块小矿石,用匕首在一面刻上一个留字,另一面刻上不留。

    她准备通过抛石子的方式,由老天爷来定夺要不要把小猫留下。

    龙泽好奇的看着女孩的举动,在看到她刻下的字后,顿时就明白自己能不能留下,就看这颗石子等一会会呈现出哪一面。

    他狡黠的笑了笑。

    想要控制石子的正反面,对于他来说易如反掌。

    阮安闭着眼,两只手合拢,把石子扣在中间摇了摇,然后啪的一下扣下地上。

    好了。

    现在看看朝上的一面会是什么字?

    阮安睁开眼,然后看到了石子上的‘留’字。

    唔,看来老天爷是要她把小猫留下呢。

    既然如此,阮安也不纠结了。

    不就养只猫么,大不了以后再勤快一点,多采集,多攒钱,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

    不过,眼下,先把那1500铜币的生意做了。

    是的。

    阮安还在惦记采集猫毛。

    几根毛换1500铜币,这笔生意一定要做成。

    她嘴角勾起,手一伸就把小猫搂在了怀里。

    “呐,我决定以后好好把你养大,但是呢,养你也是需要花钱的,所以现在,我需要你几根毛毛,你配合一点,不要动。”

    龙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毛为什么值钱,但是很显然她是不可能从自己身上得到毛的。

    他是龙,龙只有鳞片,没有毛。

    阮安瞅着小猫温顺的样子很开心,它真的好乖。

    鉴于今天早上用手薅毛薅了好几次都没有得到一根猫毛,阮安决定用匕首割。

    匕首上箭毒木的汁液已经干涸,毒性还在,不过她只是割猫毛,只要不划破小猫的皮肤,就不会有事。

    阮安小心翼翼的用左手捏住一撮猫毛,右手拿着匕首开始割毛。

    咦?

    为什么割不动?

    难道是匕首不中用了?

    她疑惑用匕首了一下地面,地面顿时被切割出一道深深的口子。

    奇怪,匕首没有问题呀。

    阮安重新选了一撮毛,还是割不动。

    又试了几次,阮安死心了。

    这1500铜币的生意是做不成了。

    看来在这个海岛上没有一只动物是普通的。

    就连这只看起来软软萌萌的小猫也是变异的品种,防御能力超强,完全刀枪不入!

    她无奈的把小猫放下,然后开始整理床铺。

    这个床铺还是她最开始来到海岛上用那些阔叶铺成的,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的阔叶已经干枯,有的阔叶开始腐烂。

    阮安稍微整理了一会后,躺在了上面。

    她现在非常想要一张床。

    整天睡在地面,湿气重不说,最重要的是不干净。

    庇护所建好后,桌椅板凳也不能少,还有厨房用品也必须有。

    今天采集赚了380个铜币,有点少,但是毕竟只花了半天时间,明天主要工作还是砍树,木材是建立庇护所必须的材料,得多收集。

    眼看家里又多了一个新成员,人类最重要的主食还没有找到……

    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躺在地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