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也配提血脉亲情,他脸可真大。

    还有那个小三的儿子,也是个渣渣,明明就从来没有见过她,居然一见面就亲亲热热地开口叫她姐姐,厚颜*之极。

    阮安甩甩头,把飘远的的思绪拉了回来。

    龙泽最喜欢看安安怼人,他咧着嘴直笑。

    于是,整张猫脸就显得非常诡异。

    温堰不忍直视,默默转过了头。

    苏白卿咬咬牙,也别过了脑袋。

    不过只是一盏灯罢了,等回到苏家,他一定点一盏玩一盏……

    阮安适应了火把的光线后,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青木研究所主体工程全部建造在地下,地面上建造的只是一所房子。

    进了房间,一侧是两架电梯,另外一侧则是一个垂直而下的梯子。

    这个梯子是应急通道,末日前根本就没有人使用过。

    温堰和苏白卿醒来时,发现青木研究所启用的是备用电机,但电力只是维持了营养舱需要的电力。

    其它所有的用电设备都被关停,所以,他们当时从青木研究所出来时用的就是这个应急通道。

    废弃已久的房间,到处都是灰尘,几个人走动时带起的风让整个空间都弥漫着一股难闻的霉味。

    灰尘扑面而来,呛得阮安本能的掩住了口鼻,隐忍地打了一个喷嚏。

    苏白卿变异后嗅觉得到了很大的进化,他的反应是最大的。

    他不止闻到了刺鼻的霉味,并且从中还分辩出尸臭的味道,不过这种味道若隐若无,它们被茂密的植物和腐泥的气息掩盖,平常人根本闻不到。

    青木研究所建立在地面上的房子其实空间并不小,但时间过去得太久,很多植物也变异了,它的墙壁都被植物洞穿,地上也全是大树的根茎和落叶。

    阮安从各种树的根茎间隙中穿插,便察觉到脚下踩的地面与之前在森林里的触感不同了。

    森林里,地上总是堆叠了一层又一层的树叶,当下面的树叶腐烂之后便形成软乎乎的触感,每一脚踩下去,那些枯叶没过脚背,仿佛探不到底,总感觉下一秒整个人都会被吞噬,但这里的地面却要坚硬许多。

    阮安用脚尖扒拉了一下,铺在地面的树叶被踢开,露出了一层湿润的泥土,她又用脚底板蹭了蹭,隐藏在最下面的地板砖终于显露。

    她举着火把,低头打量了一下,100多年过去了,地板砖虽然有了裂痕,但隐约能看到刻在地板上花纹。

    这些花纹精美绝伦,想来沈珏当初在这座海岛之上建立青木研究室时,也是雄心勃勃,充满期待的。

    却想不到世界末日降临了,这些美丽的东西,如今都掩埋在了尘土里。

    沧海桑田,成住坏空。

    阮安心里有些触动,却来不及细品。

    苏白卿被各种气味侵扰,人有些烦躁,他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落叶,露出几块地板砖,那些泥土与树叶被他踢开,洒得周围到处都是。

    阮安注意到里面除了枯腐的树叶,不见半丝虫蚁的痕迹。

    联想到地面上似乎也没有见过虫蚁和鸟类,这青木研究所可真是很邪门,她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光线不好。”

    “阮阮,我来带路吧。”

    温堰见阮安没有动,便率先走了过去。

    他之前怀疑阮安和龙泽不是青木研究所的幸存者,但是在阮安径直带路后,已经推翻了自己的设想。

    并且因为这趟行程,也让温堰反思,觉得自己疑心病实在太重。

    一来,青木研究所的位置本来就非常隐秘。

    它三面环海,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路也没有人知道,而北山又因为那些强有力的电网完全隔绝了外界,所以就算在末世前,如果没有人引路,也是不能找到这个地方的。

