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揉揉脸,忽略了两个男人极具侵略的眼光,努力保持淡定地从青年的怀抱里跳了下来。

    “那今天早上还是吃面包果吧?”

    “等把红薯都烤出来之后,我们会多一样主食。”

    温堰和苏白卿点点头,表示同意。

    虽然吃了很久的面包果已经吃腻了,但它确实是很好的碳水来源。

    四个人匆匆吃过早饭后,阮安在烤红薯,腌咸鱼,和摘柿子与沙棘中犹豫了好一会,决定先去摘沙棘。

    毕竟红薯和鱼已经收进了背包格子,而背包格子里的时间是静止的它们不会变坏。

    至于柿子,相对来说它的营养价值没有沙棘高,等两天再去摘也不迟。

    龙泽也想跟着去。

    苏白卿啧了一声:“你现在只能够维持人形,人形赶路的速度太慢了,要不你就留在这里吧。”

    龙泽正准备反驳。

    这时,温堰插话:“沙棘果不是很多,不用去那么多人,我和阮阮去就足够了。”

    “昨天晚上阮阮来不及教我们烤制红薯和腌咸鱼就睡了,你们今天先可以探索别的区域,看看还有没有别的食材可以收集,分工合作,我们的速度会快很多。”

    阮安觉得温堰说得非常对。

    分开行动,是最有效率的。

    她小手一挥:“那就这么决定了。”

    “龙龙,你去北边,那块地方归你。”

    “苏白卿去南边,你们如果见到奇奇怪怪的植物,记得把它们的叶子采集回来,到时候让我来辨认。”

    “当然,如果能够再找到鸡鸭群,或者是别的生物,一定要活捉,不能把它们弄死了。”

    “千万要记得,要活的。”阮安叮嘱再三。

    龙泽气得不行,他哪里看不出来这是温堰故意借沙棘为理由,单独与安安行动。

    但是他又不能向安安抱怨。

    毕竟她对采集食物这件事情非常重视,自己的抱怨只会让她反感。

    他忍了忍,只能小声叮嘱道:“安安,你要保护好自己,如果遇到危险的话,不要逞强。”

    阮安敷衍地点点头,示意他快点出发。

    龙泽无奈至极,他只能够朝外走去,走一步三回头,阮安看着只想笑。

    就感觉得他现在这种作态,还是之前那只小奶猫,对自己充满了依赖。

    苏白卿见龙泽走了,他冲着温堰点点头也走了。

    他也不傻。

    自然能够看得出温堰费尽心机,终于得到了与女孩的单独相处的机会。

    苏白卿很吃味。

    不过经历了这么多,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他之前自以为的撩妹手段,在龙泽和温堰面前屁都不是。

    因为,他们真是太能了。

    苏白卿离去时一言难尽的表情,温堰居然从中get到了他内心的想法。

    温堰表示自己苏白卿可能还没有明白一件事。

    那就是――

    他根本不会撩妹。

    末世前他所谓的撩妹就是砸钱。

    各种奢侈品包包,化妆品,豪车,豪宅,一流水的送出去,再加上他自己本来容貌出众,气质矜贵,但凡他用上自己的一两分耐心哄哄女孩,那些被他看上的女孩没有人能逃出他的五指山。

    而这些末世前的优势,荡然无存,以他现在这样的思想想要追求阮安,基本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温堰在心底轻笑一声,转头和阮安说道:“阮阮,为了保持体力,我会变成白虎,到时候你坐在我的身上,骑着我,我带你去沙棘地。”

    “不过等一下我兽化后,还得麻烦阮阮把我的衣裳放进你的空间里,到时候我化为人形,还得穿。”

    青年的柔声细语在女孩耳旁响起,他那好听的嗓音让阮安很不自在。

    在听到他说,坐在他身上,骑着他,时,阮安更不自在了。

    她瞥了一眼青年,总觉得这些话是温堰故意说出来的,但看着青年一本正经的模样后,又不好意思不让他这么说。

    阮安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些污,就总是有不好的念头飘过。

    她低着头,回了一个“好。”

