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现在,阮安混得更差。

    她背包格子能够食用的食物只有馒头和肉,拿什么养毛绒绒呢?

    阮安蹲一下身子,摸了摸可可爱爱的金色小猫,正准备把它请出去。

    字幕君出现了。

    检测到未知生物,请玩家采集未知生物的毛发进行检测,可奖励1500铜币。

    阮安错愕。

    系统是不是出bug了?

    这眼前不就是一只猫么?

    为什么判定的会是未知生物?

    阮安思考了一会,决定按照系统采集小金猫的猫毛。

    只需要几根毛发就能兑换到1500个铜币,这钱赚得太轻松,真是一笔意外之财。

    她伸手顺了一下猫背上的软毛,心里暗喜。

    龙泽的第一反应其实想躲。

    毕竟他入世后从未与人类有亲密地接触,他不习惯。

    不过眼前的这个女孩儿他很喜欢,龙泽温柔的用猫头蹭了蹭她柔软的手心。

    他希望用示好的行为,打消女孩对自己的警惕心。

    阮安乱揉了一会,伸开手掌,想要看看自己刚刚捋下来几根猫毛,定眼一看,却想不到手心里干干净净,一根毛毛都没有。

    “自己是不是太温柔了?”

    阮安自言自语,再次伸手薅向猫身。

    这一次她加大了些力度。

    奇怪,还是一根都没有。

    被女孩粗鲁的对待,龙泽有些不舒服。

    “喵。”他抖抖猫身,直起身子。

    察觉到小金猫的抗拒,阮安讪讪一笑,收回了自己的手掌道歉:“对不起,我刚刚是不是把你弄疼了?”

    “喵~”龙泽哼哼,疼虽然不疼,但就是觉得女孩刚刚的行为有一点轻慢,他睁大猫眼,水莹莹地看着女孩唤了声。

    阮安听到小金猫奶声奶气地叫声心都化了。

    真的好可爱。

    “昨天晚上你敲了一个晚上的门,今天一大早又把堵住我,所以你是想跟在我的身旁吗?”阮安细声问。

    她不知道眼前这只小金猫跟着自己到底有什么目的,也不知道这只小白猫到底能不能够听懂自己的语言,她只知道自己实在是太孤独了。

    所以她虽然是在跟小金猫说话,其实只是在自言自语。

    但是令阮安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她看到了小金猫在点头。

    离谱。

    非常离谱。

    为什么一只猫能够听懂人类的语言呢?

    阮安觉得自己以前塑造的三观在进入异世海岛后已经碎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她有些不可置信的询问:“你是能听懂我说的话?”

    龙泽点头。

    他不止能听懂女孩的语言,还会说呢。

    但是他不敢。

    他现在的身体是一只猫,表现出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就已经是惊世骇俗了。

    如果开口说话,一定会被女孩当成妖怪。

    而人类一般都害怕妖怪。

    龙泽想女孩应该也会害怕。

    他不想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吓着她。

    看到小金猫再次点头,阮安终于确定了它真的能够听懂自己说话的事实。

    她迫不及待的问:“你既然能够听懂人类的语言,那你会说话吗?这个海岛上有人类吗?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你是从哪里来的?”

    女孩一连串的问题问倒了龙泽。

    他“喵”的一声,然后歪着头,开始思索。

    龙泽在想一个问题。

    他从哪里来?

    思考中的龙泽心无旁骛,这样看起来就显得呆呆的。

    阮安在看到小金猫一副*哪Q蠹ざ男那樗布渚偷羧肓吮摺

    它刚刚明明点头了。

    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因为自己太激动了,语速太快,所以它没有反应过来吗?

    想到这,阮安放慢语速一字一字的发问:“请问你会说话吗?”

    思考中的龙泽无意识的点头。

    阮安看着小金猫点头心下一喜后,又反应过来似乎有点不对劲。

    她试探着继续问:“那你说话啊。”

    龙泽点头。

    阮安皱眉:“所以你是听不懂我说话是吗?”

    龙泽点头。

    阮安气笑了:“所以我无论问你什么,你都只会点头吗?”

    龙泽点头。

    阮安心都碎了,长这么大自己居然被一只猫愚弄了。

    她伸手点了点猫头,笑骂:“我感觉你就不是一只猫,你就是一只猪,一只大笨猪,一天到晚只会点头,以后就叫你点点猪猪。”

    龙泽被女孩一指头戳得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刚刚干的蠢事。

    他可是这个世界最后的一条龙,一条最珍贵的龙,怎么能叫点点猪猪这个垃圾名字。

    龙泽想要解释,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碍于自己的身份,他忽然发现自己想要留在女孩身边,是一件很棘手的事。

    而此时阮安说完话已经站起来走了门,她没有看到只会点头的小金猫这一次在*。

    望着挂在半空的太阳和植物投影在地上的影子,阮安琢磨着现在的时间应该是上午10点多左右。

    今天的时间被小金猫耽误了一小半,再加上昨天晚上被它的敲门声吵得一晚上没睡觉,阮安决定今天不去峭壁。

    第一是时间不够,来不及做很多的事。

    第二是因为昨天晚上没有消息好,精神萎靡,体力透支,而砍大树是最消耗体力的一件事情。

    “点点猪猪,我要眯一会,你就在外面等我,好不好?”

    阮安一脸疲惫说着把小金猫轻轻的放在洞穴外。

    她不敢单独与它呆在一起,保险起见,休息的时候得分开。

    看着女孩一脸惫色的样子,龙泽点点头。

    他有些自责。

    女孩没有休息好,那是因为他昨天晚上敲了一晚上的门。

    不过阮安也没有睡很久,龙泽等了大概半个时辰她就从洞穴里面走出来了。

    小睡了一会后的女孩精神了些,她拿着匕首出发了。

    小溪旁还有好多没有采集草药,虽然说没有捡石头捡大树赚钱,但是蚊子小也是肉,一点一点攒,总有一天自己能够买到高级庇护所。

    于是,龙泽呆在她身旁看她扯了一天的草。

    就很无聊。

    但是再无聊龙泽也没有想过要离开女孩。

    因为女孩做的事情虽然无聊,但是人好看。

    龙泽趴在高高的石头,越看越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