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白卿见两个人脸色都不好,识时务地闭上了嘴。

    温堰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

    这一次阮安用的麻醉剂比较重,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是没有意识的,醒来后浑身肌肉也酸痛得不得了,但他并没有怀疑女孩。

    毕竟当时情况那么紧急,她与藤蔓怪战斗后肯定是精疲力尽,为了以防万一,怕他和苏白卿中途醒来后暴动加大麻醉剂量很正常。

    他没有想到的是――

    阮安确实是故意加大了麻醉剂量,为的就是布置好造假现场……

    温堰活动了一会后,进了一区。

    他想去查看一下薛承锐的尸骨。

    苏白卿见状后连忙跟了上去。

    他一边走一边喊道:“阿阮,走啊,一起去。”

    看着一脸献殷勤的男人,龙泽哼了哼,别过了猫脑袋。

    阮安本来不想动,但也非常好奇温堰想做什么,她站起来,抱着龙泽也走进了一区。

    此时的温堰已经把半躺在地上的尸骨翻来覆去地查看了一遍。

    “阮阮,薛承锐是受伤后才遭受了藤蔓的攻击,并且死亡的日子不会超过2个月。”温堰有些遗憾道:“如果我们能够早点找到他,或许他就不会死。”

    他的话让苏白卿心下一沉。

    温堰以前学过刑侦,当时他年纪尚小,但对这个方面非常感兴趣,温家老爷子便给他单独请一个老师教。

    只是后来,他因为要继承家业,便放弃了这个爱好。

    所以,苏白卿知道温堰在这方面是非常有天赋的。

    所以,他说薛承锐是受伤后才会被藤蔓杀死的,肯定就是真的。

    但,阮安不知道。

    “温堰,你怎么知道薛承锐是受伤后才被藤蔓杀死的?”她认真地问。

    温堰指着尸体的左腹部解释:“阮阮,你看,他这里有一道伤口,这种伤口一看就是被尖锐的物品划伤的,而伤口的附近全是藤蔓的须须,它们顺着伤口全扎了进去,藤蔓吸干了薛承锐的血肉,所以,他才变成了一具干尸。”

    阮安蹲下身子,仔细检查。

    确实,薛承锐的尸体上除了伤口处有藤蔓吸血的须须,别的地方只有藤蔓缠绕的痕迹。

    难怪它在缠绕住苏白卿后却没有立刻攻击,估计是他的身上没有伤口,所以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她忽然打了一个寒颤,这个海岛的植物都这么*,幸好自己的身体被系统改造过,不会再有那个啥了,要不然走哪都不安心。

    正庆幸,苏白卿开口了。

    “阿阮,我们去二区看看吧,看完后我们再去实验室跑一趟,最后再去研究所的仓库,看看能不能收集些有用的物资?”

    苏白卿还惦记着帮温堰试探阮安,他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机灵鬼。

    阮安耸耸肩:“我无所谓啊,不过留在这里唯一的幸存者都死了,你还去二区做什么?”

    苏白卿:“……”

    对啊,为什么?

    他拍拍脑袋,急中生智道:“我二区有一个朋友……对……我以前有一个好……朋友,他在二区,之前……逃……逃离的时候顾不上找他……他,眼下有时间,便想看……看看他还有没有活着?”

    因为平日里不怎么说谎,临场发挥略微紧张,苏白卿一边编织理由一边说便有些结巴。

    龙泽嘲讽道:“你……你……你……做什么亏心事了,紧张得都结巴了。”

    苏白卿气笑了,他指着小奶猫:“你……”

    温堰及时拉住了他的手,朝他使了一个眼色,其中蕴含的意思是要苏白卿不要再试探女孩,他已经相信她了。

    哪知苏白卿根本就没有看懂。

    他以为温堰要他继续。

    “走啊,阿阮,趁着现在还早,不要耽误时间了,阿堰的金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温堰听到苏白卿的话后不由扶额,这熊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阮安也懒得与苏白卿掰扯,抱着龙泽就朝外走去。

    这时,温堰开口了:“阮阮,要不我们直接去实验室吧,二区就算了,都过去了这么久,那里应该不会有幸存者了。”

    苏白卿看着温堰,不明所以,但很快他反应过来了。

    懂了。

    阿堰是想要唱双簧,不想让阮安知道他们在怀疑她。

    苏白卿摆摆手:“阿堰,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既然我们和阿阮都能够活下来,或许会有更多的幸存者,这样吧,等把二区探索完,我们三区也看一下吧。”

    温堰:“……?”