    温堰见女孩点头,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兽化成一只巴掌大的小白虎。

    他知道阮安喜欢小动物。

    特别是那种迷你的小动物。

    反正,之前自己和苏白卿能够随心所欲的变大变小,已经被龙泽戳破,倒不如顺势变化成迷你小白虎,博一博她的喜爱。

    此时的温堰,选择性地遗忘了之前自己鄙夷苏白卿变成袖珍银狼的记忆……

    温堰兽化后,慢慢从衣裳里钻的出来。

    然后,阮安就看到了一只白虎小挂件。

    他整个身躯都被白色的毛发覆盖,漂亮的虎眼一眨一眨的……

    妈耶,真的是太萌了。

    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想把那只小白虎放到自己的手心里……

    温堰就静静的看着她,显得乖巧极了。

    他记得龙泽每一次在女孩身旁,都是这样一副懵懂天真的模样……

    而,每次龙泽露出这副表情,女孩都喜爱得不得了。

    果然,当温堰有样学样演出时,阮安的手终于控制不住摸上去了。

    好软,好暖。

    真是太好摸了。

    温堰适时地用虎头蹭了蹭女孩的手心。

    对,每次女孩摸龙泽兽化后的躯体时,他就会这样回应女孩,温堰觉得自己模仿得很好,他对这一次的演出很满意。

    但,令他意外的是,就在他回蹭时,阮安忽然把手抬高了。

    她蓦然转身,放在身侧的时候也蜷缩了起来。

    阮安很懊恼。

    她用另一只手轻轻拍打了一下摸了温堰那只手的手背,终于控制住对白虎蠢蠢欲动的心。

    “时间不早了。”

    “你快点变大,我们好赶路。”

    温堰察觉到了女孩的拘谨,他点点头,下一秒,就变成了普通大小的白虎。

    他抖动了自己那一身漂亮的皮毛说道:“阮阮,坐上来,骑着我,我们去摘沙棘果。”

    阮安看着威风凛凛的白虎,顿时又犹豫了。

    特别是在听到温堰又提了‘坐上来’‘骑着他’后,心里更是打鼓。

    过了好一会,阮安还是拒绝了:“不用,我的速度很快,完全能够跟上你,你带路就好。”

    虽然说温堰现在是一只白虎,但他毕竟是人,白虎只是他的另外一种形态。

    阮安虽然喜欢毛绒绒,但也过不去心里的那一道坎,更何况,她觉得自己好像只喜欢骑在龙泽的身上奔跑……

    温堰见女孩拒绝,有些遗憾但也没有再劝,他点点头:“好,那你跟在我的后面吧。”

    白虎矫健的四肢朝前一跃,顿时就奔去两三米的样子。

    阮安连忙捡起温堰兽化后留在地上的衣裳,丢进了自己的背包格子,脚尖一点,立刻跟了上去。

    她脚下的超跑鞋能够为她的速度加成八点敏捷度,再加上这段时间她持之以恒的锻炼,倒也和白虎奔跑的速度差不多。

    她不知道的是,其实温堰照顾到她的体力,并没有全速奔跑。

    旭日东升时,一人一虎极速前进,不过二十几分钟的样子,他们来到一片灌木丛。

    沙棘是一种胡颓子科,属落叶性灌木,其特性是耐旱、耐冷,抗风沙。

    它们甚至可以在盐碱化土地上生存。

    是一种非常好养活的植物。

    花期4-5月,果期9-10月。

    沙棘果如果没有人采摘的话,可以挂在枝条上很久很久。

    阮安看着这一片密密麻麻的沙棘果喜不自禁。

    她正准备采摘,温堰用虎头蹭了蹭她的身体:“阮阮,你帮我把衣服从空间里拿出来,我变成人形后,可以帮你采摘沙棘。”

    阮安从背包格子里把衣服拿了出来:“那你就在这里换吧!我去那边。”

