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特么圣母!

    阮安表示,他们真是脑补过度。

    她就是爱钱。

    没有钱她就不能购买游戏商城里的物资。

    没有钱她就不能回自己原来的世界。

    不过,虽然她爱钱,在见到用棉被包着的龙泽依旧昏睡不醒后,还是花大价钱购买了一只增强体能的药剂。

    她以为龙泽可能是有些营养不良,毕竟他不是人,每天却总是按照人类的进食量进食。

    可是,加强体能的药剂也没有让龙泽苏醒。

    她有些忧愁。

    龙泽于她,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先入为主,在她的心里,龙泽始终是只奶萌奶萌的小猫咪。

    是一只有特殊能力的小猫咪。

    他会用异能帮她甩干衣物,清扫房间,采集食物,还会挑水,烧火……

    总之一些阮安不想做的琐碎的事,他都会帮助着,打理的妥妥贴贴。

    苏白卿好几天没有看到龙泽,吃午饭时,他到底忍不住问了:“阿阮,龙泽呢?”

    阮安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食不言。”

    温堰端着碗,慢条斯理的嚼着鱼肉若有所思。

    自从进入庇护所,他和苏白卿就没有兽化过,可为什么龙泽却还是一只猫?

    他忽然想到沈珏,如果他还活着,他能不能解决自己和苏白卿身上的问题。

    又或者,阮安和找到的仓库,其实就是属于他的。

    要不然,怎么解释仓库里的麻醉剂和药剂……

    苏白卿被阮安哽了一下后,三下两下把碗里的食物塞进了口里,然后“啪”的一声,把筷子放在了桌上。

    “吃完了。”

    “现在能告诉我,龙泽到底怎么回事了吧?”

    阮安抬眼看了,慢吞吞道下:“我又没有吃完。”

    “那你快点吃呀。”苏白卿他说完,气冲冲的站了起来,又气冲冲的走到了沙发边坐着。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脾气挺好的,但是和阮安说几句就会生气。

    温堰看着摇摇头。

    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苏白卿对阮安的态度,根本就不是他以为的玩玩而已。

    他是真的喜欢上了女孩,所以才让他整个人都变得像一座火山,一点就爆。

    温堰忽然觉得碗里的食物都不香了。

    他倒希望苏白卿只是玩玩,这样等离开青木研究所后,遇到别的女子,以他爱玩的个性,定会移情别恋……

    至于,龙泽,温堰本来以为是一个强而有力的竞争者,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并不是。

    一来他兽化后,只是一只小猫咪,战斗力不强。

    二来,他虽然在晚上不会兽化,但维持人形的时间似乎很短暂,阮安作为一个人,应该不会和一只猫咪谈恋爱!

    阮安不知道温堰心里在琢磨着怎么追求自己,她吃完就回了房间。

    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和苏白卿还有温堰打交道。

    苏白卿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孩的身影消失在转角。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凑到温堰身旁小声嘀咕:“阿堰,你说龙泽是不是出问题了?”

    温堰吃完最后一口食物,从容放下筷子后反问:“你觉得呢?”

    苏白卿:“我觉得肯定是出问题了。”

    他说完停顿了一会,又认真分析后,把自己的想法一一说了出来。

    “青木研究所的药剂对每一个人产生的作用都不同。”

    “你看你兽化后是白虎,而我却是一头银狼,但我们也有共同点。”

    “那就是我们兽化后的体型都非常巨大,只有龙泽不同。”

    “他兽化后的形态居然是一只小奶猫。”

    “这说明什么?”

    “说明给他用的药剂,要么不稳定,要么就是不合格的。”

    “之前从青木研究所返程回庇护所的时候,我就留意到了他有些不正常。”

    “一天24个小时,他几乎能够睡20个小时,并且完全清醒的时候很少。”

    “我琢磨着,或许是青木研究所给他用的药剂产生某些不良作用。”

    温堰点头表示同意:“我也察觉到了。”

    两人认知统一后,不由又都有些忧虑。

    毕竟,他们身上也注射着青木研究所强化体能的药剂。

    苏白卿忽然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

    他不喜欢龙泽,也希望龙泽去死,但是真正面临这种情况时,却有了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那,阿堰,如果龙泽死了,阮安会不会很伤心?”

