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兽人已经离开,这一次她从大门走了进去。

    鹿呦呦还是隐藏在阴影里。

    奶奶说过,现在的人都好坏,所以不能够相信陌生人。

    “呦呦小妹妹,我不是坏人,我只是想找一个同伴,你能出来见我一下吗?”阮安用最柔软的语气喊道。

    鹿呦呦听到后撇撇嘴,悄悄躲得更隐秘了。

    ――她一定是坏人。

    ――要不然她怎么知道自己是个小女孩?

    ――并且还知道她的名字。

    阮安见没有人回应,伸手从口袋里把袖珍白虎和袖珍银狼掏出来放在手心。

    “你看,我有玩偶,要是和我做朋友的话,我可以送你玩。”

    苏白卿:“……”

    温堰:“……”

    为了把女孩吸引出来,居然以他们两人做诱饵,过分!

    但他们也只敢在心里腹诽,面上不敢露出丝毫不满。

    龙泽抿着嘴想笑。

    鹿呦呦见到了卧在女孩手中的小玩偶,它们小巧玲珑,长得真可爱。

    但是,她还是没有出去。

    如果被两只小玩偶就被骗走,那么之前奶奶给她上过的那些诈骗课可就白上了。

    阮安又喊了几句,看到房间里没有一丝动静,她叹了一口气。

    不过,她也能够理解。

    毕竟自己突然来访,对于女孩来说应该是比较震撼的,再加上末日后人心难测,她躲着不敢出来,也是人之常情。

    只是,她躲在哪?

    为什么连龙龙都找不到?

    难道,这个小女孩也变异了?

    阮安一边思考,一边朝外走。

    女孩的警惕心太强,一时半会估计也不能把她收进队伍,看来,只能先把藏在地窖里的那个男人收了。

    阮安走到门口,到底有些不甘心。

    她恋恋不舍地回过头,最后挣扎道:“小妹妹,我要走哦,明天我就会离开你们这个村子,你要是不和我交朋友的话,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我了哦。”

    鹿呦呦撇撇嘴,不以为然。

    ――哼,这方圆几百里都没有另外的村庄,她能到哪里去?临了提这么一嘴肯定是想把自己骗出去。

    她静静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女抱着那一只怪模怪样的小金猫离开。

    又侧耳倾听了很久,听到那轻盈地脚步声渐行渐远,她才从阴影中走出来。

    说来也奇怪,村庄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来过陌生人,她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鹿呦呦好奇的不得了,这种抓心挠肺的感觉都让她压制不住奶奶的告诫。

    ――跟上去,这样就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了。

    女孩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到底抬步追了上去。

    鹿呦呦生下来就具有隐身的能力,只要她躲起来,别人就不可能找到她,也是靠这项能力,村庄里那些男人们拿她没有办法。

    “安安,那个女孩已经跟上来了。”龙泽小声说道。

    阮安听到后,心中一喜,她连忙叮嘱:“嗯,多留意,小女孩的警惕性太高,短时间内肯定不会与我见面,我还是先去把那个躲在地窖里的那个男人找出来。”

    龙泽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但也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他要做安安背后的男人,包容她,扶持她,成就她,让她变得更强大,这样的安安就算离开自己的庇护也能在危机四伏的末世好好活着。

    苏白卿很不理解。

    阿阮要养活他们几个人已经很困难了,为什么还想把人拉进队伍?

    她不累吗?

    温堰也在感叹。

    你看,他就说阮阮喜欢金子只是一个借口,这么贫穷的地方,她也准备出手救人啊。

    ――真·圣·阮阮·母

    这个村庄虽然很大,但阮安速度快,不过一会儿,就再次来到了地窖前。

    她有些发愁。

    “龙龙,我该怎么做?才能够让躲在地窖里面的人出来呢?”

    阮安的社交能力是她的弱项,特别是与陌生男人打交道总会有某些障碍。

    龙泽虽然活了很久,但也不是一个社交达人,没事的时候他一般喜欢宅在家里。

    而,基本上,他很闲。

    他困惑的用猫爪子拍了拍脑袋,想了很久后才回答:“其实我也不太会,要不……直接把地窖口打开,然后我们下去与他强行交流?”

