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静悄悄地打开,温堰站在门内,脸色不太好看。

    他恨铁不成钢道:“要我说你什么好!”

    “现在知道被赶出来的滋味了吧?”

    苏白卿气性未减,梗着脖子杠道:“又不是我的错,我不过是想说说话而已。”

    温堰气得没脾气了,他拍了下苏白卿的肩膀:“阮阮是主人,说得好听点我们是,说的得不好听我们是寄人篱下,你到底分不分得状况?”

    苏白卿张了张嘴,熄火了。

    真是人穷志短,想不到有一天,自己这个天之骄子居然混到了连开口说句话都得看人脸色的地步。

    真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话都不让说,那我们还怎么追阮安?”苏白卿小声嘀咕。

    温堰压低声音道:“等时机。”

    论能力,论才华,温堰和苏白卿并不比龙泽差,就相貌稍逊一筹。

    其实就算阮安不是海岛上唯一的女性,他们也不可能放手。

    强者不轻言放弃。

    温堰领着苏白卿进了门,再次叮嘱道:“以后阮阮在,你就少说话,不要再惹怒她,记得么?”

    苏白卿不情愿的点头:“知道了。”

    海岛晚上的气温比白天低得多,就这么站一会,苏白卿手都冻僵了。

    真要被赶出庇护所,那可真是太遭罪。

    两人进屋后,阮安还在看着书,不过她没有坐在沙发上,而是另外搬了一个凳子坐在卧室门口。

    这一次苏白卿乖乖地坐在一旁,什么话都不敢说。

    “你们坐着做什么,赶紧睡觉。”阮安不耐烦说道。

    什么人嘛,不让说话,也不让人坐一旁,苏白卿气得垛了一脚,闭着眼,躺了下去。

    温堰倒是依旧平静如水,他轻笑一声:“那,阮阮也早些睡,晚安。”

    随着两个男人裹着被子睡去,厅里重归平静。

    阮安继续看着书,没有睡觉的打算。

    她不知道龙泽*得多久,她想再等等。

    她想着只要是生物,有新陈代谢就得吃饭吧,龙泽应该也不例外。

    这么一等,就等到了后半夜。

    龙泽出来了。

    不过才*了小半天,体内聚集的灵力就很充沛,他感觉自己要恢复人形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想到阮安排斥男人,他决定暂时以毛茸茸的存在陪伴在她身边。

    “安安,你怎么不进来睡觉?”龙泽很惊讶,他迈着小短腿飞奔过去。

    阮安爱死了小猫奶声奶气的样子,她把书籍一扔,手一伸就龙泽搂住了。

    “龙龙,你终于醒来了。”

    “*得怎么样?”

    “进展顺利吗?”

    龙泽纵然知道女孩是因为自己毛茸茸才露出欢喜的模样,也依旧开心不已。

    “安安不担心,我很顺利的,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不会再被动陷入沉睡了。”

    阮安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没有龙泽这个劳动力,不管是采集还是做什么,都要累很多,也要浪费很多时间。

    就比如今天挖的人参,自己花了半天时光,如果有龙泽在,分分钟就能搞定。

    所以,在他没有完全恢复时,寻找通往外界的通道只能暂且押后。

    这么一想,阮安心中一动。

    如果人参能够让龙泽快一点恢复,那么就可以早一天离开这里,海岛那么大,应该能碰到更多物资。

    “龙龙,你*是怎么*的,需要吃点什么补药吗?”

    龙泽不知道女孩想做什么,他只是实话实说道:“我有*的*,照着练就是,至于吃点什么可以补充灵力,我没有试过,不太清楚。”

    阮安小声说道:“我今天挖了一根人参,等会我煮给你吃,你感受一下看看有没有效果。”

    龙泽又惊又喜。

    惊的是安安一个人独自外出,怕她遇见危险。

    喜的是,她居然把这么贵重的药材给自己吃!