    温堰怔了怔:“会吧。”

    苏白卿别扭着道:“这样,那我希望龙泽还是别死吧,阮安这女人本来活得就不开心,他要是死了,估计笑都不会笑了。”

    不知什么时候,苏白卿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他在最开始见到阮安的时候,出于男性荷尔蒙的作祟,只想和她睡觉,所以对龙泽便起了杀心。

    但,后来,他想得到阮安的心。

    所以,在他还没有得手前,龙泽不能死。

    龙泽死了,那么他会永远留在阿阮心中,成为她的白月光。

    到时候,自己追求阿阮就更困难了。

    温堰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或许龙泽只是生病了,过几天就会好。”

    “别叹气了,你去烧点水,我要洗碗。”

    谁能想到末世前的两个天之骄子,现在蹲在狭小的厨房做着以前从来都不会做的事。

    两个男人的窃窃私语都落在了阮安的耳朵里。

    她倒是没有想到苏白卿会说出那样的一番话。

    明明前段时间,他还想弄死龙泽来着。

    阮安忽然觉得可能自己把人想的太坏了。

    或许“弄死你”不过是苏白卿习惯性的口嗨。

    她伸手抱过龙泽,摸了下他柔软的猫毛:“这一次,你都已经睡了两天了,为什么还不醒?”

    “你要是再不醒的话,我就……”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一双金色的猫眼。

    女孩欣喜:“龙泽,你醒了啊。”

    龙泽眨了眨眼,伸着猫爪子挠挠头,似乎还有些没有清醒。

    半晌后才问道:“我睡了很久吗?”

    阮安:“可不是么,这一次你差不多睡了49个小时哦。”

    龙泽呆住了。

    谷lt/spangt  他记得自己100多年前陷入沉睡也有过这种征兆。

    开始时是每天睡眠的时间会变长,接下来是几天醒一次,到后来10几天醒一次。

    正好他也吃腻了椰子,便回了龙穴陷入了沉睡。

    难道自己又要陷入沉睡?

    龙泽有些慌。

    他不能睡。

    苏白卿和温堰这俩厮正虎视眈眈,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睡去就不能再保护安安了。

    阮安见龙泽在*,以为他又想睡觉,连忙伸手戳了戳猫额头:“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做饭。”

    女孩清脆的声音让龙泽回过神。

    他点点头:“我去帮你烧火。”

    苏白卿和温堰一直留在厅,两人用捡了些石子,又画了一个棋盘正在下棋。

    听到房门的响动的后,不约而同抬起了头。

    “龙泽醒了啊。”温堰神色自然的打招呼。

    这时,从女孩怀里探出一个猫脑袋,也没有听到他开口,但是温堰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可不醒了吗,我要不醒,你们就得担心自己了。”

    这一句话在温堰的脑海里回荡着,他仔细琢磨龙泽话里的深意,总觉得他意有所指。

    苏白卿见好友*,伸出手指头弹了弹他的手背:“怎么回事?发什么呆?”

    温堰摇摇头:“没事,继续吧。”他手指捻起一颗棋子下在棋盘上。

    阮安瞟了一眼两人,抱着龙泽来到的厨房。

    他们之前的对话让阮安对两个男人有了一个新的认知,最重要的是听到苏白卿担忧龙泽,阮安忽然也不是那么讨厌他们了。

    “龙泽,你想吃什么?主食吃面包果怎么样?”

    “鱼还喜欢吃吗?”

    女孩细声细气的话让少年脸皮发烫。

    现在的安安太温柔,她是不是已经喜欢上自己了啊?

    “我都可以的,不挑食。”龙泽揉了揉脸颊,忍住满心的喜悦,压低声音回道。

    他觉得自己这样和女孩交谈,有一种情人之间的昵昵感,甜蜜中夹杂着一丝忧伤。

    别问为什么甜蜜中会夹杂忧伤。

    问就是青春期孩子中二的情绪波动。

    阮安手里忙活着,眼角余光中总觉得这一次醒来后的龙泽似乎有些不对劲。

    “龙泽,你现在觉不觉得自己每天睡这么长的时间不正常?”她向来是一个心里藏不住话的人,有了疑虑就问了。

    龙泽往灶里添柴火的手顿了顿,迟疑了一下后说:“是有点不正常。”

    “不过,安安放心,我会解决的?”

