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在啊,看到你们没有离开庇护所,我很失望。”龙泽站在高高的树枝上嘲讽地说道。

    温堰收了笑意,冷声说:“我为什么要离开庇护所,我可付出了足够多的金子,是合法居住。”

    “而你,不过是靠着与阮阮同在二区的情谊留在庇护所,你才是被她养着的人。”

    龙泽哈哈大笑:“你才知道安安在养我吗?那可真是太迟钝了。”

    “她不止养着我,还养得很精细,每天晚上都会给我熬人参汤,你可知道那人参多珍贵,那可是200多年的人参,怎么样?”

    “羡慕吗?嫉妒吗?恨不恨?”

    “想和我争安安,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识相点,赶紧离开庇护所吧!”

    龙泽放完话,一溜烟跑了。

    他不是怕苏白卿和温堰出手,他是怕安安找不到自己会着急。

    苏白卿气得跳了起来。

    不过就算他气成河豚样,也依旧抿着嘴没有发脾气。

    温堰拍拍他肩膀,安慰:“龙泽是在故意在激怒我们,不要上当。”

    苏白卿自然知道,但是知道还是会生气啊。

    他好讨厌一只猫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真的太讨厌了。

    两人调整好情绪,拖着柴火回了院子。

    意外的是,阮安并没有把他们关在门外。

    温堰把柴火整整齐齐码在厨房,又起着扁担准备出去挑水。

    苏白卿想要帮忙,却被温堰拒绝,只是示意他休息。

    阮安虽然坐在椅子上看书,眼角余光却留意着两个男人的小动作。

    总觉得苏白卿好像变了似的。

    哦,想起来了。

    他从进入房间后就一句话都没说过。

    这可真是太稀奇了。

    苏白卿坐在沙发的另一侧,只觉得好无聊,他时不时左右打量,像是在找什么。

    阮安反正不说话。

    于是厅里的气氛就越来越尴尬。

    当然,这是苏白卿单方面的认为。

    阮安只在最开始诧异后便沉静在知识的海洋。

    就在苏白卿光靠脚趾头快要扣出一座巴黎圣母院时,龙泽出现了。

    “安安,我醒了。”

    “安安,我饿了。”

    小奶猫驾轻就熟的跳进女孩的怀里,软软的说道。

    阮安就吃他这套,搂着毛茸茸狠狠吸了一口:“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顺便把今天人参汤一起喝了吧。”

    苏白卿本来白得发光的脸更加惨白了。

    女孩和龙泽的互动越来越甜蜜,这还有自己什么事?

    累了,毁灭吧,世界。

    他站了起来,失魂落魄的走出了厅,来到院子里。

    龙泽伸出猫爪,指着关闭的房门说:“苏白卿怎么啦?怎么好像一副被打击了的样子?”

    阮安也觉得莫名其妙,之苏白卿乱说话,自己都还没有惩罚他,他倒委屈了起来。

    果然,男人都是奇怪的生物。

    “别理他,我们去做饭。”阮安随口回道。

    等到温堰挑了一担水回来,阮安的饭菜正做好。

    在看到餐桌上没有自己和苏白卿的碗筷后,温堰便知道阮安到底生气了。

    他把水倒进缸子,又默默收拾好厨房静悄悄的坐在沙发上。

    阮安面无表情的嚼着山药,心里又有些不舒服。

    明明是他们背着说自己的坏话,却一个个委屈巴巴的,搞得她好像一个恶人似的,男人可真是一个复杂的生物。

    龙泽最会察言观色,他小口喝完人参汤后说道:“安安,我嗜睡的症状已经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找通往外界的路。”

    不能让安安对苏白卿还有温堰产生一丝可怜的情绪,要不然,这两个男人一定会顺势而上,缠住安安的。

    龙泽的小心机果然奏效了。

    阮安在听到他的嗜睡症好转后,高兴极了。

    300多万的人参汤没有白费,效果要比之前想象的还要好很多。

    她仔细想了想后说道:“再等两天,现在的天气还是太冷,夜晚露营不方便。”

    龙泽点点头:“安安说的对,不过我察觉到这几天的温度没有再继续下降,昨天下午甚至温度还升高了一点点,离出发的日子应该不会太远。”

    两人说着话,苏白卿躲在门后听得咬牙切齿。

    说什么食不言,自己还不是和龙泽说得不亦乐乎……

    苏白卿转身想要和温堰吐槽,又想起之前发过的誓言,只能闭着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温堰被他看得叹了口气:“人家龙泽和阮阮本来一直在一起,我们中途加入,并且还想抢走阮阮,本来就是不道德,你说你到底生的哪门子气?”

