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点都喜欢安安与温堰还有苏白卿近距离接触。

    一人一猫看着远处的夕阳,静默无声。

    龙泽想聊天,但不知道聊什么,想了半天,才想出一个话题。

    他用猫爪子摁在女孩的手背,轻快的说道:“嗯,安安,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从青木研究所出来后遇到的那个小村庄,那里的蛇群多,还有一条那么大的,像蜈蚣一样的怪物,你说那些鸡为什么还能够活下来?”

    阮安很给面子接了话:“为什么?”

    龙泽见女孩似乎有兴趣,连忙解释:“那个,安安,之前我们不是在一栋房子里找到了一个日记本吗?”

    “日记本里的主人说100多年前,村庄里有很多动物是没有被带走的,有鸡鸭鸭羊啊牛还有猪,但是100多年后,只剩下20多只鸡了。”

    “我觉得这些鸡,可能也变异了。”

    “而那些没有变异的动物,早就被淘汰了。”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

    “蜈蚣的主要食物可能是蛇类,而蛇类的主要食物应该是鸡蛋,所以,就算这些鸡群已经变异,但存活下来的并不多。”

    “再加上鸡是蜈蚣的天敌,所以只有它们才幸存了下来。”

    阮安听到龙泽的话后,深以为然。

    “嗯,想不到龙龙你很聪明呀。”

    龙泽猫爪子在女孩的手心里勾了勾:“安安更聪明呀。”

    两人呀来呀去,苏白卿和温堰听得像喝了一整瓶的陈醋,酸得很。

    难道恋爱中的男男*都是这么幼稚么?

    苏白卿一肚子不服气。

    他以前上学的时候,无论是小学,中学,高中还是大学,都是同年级的佼佼者。

    如果阮安遇到了什么量子力学方面不懂的问题,他就不信那只绿茶猫能够给她解惑。

    但他能呀。

    想当年全国物理竞赛的时候,他可总是能够拿到高分的。

    但是,现在世界末日了。

    会量子力学也不能够解决温饱的问题。

    苏白卿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阮安带着小奶猫,袖珍银狼和袖珍白虎再次踏入了征途。

    为了在最短的时间里寻找到人类的栖息地,阮安心无旁骛赶路。

    就算在路上看到有可以食用的野菜,她都没有停下脚步采摘。

    龙泽为了攒灵力,并没有恢复人身。

    至于温堰和苏白卿,他们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就算阮安每天给他们喂三七粉,到现在也没有痊愈。

    只能用兽类的躯体,慢慢休养生息。

    阮安带着三小只赶路,途中遇到了各式各样的怪物。

    她秉承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逃的原则,差不多走了二千多里路。

    在这段行程,她收货了很多铜币。

    果然,打怪获得的铜币要比采集获得的铜币多得多。

    看到系统钱包里每天增加的数字,阮安的底气又回来了。

    而方舟系统赠送的手表,尽职尽责的记录着她行走过的区域,顺着它记录的路线,如果有一天阮安想要回到青木研究所,靠这份地图她可以原路返回。

    当天上的太阳起起落落第33天后,阮安终于发现了有人类生活的踪迹。

    “这颗树上的叶子应该不是被大风吹掉的吧?”阮安抬头看着被薅秃了大树自言自语。

    龙泽点头附和:“不是,如果是被大风吹掉的话,不会吹得这么彻底。”

    温堰倒是反驳了一句:“就算不是被大风吹掉的,也不一定是人类采摘的,也许是被某种动物吃了呢?”

