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

    回到房间后,阮安看到了一只五心朝上*的猫。

    就很玄幻。

    玄幻得让她想拍一张发朋友圈。

    稀奇的看了半天后,怕耽误龙泽*,阮安悄悄的离开房间。

    苏白卿和温堰终于等到了女孩单独出现在厅,不由都有些意动。

    谈恋爱可不就是谈出来的么。

    再说,多和她接触接触,多说说话或许能让她的恐男症得到改善。

    苏白卿咳嗽了一声想要开口。

    阮安立刻瞪了他一眼:“不要说话。”

    苏白卿不明所以:“现在又没有吃饭,不用食不语吧?”

    阮安没有回话,只是继续瞪着他。

    女孩杏眼圆睁,苏白卿怕了。

    他摆摆手后捂住嘴,伸手指了指棋盘。

    温堰想笑。

    但忍住了。

    苏白卿以前在女人堆里可是无往不胜,想不到在阮安面前总是吃瘪,这可真是一物降一物。

    阮安不想看两个男人下棋,她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雪已经停了两天,气温有些回升,左右无事,她去林子里看看。

    游戏商城里所有的商品都需要铜币交换,虽然说花草树木没有金子值钱,但蚊子小也是肉。

    因为不赶时间,也不怕周围会有野兽出现,阮安干脆在游戏商城买了一个勘察仪器。

    这种高科技仪器不止可以勘察地面上的植物,还可以勘察地底下5米范围内的植物根茎,并且价格还不贵,只需要1980个铜币。

    因为,它是一个二手货。

    有了勘察仪器,阮安的工作效率提高了不少。

    她又找到了些落花生和山药。

    “居然有一株人参?”

    她正惊叹,字幕君出现了。

    人参,主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益心智,大补元气。

    !!!经过测定,此株人参有230年份,极品,请玩家采集时千万小心。

    阮安惊叹一声。

    果然,想致富,先投资。

    如果没有这架勘察仪器,她是不可能找到这株人参的。

    碰到宝了,简直欧皇附体!

    以前在老家,她见过采参。

    因为外婆就住在长白山下。

    经常有村民相约进山找参,多人搭伙会有一个把头的,还有一个端锅,边棍和初郎。

    把头负责带路和挖参,端锅负责小组人员的伙食,边棍则是把头的助手,而初郎则是学习的新人。

    长白山下的人们把进深山老林寻找采挖野山参称为“放山”。

    那时为了攒钱,她也会跟着去,把头可怜她,便把她作为初郎被带进队伍的。

    不过遇到野山参的机会不多,寥寥几次而已。

    他们发现人参后会喊山。

    然后把头的先用拴有铜钱的红绒绳套在参叶上。

    拴完红绳后固宝。

    把头要在人参周围的地上画一米见方的框框,四角插上四个人用的索拔棍,称之为“固宝”。

    其他人点燃蒿草熏蚊虫,以便把头集中精力挖参。

    参挖出来后用苔藓、桦树叶、掺上一些原土,把人参包起来,外面再包上大块的桦树皮,用楸树皮打成“参包子”。

    最后是兆头。

    即由把头在附近选一棵红松树,朝着挖参的方向,从树干上剥下一块树皮后,在白茬树干上用短板斧刻杠。

    这是为了使大家知道这个地方曾经挖过人参,是人参生长区。

    阮安却是没有想到一个海岛,居然也会生长出人参,就有一点不敢置信。

    眼下她没有红绳,也没有伙伴帮她,略思索后,她在游戏商城特意买了一套挖参的工具。

    记得以前把头挖参有三样必不可少的东西,即索罗棍,鹿骨签和短把斧。

    索罗棍又叫索宝棍。

    它们造型各不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即一端系有一根长约20厘米的丝带,并且丝带上还栓了几枚古代钱币。

    索罗棍系红绳和铜钱是为了辟邪,能够驱除深山老林中的不祥之物,当铜钱碰在一起时,会发出叮叮当当金属响声,草丛中的毒蛇,或者森林中的野兽就会躲走,能够保障队员人身安全。

