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一个合格的商人,追求合理的利润是第一要务。

    在阮安看来,百分之十应该就是合理的利润。

    温堰和苏白卿听到女孩的报价后,只觉得暴动的兽类基因都停顿了一秒。

    “那我们还是打麻醉剂吧。”两人异口同声回答。

    温堰知道自己有多少家底子,真要花1111000根金条购买稳定剂,那自己就成了半个穷光蛋,没有这些金条,他就得各种做工来赚取虚拟的铜币,然后才能得到一点食物。

    这不是温堰想要过是日子,宁愿死,他也不可能过这种日子。

    “111100根金条是你们两个人的价格哦。”见苏白卿和温堰这么反应,阮安连忙补了一句。

    温堰无力的摆摆手:“我知道,但我们还是打麻醉剂吧。”

    温堰想不想买阮安手中的稳定剂。

    肯定是想的。

    但,一针麻醉剂1根金条,就算现在一个晚上要2根,再加上苏白卿的费用,一天也只要4根。

    111100根金条可以花27,775天,27,775天差不多是76年,就算期间他还要花费金条购买食物,也可以躺平很多年……

    阮安觉得自己之前的推销可能没有抓住重点,她举着*再次询问:“你们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对劲,我觉得你们的身体或许对麻醉剂已经有了抗药性,真的不需要购买稳定剂吗?”

    温堰坚决摇头:“不要。”

    阮安咬咬牙,做生意,讨价还价很正常,看他现在这般模样,不放点利,他真的不会买。

    “那我便宜点,111000根金条怎么样?”

    温堰摇头。

    阮安:“110999根怎么样?”

    温堰有些一言难尽。

    第一次少了100根金条还有一点诚意,第二次就少1根金条,这是在逗着玩呢。

    阮安连续报了几次价,直到利润压到只有百分之五,见温堰还是不同意,她干净利索的往他脖子上来了一针麻醉剂。

    不要拉倒。

    她就不信稳定剂卖不出去。

    麻翻两个人,阮安抱着龙泽钻进了帐篷。

    “安安,我见你在野外总睡得不踏实,我有一盏安魂灯,等忙完了这些事,我拿来送个你。”龙泽用猫爪子拍了拍女孩的手背说。

    阮安惊讶::“安魂灯?起什么作用?”

    龙泽:“能让人睡得很好的法器。”

    听到是法器,阮安连忙摆手:“别别别,千万别拿……”

    拿了,万一又被系统检测出是一件未知的物件,到时候局面可能会更复杂。

    她的欲言又止,龙泽完全听懂了。

    他闷闷的趴在睡袋里,有些郁闷。

    阮安见着委屈的小奶猫,心都萌化了,她的手终于控制不住的摸了下毛绒绒:“没关系,我睡得不好,是因为在野外总是会担心安全问题,你真要送给我安魂灯,其实我也不敢用。”

    龙泽听到女孩的安慰,心情立刻明朗了起来。

    安安真好。

    真想把她藏起来,离开苏白卿和温堰这两个讨厌鬼。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未亮的时候,三人一猫就出发。

    他们经过漫长的跋涉后,终于来到了黎平的领地。

    但,令人遗憾的是,他也死亡了。

    经过温堰反复的检查论证,黎平是饿死的。

    这种死法令人很唏嘘。

    反正阮安是不能理解的。

    就算这里的动物都被他吃完了,怕误食毒草不敢吃植物,他可以下峭壁去海边,吃贝类也能活的。

    苏白卿有些不敢置信。

    明明分开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想不到一年多过去了,活着的人就只剩下自己和阿堰。

    温堰沉默着。

    他很庆幸。

    如果不是遇到阮安,自己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被青木研究所选中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他们从小学的是*,是金融,是与人交往时的进退之道。