    主要是太久没有遇到人类,他现在已经悲观的认为整个世界只怕只有他们这4个幸存者了。

    苏白卿继续装哑巴。

    自从他上次偷亲了女孩后,就发现阿阮非常不待见他了。

    这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天,她还在生气。

    每次面对他的时候,就像一只河豚,总是气鼓鼓的。

    苏白卿现在是少说少错,当然最好是能够不说话,那就根本不会犯错。

    愁人。

    不过每当回忆起当时轻吻时的酥麻,苏白卿又觉得很值得。

    这种感觉,在他以前交过的女朋友身上,可从来没有体会过。

    阮安这时已经把手掌放在了树干上。

    甜榆树,榆树的变种。

    鲜叶含较多淄醇和鞣质,也有一定的苦涩味,安神,利尿,对神经衰弱,失眠,体虚浮肿等有有一定作用。

    整棵树售价980个铜币,鲜叶5斤售价19个铜币。

    难怪看起来那么眼熟,原来是榆树的变种。

    阮安没有吃过榆树叶。

    但是,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寝室里有一个同学很喜欢吃榆树叶。

    他们那里的人把榆树叶里采收后,洗净,然后加入适量的面粉放在锅中蒸制,蒸好以后配着蒜泥醮食就可以。可以做饭,煮粥,做窝头,做饼等。

    看到是榆树的变种,阮安觉得这些树叶被薅秃了,应该是人类的所为。

    她环顾四周,记住了这棵大树的方位。

    正考虑该向哪个方向寻找人类时,一阵轻灵的脚步声在不远处响起。

    阮安立刻躲了起来。

    她虽然说很想找到人类的栖息地,但现在情况不明,暗中观察是最好的行事方法。

    何大很烦恼。

    他踩着地上的落叶朝榆树走去。

    前几天这颗树上的叶子就已经被采摘完了,也不知道这两天有没有长新的叶子出来。

    要是新叶子没有长出来,呦呦肯定又会生气。

    她已经几天都没有吃甜食了。

    阮安躲在一棵大树的背后,看到了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榆树走去。

    龙泽的鼻子狠灵敏,他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飘了过来。

    正是那个朝被薅秃了大树走去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安安,这个男人好恶心,你不要和他打交道。”龙泽用神是在女孩的脑海里留下一句话。

    阮安不知道为什么,见到那个男人也有些心理不适,她安抚着拍拍龙泽的背。

    何大不知道有人在窥视,他熟练的爬上了大树,开始寻找这几天新长出来的榆树叶。

    阮安看到后,眼角直抽抽。

    这还真是只逮着一颗大树薅啊。

    再这样下去,这颗变异榆树生命力哪怕再顽强,也肯定是活不下来。

    谷lt/spangt  不一会,何大就小心翼翼捧着十几片榆树叶离开了。

    这些刚刚生长出来的榆树叶小得可怜,阮安看到后只觉得可惜。

    男人的身体慢慢消失在前方的密林,女孩立刻跟了上去。

    她的身体经过强化,再加上变异鳄鱼超跑鞋八点敏捷度的加持,阮安像一片落叶悄无声息的缀在男人身后。

    很快,阮安就看到了有一个村落出现在地平线。

    她放缓脚步,藏在一个灌木丛里。

    现在是白天,如果继续跟踪,肯定会有人发现自己。

    龙泽放出了神识。

    他有些不安。

    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然后,龙泽就看到了让他整个人都惊悚的画面。

    “安安,我们还是不要去那个村庄,我刚刚看到了很不好的事情。”龙泽缓过神后立刻和阮安说道。

    阮安疑惑不解:“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龙泽:“我看到他们在吃半兽人。”

    阮安一惊:“什么半兽人?”

    龙泽形容了一下:“就是一半是人的身子一半是动物的身子。”

    “他们刚刚吃的是一只鹿人,它长着人首,但躯体是鹿。”

    阮安骇然。

    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生物出现?

    阮安以为苏白卿和温堰这种被青木研究所改造过的就很离谱了,想不到居然还有更离谱的?

    龙泽的话让苏白卿和温堰也受到了冲击。

    他们发现100多年后的世界,真的是面目全非了。

    “那我先不露面,暗中观察后,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阮安做出了决定。

    从进入这个海岛,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有人来居住的村庄,她不会就这么离开。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阮安抱着龙泽朝村庄摸了过去。

