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安小声解释:“不好意思,不是你的错,是我不太喜欢和陌生的男人接触,所以我申请换一个女教官。”

    保罗轻笑一声:“这可真是一个奇葩的理由,但是很遗憾,你购买课程的时候系统正好匹配到了我,所以只能是我教。”

    阮安听到保罗的话后,没有说什么了。

    她点点头,示意保罗继续。

    阮安很聪明。

    课程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ak47的打抢精髓。

    她觉得自己现在能从训练室出去了。

    这时,保罗拦住了她。

    “哦,美丽的女士,我们的课程都快结束了,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所以,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阮安惊讶:“有这个必要么?课程结束后,我想我们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保罗微笑着:“美丽女士,我觉得你的学习枪械的能力很强,所以我有一个建议,你再购买我几节课,等学完后,你就可以申请枪械教官的考试,通过考试拿到教官证,你便可以像我一样成为教官赚取金币。”

    阮安听到后心思一动。

    她忙追问:“那成为教官后赚取的金币,可以兑换成我现在游戏商城里的铜币吗?”

    保罗:“当然可以。”

    “它们都是一个公司出开发出来的。”

    阮安:“一个金币可以兑换多少铜币?”

    保罗:“10000个铜币。”

    阮安:“那初级教官教导一个人,最少能够获得几个金币?”

    保罗:“10个。”

    阮安不由咂舌。

    十个金币可以兑换十万个铜币,但想要在这个海岛上获得十万个铜币已经非常难了。

    除非打到大boss。

    她还想再继续问一些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但是保罗快要下线了,阮安只来得及给他留下自己的名字。

    她从全息世界出来后,本想立刻查看有关教官的信息,但是又忍住了。

    此事得等到闲暇时才能处理,现在,先去把那条追得自己狼狈不已的怪物干掉再说。

    为了这些沙棘果,阮安可是付出不少铜币,今天一定要把所有的沙棘采摘完。

    她背着ak47,大步流星地朝沙棘地走去。

    就在她准备与怪物死杠时,此时的龙泽已经把前两天没有勘察的区域全部勘察完毕,他也朝沙棘地跑去。

    这么久没有见到安安,龙泽做事都心神不宁,他忽然就明白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句古话。

    他冒着大雨一阵狂奔,就在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听到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

    龙泽急了。

    阮安一个纯种的人类,如何能抵挡住现代化的热武器!

    他加快速度朝前冲去,然后就看到了令人震惊的画面。

    女孩那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身躯,举着一把威猛的轻武器正在扫射。

    那被攻击的怪物,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等等。

    不对。

    子弹好像打*破怪物的盔甲!只是在压制着怪物的行动。

    阮安此时懊恼不已。

    她怎么可能想到怪物连*都不怕呢?

    亏死了。

    亏死了。

    每一颗子弹可都是拿了钱买回来的。

    龙泽几个纵跃,身形起落间来到女孩身旁。

    轻武器射击的的声音太大,为了能让女孩听到他说的话,龙泽扯开嗓子喊道:“安安,找到这个怪物的弱点了吗?”

    阮安摇摇头。

    这怪物简直太厉害了,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打*,就连眼睛都不能够伤害,就好像一个武林高手*了金刚罩似的,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一个弱点。

    不过这一次的攻击也不是没有效果,起码怪物现在的精神力已经损耗殆尽,完全不能影响她了。

    龙泽试着用灵力攻击,结了一个手印打出一道风刃,想不到子弹都打*的甲壳却被风刃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他惊讶之余又欣喜不已。

    ――有用。

    “安安,你用火力牵制住怪物,我来用风之力攻击它。”龙泽大喊。

    龙泽这段时间一直在勤奋*,体内的灵力积聚了些。

    不同于他之前放大招时的不稳定,现在他不止每次都能够释放出风刃,并且每次打出的风刃,都会切割怪物的同一个位置。

    就连方向也要把控的很精准。

    这边枪声不断,远处正在往临时营地赶去的苏白卿和温堰都听到了。

    两人暗道不好,中途掉了一个方向,都奔了过来。

    还未走近,就看到了龙泽和阮安两个人与一只又大又长的多足怪物搏斗。

    苏白卿和温堰立刻围了上去,想要帮忙。

    阮安制止了。

    她大吼:“都离得远些,子弹可不长眼,等会打到你们身上,我都来不及救。”

    温堰和苏白卿对视一眼后,面面相觑。

    谁能告诉他们,阮安手上这一把轻武器从哪里来的?

