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龙。

    龙对天下的水域有天生的统治能力,下水后,他就感受到了女孩的气息。

    龙泽像利箭朝前飞去,只是几秒,就来到了阮安身旁。

    湖底很深,龙泽放出神识看到了女孩不着寸缕的身体。

    但此刻的他,内心没有半点旖旎,龙泽很生气。

    他用风之力控制着水流把拽住女孩的怪物束缚住,然后伸手从怪物怀里抱过女孩游到水面。

    此时的阮安很懵。

    她呆在一个黑漆漆的空间里,四周一片静寂。

    阮安觉得自己应该是死了,但是系统却没有判定她死亡。

    系统不判定她死亡,她就不能够用复活币复活。

    眼前这种情况可真是太糟糕了。

    正茫然,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大力按压,并且还感觉有人在吹气。

    给她渡气的气息很好闻。

    也很熟悉。

    一股甜美的琥珀香和芳润的木质香,仔细体会,甚至能感受到海水的味道。

    像龙涎香。

    想起来了,是龙泽的味道。

    她迷糊的脑子瞬间就清明了,然后就看到自己从胃里吐出来很多清水。

    这种意识与肉体若即若离的感觉很玄妙,也不知道系统到底是怎么样建造自己的身体的?

    阮安吐了几口水,整个人都清醒了。

    她看到了俯着身子准备再次给自己渡气的青年。

    两人四目相对,顿时都面红耳赤起来。

    过了几息,龙泽不自然的咳嗽一下后抱起了女孩:“安安,你还好吗?”

    阮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低下头先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还好,他给自己盖上了衣裳。

    “我没事,龙龙你能不能先背过身子?我想把衣服先穿好。”阮安小声说道。

    “好的,安安。”龙泽应了声立刻放开女孩,扭着身子不看她。

    阮安其实手脚还有些无力,她努力控制着,慢慢的把衣裳穿好。

    她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龙龙,刚刚是你救了我吗?”

    龙泽点点头:“是的,安安。”

    阮安:“那抓住我的那个怪物你杀了吗?”

    龙泽想到就生气,他狠狠的说:“我抓住它了,但是我现在还没有杀掉它。”

    “它想吃安安,我得让它受一些痛苦,再弄死它。”

    阮安倒觉得大可不必。

    大自然,本就是丛林法则,为了活下去,任何物种都是食物链中存在的一员。

    就看谁的手段更高明。

    自从来到这个海岛,不管是反杀还是主动杀戮,阮安都杀了很多动物,所以,对于刚刚自己差点死在这个怪物的手里,她没有怨怼之心,只怪自己技不如人。

    ――不过,龙龙生气了。

    ――那就让他出出气。

    阮安穿戴好衣裳后,伸手环绕过青年的后背:“龙龙,刚刚我如果死了,你会怎么办?”

    听到女孩的话后,龙泽温和的眉眼顿时就有了暴戾的气息。

    “你不会死。”

    “我不会让你死的。”

    龙泽根本就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女孩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他想自己会崩溃,会疯,没有她的陪伴,他也会死。

    阮安感受到了龙泽不稳的情绪,她撇撇嘴,不再询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她想,自己如果死了,龙泽会再找一个罢。

    在原来的世界,无论多恩爱的夫妻,丧偶的男人基本上都会再找。

    有的妻子甚至死去不到一个月,就另外再找了一个。

    薄情得很。

    但看到龙泽恐慌的模样后,阮安忽然觉得自己刚刚问出来的话好没水准,也好无聊。

    既然是活在当下,以后的事管那么多做甚,起码龙泽现在心里只有自己……

    她慢慢放下自己的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你看到我的匕首了吗?”

    阮安顿了下后又解释:“我在与那个怪物搏斗的时候,把我的匕首插到了它的身体上。”

    龙泽感觉到女孩有些不对劲。

    但他没有细想,只是以为刚刚被吓着了。

    他转过身体,又把女孩抱在怀里:“你的匕首在那个怪物的身上,我看到了,还在。”

    “但是,安安,你之前害怕吗?”