    再者,100多年过了,很多植物也都变异,如果不是一年多前从青木研究所出来,她不可能知道青木研究所的位置。

    一个人总不能凭空出现在这个被封闭的空间吧。

    可好巧不巧,阮安还真的是凭空出现在这片区域的。

    只能说,温堰脑洞不够大,所以,错过了*。

    三人一猫下了梯子,来到了一个通道,又顺着通道走了一会,才到了大厅。

    大厅建造成半圆形,旁边的柱子是某种黑色石料打制而成,大概有3多高米。

    进了大厅,便看到旁边好几个拱形的大门,有的大门被开启,有的则关闭着。

    阮安朝后退了几步,把火把递给温堰后,又从背包格子里拿出小灯,抬头便看到刻在石柱上的字。

    仔细辨认一会,才发现是用隶书字体书写的青木研究所五个字。

    “安安小心些,不要摔着了,这里面也长了很多植物。”龙泽在女孩海怀里提醒道。

    阮安点点头。

    地面上的房子差不多都被植物占领,地下的大厅也差不多。

    整个建筑都爬满了不知名的蔓藤,在小灯和火把的光线下的显得荒凉又阴森。

    苏白卿莫名打了一个颤。

    正好此时天空一声‘咔嚓’的巨响,震耳的声波透过与地底连接的通道,居然震得整个建筑都颤了颤,灰尘从顶部洒落,阮安眼疾手快购买了一顶帽子带着了。

    温堰和苏白卿则吓了一跳。

    最近几天虽然降温,期间也下过雨,但也没有这么的大阵仗……

    就感觉天好像要塌了似的。

    小灯和火把在这幽暗的空间照射的距离有局限,那些黑暗的区域便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让人不由自主的有些害怕。

    “先去一区看看吧,我还没去过呢。”阮安指尖摩挲了下后提醒道。

    她根本就不知道青木研究所的布局,不过之前温堰也苏白卿聊天的时候她记住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那就是研究所里的一区,二区,三区所有的设施都是一样的。

    她只有走近一区,了解了具体情况,才好做下一步行动。

    温堰点点头,举着火把提步,不做他想。

    刚刚的一声炸雷,炸得他止不住的心慌,总觉得下一秒就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的……

    苏白卿亦是如此。

    他紧紧拽着温堰的衣袖,缩着脖子跟在后面。

    龙泽居然也有些悚然,他都顾不得diss前面两个快要抱成一团的男人,整个猫身上的毛都炸了。

    这种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龙泽想动用灵力释放神识查探一番,但他又怕完成不了安安给的任务只能放下这个念头。

    相比他们几个,阮安则是在刚刚进入青木研究所地面上的房子就有了危机感,但她一直没有表露出来,随着温堰带着她朝一区走去,她现在更紧张,抱着龙泽的手也越来越紧,直到龙泽实在受不了喵了一声才反应过来。

    “不好意思,是不是弄疼你了?”阮安连忙松手道歉。

    龙泽挥挥猫爪子:“不疼,就是抱太紧不能喘气。”

    寂静的空间,两人对话的声音被无限放大,阵阵回音萦绕在走廊,有种莫名的阴森,走在前面的温堰和苏白卿觉得有些口干,下意识的舔了舔嘴角。

    苏白卿轻轻咳嗽一声,小声嘀咕:“一年多前,从这里出去的时候好像还没这么恐怖,怎么现在让人这么惊悚!”

    “主要是荒废得太久,所以……”温堰试图安抚,但说出的理由他自己都不信。

    一年多前他们醒来时,整个研究所都已经废弃了100多年,但当时并没有让他们有危机感的存在,所以,一定是他们走后,研究所里发生了些什么,才导致整个空间都充满了恐怖的气息。

    不敢再说话,几个人小心翼翼朝前走去。

    温堰的方向感很好,记忆力也很好,不一会,他带着阮安和苏白卿就来到了一区。

    青木研究所备用电源还在持续,营养舱上亮着微弱的灯光。

    有几个营养舱的舱门被开启,阮安走近看了看。

    里面的营养液已经干涸,倒是有几株不知名的植物生长在里面。

    它的根茎和枝叶密密麻麻相互交织,已经铺延出营养舱,往四面八方的空地蔓延开来,但几株植物的主枝却向着同一个地方延伸。

    阮安顺着植物生长的方向打量了过去,才发现在房间的左角处半躺着一个人!