    “呃?”阮安惊叹不已,她没有想到等了这么久,龙龙居然给出了一个如此糟糕的方案。

    这时温堰从少女的口袋里钻了出来,他轻声道:“其实我们在外面讲话,躲在地窖里的人应该能够听到,他如果想出来的话,就会出来。”

    温堰和龙泽的回话震惊了躲在一旁的鹿呦呦。

    她用手捂着嘴,让自己不要发出声音。

    ――猫会说话?

    ――那只毛绒绒的小挂件居然也会说话!

    ――他们难道是半兽人?

    ――不对,半兽人长的不是这个样子,那他们是什么东西?

    ――兽人?

    鹿呦呦死死捂住嘴,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石头躲在地窖,他静静的趴在梯子上,努力倾听地面上的动静。

    他听到了有女孩儿和男人说话的声音。

    但这个女孩的声音好像不是呦呦的!

    这几十年来,听爷爷说村庄里再也没有来过别的人类,而石头长这么大,也只见过呦呦一个女孩。

    不对,有一次打猎的时候,见过一个雌性半兽人。

    她有着美丽的头颅,但她的脖子下面却是一条长长的尾巴。

    一条蛇尾巴。

    ――难道现在说话的也是半兽人?

    ――难道昨天晚上*村民的那些半兽人还没有离开?

    石头想到此处,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你好,我知道你躲在里面,那个……你可以出来一下吗?我真的不是坏人。”阮安蹲了下来,语气平和的喊道。

    她喊完后皱了一下眉,非常懊恼。

    这个村子里的人昨天晚上被半兽人虐杀,眼下自己不咸不淡的喊几句,有点智商,有点警惕性的只怕都不会出来。

    看来得想个另外的法子。

    谷lt/spangt  她把苏白卿和温堰从口袋里掏了出来,一脸希冀地问:“你们两个人,有没有谁属于社交牛逼症的?”

    “给个意见,说说怎么让躲在地窖里的人心甘情愿的走出来。”

    自从苏白卿偷偷吻过女孩后,这是她第一次和颜悦色与他说话,他脑子一热,就举起爪子:“我……”

    但他说了一个字之后,又闭上了嘴巴。

    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建议肯定会挨批。

    阮安见到苏白卿,就很别扭,此时看他欲言又止更加不耐烦了,她催促道:“别卖关子,快说。”

    见女孩脸色又变了,苏白卿硬着头皮的说:“守在这里,饿他几顿,他自然就出来了。”

    阮安:“……?”

    龙泽抓住机会嘲讽道:“这就是你的方法?是不是也太简单粗暴了?”

    苏白卿气得脸都红了,但他现在不敢与绿茶猫互怼,毕竟,因为那一个吻,他现在的形象在女孩的心里只怕没有形象了。

    这时温堰替解释:“阮阮,其实阿卿的提议也不错。”

    “毕竟,昨天晚上半兽人杀了好几个村民,现在躲在地窖里的人肯定是害怕的,这样的局面下,我觉得我们怎么劝,他都会以为我们是别有目的,所以,倒不如守株待兔。”

    “等他饿了,不出来也得出来了。”

    苏白卿连连点头附和:“对对对,我就是这样想的。”

    这时,龙泽忽然想到什么,他用猫爪子拍了一拍女孩的手背:“安安,既然躲在地窖里的人不肯出来,那我们就不带走他呗。”

    “现在寻找食物那么难,再多添一双筷子,你的负担不是更重了吗?”

