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白卿在心里努力想着自己成为一只袖珍银狼可爱的模样,身体便渐渐在发热。

    不一会,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温堰在一旁惊呼。

    “阿卿,你去哪里了?”

    “苏白卿。”

    他站起来慌慌张张地呼喊。

    苏白卿整个人懵了,他感觉一瞬间自己就被丢进了一个黑暗的空间,并且还闷闷的。

    温堰的喊声惊动了阮安。

    她立刻从帐篷里出来了。

    然后就见到温堰正拿着苏白卿散落的衣服抖动。

    “啪~”

    一只袖珍银狼掉落在地。

    他似乎有些茫然,狼脑袋正晃动。

    阮安看得心都化了。

    袖珍银狼小得像一只手机挂机,配合着他不知所措的表情,太萌了。

    温堰用手捧着苏白卿,眼神一言难尽。

    他转头看着女孩:“阮阮,你不是说药剂没有问题吗?那他这是怎么啦?”

    阮安也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用了没有问题啊。”她硬着头皮说道。

    苏白卿连忙解释:“不怪阿阮,我觉得现在这种状态很好,再说我虽然兽化了,但是我身体不难受,也没有失去理智。”

    他福至心灵,大概知道自己现在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了。

    苏白卿有一丝窃喜,想不到自己真的变成一只袖珍银狼,这下龙泽总不能独占阮安了吧。

    龙泽确实傻眼了。

    不是说药剂能够稳定他们成为人类不再兽化吗?

    为什么苏白卿会变成这般令人糟心的模样。

    好气。

    阮安看着站在温堰掌心的银狼心里痒痒的。

    她对毛茸茸的动物真的没有什么抵抗力,更何况还是如此罕见的小可爱。

    忍了忍,她吞了吞口水伸手虚点了一下银狼:“温堰,我能摸一下吗?”

    苏白卿:“……”

    她要摸的是自己,为什么要问温堰?

    温堰看着跃跃欲试的女孩心里顿时明白了。

    她对男人有偏见,但肯定是一个毛绒控,难怪龙泽信誓旦旦说他自己能永远陪伴在女孩身边。

    “没关系,苏白卿不会介意。”温堰说完,低头看着白虎道:“是吧,阿卿?”

    苏白卿忍住狂喜,装作若无其事的点点头:“没事,阿阮摸。”

    阮安得到同意后,便要伸手摸摸银狼的脑袋,这时龙泽的猫爪子搭了过来:“安安,我不舒服,我肚子疼。”

    龙泽的声音颤颤巍巍,浑身也有些抖动,看起来很不好的样子。

    “怎么啦,是不是饿了?”阮安立刻收回了手,一脸关切的问。

    龙泽有气无力道:“可能是外面太冷了,安安,你抱着我回帐篷吧,帐篷里要暖和些。”

    “好好,我就回。”见着小奶猫病怏怏的模样,外面气温确实太冷,虽然小银狼也很可爱,但阮安怕龙泽着凉,抱着小奶猫进了帐篷。

    她转身时,龙泽从女孩的臂弯伸出猫脑袋,用眼神挑衅苏白卿:“想要安安摸你,你是在想屁吃。”

    苏白卿的脑海里回荡着龙泽嚣张的话语,气得头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想打死这只绿茶猫。

    温堰感受到了手心里银狼浑身在颤抖,他忙询问道:“苏白卿,你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适?”

    “没有,我气的。”

    “刚刚阮安明明就要摸我,龙泽是故意的。”

    苏白卿虽然生气,但还是记得与温堰的约定,他到底收敛了声音。

    温堰看着挂件样的小动物也稀奇不已,倒是没有留意到他的转变。

    “我记得你以前兽化后身体巨大,和一头猛犸象似的,威风凛凛,怎么现在变成这么小?”

    “是药剂的问题?”

    苏白卿连忙摇头:“不是,阿堰,你放我下来,我变给你看。”

    听到他的话,温堰蹲了下来,把袖珍银狼轻轻放在地上。

    苏白卿立刻在心里默念:我要变大,我要变大。

    过了一会,他就变成了一头正常大小的银狼。

    温堰惊诧莫名。

    “?”

    “你……”

    “什么情况?”