    两人说话的时候,龙泽使用了一个隔绝的术法,这导致苏白卿和温堰侧耳倾听了半天也没有听到一个字。

    这让他们以为阮安和龙泽其实私底下也没有什么交流。

    苏白卿小声询问:“阿堰,阮安似乎和龙泽说话也说得少哦。”

    温堰皱眉,手里得棋子将落未落:“我好像遗漏了一个信息。”

    他话说完,忽然间就想通了一个关键点,之前的疑点像一颗颗珠子串联起来,顿时豁然开朗:“你说,阮阮她是不是有恐男症?”

    苏白卿惊讶:“恐男症是什么鬼?”

    温堰沉吟片刻后道:“算是一种心理疾病,就有只要见到男人,就产生不可抗拒的紧张,出汗、心慌气短以及颤抖,不愿意与男*流,能不开口就不开口。”

    苏白卿“唔”了声。

    忽然回忆起初见阮安时的情形。

    难怪她见到自己后总是一副见到鬼的样子。

    搞得他还以为自己颜值变低,信心都不足了。

    原来是因为她有病啊。

    苏白卿顿时心里就舒服了,他伸了一个懒腰,惬意的说道:“那她这样的毛病该怎么治呢?”

    温堰叹道:“只能靠她自己。”

    不能不说温堰心思细腻,居然从各种细节看出阮安对男人有抗拒之意。

    正在厨房里的阮安抿着嘴,有些烦。

    明明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为什么温堰还是察觉到了……

    真是一个讨厌鬼。

    她拿着勺子把鱼汤盛了出来后放在厨房备菜的的小桌子上,又把龙泽抱在一旁。

    “吃吧,多吃一点。”

    “我想你可能就是吃得太少,所以才嗜睡。”

    龙泽望着差不多脸盆大的瓷碗哭笑不得。

    ――这哪里是养猫,养猪还差不多。

    “怎么,是不是还少了,要不我再拿点山药?”见他没有开动,阮安一脸关切的问。

    龙泽连忙摇头:“够了,够了。”

    “再说现在天气冷,食物得省着吃。”

    只要龙泽是一只小猫咪的形态,阮安就会下意识或者说是刻意忘记他其实是一个人,并且还是一个男人。

    她揉揉猫头,嗔怪道:“要你吃你就吃,我还能饿着自己的宠物么?”

    龙泽:“……”

    他想反驳自己不是猫,是一条龙,也是一个男人。

    但是他不能说。

    直言自己是条龙,会被族规反噬。

    提醒自己是一个男人,安安会讨厌自己。

    他一直记得自己第一次显露人形的时候,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艳,有的只有不可置信和恼怒。

    没关系。

    既然她喜欢自己小猫咪的形象,那就先用这个身份陪伴着,总有一天,她会喜欢上自己的。

    不过,现在首要的任务是让自己不要再次陷入沉睡。

    他得练功了。

    就在刚刚,龙泽的脑海里打开了龙族的第二次传承,里面记载着龙族的**。

    原来,每一条龙诞生后,体内会有一股先天灵力,一旦灵力消失,就会陷入沉睡。

    沉睡后,龙族的本能会让一些灵力归位,到时龙就会再次醒来。

    如此反复,直到被封印在体内的龙族第二次传承封印解封,才能得到龙族*的*。

    而打开龙族第二次封印的判定很特殊。

    龙族好动,并且他们的喜爱总是很多变,有时候喜欢闪闪发光的宝石,有时候喜欢亮晶晶的钻石,有时候是黄澄澄的金币,有时候是漂亮的小花,或是飘忽不定的云彩……

    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龙都会追逐,但每一件事物却在追逐片刻后又会丢弃。

    只有等到他们心性安定,对某件事物产生了足够的耐心和执着,懂得规划未来,封印才会解封。

    龙泽在见到阮安前,他还是一条喜好多变的龙,但见了阮安后,他的眼里心里只有她,在和她朝夕相处这么久后,他终于通过了龙族的考验。

    他终于可以通过练功攒灵力来保护安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