    因为出身显赫,他们两个人从小就接触枪械,对世界各个国家生产出来的现代化武器了如指掌。

    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轻武器。

    这简直不像是这个世界生产的。

    不过,想到那神秘莫测的军工仓库,两个人又压下了疑惑。

    苏白卿第一次羡慕女孩能有如此奇遇,如果是他遇到了那一个兵工厂仓库,又得到了这么特殊的能力,一定能站在整个世界的巅峰睨视天下。

    等等。

    现在世界末日了,目前幸存的人类就剩下四个人,苏白卿满腔豪气顿时又萎靡了下去。

    阿西吧!

    还是想想怎么样把阮安哄到手吧。

    温堰一直在观察龙泽和阮安。

    他看到一道道旋风从女孩的指尖飞出,然后打在怪物的身上。

    他看到女孩换弹夹时的飒爽英姿。

    她利落的动作,像一只自由翱翔在天际的苍鹰。

    似乎这天下没有人能够困住她。

    温堰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压抑对女孩的感情,但此刻,他真的很想把女孩像苍鹰般张开的双翼折断,然后关进他的金丝笼,让她做一只雀,永远不能飞离他身旁。

    “龙龙,你还需要多久?”

    “我的子弹不够了。”阮安在心里大喊。

    “快了,它的甲壳已经破了。”龙泽抹了一把汗,在女孩神识说了一句话,手下的动作更快了。

    这时温堰在一旁大喊:“阮阮,你先别开枪,枪的作用还不及你的风之力,这样,我和阿卿牵制怪物,再加上龙泽吸引怪物的注意力,你可以专心用风之力。。”

    阮安只能点头同意。

    因为她的子弹打完了。

    之前为了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勘察完所有的区域,苏白卿和温堰一直是兽化后的形态,他们矫健的身体朝前一跃,直接砸在怪物的背上。

    但,下一刻他们被巨大的冲击力反噬了。

    温堰和苏白卿的身体在空中翻滚着,跌落在地。

    他们四目相对,心里皆惊惧不已。

    这只怪物可真是他们见过最强悍的怪物。

    变异蜈蚣看着刚刚攻击它的两只动物,心里高兴极了。

    这两只猎物好大,肉肯定也很多,它巨大的身躯向左一摆,朝他们攻了过去。

    阮安见状,连忙拉着龙泽朝后躲。

    “龙龙,你留在这,不要过来,我再去会会这只怪物。”

    龙泽的风之力可以远程进攻,与怪物的距离拉得太近,效果不好的同时反而更危险。

    也幸好他反应速度够快,在温堰和苏白卿到来之际,每一次发出风刃,漩涡都是从她的指尖闪现,要不然,刚刚肯定掉马了。

    藏好龙泽,阮安拿着匕首朝怪物冲过去。

    她人形的躯体虽然娇小,但是她力气大。

    此时的温堰和苏白卿已经跳到了怪物的背部,想要从上面制住它。

    阮安看见后,绕道怪物的后面,整个人摁住了怪物尾部,拖住怪物想要翻滚的身体。

    不能让它把温堰和苏白卿甩下。

    变异蜈蚣被阮安拉住了尾巴,本来笨拙的身躯更加不能挪动,急得嗷嗷叫。

    苏白卿变成银狼和温堰变成的白虎趴在怪物的背上。

    他们用尖利的爪子死死扣住怪物的背部,用尖锐的牙撕扯着怪物的甲壳。

    看到安安努力控制着怪物的身躯,龙泽风刃越发越快。

    终于在众人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道风忍从破损的甲壳钻了进去,直接把怪物娇嫩的内脏搅成了一团肉泥。