    “一天到晚总是像个河豚似的。”

    苏白卿听到温堰的话后若有所思。

    自己现在这样的情绪确实是错误的。

    既然想撬人家墙角,就应该有一个强大的心理。

    稳住,然后再徐徐图之……

    只要他和阮安闹矛盾,自己就可以从中作梗,趁虚而入……

    苏白卿直白的思想忽然就开窍了,整个人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温堰终于松了一口气。

    下午在野外时,苏白卿答应少说话只是迫于自己的压力才答应的,现在,他终于想明白,以后就不会那么暴躁了。

    苏白卿思想的转变后连行为都有了改变。

    以前帮着温堰洗碗砍柴总是不情不愿,现在非常积极。

    阮安甚至看到他拿着抹布擦试着庇护所的边边角角,并且还擦得干干净净。

    龙泽直呼好家伙。

    失策,失策。

    自己那番话没有打击到他,反而让他觉悟了。

    过了一天,趁着阮安休息时,龙泽抓住机会窜到苏白卿身旁好奇发问:“姓苏的,你又是不是一个保洁阿姨,你以为你放低身段,安安就会喜欢你吗?不会的,安安不可能看上一个保洁的。”

    苏白卿斜了着眼看着龙泽的猫身:“你生气了?”

    龙泽哼哼:“我为什么生气?”

    苏白卿:“没有生气,为什么找我说这些话?是感觉我现在的所作所为威胁到你了吗?”

    龙泽觉得很好笑:“你是在做梦吗?以你这样的相貌怎么可能会威胁到我在安安心中的地位?”

    苏白卿也觉得非常好笑:“你现在连人身都维持不了,不过一只猫而已,请问你有什么相貌?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龙泽得意地挥挥爪子:“就算我现在是一只猫,但也是一只有着高颜值的猫,不管你们使什么小手段,也是不可能得到安安的喜爱的,永远都不,可,能。”

    他说完,高傲地抬起猫爪子优雅地离开了。

    苏白卿停下手里的活计,气得想要把绿茶猫的毛全拔了,让他成为一只秃毛猫。

    又过了几天,气温维持在零下几度上下,阮安决定出发了。

    庇护所不能带走,但是只要攒够钱升级的话,就可以另外再选址投放,至于房子里所有的器具,那必须都得带走。

    为此,她花钱又开了好几个背包格子。

    桌子,沙发,床,被褥,床单,椅子,还有锅碗瓢盆都丢进了背包格子。

    所有能够带走的物品,全部收好。

    苏白卿和温堰是第一次大规模看阮安使用空间异能。

    嗯,他们脑补的空间异能。

    两人一惊一乍后也算大开眼界。

    “离开庇护所,你们到了晚上就会兽化,我如果来不及顾及,你们就会遇到麻烦,真的不需要稳定剂吗??”阮安关上院子的大门,轻声问道。

    温堰肯定是想买,但一想如果购买稳定剂,到时候人没死,钱花完了,日子肯定很难过。

    过了好半晌,温堰试探着问:“能再便宜些吗?”

    阮安气笑了:“我已经让步了,你居然还想讨价还价,你是在想屁吃呢?”

    温堰忽然理解了苏白卿为什么总会被气得像河豚,阮安这个女孩子真的很难打交道。

    他艰难地保持着笑意,柔声问:“阮阮别生气,我也就随口一问,既然已经是最低价,那容我再想想。”

    苏白卿见温堰在思考,有些着急。

    他现在身无分文,能呆在庇护所还是靠温堰出手相助,既然他面子薄,不愿多说,那自己要不要……

    苏白卿只考虑了一秒,就开口了。

    “阿阮,我知道药剂珍贵,按照我们注射青木研究所的药剂,一亿一支,两支也就两亿,阿堰金库里的金子可不止两个亿啊,你的要价会不会太离谱?”