    刚刚是谁说他的金条不是大风刮来的,一个区那么大,并且现在研究所里的植物也变异了,这万一再遇到一根*藤蔓,这得花多少金子才能够保住这条命?

    苏白卿个傻x玩意,怎么就看不懂眼色!

    他向来温和的脾气都快压制不住想要暴揍熊孩子的冲动。

    苏白卿不知道温堰为什么变脸,他想想后,想不明白也就没想了。

    反正,他现在都是按照之前制定的原计划在进行着,绝对不会错的。

    阮安其实想笑,但是她努力绷住了。

    龙泽也在心里暗笑,他觉得苏白卿和温堰是他见过最没有默契的队友。

    出了通道,阮安带着两个男人进了大厅。

    大厅中间,原来本是一个观赏的小水池。

    水池中央立了一个人鱼雕像,这么多年过去了,雕像已经断裂成几段散落在四处,水池里的水也全部蒸发掉了,露出池底用来美观的鹅卵石。

    阮安从中走过去的时候,发现铺在池底那一层鹅卵石上长了密密麻麻的类似卷毛的植物。

    她有些好奇,便弯腰扯了几根叶子。

    变异卷柏,卷白科植物。别名,长生不死草,神仙一把抓、还魂草、万年松、回生草荚。

    性味:辛、涩,平。归经:入肝经。功效:散瘀止痛、止血生肌、清热息风。

    主治跌打损伤、筋断骨折、瘀血肿痛、经闭等症。胃肠止血、尿血、子宫出血等……

    一斤鲜品可兑换8个铜币。

    阮安随便扯了点放进背包格子,做惯了大生意,像这种几个铜币的生意,她已经不想做了。

    不过卷柏这味药她是知道的。

    以前在村子里的时候,有一个赤脚医生,遇到别人有肾结石,最喜欢用的就是卷柏。

    后来,他死了,他就把这个药方公布出来了,那时阮安好奇,便跑过去凑了热闹。

    那位赤脚医生治疗肾结石的药味很少,到现在她还记得。

    卷柏20克,何首乌20克,冰糖100克,熬水后,送服鸡内金粉15克。

    谷lt/spangt  至于有没有效,阮安倒是不知道。

    女孩采集的时候,苏白卿和温堰就在一旁静静等待着。

    他们以为是某一种可以吃的野菜什么的。

    所以在阮安只是采集一点点后两个人都有些惊讶。

    “是不是累了,要我们帮忙吗?”温堰连忙出声询问。

    阮安忽然想到什么,她指着那些卷柏说:“这些植物一斤可以换6个铜币,你们要不要赚这个钱?”

    苏白卿傻眼了:“等等,铜币是什么玩意?”

    阮安:“我假定的一种货币,600个铜币可以兑换一克金子,你们只要勤快一点,可以在我的手上把金子赚回去哦。”

    温堰笑了笑:“可是,阮阮,我雇佣你找幸存者一天就得一根金条,我要是为了这些卷柏耽误时间,那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阮安试探着问:“那你们采集卷柏时我不算时间,这样可以吗?”

    她刚刚想到了一个之前没有考虑到的问题,那就是――

    如果温堰的金子用完了,该怎么办?

    如果遇到别的幸存者,他们没有可以兑换物资的贵金属,该怎么办?

    只有劳动了。

    这样她还可以赚差价。

    但是,她低估了温堰和苏白卿为了保持贵族身份的执念,他们两人异口同声拒绝了。

    “不行,我们不可能做这种事。”

    在房子里时,让他们洗自己的碗筷已经是两人能忍受的极限了,再要他们做这种活,苏白卿和温堰表示,他们做不到。

    更何况,一斤卷柏才6个铜币,十斤才60个铜币,付出的劳动力完全得不到同等的价值,简直就是在压榨。

    阮安见两人抗拒,也不再多言,毕竟温堰是有一座金库的人,做一条咸鱼也能够躺很多年。

    经过一个漫长的甬道,三人一猫来到了另一个空间。

    火把和小灯的光线照亮了一小片区域。

    因为之前探过路,阮安已经知道二区里具体布局,她假装一切很熟悉,淡定的朝里行走。

    “到了,苏白卿,赶紧找吧!”