    找到人参后,鹿骨签就派上了用处。

    因为用铁器挖人参,如果弄破了皮,那人参要不了多久就会烂,而鹿骨签,质地坚硬,冬暖夏凉,上百年都不会发霉腐烂变质,所以鹿骨签没有霉菌,即便破了人参皮也没事。

    最后用短把斧留下记号。

    他们在树木下一块树皮,然后还在树干上砍出几个人,出的人参是几品叶等等的内容。为了防止树干愈合,把头还会用火将缺口烧成碳灰,这样可以长久保存。

    阮安本来只想买鹿骨签,但是系统商城不零卖,只能花了大价钱买了一整套工具。

    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时下午,待她把整棵人参小心翼翼挖出来后,天都快黑了。

    整枝人参平铺开来,目测有一米多长,形态非常的灵秀,人形外观活灵活现,并且珍珠点也非常明显。

    整体重量估计有300多克,分别长有三个芦头,真是非常难得的佳品。

    她看着系统给出的价格怦然心动。

    3598000个铜币。

    好值钱。

    卖还是不卖?

    人参大补,更别说如此珍贵的野山参,危急时刻,用它可起死回生,救人一命。

    她慎重考虑后,决定先收进背包格子。

    踩着最后一丝天光,阮安回到了庇护所。

    厅里的两个人已经没有下棋,他们正凑在自己的卧室门口,鬼鬼祟祟的,不知道想干什么。

    见阮安进来,苏白卿和温堰吓了一跳。

    女孩身法有如鬼魅,悄无声息的就站在了他们的一侧。

    “你们想做什么?”阮安压低声音冷着脸问。

    苏白卿摸摸鼻尖,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就是看到龙泽一下午没有出来,瞅瞅呗。”

    阮安一哂:“怎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是爱上龙泽了么?”

    苏白卿像一只被踩着尾巴的猫,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我没有,我不是,不要胡说。”

    “既然没有爱上龙泽,那你们这几天像望夫石似的望着,几个意思?”阮安顺着话头接了一句。

    “呸!什么望夫石?就龙泽那小身板,也就能当一个受。”他说完后,马上意识到自己是被阮安带进她的话术里,连忙抢救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只是想关心一下龙泽,真的没有别的想法。”

    “阮阮不要多想,我们是见着龙泽这几天似乎有些不对劲,以为他生病了,所以才特别留意。”温堰也在一旁附和。

    阮安不置可否,她挥挥手,示意他们不要堵在门口:“龙泽没有生病,就是天冷,比较嗜睡。”说完,她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卧室里一片昏暗,阮安怕惊扰到龙泽*,站在门口适应了好一会,影影绰绰中,看到小奶猫还是之前五心朝上的姿势后又离开了房间。

    龙族怎么*的,阮安不知道,她只知道在他练功时,不能打扰他。

    挖了一下午人参,阮安不太想做饭,煎了一条鱼做汤底搞了一个火锅,其它的山药,海带什么都丢里面煮着,主食依旧是面包果。

    现在气温低,吃火锅正好。

    得益于阮安制定的规则,一顿饭下来只有咀嚼声。

    苏白卿是忍了又忍,他觉得自己都快忍成一只神龟了。

    以最快的速度解决食物后,他转头看着温堰:“阿堰,你快点吃,我要和你说话。”

    温堰有些无奈。

    苏白卿自小就是一个话唠,一张嘴嘚啵嘚啵没个完,末世前,他朋友多,聚会时总有人捧着他,不用温堰搭话,倒也不嫌聒噪。

    末世后,龙泽与他不对付,两人相看两相厌,阮安基本是个哑巴,能不说话就绝不开口,可苦了温堰总是得陪着他。

    也就吃饭的时候,能得片刻清净,所以,在苏白卿催促时,他依旧慢条斯理的咀嚼着口中的鱼肉。

    苏白卿气得翻了一个白眼。

    阮安自顾吃着,她完全没有留意到两个男人在桌子上的暗潮汹涌,她在想事。

    记得以前看过不少书籍,里面提到*,或者练功什么的,总要辅助些灵药,不知道给龙泽吃人参有没有用?

