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打开游戏商城,买了好几个创口贴,然后小心翼翼给他把伤口处理好。

    龙泽看着她手上戴的手套只觉得非常碍眼,但是,他也知道,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暂时只能这样相处,毕竟之前的轻吻已让安安很为难。

    温堰和苏白卿一回来就看到了阮安和龙泽亲密无间的举动。

    两人顿时心塞死了。

    “他们现在感情越来越好了,这墙角还能够撬得动吗?”苏白卿终于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温堰:“……”呃,阿卿又开始间歇性情绪低落了。

    龙泽早就留意到了温堰他们的到来,但是他没有提醒安安。

    对。

    他就是故意的。

    龙泽甚至在女孩给他处理伤口时,另一只手在她看不见的角度虚虚抱住她。

    他低头温柔说:“安安,等一会能给我一个勺子吗?我的手受伤了,拿筷子不好拿。”

    阮安没有回话,只是点点头。

    她觉得龙龙真的太娇贵了。

    才翻了这么一点地,手上就起了这么多的泡,不过,回忆起他之前做事总是用术法,又能理解他的娇贵。

    “阮阮,我们回来了。”温堰沉声打断了少男少女的交流。

    阮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嗯,等一下。”

    “我把龙泽的伤口处理好,就吃饭。”

    “不急。”温堰坐了下来,位置离女孩比较近。

    一块石头就那么大,坐了三个人之后,苏白卿想要*去不行。

    他心里啧了一声,想不到温堰这个内敛的人撬起墙角比自己手段还高明。

    真真是人可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温堰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果实,递到阮安面前:“阮阮,你帮我看看。”

    “这一枚果实可以吃吗?”

    阮安正好已经把龙泽的伤口处理好了,她从温堰的手里接过果实。

    字幕君兢兢业业的出现了。

    沙棘,维生素c之王,含有多种维生素、脂肪酸、亚油素、沙棘黄酮、超氧化物,氨基酸。

    具有保护和加速修复胃黏膜、增加肠道双歧杆菌的药性,降低血浆胆固醇、减少血管壁中胆固醇含量,防治高血脂症和动脉粥样硬化症,并有促进伤口愈合的作用。

    每公斤可兑换100铜币。

    阮安惊讶了。

    这种果实还挺值钱。

    她低声询问:“你在哪里找到的呀?”

    温堰指着北方:“那边。”

    阮安:“离这里远不远?”

    温堰略思考后回答:“如果我化为兽型的话,大概十几分钟能到。”

    白虎奔跑速度很快,一分钟他能跑5里路,也就是说果实生长的地方离这里有60几里路。

    阮安的速度虽然有超跑鞋加持,但也不可能超过白虎极速奔驰的速度,而龙泽灵力透支,现在又不能变回大猫……

    她抬头看了看天色,估摸着今天是没有时间去找沙棘了。

    “行,我们先吃饭。”阮安从背包格子里掏出桌椅板凳放到了一块空地上。

    摆放好桌椅后,她又拿出一个大碗,把蛇肉装好放在桌子上。

    主食是之前早就准备好的红薯和山药。

    蛇肉炖煮的时间刚刚好,入口即化,阮安觉得自己的厨艺又精进了不少。

    她一边吃一边想着事。

    这里的物资很丰富,如果不是因为部落还差几个人,她想留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

    龙泽早上的时候给了她几枚柿子,抽空得去把柿子树上的柿子收了。

    至于沙棘果,有多少采多少,毕竟从穿到海岛来之后,蔬菜是吃的最少的,所以她体内肯定缺维生素。

    而沙棘是维生素c之王,把它们都采集后,每天吃一把,应该可以让身体会更健康。

    龙泽吃得有一些三心二意,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会时不时看着心爱的人。

    这种控制不住的感觉,真是一种甜蜜的烦恼!