    阮安扯着嘴笑了下:“有什么好怕的,我的战斗力,你又不是不知道。”

    龙泽紧紧的抱着女孩,颤抖着说:“可是安安,我很害怕。”

    “我怕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

    “我怕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来不及救你。”

    “所以,以后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太远,我……我真的很担心。”

    阮安想要解释自己不会死,因为她有复活币。

    但是,话到嘴边,却好像受了什么禁制一样地说不出口。

    她又试了两次,确定自己无法解释出来后只能放弃。

    她想,可能系统判定复活币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信息,直接判定不能吐露。

    阮安安抚:“别怕啦!我这不是没事吗?”

    龙泽低着头,哽咽着:“安安,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也活不了。”

    听到青年内心的剖析,阮安错愕了一瞬。

    她没有想到龙泽对自己的感情如此之深。

    这让阮安对自己之前升起来的念头非常愧疚。

    是啊,人和人是不一样。

    这个世界有坏男人,但也有好男人。

    她有点唾弃自己老是钻牛角尖,看不清身边人的美好。

    “嗯,放心吧!”

    “我以后会照顾好自己的。”

    “你也要相信我。”

    “我很强大,我不会死。”

    阮安连着说了好几句话安慰龙泽。

    甚至为了安抚他,她回抱了他。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合在了一起,对死亡的恐惧消散后,空间里忽然就弥漫着暧昧的气息。

    龙泽一动不敢动。

    阮安四肢僵硬了起来。

    两个人内心却活动开来。

    龙泽:现在我要是亲一下安安,她会不会打我?

    阮安:他要是等一下亲我,我要不要打他?

    龙泽:如果亲了一下安安,她打我的话,我要不要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博得她的怜爱?

    阮安:嗯,龙龙刚刚才救了自己,之前龙龙也亲吻过了自己,这次他要是亲我,我打他,会不会显得自己太矫情?

    月色下的少男少女相拥,看着甜蜜幸福,却不知道他们两人实际上都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又或许是更久,阮安趴在龙泽的肩膀上笑了起来。

    “龙龙,为什么你的身体绷得这么紧,就好像下一秒要打架似的。”

    龙泽本来很紧张,被女孩这么一打趣,马上就轻松了。

    他摸摸女孩湿漉漉的头发,有些担忧道:“安安,你的头发好湿,我来帮你擦干吧!”

    阮安不想动,她之前与水里的怪兽搏斗的时把力气都消耗完了,再加上溺水,她现在连手指头都不想动。

    谷lt/spangt  “龙龙,你用你的术法帮我把头发搞干呀。”

    龙泽无奈道:“可是安安,之前为了救你,我现在体内的灵力不多了。”

    阮安这才直起身子,从背包格子里拿出来一条毛巾递给龙泽。

    “好吧,擦吧。”

    她喜欢被龙泽温柔的对待。

    每一次龙泽这种体贴又细心的举动,都会让阮安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内心就会感到很满足。

    龙泽用手接过毛巾,细致的帮着女孩绞干头发。

    他喜欢帮安安做些琐事。

    每次帮她做事的时候,就觉得非常甜蜜。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享受着夜色下的宁静。

    此时苏白卿和温堰,他们早就已经回到了临时的栖息地。

    两个人等了又等,也没有等到阮安和龙泽的回来,不禁都有些心浮气躁。

    ――他们一定是在进行某些不可描述的活动。

    ――嗯,就是那些容易被**屏蔽的内容。

    苏白卿坐在椅子上,胡思乱想着。

    温堰也有些气动。

    ――为什么这么不能忍?

    ――他们不是还没有结婚吗?

    ――没有结婚就在一起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啊!

    又等了一会儿,苏白卿沉不住气了。

    他开口说道:“阿堰,我们要出去找找他们吗??”

    温堰叹息:“找他们做什么呢?”

    “他们现在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关系。”

    “就算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活动,我们也没有立场说些什么……”

    苏白卿本就不能想。

    一想内心就燥热。

    被温堰这么挑明说开了,他更加受不了。

    他忽然站了起来,“我出去一下。”

    见到苏白卿心急火燎的样子,温堰幽幽的说:“泄火是可以的,但也不能太频繁吧!”