    人变成狼看现场无所谓,但是由虎变成人,那肯定是得回避的。

    温堰看着女孩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眼神闪了闪。

    ――能够单独与她在一起的机会非常难得,自己一定要把握住。

    他变回人形,飞快地把衣裳穿好。

    为了方便采集沙棘果,阮安挪出一个背包格子,然后两只手左右开弓,每采到一棵沙棘果,就直接送进了背包格子。

    这两天的气温有些回暖,采摘了一会儿后,阮安热了起来。

    她脱掉了一件外衣,继续忙碌。

    有了这些沙棘果,维生素c的来源就有了,就再也不用担心缺维生素了。

    她心里正高兴,忽然间觉得脚下一空,只来得及惊呼一声,整个人就往下坠去。

    温堰一直留意着阮安,在见到她掉到洞里时,马上扑了过去。

    堪堪抓住女孩的衣角,顺着她往下坠的力度一起掉了下去。

    洞很深。

    为了不让女孩受到伤害,温堰在半空中的时候兽化了。

    一头白虎怀抱着女孩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饶是温堰的身体经过强化,但是被剧烈的撞击后,他*了。

    阮安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因为她整个人都躺在了白虎的肚皮上。

    不过虽然她没有受伤,但是从高空跌落,失重的感觉非常不好受,一阵头晕目眩后,才后知后觉才发现温堰受伤了。

    阮安手轻脚轻的从白虎身体上翻了下来,又从背包格子里取出火把点燃,就看到了地上那一片鲜红的血迹。

    温堰受伤了,但意识还是在的,不过他却一直闭着眼,假装昏迷。

    阮安着急了。

    她想晃动一下白虎,但又怕白虎现在昏迷不醒是因为内脏破裂,连忙收回了手。

    “温堰?”

    “温堰?”

    她喊了两声。

    温堰没有动。

    阮安忙俯低身子,用手探了探他的呼吸,又趴在了白虎的胸口。

    “砰。

    “砰。”

    “砰。”

    她听到了白虎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还好,还好。

    没死。

    阮安忙打开了游戏商城,搜索治疗跌打损伤的药物。

    很快,她就找到了一瓶红药。

    这种药剂能够快速修复人类被损伤的内脏和骨骼。

    就是价格有一点小贵。

    但现在救人要紧,阮安顾不得多想,也来不及细看使用说明,便点击了购买。

    她拿着小红瓶,凑到白虎嘴边,却发现白虎毫无意识,红药根本就喂不进去。

    阮安想了想,伸手捏住虎嘴,用蛮力把药灌了进去。

    看到药剂一滴不漏的喂进的温堰口中,阮安这才心疼不已。

    17000个铜币。

    整整17000个铜币。

    今天摘沙棘果实在是太亏了。

    温堰被女孩捏着嘴不知道灌了什么液体,只觉得浑身被一股暖流包围着,整个身体都感觉非常舒服,之前因为冲击力受伤的部位也快速在愈合。

    他意识一动,化为了人形。

    他之前为了救女孩,在半空中兽化时,兽体巨大,把衣裳都撑破了,现在,他出现在女孩面前是不着寸缕的。

    阮安吓了一跳。

    她连忙转过身体,气急道:“你怎么突然就变成人了?”

    温堰知道自己不能够再演下去,再演下去就过了。

    他咳嗽了一声,“对不起阮阮,我不是故意的。”

    “可能是因为受伤,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阮安听到他咳嗽时痛苦的面容,也知道他的内伤肯定没有好,再想到他也是因为救自己才变成这般模样,虽然心里有些别扭,也只能摆摆手,示意自己不介意。

    “我再给你一身衣裳吧!”

    温堰嘴角微微上扬,他点点头:“好的,谢谢阮阮。”

    “那,我现在已经没有金子了,这身衣裳的钱用珠宝抵账,好不好?”

    温堰主动提出付钱,反倒是让阮安有些不好意思。

    虽然说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死,但是从那么高的洞上摔下来,肯定非常痛。

    阮安不怕死,但怕痛,怎么说温堰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给他一身衣裳也不是不可以。

    她飞快地从游戏商城买了一套衣裳反手放在了地上:“不用了,这身衣裳我送给你了。”

    温堰有些意外。

    阮安有多么爱财,他可是体会到了的。

    想不到她这一次会如此大方。

    不过,在看到阮安拿了一套一模一样的衣裳后,温堰皱了皱眉。

    他弯腰从地上拿起衣裳,慢腾腾地穿上:“谢谢阮阮,阮阮真好。”

    事情没有在温堰的预期之内。

    他的本意是在兽化的时候把衣裳弄破,然后换上另外一套不同样式的服装,这样的话,就会让苏白卿和龙泽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