    温堰和苏白卿默默扒着山药,老实说天天吃这些东西早就吃腻了。

    但是,想到死去的顾长生等等,又觉得现在能搞到一口吃的日子已经非常好过了。

    苏白卿对吃蛇肉没有一点顾忌,一大碗蛇肉他一个人吃了一多半。

    温堰忍着心里不适也吃了小半碗。

    龙泽根本就没有吃什么,他光顾着看安安。

    “这湖里的鱼是不是捕的差不多了?”阮安放下筷子问道。

    温堰点点头:“嗯,大鱼都已经捞上来了,剩下的都是点小鱼崽子。”

    他说完,揉了揉眼,显得很困的样子。

    “你今天很累?”阮安下意识问了句。

    温堰笑了笑:“今天也还好,主要是昨天晚上守夜守了一晚上,所以现在有些想睡觉。”

    听到温堰的话,苏白卿心里直呼好家伙。

    ――原来昨天晚上阿堰守夜的行为,就是为了博得女孩的好感!!!

    ――这,现在追女孩也这么卷了吗!

    果然,在听到温堰守了一夜后,阮安心里触动很大。

    想不到末世前的傲然贵公子,现在也这么体贴入微。

    她从背包格子里抓了一把花生递过去:“嗯,以后我没有要你守夜,你可以安心睡觉,这个给你,补补身体。”

    温堰心里高兴极了,但面上却平静如水,他伸手接过花生,小心翼翼放进自己的口袋,道了声谢。

    末日前,花生这种廉价货他是不屑吃的,要吃也是吃那些顶级的坚果。

    但现在物资紧缺,这几颗花生来之不易,阿阮自己都舍不得吃,却拿了这么多给他,看来,阿阮真的喜欢勤快的男人。

    龙泽咬着牙,握拳的手紧紧松松。

    温堰现在这样的举动,简直是明晃晃的挑衅,如果不是看在安安需要完成任务,真想把他丢得远远的。

    苏白卿看着温堰装着花生鼓鼓囊囊的口袋,艳羡不已。

    虽然他有些吃醋,但是看到龙泽不爽,他就爽了。

    收了碗筷,阮安召集4个人坐在桌旁。

    谷lt/spangt  这几天要做的事情很多。

    首先,今天上午翻找出来的红薯有很多,虽然说生红薯也可以吃的,但吃生红薯对脾胃不好,出发之前还得烤制一批红薯出来。

    那一万多斤的红薯要烤制非常不容易,而今天捕获这么多鱼,要做成咸鱼干也非常难。

    还有温堰发现的沙棘和龙泽摘到的柿子。

    并且这片区域还没有探索完毕,肯定还有别的物资没有收集到。

    她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一块土地上的物资全部整合。

    那么,就必须分工合作。

    她指着湖岸上的鱼又问:“你们三个人,谁会做咸鱼干?谁会烤红薯?”

    苏白卿摇头:“不会。”

    ――咸鱼干是什么鬼?

    ――烤红薯又是什么鬼?

    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公子哥怎么可能会做这些事?

    温堰沉吟片刻后回道:“我不会烤红薯,也不会做咸鱼干,但是你要是教我的话,我应该很快会学会。”

    龙泽没有想到自己的回答会被温堰抢走,只能另辟蹊径,他伸出手:“安安,我的手受伤了,做咸鱼干和烤红薯这两个活我做不了诶。”

    阮安有点不好意思,她居然忘记了龙泽受伤的事情!

    她想,大概可能因为他的伤实在是太轻了吧?

    “好,等一下回去后,我教你们怎么烤红薯和做咸鱼干?”阮安转头和温堰说道。

    阮安说完便收了摆在湖边的桌椅板凳,又从背包格子里把两盏灯拿出来照明,然后带着温堰和苏白卿走到鱼堆旁,教他们认鱼。

    这两个人虽然是生活小白,但学东西却非常快,阮安只是教了他们一次,他们就已经完全认识眼前所有鱼的品种了。

    3个人把鱼堆里的草鱼和鲫鱼挑出来,阮安把它们收进了背包格子。

    其实有湖里还有几种鱼,阮安不认识,系统也判定不了,估计时变异的鱼种,她把它们挑选出来另外存放着。

    剩下的那些杂鱼,她找了一个大袋子装起塞进了大衣柜。

    “行了,你们回去吧,我等一下再回。”阮安挥挥手示意三个男人离开。

    挑了这么久的鱼,身上一股子鱼腥味,实在是太难闻了,她得洗一洗,顺便换一套衣裳。

    龙泽有些恋恋不舍,但还是转身离去。

    温堰和苏白卿自然知道阮安是想洗澡,他们神色晦暗的对视一眼,内心俱有些难耐。

    男人对女人,无论是在生活里还是在床上,总有一种天生的征服欲。

    从一年多前醒过来后,他们都没有碰过*人,那个时候因为没有遇见阮安,每天都被生存那把尖刀抵着,对那方面倒那么强烈的*。

    但是现在衣食无忧,又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每天都在眼前晃动,苏白卿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下去。