    阮安说完把龙泽放在沙发上,兴冲冲的去烧开水煮人参。

    鲜品人参不用炖煮太久,不过一刻钟,一碗独参汤出现在龙泽眼前。

    “快喝。”

    看着热情洋溢的女孩,龙泽有些为难。

    刚刚熬出来的参汤,不用试就知道很烫,但是,安安实在太好了,龙泽硬着头皮伸出猫舌头舔了下。

    幸好他喝的时候使用了一个降温的小术法,但还是觉得有些烫嘴。

    龙泽轻声“嘶”了下,又来一口。

    痛并快乐着。

    吃了好几口,阮安后知后觉才发现参汤可能很烫。

    她低呼一声连忙端开了瓷碗:“龙龙,你是不是傻,这么烫的水也望口里送?”

    龙泽歪着头,“瞄”了声:“安安特意给我煮的,我很开心。”

    看着龙泽金色的瞳孔,阮安心里忽然有了一丝悸动。

    龙泽太温柔,温柔得有时候都不像一条张牙舞爪的龙。

    他收敛了所有的脾性,只为博取自己的欢心。

    再想起之前他想要送给自己那那一片珍贵的鳞片,阮安心里更不是滋味。

    被一个人全心全意的对待,阮安有些惶恐。

    她怕自己承受不起这样的喜爱,也怕这种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面目全非。

    龙泽感受到了女孩情绪的变化,他伸出小脚脚踩了踩手背:“安安,你怎么了?”

    少年的声音让阮安回过神来,她放下瓷碗,落荒而逃。

    关上门后,龙泽听到了女孩闷闷的声音。

    “参汤等冷了再喝。”

    “好的,安安。”龙泽忙应了声。

    他不敢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他怕自己好不容易经营出来的感情又起波折。

    阮安坐在床边,无意识的玩着手指头。

    她有些烦闷。

    过了一会,阮安打开了系统商城,点开了书籍栏。

    大概是14岁,或者更早些,阮安就意识到自己和别的女孩不同。

    她不喜欢和男性打交道,看到他们总是会从心底里厌恶,会愤怒。

    虽然随着年纪的增长,为了融合人群,阮安学会把这些情绪隐藏,但她知道自己的这种厌男症的心理并没有变好。

    似乎知道她在寻找什么,很快阮安就找到了一本有关厌男症的心理书籍。

    扉页上写了一行话。

    擅于发现身边的美,生活才会精彩快乐。

    阮安认真的看了好几遍。

    龙泽不知道自己刚刚的举动让心爱的女孩内心起了波澜,他乖乖的等着人参汤变冷后才喝了它。

    参汤下肚,他立刻察觉到一股细小的暖流从丹田处升起。

    龙泽有些意外。

    参汤里居然有灵气。

    他兴奋地从沙发上跳下来,跑进了房间。

    “安安,参汤有用哦。”

    阮安房门是虚掩的,龙泽猫爪一推就进去了。

    听到龙泽惊呼,阮安立刻把书收进了背包格子。

    在看到他依旧是小奶猫的形象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有用的就好,我挖的人参有300多克,刚刚熬的人参汤用了10克,还可以吃好多次。”

    “吃完这根人参,你嗜睡的毛病是不是就好了?”

    龙泽连忙摇头:“人参太珍贵了,我可以自己*,一样会好。”

    阮安:“那你需要多久?”

    龙泽犹豫片刻期期艾艾说:“最短……可能……大概……需要三个月吧。”

    “那太久了,我等不起。”阮安否决了这个方案。

    龙泽也知道安安想要离开这个地方,略思考后便同意了。

    这一次龙泽醒来后的时间稍微长了些,但温堰和苏白卿依旧没有看到醒来的他。

    阮安依旧每天都会出去,虽然人参没有再遇见过,但是找到了点可食用的蘑菇还有一点木耳。

    晚上,只要龙泽醒来就会给他熬人参汤喝。

    至于苏白卿和温堰则接替了龙泽砍柴的活计。

    这几天气温也没有继续下降,甚至还有了一丝回暖的迹象。

    “阿堰,你说龙泽是不是已经死了?”苏白卿抡着斧子一边砍着一颗枯树一边问,“要不然,这样的活计怎么会让我们干?”

    “应该没有吧,我看阮阮这几天神色如常。”温堰整理着散落一地的树枝回答。

    苏白卿啧了声:“那他怎么这么久都露面?真不懂他在玩什么花样?”