    他们从来就不认识土地里长出的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

    黎平饿死,顾长生就是误食了有毒的食物死去,薛承锐受伤后不懂止血被藤蔓怪吞噬。

    细想一下只觉得这些事非常正常。

    阮安也没有料到自己想要的三个幸存者居然全军覆没,就很失望。

    浪费了这么多天的时间,早知道还不如多采集一点食物,或者寻找离开青木研究所的通道。

    正想着,就听温堰提到了要去找青木研究所的通道。

    阮安立刻赞成。

    她必须得离开这里,才能找到更多的幸存者来完成方舟系统发布的任务。

    并且,她作为一个南方人,阮安想吃米饭,也想吃面条,馒头,她离不开碳水,她不可能天天以面包果果腹。

    苏白卿也迫切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到苏家。

    虽然说研究人员的日记本里提到了世界末日,但苏白卿还是认为以苏家的实力,应该能够保存一部分人下来。

    到时候找到他们,自己就不用寄人篱下。

    几个人虽然心思各异,但目的都是一致的。

    温堰带着阮安和苏白卿来到了北山。

    看着那密密麻麻高高竖起的电网,阮安也犯了难。

    就算从商城里购买钳子钳断电网,只怕也很难从其中穿过。

    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多。

    主要是沈珏太狗。

    这些电网看起来杂乱无章,但实际上,每一个方方面面都有照顾到,在某些区域,阮安看到地上也铺了电网。

    要不是龙泽心细,差一点几个人就挂了。

    “为什么时间过去这么久?这些电网还在持续工作着?”苏白卿挠挠头,一脸不惑。

    温堰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耸耸肩:“谁知道呢?”

    眼看着通往外界的通道近在咫尺,却没有办法离开,几个人面面相觑后只能寻找另外的机会。

    他们在峭壁上转了好几天,却一丝头绪都没有,几个人每天风餐露宿,再加上天气恶化,本来还只是降温,从昨天晚上起,天空就下起了鹅毛大雪。

    谷lt/spangt  不过短短一天多的时间,整个森林就像被仙女施了魔法,全部掩盖在一片白色之下。

    在这样的环境中,阮安他们不可能继续行程。

    她决定返回庇护所。

    在气温回升之前,她不准备探索离开青木研究所的通道。

    一来是青木研究所为了掩人耳目,通道建得极为隐秘,短时间内不可能找到,只能从长计议。

    二来,龙泽这一次兽化后,最近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嗜睡,没有他的相助,寻找通道更加艰难。