    苏白卿凑到温堰耳旁,告诉了他自己变大变小的诀窍,温堰马上就实验起来。

    好极了,身随心动,下一秒一头白虎出现在苏白卿身旁。

    因为怕把衣服撑破,温堰首先也变成一头小小的老虎,然后再慢慢变大。

    “这药剂真的太神奇了。”温堰感叹。

    两个人玩了一会,都决定不变回人形,海岛上野外的气温很低,动物有皮毛护体,到底舒服些。

    阮安不知道苏白卿和温堰的变化,她抱着龙泽回去后便从背包格子里拿出一碗熬好的参汤。

    出发前,她把所有的食物还有人参全部煮好,然后分门别类的存放进背包格子。

    这样,就不用耽误赶路的时间。

    看着龙泽小口小口喝完参汤,阮安着急的问:“”怎么样,好点没?”

    龙泽点点头:“好些了,可能是饿的。”

    他说完顿了下,用猫爪子勾住女孩的衣服:“安安,我好困,可以陪我睡觉吗?明天还要赶路。”

    阮安惊奇:“你累个啥,今天一整天都是我抱着你在赶路,你是睡一天睡累了么?”

    龙泽哼哼:“我要找路啊,放出神识是很累的哦,安安。”

    阮安“唔”了声。

    原来如此。

    难怪他喝完参汤才好一点。

    “好,睡吧。”

    “我不出去了,明天还要早起。”

    她安安静静躺在帐篷,不一会就熟睡了,却不知道龙泽看了她大半夜。

    帐篷外的火堆慢慢燃烧殆尽,天边出现一丝灰色的天色。

    温堰第一个醒来,他抖动了一下身体变回了人身,穿戴好后才把苏白卿摇醒。

    “你要变回来吗?”温堰在一旁询问。

    苏白卿摇头:“不,就这样。”

    他说完,恢复成一只袖珍白虎。

    温堰皱眉:“你是在像龙泽学习?靠动物的身份获取阮阮的好感?”

    苏白卿:“嗯。”

    温堰张张嘴又闭上了。

    人真是一个矛盾的个体。

    苏白卿话多的时候嫌弃他聒噪,眼下惜字如金居然又有些不适应。

    正感叹,阮安抱着龙泽出来,她低头叮嘱:“龙龙,我要收帐篷,你自己去玩。”

    龙泽乖巧点头,见到苏白卿用眼神挑衅,他眼珠子一转,跑到了银狼身旁。

    然后……

    他猫爪子一拍,直接就把苏白卿的狼头拍进了草丛里,口里兴致勃勃喊道:“今天天气真好,我们来玩吧。”

    苏白卿猝不及防被龙泽拍进土里,立刻反抗起来。

    玩*!

    他在心里爆粗口。

    有这么玩的吗。

    明明就是故意*。

    但是,苏白卿成长了。

    他现在是――

    钮钴禄·苏白卿。

    “阿阮,你看看,龙泽欺负我。”

    苏白卿的身体虽然变小了,但是声音一如既往的洪亮。

    阮安立刻就赶过来把提起龙泽的后脖颈:“你不要欺负他。”

    龙泽一脸懵懂:“我没有欺负他啊,就是和他玩。”

    苏白卿艰难地把身体从草丛里*:“我不喜欢玩这种,你刚刚一爪子拍得我好疼。”

    看到苏白卿一反常态的示弱,龙泽大呼不好。

    好家伙,苏白卿变了。

    他居然在学自己!!!

    龙泽骑虎难下,只能硬杠:“是男人就不怕疼,除非你不是男人。”

    阮安哪里看不出龙泽在针对苏白卿,要是搁以前,她肯定是站在毛茸茸一边的。

    但是,现在苏白卿也是毛茸茸,还是一只罕见的毛茸茸。

    并且,眼下他这种被欺负的样子很容易激起人的保护欲啊。

    “行了,他不喜欢玩你就不要强迫人家了,正好我的帐篷也已经收好,我放点水出来,你们洗漱后吃点东西,要出发了。”阮安无奈的拍拍龙泽的脑袋说道。

    龙泽见好就收,不过还是朝苏白卿翻了一个白眼。

    温堰弯腰把苏白卿提起无奈问道:“你变这么小,我要是把你放进口袋,你可是什么都看不到了哦。”

    苏白卿小声说:“你把我送到阮安手里,她上衣有小口袋,我呆在那里可以的。”

    温堰愣住了。

    好家伙,龙泽和苏白卿为了博得阮安的好感真是不顾一切,如果他们这一招奏效的话,那以后也没自己什么事了。

    温堰心里有些酸,他捧着苏白卿走到女孩身边,伸出手:“阮阮,苏白卿说想要呆在你的口袋里,你要不要?”