    阮安冷着脸:“我手里的药剂比青木研究所的可要好太多,价格自然也不能相比,要不是因为我喜欢金子,这药剂我还不愿意卖。”

    温堰一直沉默着。

    虽然说末世了,一克金子还不如一个馒头来得实在,但是有需求就有市场。

    阮安需要金子,就代表金子在她眼里是值钱的。

    而这些金子都是不可再生资源,起码在回到温家时,温堰只能靠这些金条活着,所以,讨价还价还是得做。

    几个人默不作声,都在博弈,龙泽懒洋洋的趴在女孩怀里看戏。

    真好。

    如果苏白卿和温堰用了金条购买药剂,剩下的那些珠宝也不值几个钱,他们就是半个穷光蛋,那么他们就永远都不能翻起风浪了。

    温堰虽然在思考,但是眼睛余光看到了龙泽诡异的笑脸。

    虽然不知道他在得意什么,但是温堰也知道他肯定不安好心。

    巧的是,苏白卿也看见了。

    温堰看着老神在在的女子,终于明白自己想要再压价的想法是得不到回应,他无奈的点点头。

    “行,但这一笔生意这么大,总得有些赠品吧!”

    温堰索要赠品,真是一件破天荒的事,但苏白卿却觉得非常合理。

    唉,离开了家族的庇佑,花钱只能扣扣缩缩。

    阮安见温堰让步,小手一挥,大气道:“行,这一个星期,你和苏白卿的饮食免费。”

    “就当是购买药剂送的福利。”

    温堰:“……”

    苏白卿“……”

    一个星期?

    7天?

    好(真)大(小)方(气)!

    交易成功,阮安拿出小本本,记好帐,然后把金条全部出售给游戏商城购买了两支稳定剂。

    苏白卿迫不及待就喝了下去。

    温堰则从容淡定在一旁看着,见到没有异样才喝。

    阮安却没有一点担忧,毕竟给他们兑换的兽核稳定剂,她说明书看了好几遍,见到完全没有副作用才购买的。

    温堰没有使用过,到底心里还是有些忐忑,过了好一会,感受到体内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后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阮阮,你能够一直保持人形,是因为喝了稳定剂吗?”

    “嗯。”阮安简短回应。

    “那,龙泽为什么没有用稳定剂?”温堰有些疑惑,他指着龙泽问。

    阮安没好气说道:“稳定剂很贵,你给钱啊?”

    苏白卿下意识接了一句:“你们不是在谈恋爱?给他用一支稳定剂,不算什么吧?”

    阮安本不想搭理,但刚刚赚了一笔,心情好,便随口说:“给了,他不要,他说要靠自己买。”

    龙泽吃了一口自己的瓜,表示有点吃撑了。

    温堰和苏白卿四目相对。

    想不到龙泽还是一只有骨气的猫。

    三人一猫离开了居住了多日的庇护所,进入一片昏暗的森林。

    在穿过地下河后,夜晚如期而至,温堰和苏白卿紧张兮兮的等待。

    阮安已经抱着小猫睡进了帐篷。

    为了以防万一,她安放了一个防护罩。

    龙泽怕出去后遇到危险,抓紧时间在*。

    “阿堰,好像真的没有问题了。”苏白卿小声嘀咕。

    温堰亦是一脸欣喜:“是的,没有问题了。”

    苏白卿想问自己是不是再也不能变成白虎了,但是想到温堰喜静,又把话吞了回去。

    没有人聊天,苏白卿很无聊。

    他下意识的就盯着朝阮安住的帐篷。

    她和龙泽睡在一起。

    就算龙泽现在是只猫,苏白卿心里依旧不舒服。

    等等。

    自己和温堰都看出来阮安对男人有抗拒感,龙泽那厮不可能不知道。

    他回想起龙泽和阮安相处的点点滴滴,突然明白了龙泽为什么一直以猫的形态示人。

    ――龙泽他妈的一定是故意的,他在用小猫咪的形象获取女孩的关注。

    想通这个节点,苏白卿兴奋起来。

    ―――如果自己也能变成一只银狼,一只袖珍银狼。那么自己一定也能博取阮安的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