    末日后的天空没有了污染,月光格外皎洁,银白色的月光笼罩着整片大地。

    再加上阮安的身体经过强化后,视力超级好,她远远望去,那村庄的布局看得清清楚楚。

    说是村庄,其实只有十几栋完好的房屋。

    大部分的房屋都已经倒塌,到处都是残垣断壁。

    那十几栋完好的房屋距离隔得非常远,村尾的房屋只有一栋,在月光下显得孤零零的。

    远远望去,村庄里的房屋都是一片乌黑,没有一户人家点灯。

    阮安在龙泽的指点下来到一户住着最多的人类的房屋。

    她悄悄的蹲在地上,开始听墙角。

    好巧不巧,阮安蹲墙角的这户人家正好是何大住的屋子。

    他下午的时候,把采到的叶子給了呦呦。

    但是叶子实在是太少了,呦呦还是闹脾气了。

    他叹了一口气说:“二弟,你说呦呦会嫁给我吗?”

    何二一脸茫然:“这……我也不知道,应该不会吧。”

    “现在村子里就呦呦一个适龄女孩,大家都想娶她。”

    “再加上,呦呦眼光也挺高的,这么多年来也一直躲着村子里的男人,大哥想要娶她,只怕做不到。”

    何大哼了哼:“他们都没有我厉害,只有我能够捉到半兽人,今天那个鹿人就是我捉到的,他们想要吃还得求我。”

    “只有我才有资格娶呦呦。”

    何二不置可否:“可是石头也很厉害啊,他长得还好。我听以前的老人说,女孩子都喜欢长的好看的男人,你又长得不好看。”

    何大气得拍了一下自己的傻弟弟:“石头有什么好,他就是一个小白脸,连半兽人都不敢吃,一天到晚只会啃树皮,我们俩真要干起来,我一只手就能制住他。”

    何二总觉得大哥说的不对,他笨拙的解释:“可是石头长的好看,他长得比我们都好看,呦呦肯定只喜欢他。”

    何大听到后心里烦闷不已。

    几个月前突然降温,村庄里很多人都熬不过去,冻死了,现在整个村里面也就剩下几个青壮年。

    何大扳着手指头数了数。

    呦呦,石头,赵大狗,赵小羊,自己,弟弟。

    7个人。

    不对,数错了。

    何大又扳着手指头数了一次。

    6个人。

    六个人里面只有一个女孩,呦呦肯定会选择最好的。

    何大想到自己威猛的身体,又想到石头那瘦弱的身板,忽然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这时,何二嘟囔:“大哥,如果呦呦嫁给你,我可不可以和她睡觉。”

    “那不行,她要是嫁给我,那就是我的老婆了。”何大沉默了一会儿,瓮声瓮气道。

    何二听到她的话后,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那以前老一辈的不都是共妻吗?还有几个男人讨一个婆娘的,我们村庄里一直实施的是一女多男婚姻制度,你怎么就不行?”

    阮安蹲在墙角,听得思绪沸腾,心中骇然。

    她刚刚来到这个海岛的时候,本以为这是一个无人岛,后来遇到了龙泽,遇到了温堰,遇到了苏白卿。

    他们都不是纯种人类。

    龙泽是披着小奶猫马甲的未知生物

    温堰兽基因是白虎。

    苏白卿兽基因是银狼。

    阮安花了很久的时间,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事实,眼下却又听到一女多男婚姻制度的信息,她脸色顿时就难看起来。

    龙泽也沉着脸。

    去特么一女多男婚姻制度,满分的爱只能够给一个人,无论是一女多男的婚姻还是一男多女婚姻,都是对爱的亵渎。

    苏白卿和温堰听到后也目瞪口呆。

    半兽人?共妻?一女多男婚姻制?

    100多年后的世界,太荒唐。

    房间里两个男人的争执还在继续,何大被何二吵得不耐烦,他大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床铺:“我说了不行就不行,你要再吵的话,就给我滚出去。”

    他的话让何二直接炸裂了,男人嗓音尖利了起来:“房子是爹留给我们的,屋子里所有的东西也有我的一半,凭什么让我滚出去?”

    何大一脸阴沉:“凭我一只手就能够把你摁在地上,凭这么多年你都是靠着我养活,惹怒了我,我不止让你滚出去,我还可以让你从村子里面滚出去。”

    何大嗓音虽然低沉,但是话里话外的狠意让何二不敢再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