    他整个躯体都被植物覆盖得严严实实,如果阮安没有从中看到露出的一只枯手,她会以为这只是一堆被植物缠绕的绿墙。

    温堰和苏白卿也看到了。

    他们俩急忙走了过去,扒开缠绕在尸体上的藤蔓,里面赫然是一具干尸。

    它薄薄的皮肤紧紧贴在骨骼上,空洞的眼眶里一片幽暗,毛发也已经全部脱落,看起来比木乃伊都恐怖。

    “是薛承锐。”温堰说着,脸色很难看。

    虽然不久前他脑海里闪过一丝阴暗的念头,不愿意研究所剩余的几个幸存者围绕阮安身旁,但也没有想到薛承锐真的死了。

    苏白卿有些讶异:“阿堰,你是怎么知道他是薛承锐的?”

    “一年多前,我们从营养舱醒过来后,都是赤着身子离开青木研究所的,我见过他的身体,他的胸膛和背上有些,不对,应该是非常多的红痣,红痣有大有小,当时我非常好奇,便多看了几眼,所以我记得他红痣的位置。”温堰指着干尸已经干涸的皮肤说着。

    他顿了下接着说道:“虽然他现在已经死亡,皮肤亦然干涸,红痣的颜色也变成了黑色,但是位置是一模一样的,我百分之百肯定,他就是薛承锐。”

    听到温堰的话,苏白卿脸色有些发灰了。

    这他妈死得太惨了,也太磕碜了,他拍拍胸口,庆幸自己在山穷水尽的时候遇到了阿堰和阮安,要不然也是死路一条。

    阮安也没有意料到留守在此间区域的幸存者会死亡,毕竟青木研究所虽然已经废弃了,但依旧可以给他提供一个遮风挡雨的庇护所。

    他都死了,阮安忽然有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她正琢磨,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自己。

    阴冷得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阮安危机感爆棚,下意识舔了舔嘴唇,本来跳动缓慢的心脏开始加速。

    声音比一次比一次大,她甚至能感受到心脏撞击着胸膛的力度,阮安努力控制着因为危机感带来的不适,强迫自己放缓呼吸……

    咚咚……咚咚……咚

    龙泽听着女孩越来越激烈的心跳声,正要出声询问,阮安立刻捂住了他的嘴,伸出食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嘘!”

    温堰和苏白卿本来就很紧张,在看到阮安紧张极了的模样,顿时感觉浑身的汗毛都耸立了起来。

    但他们也不敢出声询问,因为他们看见缠绕在薛承锐尸体上的藤蔓像蛇一样游走开来,铺开来的细小的藤枝,密密麻麻,像女《鬼》的头发丝……

    苏白卿屏息,一直忍着不做声,但是,当看到那藤枝快要爬到自己脚下时,他终于忍不住了,扯着喉咙“嗷”了一嗓子后,快速朝后退去。

    谁想到,他呼声一出,似乎惊醒了那缓慢爬行的藤枝,“嘶”的一声它们抬起藤蔓的顶端,像一条条捕猎的眼镜蛇齐齐转向发出声音的男人。

    苏白卿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他妈的都是什么怪物?

    沈珏那个狗东西到底在研究什么?

    可能因为太恐惧,他本能的想要尖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喊不出来,苏白卿失声了。

    阮安也非常慌乱,但奇异的是她慌乱的同时,脑海里却冷静的打开了游戏商城。

    不管这些变异的植物是什么,它们一定都害怕除草剂……

    温堰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他隐约觉得这些植物似乎对声音非常敏感,在没有想到对策之前,保持安静是眼下唯一的办法。

    他冲着苏白卿使了一个眼色又把食指放在唇边,用气音“嘘”了一声……

    苏白卿见着后,努力控制颤抖的身体,把嘴巴紧紧的闭上,又慢慢转动头部不去看那些“盯”着自己的藤蔓怪。

    然后就看到了似乎在发呆的阮安。

    他本来惊惧的心顿时又焦虑起来。

    这他妈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在发呆!

    是不是想死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