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泽眼睛一亮:“我啊,我就是,我从来没有过***也没有自己打过**。”

    温堰和苏白卿傻眼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

    为什么还有如此纯情的奇葩?

    就离谱。

    非常离谱。

    龙泽跃跃欲试:“那,安安,我现在要喂苏白卿喝尿吗?”

    苏白卿强撑着身体,抬起狼头,斩钉截铁道:“我不!”

    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温堰觉得这个法子匪夷所思,并且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万一无效的话,阿卿以后在龙泽面前只怕再也抬不起头。

    实际上,他也觉得苏白卿大概愿意死,也不会喝龙泽的尿。

    他犹豫了下后问道:“这个用童子尿治疗跌打损伤的法子,如果没有得到验证的话,还是不给阿卿用吧。”

    苏白卿努力点头附和。

    他要真喝了龙泽的尿,且不说龙泽会有多得意,这辈子在阮安面前也会抬不起头。

    阮安也有些难为情,不过她还是振振有词道:“用童子尿治疗跌打损伤是有用的,我外婆说童子尿还有一个说法是回龙汤。”

    “他见过有一个老人家腰扭伤后,喝了回龙汤就好了。”

    苏白卿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不是因为变异蜈蚣受伤死的,而是被阮安气死的。

    她怎么就能想出这么奇葩的治疗跌打损伤的方子呢?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阿阮,如果你硬要我喝什么回龙汤。”

    “那就让我死吧。”

    “我不活了。”

    阮安见苏白卿如此抵抗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方法也有些恼火。

    “我们这不是已经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吗?”她顿了下后还是耐着性子劝道:“有人在沙漠里没有水喝,为了活下去,他们不也会喝自己尿吗?”

    苏白卿:“对呀,他们喝的是自己的尿啊!”

    阮安小声嘀咕:“那谁叫你已经不是童子鸡了呢?”

    苏白卿又*了。

    温堰连忙替他解释:“阮阮,在我们那个圈子,成年后的男孩子基本都有女朋友了,阿卿进到青木研究所的时候已经23岁,所以,他不是*很正常。”

    阮安不明所以:“苏白卿是不是*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就事论事。”

    她说完,烦闷得摆摆手:“行了,都别说了,既然苏白卿不愿意治疗,那就只能够听天由命了。”

    阮安心里着急,但又不能太表露出来,只能妥协。

    龙泽虽然很想笑,但他一直非常乖巧地蹲在女孩的肩膀上。

    温堰这时忽然想起了什么,他闭目沉思了一会儿后问:“阮阮,我记得好像有一位叫三七的中药,可以治疗跌打损伤吧!”

    这个知识点还是他以前在一个酒桌上,遇到了一些当兵的,其中有一个老兵曾经跟他提过一嘴。

    阮安点点头。

    她以前经常进山采药,偶尔也会挖到三七。

    但这种药材也是可遇不可求。

    她到现在还记得每次去给乡里郎中送药,那老人家总是会给自己科普。

    说三七行瘀血而敛新血,凡产后、经期、跌打、痈肿,一切瘀血皆破,凡吐衄、崩漏、刀伤、箭射,一切新血皆止,血产之上药也。

    当想要治疗跌打损伤的时候,用单味的三七磨粉吞服,有活血祛瘀、消肿止痛之功。

    但问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哪里找三七?

    等等。

    阮安立刻打开了游戏商城。

    海岛上采集不到三七,或许在商城里可以买到。

    她在搜索框里输入了三七。

    阮安一边搜索,一边和温堰说道:“你等一下,我看看之前收的物资里面有没有三七?”

    好极了。

    果然有这个商品。

    但是想不到品类还挺多。

    有七种。

    田七、金不换、藤三七、兰花三七、菊三七、景天三七、姜状三七。

    阮安一一点开,仔细查看每一种三七品种的介绍。

    发现野生的三七药用价值最高。

    野生三七是多年生草本植物,3~7年才能挖取。

    阮安看到价格后心都疼了。

    一颗新鲜的野生三七,四年份的要5500个铜币。

    晒干的三七更贵。

    100克三年份的三七粉,需要12000个铜币。

    阮安用牙抵了一下后牙槽,忍着心痛买了50克三七粉,300克晒干的三七片。

    然后,她假装惊讶道:“还真的有,我找到了。”