    她念头一过,又惊悚了一下。

    今天得手的人参可是价值300多万铜币,自己居然想给龙泽吃?

    是不是不正常?

    他可是男人。

    不对,他不是男人,他只是一只小奶猫。

    不对,他不是小奶猫,他是种种未知的生物。

    可是不管他是什么物种,总归还是自己的宠物啊。

    阮安自我宽慰着,心里总算舒服了些。

    温堰虽然慢条斯理的吃着,眼角余光却总是似有似无的扫过女孩的脸庞。

    只是他做得太隐秘,在火锅雾气蒸腾的遮挡下,阮安完全没有发觉自己正被人观察。

    等到她放下筷子,出去洗漱后,温堰又坐了一会才开始收拾。

    苏白卿立刻凑了过去,不满道:“阿堰,我要你快一点吃,你怎么不听?”

    温堰似笑非笑:“作为好朋友的弟弟,我胃不好,只能细嚼慢咽,阿卿你不知道吗?”

    苏白卿闻言有些尴尬,他挠挠头:“倒是听你第一次说,难怪你只能吃软饭。”

    吃软饭!

    温堰:“……”

    他默了下后,居然觉得苏白卿说得没错。

    现在,自己可不就是被阮安养着,在吃软饭么。

    温堰再次重新定义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觉得如果再端着贵公子的范住在这所房子里,似乎有些不妥。

    万一,阮安的圣母之心忽然被理性的光辉打败,自己和苏白卿一定会被赶出这支队伍的。

    温堰这么一想,破天荒的洗完自己的碗筷后,麻利的把锅碗瓢盆也清洗好了。

    而苏白卿早已洗漱坐在了沙发上,见到阮安依旧留在厅。

    苏白卿觉得机会来了。

    ――她这个时候还没有进自己的房间,一定是想和自己聊天聊地聊人生。

    ――自己可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阿阮,你……”

    阮安不耐烦的吐出两个字:“安静。”

    好极了。

    苏白卿炸毛了。

    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我就不安静,你能那我怎么样?”

    “人长了一张嘴,除了吃饭可不就是用来说话的么?”

    “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好好的要当个哑巴。”

    阮安放下手里刚刚在游戏商城购买的书籍,静静的盯着气得像一只河豚似的男子。

    这是她第一次正眼看苏白卿。

    可能因为注射过强化身体的药剂,他肤色白得不正常,这也让那双本来就漂亮的眼睛更加出彩,高鼻薄唇,一头柔软的白发用不知名的草叶束缚在后。

    在灯光的照射下,整个人白得发光,这种美,极具攻击性。

    虽然说她对男人总有一种厌恶感,但也不能否认苏白卿确实有一身好皮囊。

    “我是这座房子的主人,我当然能拿你怎么样,比如,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就只能给我呆在院子外。”阮安语气淡漠的说道。

    随着她话音落地,刚刚还气鼓鼓的男人消失不见。

    下一秒,温堰听到苏白卿气急败坏的声音。

    “阮安,你开门。”

    “你开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温堰错愕一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特么是什么特殊的能力?

    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苏白卿就被扔出去了?

    过了好一会,他清清嗓子想要替苏白卿好言几句。

    却想不到还没有等他开口,阮安正脸看着他:“你也想出去和他做伴?”

    温堰叹着气:“不想,但是现在天气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过他罢。”

    男人的声音和他的外型一样,总有一种贵公子的温润范,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阮安也不想做得太过分。

    毕竟,他也不是白吃白住。

    “你去开门,告诫苏白卿一句,我阮安喜静,他要再犯,以后就不要住在这所房子里了。”

    女孩清冷的话语让温堰心头发颤,她真的好难打交道。

    这样的女子,自己要怎么样做才能够追到她?

    “好,我这就去。”温堰回完转身离开。

    苏白卿还在气势汹汹的拍着门:““阿堰。”

    “阿堰。”

    “阿堰,你来开门啊。”

    知道自己是惹到阮安了,苏白卿只能喊着温堰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