    剧痛使怪物爆发出最后的力量,它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不断翻滚着身体,把阮安,温堰和苏白卿都甩落在地。

    阮安从空中跌落,眼看就要被狠狠地砸向地面,龙泽眼疾手快的把她接住了。

    为了卸掉这股冲击力,他抱着女孩打了好几个圈圈。

    苏白卿和温堰可没有阮安这么好的运气。

    他们不止被怪物甩落在地,还被怪物沉重的身体压在了身下。

    怪物临死时的不甘,让它的体能持续爆发。

    这股浩瀚之力,直接把阮安之前加持在他们两个人身上的防护罩撞破,更是击中了他们的身体。

    温堰和苏白卿只觉得体内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双双吐了一口血。

    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怪物的内脏虽然被龙泽的风刃破坏,但是它依旧有余力朝阮安和龙泽冲过去。

    龙泽暗道不好,抱着女孩连连后退。

    阮安眼疾手快,她看到了怪物身上被龙泽切割开的伤口,马上从背包格子里取出装有箭毒木的汁液,又迅速购买了一把高压水枪,然后把混有箭毒木汁液的液体从怪物的伤口打了进去。

    箭毒木这种见血封喉的毒药,直接让怪物的神经中枢陷入了瘫痪,刚刚还张牙舞爪的它顿时就趴在地上直抽抽。

    阮安来不及捡拾战利品,她拉着龙泽朝苏白卿和温堰跑去。

    他们两个被多足怪兽甩在地下,又被怪兽巨大的身躯压制着拖行,本来漂亮干净的皮毛已是一片脏污。

    见阮安没事,他们努力站了起来。

    龙泽看着狼狈不堪的银狼和白虎,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

    对自己够狠,对安安也够好。

    他们可真的是两个势均力敌的对手。

    阮安自责不已,之前的战斗实在是太紧张,她根本腾不出分毫的时间,给他们另外加防护。

    女孩手忙脚乱的扶住银狼和白虎迭声问:“你们是不是受伤了?”

    “伤的严不严重?”

    “痛不痛?”

    这些关切的话语从女孩的嘴里说出来,让本来快要晕倒的两个男人受宠若惊。

    他们强撑着笑了笑,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阮安心急地打开了游戏商城,想要在商城里面购买治疗跌打损伤的伤药。

    但是没有。

    商城里的药品,要么就是给人类用的,要么就是给兽人用的,还有精灵族,矮人族等等,就是没有给这种被人改造过的人用的药。

    此时的温堰和苏白卿已经坚持不下去了,他们俩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本来庞大的躯体,慢慢变小。

    直到他们变成一只袖珍白虎和袖珍银狼。

    看到一脸焦急的女孩,龙泽安慰:“安安不急,他们不会有事的。”

    “他们的身体经过青木研究所地改造,比人类的躯体要强悍很多,你看他们现在变得这么小只,肯定是在自我修复。”

    听到龙泽的话后,阮安才稍微放下心来。

    她小心翼翼的把袖珍白虎和袖珍银狼放到自己的衣服口袋里……

    不同于苏白卿完全失去意识,温堰还残留了一丝清醒。

    他听到了阮安和龙泽的对话。

    也感受到了女孩温柔的对待。

    他觉得这次虽然受伤了,但是刚刚主动出击的策略是正确的。

    女性有着天然的母性,她们对待弱者总会带有一丝怜悯之心,而温堰就想利用这一丝怜悯之心博得女孩的同情。

    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够进一步与他发生更密切的关系。

    不过自己此刻的做法,倒是和之前龙泽还有苏白卿的行为有异曲同工之妙。

    想到这,温堰终于放心了晕了过去。

    阮安很懊恼。

    为了这片沙棘果,自己付出了代价也太大了。

    她走到被杀死的多足怪物面前,伸手放在它巨大的身躯上。

    变异蜈蚣,母别称蝍蛆、吴公、天龙等。扁长节肢食肉动物。

    母体,体内有卵,有一定的科研价值,经检查,此条变异蜈蚣内有一千多个卵,如果全部孵化出来,对海岛生存环境非常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