    “伤身的,阿卿。”

    苏白卿:“……”

    他不自然的转过头,又坐了回去。

    就在两个人相对无言时,龙泽抱着阮安走进来了。

    苏白卿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战况这么激烈的吗?

    ――居然连走路都走不动了?

    ――这也太过分了吧?

    温堰的脸色也不好看。

    但是,想到这两天自己的部署,他又沉下心来了。

    龙泽看着温堰和苏白卿愤懑的样子只觉得心里得意极了。

    他没好气的问了一句。“这么晚了,怎么你们都还没有睡?难道你们两个都准备守夜?”

    苏白卿不理他。

    这个狗男人,自己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怎么不问问自己?你为什么不去睡?

    温堰倒是已经压住了内心纷纭的心思,他淡淡一笑:“我们在等你们呢。”

    “嗯,主要是看到你们这么久没有回来,以为出意外了呢。”

    龙泽呵呵:“有我在,能出什么意外呢?”

    温堰一点都不在意龙泽冷淡的态度,他点点头:“嗯,没有出意外那就好。”

    苏白卿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总是往龙泽怀里女孩的身上瞟。

    ――她是得多累,才显得这么柔弱!!!

    ――龙泽这厮,身上看着没有二两肉,战斗力有这么强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阮这么可爱,这么美,为什么就不是自己的女朋友?

    苏白卿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他的目光太灼热,龙泽下意识的偏过身体,遮挡住了苏白卿注视安安的视线。

    苏白卿冷冷哼哼,转过了头。

    阮安在龙泽的怀抱里早就睡了。

    她并不知道温堰和苏白卿诸多的心理活动。

    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当一回事。

    虽然说这两个男人对自己会造成一些困扰,但是她相信能找到人类的栖息地,等他们生活在正常的社会里,有了更多的女孩,就不会对自己如此执着。

    龙泽怕吵醒女孩,他找了个凳子坐着,一直搂着她。

    苏白卿看到后眼睛直抽抽。

    ――哼,秀恩爱,死得快。

    ――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温堰坐在一旁闭目养神,没人知道他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夜色如水一样流过,晨曦慢慢来临。

    阮安从龙泽的怀抱里醒了过来,抬眼看到青年坚毅的下颚,有些分不清今夕是何年……

    龙泽在怀里的少女睁眼时调整了一下姿势。

    抱了安安一晚上,他的手臂有些酸疼。

    “醒来了?”

    龙泽晚上没有休息好,早起的声音略带些沙哑,阮安居然觉得很好听。

    很*的样子。

    她的视线停留在青年的喉结,忽然伸手捂着脸,觉得自己现在真是有一点*的。

    龙泽见到后打趣:“安安,为什么捂着脸?”

    阮安闷闷道:“因为早上起来没有洗脸啊!很丑的。”

    龙泽低头亲了亲少女的头顶:“安安不丑,安安什么时候都很好看。”

    少男少女旁若无人的卿卿我我,让整个空气里都充满了粉红色的泡泡。

    苏白卿要*了。

    还有完没完了。

    他用脚踢了一下门的石头,生硬说道:“阿阮,我饿了。”

    苏白卿的声音大气洪亮,倒是掩盖住了他内心的焦躁。

    “阮阮,我也饿了。”温堰也慢吞吞附和。

    龙泽烦躁死了。

    为什么想要过个二人世界就那么难呢?

    眼前的这两个男人为什么没有这么一点眼力劲呢?

    他们就不知道避避嫌吗?

    他们就不知道这样子很讨人嫌吗?

    但无论龙泽有多不满,他的面上始终平静如水。

    而此时的阮安在听到苏白卿和温堰的话后,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临时营地。

    她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昨天晚上龙泽抱着自己的那一刻。

    完全清醒后,顿时有些不自在了。

    不自在不是因为龙泽的拥抱,而是因为旁边的温堰和苏白卿眼神太炙热……

    阮安总觉得他们下一秒要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