    他说道这里忽然想起什么:“阿堰,你说阮安会不会在钓鱼执法?故意让龙泽不出来,然后让我们以为他生病了或者死了,引诱我们对她动手?”

    温堰被苏白卿天马行空的想法惊到了,他有点无奈的搭话:“阮阮为什么要钓鱼执法?”

    苏白卿振振有词:“因为她不想再养着我们,碍于面子又不好直接赶我们走,所以才要钓鱼执法,只要我们动手,她就可以理直气壮驱赶我们了?”

    “这样她金子也得到了,又不用付出食物了。”

    阮安站在男人身后,冷着脸静静听着他无厘头的吐槽。

    温堰看到了,连忙对青年眨眨眼,示意苏白卿不要再说。

    哪知苏白卿根本就get到温堰的举动,他继续追问:“阿堰,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见温堰不回话,只是眨眼,他更着急了:“你眼睛抽筋了吗,老是眨,我和你说话你到底听没听到?”

    “阮安是不是不安好心?”

    温堰面对猪队友,只觉得真的累了,啊,毁灭吧,世界。

    他呵斥道:“苏白卿,别说了,你转头,看看身后。”

    看到温堰铁青的脸色,苏白卿意识到了什么,他缓缓转身……

    “吓老子一跳,你怎么站在我身后?”

    “等等,你什么时候来的。”

    阮安瞥了一眼男人,没有回话直接离开了。

    果然。

    男人这种生物简直不可理喻。

    自大,傲慢,多疑等等,缺点数不胜数。

    不自觉的,阮安心里又升起了对男人的批判……

    但很快,她又把这种负面情绪压制了下去。

    擅于发现身边的美,擅于发现身边的美,擅于发现身边的美……

    她心里碎碎念,念了半天,忽然发现苏白卿此人毫无优点,也就脸能看。

    好,那就看脸。

    看在脸的份上,今天就不把他们关在门外,只饿他们一顿。

    …………

    温堰拖着一大捆木材慢慢前行。

    苏白卿忐忑不安的跟在后面。

    半晌后,他忍不住开口了:“阿堰,你说我们会不会被关在门外?”

    温堰咬着牙,努力把气息调整到平静:“你说呢?”

    苏白卿:“大概会吧,不过你应该没有事,反正话是我说的。”

    温堰闻言气得把手里拉着木材的绳索丢在地上:“苏白卿,你今年几岁,能不能成熟点?”

    “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成年男人的嘴那么碎的,祸从口出这句话你是没听过吗?”

    温堰发怒了。

    他真的很累,为了能在阮安面前刷好感,他努力放下身段,他学会了刷碗,砍柴,收拾屋子等等等等。

    但是,苏白卿总是能用几句话就把这些努力轻易的抹去。

    温堰突如其来的爆发让苏白卿不知所措。

    他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

    似乎被吓着了。

    见到青年*样子,温堰更加生气了。

    他转身就准备离开此处。

    苏白卿着急了,立刻拉住了温堰的袖子:“阿堰,你去哪?不回阮安的庇护所么?”

    温堰冷冷道:“回去做什么?回去也只是讨人厌,我受够了。”

    苏白卿焦急劝导:“可是不回去我们会饿死的,还有,现在天气这么冷,晚上兽化失去理智后我们还会打架……”

    温堰面如死灰:“那就死吧,反正活着也很累。”

    苏白卿不可置信的看着好友:“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活着不好吗?”

    温堰没有继续回话,他低着头,用力把拉住袖口的手指一一扳开。

    苏白卿急得不得了,“好好好,我以后当哑巴总可以了吧,我不说话了,不吐槽了,不托你后腿了,阿堰不要走。”

    温堰绷着脸:“真的?”

    苏白卿连忙点头:“真的。”

    他顿了下后举着两个手指头保证:“相信我,我会改正,一定稳重。”

    就在两人沉默相对时,一声轻笑出现在他们耳旁。

    “我觉得你们两个人挺合适,不如在一起吧。”

    少年的音色揶揄中夹杂着几丝恶意,让苏白卿差点就爆发了。

    但,他忍住了。

    对,就在刚刚,他成长了。

    看着隐忍的青年,温堰赞许地点点头,转头笑道:“是龙泽呀,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