    “看看躺在营养舱里的哪个是你的朋友?”

    望着摆放得密密麻麻的营养舱,苏白卿暗暗叫苦。

    说谎的时候很容易,但,想要圆谎,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龙泽也假装观望了一下。

    见苏白卿吃瘪的样子,他捂住嘴,不让人察觉到他高兴的模样。

    温堰以前来过二区,知道二区和一区的布局和设施是一模一样,所以,这里的的营养舱和一区一样,也不是按照顺序摆放的。

    想到苏白卿找的借口,温堰只觉得牙疼,不过来都来了,倒要看看阮阮和龙泽到底是什么编号。

    阮安倒是撇撇嘴,收住观望的视线,没了继续打量的兴致。

    苏白卿硬着头皮走上前。

    二区大厅东侧,南侧和西侧靠墙的区域,整整齐齐摆放着俱多营养舱,他先从东边开始查看。

    温堰则快速扫了一眼,见其中有两个营养舱的舱门是打开的,直觉它们应该就是阮安和龙泽的营养舱。

    但他不能直接走过去,这样太显眼,于是温堰便朝苏白卿反方向的位置走去。

    苏白卿心急如焚,他醒来得晚,没有听到阮安和龙泽故意的对话,所以他并不知道温堰已经放下了对他们两个人怀疑的心。

    青年找了一个营养舱,然后蹲了下来,就用手指擦拭着刻在舱身上的印记。

    在青木研究所,每一个进入营养舱的人,都会刻上各自的名字,阮安和龙泽是不是来自这里,查看一番自然知晓。

    阮安看到苏白卿和温堰的举动后,心里有些紧张。

    龙泽感受到了女孩身体的僵硬,他爪子动了动,示意她安心。

    ――不过临摹几个字,再造一下假而已,不难。

    阮安内心大定。

    过了一会,她走到苏白卿身后,不耐烦道:“找了这么久,找到了吗?”

    苏白卿直起身子,也有些不耐烦:“还没有。”

    100多年过去了,营养舱的舱上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苏白卿为了擦出一个字体,得费老大的功夫,他觉得自己的手指头都快磨破了,疼得慌。

    其实他也看到了那两个被打开的舱门的营养舱,但见温堰没有过去,便也只能耐着性子一边做事一边等待。

    他不耐烦,阮安更不耐烦:“那你继续找,不过动作得快点,要不然一天的时间都不能够你挥霍的。”

    “提醒一下,浪费一天时间就等于浪费一根金条。”

    苏白卿哽了下。

    温堰也愣了愣。

    他其实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确定了阮安和龙泽确实是青木研究所的幸存者,但因为苏白卿这个猪队友误事,为了不让阮安察觉到自己的疑心,只能继续下去。

    ――毕竟,没有人会喜欢一个质疑自己的同伴。

    又过了几息,温堰终于挪到了两个打开舱门的营养舱前。

    他伸出手指头蹭了蹭。

    阮安。

    编号158。

    龙泽。

    编号159。

    温堰回忆了一下,他记得自己刚刚进入青木研究所的时候,沈珏提过在所里,每一个区是157人。

    看来阮安没有说谎,她和龙泽都是后来加塞的。

    苏白卿走了过来,也瞧到了阮安和龙泽的名字,他狐疑的心放松后又有些高兴。

    他们都是青木研究所的幸存者,那就说明在所里,一定存在着另外一种更完善的药剂,只要找到那一款药剂,就一定能获得阮安一样强大的能力。

    苏白卿按捺住兴奋的心情,几个手指头互相揉揉揉。

    为了做戏,之前一直在努力擦试着,手指头都磨红了。

    阮安站着不动,饶有兴致的看着。

    温堰戏也做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