    苏白卿顿时松了一口气。

    终于不用被阿阮强制喝龙泽的尿了。

    温堰也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替阿卿感到欣慰。

    还好他记得这个知识点,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三七少量止血,中量行血,大量活血。

    阮安取了晒干的三七片,就地搭了灶,然后用陶瓷罐熬煮。

    这个陶瓷罐还是她刚刚来到海岛时,为了装猪油的买的,猪油早就吃完了,只剩下这个空罐。

    温堰看着火里的陶瓷罐有些担忧,忍不住开口问道:“阮阮,你为什么不用铁锅煮啊?火这么大,陶瓷罐会不会炸裂?”

    “熬药不能用铁锅,会影响药效,并且这个陶瓷罐不会炸,它的材质很稳定。”阮安已经习惯了温堰和苏白卿对于某些生活知识点的无知,她小声解释。

    龙泽听到后,微微一笑。

    他刚刚本来也想问这个问题,但他忍住了。

    他不想暴露自己的无知。

    果然,在听到女孩的解释后,温堰脸红了。

    “哦,原来是这样,阮阮懂得可真多。”

    陶瓷罐里的水已经煮开,阮安连忙撤了一些柴,保持文火的状态继续熬煮。

    像这种之前没有泡发过的药材,炖煮的时间稍微要长一点。

    她拿着烧火棍,无聊的扒拉火苗,随口回道:“懂这些可不是什么好事?我其实也想像你一样,什么都不懂。”

    “你们阮家没有下人吗?为什么你懂那么多?”温堰见女孩似乎有聊天的*,忍住疼痛趴在口袋边缘问。

    阮安叹了一口气:“每一个家族的家主性格都不同,我们阮家的家规第一条,就是亲力亲为,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没有人会代劳。”

    谎话说多了,都快成真了。

    这样的大话,现在阮安已经能信口拈来。

    温堰听到女孩的话后,若有所思。

    谷lt/spangt  他第一次觉得温家的教育,太片面。

    从小到大,他接触的理念中,根本没有生活常识的概念。

    无论他去哪里,背后总是会跟着一群人,他们会把他的衣食住行打理得妥妥当当。

    他只要负责完成长辈们布置的任务就行。

    进了厨房,如果不尝味道的话,他可能连盐和糖都分不清。

    忽然回忆起海岛上那些死去的贵族子弟,温堰再次感叹自己运气好,遇到了阮阮。

    他正想再开口,龙泽扭来扭猫身,出言打断了:“安安,熬药应该还需要一点时间,你要不要把床铺放出来,躺着休息一下?”

    阮安摇头:“不用,我不累,你受伤了,要好好休息。”

    “温堰也好好休息,不要再说话,免得耗损元气。”

    她发了话,龙泽和温堰只能收声。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三七水终于熬好了。

    她从背包格子里拿出三个碗,每一个碗里都倒了点三七水。

    现在天气虽然没有之前那么冷,但气温也不高,药汤很快就变温了。

    她把怀里的小金猫,口袋里的小银狼和小白虎轻轻放在地上。

    排排坐。

    “快喝,喝了你们的伤会好的快一点。”

    龙泽不想喝,他是灵力枯竭,并没有受内伤,但是为了掩饰身份,只能低头慢慢的喝了起来。

    温堰浑身疼痛的不行,但他还是努力地趴在碗边,一小口一小口的舔着。

    只有苏白卿,他痛得站都站不起来了,只能靠在碗旁,东倒西歪的,差一点点就把药汤弄倒了。

    ――不行,阿堰和那只臭猫都能够自己喝药,我也不能落后。

    苏白卿如是想。

    阮安看着后到底不忍心,伸手拎着小银狼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碗,凑到了他的嘴边。

    “喝吧。”

    苏白卿:“……”

    他想掀桌子,哪有人喂药拎着别人脖子的。

    他气呼呼的别过头:“我……自……己可……可……以的,不要你……喂。”