    苏白卿虽然已经下定决心放下身段追求女孩,但还是别扭的,他低着头,耳朵却努力关注女孩的动静。

    阮安看着男人手心里的袖珍银狼心里痒痒的,不过还是有些疑惑:“好奇怪,他这是用了药剂的副作用吗?不会变大?也再不能变成人了吗?”

    “具体我也不太懂。”温堰含糊不清的回了一句。

    虽然她很喜欢小银狼现在奶萌奶萌的样子,但是阮安心里到底过不去。

    毕竟为了两支稳定剂,温堰花了不少钱,却想不到会发生这种变故。

    “行,在苏白卿恢复之前,就先呆在我身旁吧。”她伸手拿过袖珍银狼放进了上衣口袋。

    口袋大小和苏白卿兽化后的身体很契合,放进去后,他正好露出脑袋。

    “谢谢阿阮。”苏白卿放缓声音道谢。

    龙泽虽然冷眼看着,但心里莫名着急。

    不行。

    苏白卿这厮诡计多端,自己得想办法对付他。

    有了。

    龙泽想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条计策。

    吃过早饭,阮安收拾好一切后准备离开,这时龙泽抖抖身体变大了。

    “安安,赶路太累,你骑在我身上,我带你。”

    龙泽变大的猫身和一只老虎身躯差不多,金色的毛发看起来威风凛凛。

    趴在女孩口袋的苏白卿狼眼圆睁。

    ――这也可以?

    阮安确实有点跃跃欲试,她伸手摸了摸龙泽顺滑的皮毛:“我很重哦,你背得起吗?”

    龙泽重重点头:“放心吧,安安,我可以的。”

    阮安还是不放心,他的嗜睡症吃了一根人参才好,眼下还是保持体力为好。

    见女孩考虑一会后露出抗拒的表情,龙泽用猫头蹭了蹭女孩的身子:“安安,相信我,昨天晚上在你们睡着后,我已经找到了离开青木研究所的通道,路程我都规划好了,最多两天,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

    阮安听到龙泽的话后欢喜极了。

    “真的吗?”

    “那太好了,不过,如果中途你觉得体力不支,一定要把我放下来。”她叮嘱道。

    这时,温堰插了一句:“龙泽,你昨天晚上不是说好累,要早点睡吗?那你是什么时候找到离开青木研究所的通道?”

    龙泽:“靠我的异能啊。”

    “我睡着后可以神游太虚,然后我就找到了。”

    温堰:“……?”

    苏白卿:“……?”

    总感觉他在胡说八道,但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龙泽说完,跪下前肢,让高大的身躯趴下地上,方便安安上来。

    苏白卿冲着龙泽翻了一个白眼。

    论追女孩的手段,他自愧不如。

    龙泽背着女孩风一样的疾行。

    为了保持稳定,阮安压低身子紧紧搂着大猫的脖颈,龙泽感受到了女孩的柔软,只觉得面红心跳,口干舌燥。

    至于苏白卿,因为阮安的姿势,他整个身体都陷进了龙泽幻化出来的皮毛里,那些细小的毛毛时不时*着他的鼻腔,搞得他总想打喷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龙泽这个家伙一定是故意的,他一定在戏弄自己。

    温堰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无比后悔昨天晚上没有变成白虎。

    兽身比人身的耐力要好太多。

    不过跑了一段时间后,温堰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更强健了。

    看来阮阮卖给他加强剂不止让他稳定了兽核……

    龙泽跑得毫不费力,他甚至还有闲暇的时间单独和安安说话。

    断断续续聊了会后,阮安才知道他吃过人参汤外加认真*后后,神识扩展了,才查出离开青木研究所的通道已经被炸毁,但只要挖通它们,还是可以离开这里的。

    现在,他们选择的这条路是龙泽经过计算后得出最短的距离的路。

    “龙龙,你是最棒的。”阮安真心实意的夸赞。

    龙泽最喜欢听到女孩夸奖,他一兴奋,又提高了速度。

    温堰已经累得不行。

    这一路跑来,都是上坡,很明显,龙泽是准备从高山上穿越到另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