    温堰亦是如此。

    两个背道而驰,寻了一个清净的地,自我舒解。

    龙泽没有离开很远,他不放心,但也不敢离得太近,离得太近听到女孩窸窸窣窣*服的声音,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阮安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让三个男人相火妄动,她水性不太好,不敢游到湖中间,只敢呆湖旁。

    她用泡泡草打出泡沫抹在皮肤上,惬意的眯起了眼。

    因为昨天才在这片湖里清洁过身体,再加上温堰和苏白卿在湖里也闹腾了小半天,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阮安便放松了警惕。

    能够天天洗澡,真的是一件令人很幸福的事情呀。

    阮安洗完,正准备起身离开湖边,忽然感觉什么东西从脚底下游过,突如其来的碰触顿时让她浑身一紧。

    正所谓好奇害死猫,她想都没想立刻踩水朝岸边游过去,一点都没有想要探寻刚刚从脚底下游过的是什么东西……

    但是,墨菲定律无处不在。

    阮安心里正犯怵,踩水的脚踝忽然被一根什么动物的尾巴缠住了,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托拽着她朝深水区沉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阮安甚至来不及呼救,被不知名的动物拖往水下的那一瞬间,她连呛了好几口水。

    慌乱中,阮安什么都看不见。

    她连忙憋气,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

    人冷静下来后,阮安忽然就想起了以前。

    以前外婆那个小村庄里,有一个大池塘,村里人都喜欢在那里洗衣服挑水浇菜什么的。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年总会有人失足落水,然后淹死在小池塘。

    事情发生后,外婆就经常在阮安耳旁唠叨,要她不要去池塘边玩耍,说池塘里有水鬼,他们都在找替死鬼。

    但后来阮安知道了。

    那个小池塘里面没有水鬼,但是有一只水猴子。

    水猴子在水里力大无穷,一旦被其拖入水中便很难上岸。

    阮安脑海里闪现的回忆也就几秒钟,回忆过后她瞬间想到了对策。

    只要抓住自己的是水猴子,那么它肯定就能够被物理伤害。

    她放弃挣脱而是顺着下拽的力量往下沉,然后从背包格子里拿出匕首刺向抓着自己脚踝的生物。

    水中的生物没有料到自己的猎物会反击,在完全没有防备下被刺了一个正着,一股血液从伤口喷出,让本来混浊的湖水更加看不见了。

    阮安的匕首,每天都会浸泡在箭毒木的汁液里。

    为了不让湖水稀释毒液,她从背包格子里掏出匕首刺向水中生物地速度非常快,所以,在刺进生物的体内时,箭毒木的汁液全部被喂进了水中生物的身体里。

    箭毒木又称见血封喉。

    也就过了20几秒的样子,阮安明显感受到了不明生物拖拽自己的力量小了很多。

    但这时,她因为憋气过久已经感到肺部非常不适了。

    就在她以为水猴子会放弃自己时,却想不到它整个躯体都缠了上了。

    阮安整个人都不好了。

    事情发生的时候,阮安在湖里里清洁自己的身体,她可是什么都没有穿,被水猴子这么一抱,她只觉得毛骨悚然。

    心里一麻,就忘记憋气,她又连着呛了好几口水,脑海里一片昏沉。

    失去意识时,阮安庆幸自己拥有好几个复活币,要不然死得也太憋屈了。

    就在她的身体被水里不明的生物拽往水底深处的时,龙泽游过来了。

    他对安安的生活习惯非常熟悉。

    每一次野外,安全考虑,安安洗澡的时间都不会很长,算上洗头的时间也不过10分钟。

    但是,这一次她超过时间了。

    龙泽立刻意识到,肯定是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