    阮安啧了声,连忙放了他。

    苏白卿这脾气,同行的这么久,她还是没有摸清楚。

    主要是变化太多了,一会娇娇柔柔像朵小白花,一会脾气暴躁得像条恶龙,现在又一副身残力坚的模样……

    不过,无论苏白卿的脾气怎么变,他总能踩在阮安的底线边反复横跳。

    伺候几小只喝完汤药,待他们的疼痛缓解了一些后,又让温堰和苏白卿各吞服了3克三七粉。

    见龙泽没有用药粉,温堰和苏白卿只以为他的伤不重。

    趁着有时间,阮安把卡牌里的公鸡和母鸡放了出来,给它们喂了一点面包果和水。

    这些鸡虽然外表没有变异,但食量增大了很多。

    估计也是变异种,只是看不出来。

    看到那么大的一个面包果,被它们分食,阮安觉得头疼。

    人能吃,鸡也那么能吃,自己背包格子里的那些食物只怕不经造。

    庆幸的是,这些母鸡吃饱之后,每天都能下一个蛋。

    加上之前捡的鸡蛋,数量还是挺可观的。

    1个鸡蛋的热量为70几千卡,相当于小半碗米饭。

    并且鸡蛋还是一种高蛋白质、低膳食纤维、高胆固醇、高维生素a、高钙、低镁、高锌的食物。

    性味甘平,养血滋阴,宁心息风。非常适合产后,病后的体虚的滋补。

    鸡们每天都在生蛋,阮安也就大方了起来。

    每天早上都会煮几个鸡蛋。

    这让温堰和苏白卿有些受宠若惊。

    两个人小口吃着鸡蛋,感动得不行。

    虽然苏白卿以前不爱吃鸡蛋。

    虽然温堰以前吃鸡蛋只吃蛋白,不吃蛋黄。

    但现在,他们都觉得鸡蛋真的太好吃了。

    龙泽有些不满,但他也知道安安对那两个讨厌鬼好,是怕他们死了不能完成任务。

    等苏白卿伤情彻底稳定后,时间又悄悄的过去了两天。

    这两天阮安很烦。

    因为,有一次她在帮苏白卿处理嘴角的血迹时,被他不小心亲到了手腕。

    她想打,但是看到他要死不活的样子,又打不下手。

    这么弱,一巴掌真的能呼死他。

    不能打,阮安又不会骂,只能生闷气。

    幸好龙泽没有察觉到,要不然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苏白卿一亲芳泽后,就后悔了。

    觉得自己又没有沉住气。

    但,有时候情难自禁,真的忍不住。

    惹恼了女孩,苏白卿非常识时务的沉默了。

    他这两天基本上成了哑巴,能不作声坚决不作声。

    温堰亦是察觉到了少女周身低气压的氛围,为了不引火烧身,他以袖珍白虎的躯体窝在苏白卿身旁能不动就不动。

    只有龙泽,他似乎没有受到一点影响,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在女孩面前撒娇卖萌。

    虽然他这种状态也经常见到,但苏白卿和温堰还是看得且惊且叹。

    就真的。

    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阮安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小金猫柔软的猫毛,看着远去天边的云卷云舒,倒有了几分岁月静好的味道。

    “安安,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呀?”龙泽惬意的躺在少女的怀中低声询问。

    阮安低头,用额头蹭了蹭小金猫的蓬松的猫背:“明天吧,苏白卿已经好很多了,以后只要每天给他喂点三七粉就好了。”

    其实,这两天停留在这片荒原,阮安也没有闲着。

    她把周围的区域逛了个遍,又又收获了几种食材,其中有一样食材是意想不到的惊喜。

    芋头。

    它属于天南星科植物。

    碱性食品,富含蛋白质,各种微量元素和矿物质,氟的含量较高,有洁齿防龋、保护牙齿的作用。

    削芋头的时候会有一种黏液,它属于黏液蛋白,被人体吸收后能产生免疫球蛋白,或称抗体球蛋白,能够提高机体的抵抗力。

    并且,系统判定芋头是一种防治癌瘤的常用药膳主食,能解毒。

    对人体的痈肿毒痛包括癌毒有抑制消解作用,可用来防治肿瘤及淋巴结核等病症。

    这两天,阮安把这边区域的芋头全部采集完了,放进了背包格子。

    有379斤。

    种植得好,芋头的产量很高。

    阮安只准备吃100斤,剩下的全部留下来做种。

    龙泽听到女孩的回答后,终于开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