    “我记得南瓜好像也不多了吧?海鲜汤也剩下没多少,还有红枣呀,山药啊,花生啊,核桃啊,板栗啊!那些东西虽然好吃,但是也不饱肚呀。”

    阮安听到龙泽的话后,眼睛一亮,顿时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

    她点点头附和:“嗯,龙龙说的非常对。”

    “不过,虽然我们的南瓜和海鲜汤没有多少了,但是有很多面包果呀,还有椰子,和红薯,红薯可好吃了,蒸的,煮的,烤的,还可以制造成各式各样的糕点,无论怎么样都很好吃呢。”

    “哦,想起来了,之前我在海边捕捉到的牡蛎呀,扇贝呀,沙虫啊,哦,还有大螃蟹,这些可都是新鲜的,可以吃很多顿呀。”

    石头听到这里时,口水直流。

    这里面很多食物,他听都没有听过。

    他唯一知道的是核桃和板栗。

    这两样食物在他很小的时候吃过。

    很糯很甜,很好吃。

    但是后来就再也没有吃到过了,因为森林深处太危险了,有很多半兽人盘踞在那里,村子里面的人再也不敢进去了。

    对了。

    还有牡蛎。

    村里面的人没事的时候就在讨论牡蛎是什么味道?

    因为上一辈的上一辈人,他们经常吃。

    现在有的屋子里,还留着牡蛎的壳呢。

    石头心动了。

    他实在是太饿了。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饱过饭了。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阮安慢慢靠近地窖口,她冲着里面的人喊道:“我知道你躲在里面,放心,我们不是坏人,你们村子里面有个女孩,她叫呦呦,她刚刚已经同意和我们一起离开这个村庄了,现在正收拾行李呢。”

    听到女孩的话,石头愣住了。

    昨天晚上那些半兽人进攻的时候,他本来是想通知呦呦的,后来因为时间来不及,又考虑到呦呦从小就具备的神奇能力,他才自己一个人躲进了地窖里。

    想不到呦呦居然被他们找到了。

    石头一点都没有怀疑女孩讲的话,因为,如果呦呦不愿意,没有人能够抓得住她,而这些外乡人,没有村里人的告知,也不会知道呦呦的名字。

    他却不知道阮安之所以知道呦呦的名字,是因为之前她蹲墙角的时候听到的。

    藏在暗处的鹿呦呦气得想跺脚。

    她想大声告诉石头,这些人是骗子,自己根本就没有同意和他们离开村子,她想要石头躲在地窖里不要出来。

    但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不行,不能暴露自己。

    石头家的院里太空旷,能够藏身的地方也只有这处,自己如果发声的话,肯定会被发现的。

    到时候就是两个人被捉了。

    奶奶说过,遇到事情的时候要学会要忍耐,不要冲动。

    鹿呦呦急得不行,石头已经从地窖里爬出来了。

    他刚刚露出一个头,就看到了蹲在地窖口的少女。

    她漂亮的眼睛望来时似有云雾缭绕,石头居然看呆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她不是半兽人。

    “要我拉你一下吗?”阮安低着头轻声问。

    石头立刻摇摇头,他手脚并用很快从地窖口爬了出来。

    少女的怀抱里抱了一只金色的小猫,上衣口袋还装着两只小动物,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呦呦。

    “你是在找呦呦吗?她现在不在这里,但她收拾好行李后会过来的。”见少年一脸警惕,阮安适时解释。

    先稳住,其他的看情况再说。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正式开启方舟系统。

    龙泽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年,终于松了一口气。

    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少年,从颜值上来讲,一点威胁都没有。

    其实石头长得不错,不过龙泽看自己的脸看习惯了,再加上温堰和苏白卿两人的颜太能打,他现在的眼光太高了。

    阮安也在打量少年。

    他穿着一件灰色的不知道由什么材料制成的衣裳,一根草绳当成腰带系得紧紧的,脚上穿的也是一双草鞋,露在外面的脚趾头,黑乎乎的,看起来就很脏。

    女孩的眼光从上到下,石头便从上到下缩了一下。

    但很快,他又挺起了胸膛。

    别害怕。

    站在他眼前的只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少女而已,就算自己的力气没有何大那么强,也一定够打赢她。

    等等。

    刚刚好像听到有几个男人的声音,为什么没有看到人?

    难道他们和呦呦一样拥有神奇的能力,也会隐身?

    石头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阮安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不有扶额。

    他太紧张了。

    紧张得就像一只张开了全身刚刺的刺猬,似乎下一秒就要爆发。

    她立刻露出友好的笑容,挥挥手打招呼:“你好,请不要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