    阮安有些担忧,就算龙泽是不是猫,但肯定不是人,眼下这么昏睡,可能是天气太冷,需要冬眠,毕竟很多动物需要冬眠。

    对于她的决定,温堰和苏白卿非常支持。

    他们的身体素质根本就比不上阮安,虽然身上穿的衣裳能够帮他们抵御严寒,但随着气温持续下降,现在的温度估计已是零下三十几度,他们已经扛不住了。

    回庇护所由阮安带路,在雪地里行走,想要摸清方向很难,并且持续行走在雪地,时间久了也会得雪盲,她从游戏商城购买了三副墨镜,免费送给了温堰和苏白卿。

    靠着方舟系统赠送的手表上带的指路功能,终于把队伍带到了地下河附近的区域。

    这一路他们走的很艰难。

    在当天下雪的时候,他们就决定返回庇护所,但是雪太大,不过几个小时就已经下了3厘米,为了保持体力,温堰提议步子迈小点,然后保持固定步调,有节奏地前进。

    他说在雪地里行走,如果胡乱加快速度,或步伐太大失去节奏很快会让身体疲乏。

    但仅仅过去一个晚上,积雪已经高过膝盖,他们仅仅举步就相当耗费体力,再加上多日来的疲劳困倦,让每个人都想扑倒在这厚厚的雪中,好好睡上一觉。

    当快走到地下河附近时,积雪已经深及腰部。

    这时,温堰和苏白卿主动走在前面。

    他们用自己的脚和腰推开摆在眼前的雪,采取步步为营的走法。

    温堰说这种就是所谓的“除雪前进法”。

    这种方法可以尽量减轻疲劳。

    阮安观察了下,发现温堰每次在前进的时候,会将自己的身体倾向前行方向,靠身体的重心和他的的体重推开雪往前进。

    而她只需要走在温堰和苏白卿推出来的雪路上行走。

    看来,这两个公子哥也不是一无是处。

    他们在某些方面的经验也很实用。

    阮安不知道得是,他们两人对如何在雪地行走的知识点只是因为他们以前爱滑雪。

    看在两人这么卖力,阮安大方的表示赠送一顿免费的晚餐。

    对此,温堰和苏白卿有些受宠若惊。

    扒开掩盖住地下河的积雪,三人一猫进入了一片黑暗中。

    阮安摘了墨镜,轻车熟路地拿出了两个火把递给了走在前面的两个男人,自己则举着小灯走在最后。

    地下河一如既往的寂静,见女孩态度似乎松动些许,温堰有心搭讪,便状作闲聊似的随口一问。

    “阮阮,你以前读得什么专业?

    他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地下河,沉静又幽长。

    “学农业的。”

    阮安现在已经能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所以,她是一本正经的态度回答了温堰的提问。

    “原来是学农业的,难怪能认识那么多作物。”苏白卿插了一句。

    他回完后又有些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可是阿阮,像我们这些富二代,权二代,学的不都应该是*金融什么的吗?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专业?”

    阮安正色:“自然是因为喜欢。”

    喜欢个屁。

    没有做过农活的人,他们是不可能理解做农活有多么辛苦的。

    地里的蔬菜总是要拎水浇灌,挑水压得肩膀生疼,收稻子时割破手指的疤痕到现在还在,夜晚守水整夜整夜不能睡觉,倒春寒冷得不行也要下水插秧……

    她怎么可能喜欢搞农业。

    如果可以,谁不想当一个小公主。

    苏白卿听到女孩的回答后一脸讶异:“倒想不到你还有这个喜好,就很奇葩。”

    阮安没有继续搭话。

    龙泽又昏睡过去了,她得快点赶会庇护所。

    她冷着脸,苏白卿和温堰也不收了声。

    一路无话,第二日大概半夜时分,几人赶回了峭壁下的院子。

    峭壁下也在下雪,庇护所也被积雪掩埋了。

    阮安打起精神和两个男人花了清理了好久才打开了庇护所的大门。

    前几天在野外,没有龙泽预警,她总是得提防苏白卿和温堰晚上暴动,不敢深睡。

    现在到了庇护所,在这里,没有人能对庇护所的主人不敬,阮安累得都没有洗漱,抱着龙泽就睡了过去。

    至于温堰和苏白卿,他们也累的不行,但他们每天晚上被打麻醉剂后睡得好,回到庇护所后,两人精神比阮安要好。

    他们从外面提了几桶雪,又用堆积在灶口的柴火烧了几大锅热水,舒舒服服洗了一个热水澡。

    苏白卿盘坐在沙发上,用衣服擦拭着湿发。

    “想不到顾长生居然死了。”

    “我本来还想着让他拯救一下阮安的审美,让她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的。”

    要知道顾长生是他们一帮公子哥中长得最好的一个,自小就活跃在各大银幕,长大后更是成为国民男神。

    他的美,张扬又热烈,只要是见过他真容的女子,没有一个能放下他,就是身体差了些,从小就病病歪歪,所以顾家的老爷子才取了一个长生的名字,希望他能够健康一点。

    温堰亦有些唏嘘:“想不到末世后,我们引以为傲的能力都成为了无用之功,我现在非常后悔。”

    “如果我像阮安一样,能认识各种作物,也不至于被动到只能靠她施舍度日。”

    苏白卿不同意了:“哪里是施舍?”

    “你不是付出了金子吗?”

    温堰苦笑:“或许这只是她接纳我们的故意而为。”

    “毕竟,现在用金子能做什么,是能买到趁手是武器还是能买到果腹的食物?”

    苏白卿听到温堰的话后,没有反驳。

    他说得对。

    阮安或许只是找了一个理由,让他们留下,然后故意给自己立了一个爱财的人设。

    再想想死在峭壁上的那些同伴,苏白卿顿时觉得女孩的形象在内心里拔高了一个度。

    末世后,食物如此匮乏,她居然收留了自己和好友,堪称圣母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