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安和龙泽忙完后,顺着之前做的记号回到了临时营地。

    温堰和苏白卿正等得有些着急,见两人回来,欣喜不已。

    苏白卿迫不及待地问:“你们俩刚刚去了哪里?怎么去了这么久?”

    阮安似笑非笑:“要不我带着你,再跑一程?”

    跑什么跑,苏白卿现在累得只想躺在地上睡个三天三夜,被女孩又奚落一次,苏白卿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按捺住自己想要爆发的情绪。

    虽然他从来没有追求过女孩,但也知道,自己如果还是按照之前嚣张的性子与阮安相处,别说成为她的男朋友,只怕能不能在这个团队呆下去都是未知数。

    温堰体力已经恢复了些,他缓缓站了起来,轻声道:“阮阮,眼看着天就要快黑了,我们还要继续赶路吗?”

    阮安耸耸肩:“我随便,你要是觉得你可以的话,我可以加班的。”

    她说完后想起什么又道:“不过加班也是要付加班费的,白天一根金条,算12个小时,晚上加班就是按小时计算了。”

    “一个小时十克金,不还价。”

    温堰也是服气了,逮着一只羊薅羊毛,迟早会被薅秃了。

    他无奈的摊摊手:“那我们今天晚上就在此地休息吧!”

    “不加班吗?这么冷的天,你不担心那些幸存者会冻坏吗?”阮安有些不甘心地问。

    在一区,温堰也就和苏白卿的关系比较好,其他的人他并不熟。

    分开行动后更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之前倒也期望他们能够活得平平安安,但是自从知道眼下是个末世,资源又非常短缺,阮安又只有一个,温堰觉得他们还是死了好。

    温堰心里虽然有这个阴暗的想法,面上还是很郑重地说道:“我自然是担心的,但现在我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毕竟之前受的伤并没有完全恢复,如果高强度赶路,只怕找到他们之前,我便先倒下了,所以,我只能先顾着我自己。”

    “可不是么,阿堰拖着受伤的身体出来找他们已经仁至义尽,既然现在不舒服,自然得顾着自己点。”苏白卿深怕阮安觉得自己和温堰是既冷血又无情无义之辈,连忙帮着说道。

    阮安耸耸肩:“行,既然你们决定晚上不赶路,我看这片区域作为临时营地也挺好,就原地休息吧!”

    她说完便从背包格子里把帐篷拿了出来,正准备从游戏商城再购买了一顶帐篷给龙泽,忽又想起自己和他现在正假扮男女朋友关系……

    手一顿,连忙停下。

    “安安,你也累了一天了,我来搭帐篷,你在旁休息吧。”龙泽靠了过来,亲密的拉了一下女孩的手。

    他的手上带着阮安给他买的黑手套,配上新购买的服饰竟有一丝高冷禁欲风。

    苏白卿看着刺眼,阴阳怪气道:“龙泽,你的手是受了伤吗?还是长的太丑,不能显露于人,所以一天到晚都戴着黑手套!”

    龙泽气笑了:“你的手才有毛病,这可是安安送给我的手套,我自然得时时刻刻带着。”

    又被秀了一波恩爱,苏白卿想玉e,他翻了一个白眼不再说话。

    温堰见着龙泽忙忙碌碌的搭帐篷,有些眼热。

    海岛最近气温陡降,白天本来就冷,这才将将到傍晚,更是冷得不行,之前在房子里还不觉得,出来后一直在奔跑也不觉得冷,眼下休息好后,被冷冽的寒风一吹,纵使有在阮安那里买的保暖衣也有些受不住。

    ――主要是脸冷。

    “阮阮,这个帐篷需要多少金?”温堰冷得垛着脚问。

    阮安正想着晚上吃什么,听到温堰的问话后连忙换算了一下。

    系统出品的帐篷需要9700个铜币,睡袋8600个铜币,再加上百分之二十的利润等于21960,一克金子可以换580铜币,四舍五入38克金。

    “40克金。”38太难听,听着好像在骂人,阮安便多加了2克。

    温堰有些惊讶。

    一根金条2盎司,约等于56.7克。他身上穿着的衣裳值5根金条,在房子里住一晚一根金条,饭食稍微好一点也是一根金条,想不到一个帐篷外加一个睡袋才不到一根金条!

    他不知道的是,阮安给他们买的衣服不止能保暖,防风防水免洗还有一定的防护作用,并且还能定位,多功能产品自然昂贵。

    “好的,那我买两顶帐篷,阿卿可以单独睡一个帐篷。”温堰忙应承。

    可能是之前的物品饭食太贵,这导致温堰有种贪便宜的错觉。

    苏白卿有些不好意思,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花温堰的金子,白吃白喝了这么久,眼下又靠得他……

    他郑重道:“阿堰,等我回了苏家,我一定加倍还你。不,不,我一定加倍加倍还你。”

    温堰轻笑:“那倒不必,不过从青木研究所出去后,如果温家式微,你还得出手拉一把。”

    苏白卿点头:“那是自然。且不说这些,有我哥哥和你的交情,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帮你们温家的。”

    听到的温堰的话,阮安在心里啧了声,她本以为温堰留下苏白卿真的只是因为兄弟之情,想不到也是看中了他背后的家世!

    成年人的世界,果然都复杂得很。

    她在游戏商城购买两顶帐篷放在地上,正准备教他们怎么使用,龙泽连忙包揽了这一项工作。

    温堰和苏白卿智商很高,纵使龙泽教他们的时候故意漏了几个要点,但不过十几分钟,两顶帐篷一就搭建起来了。

    这时阮安和龙泽早已经钻进了暖和的睡袋。

    帐篷的空间很狭小,所以两个睡袋挨得非常近,虽然说之前也与龙泽睡在一个房间,但像这种挨得这么近的,是第一次。

    这让阮安感到非常尴尬,只能选择背对少年。

    龙泽侧躺着,看着睡袋里的少女开心极了。

    “闭上眼,睡觉。如果睡不着的话,那就出去吹吹冷风。”阮安被炙热的目光盯着,浑身都不自在,忍不住斥道。

    龙泽连忙闭上眼:“睡得着,我马上就睡。”

    他说完后没多久,呼吸就绵长了起来,似乎真的进入了深度睡眠。

    逼仄得空间里,两人的呼吸交织在一起,阮安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燥热,她数着数强迫自己忽略身边的人,效果却甚微。

    阮安失眠了,她看着黑暗中的顶棚,默默想着明日的行程,把旖旎的心思放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沉沉的睡去。

    阮安睡着了,龙泽却睁开了眼。

    他其实根本就没有睡着,但为了让女孩安心,一直装睡。

    谷lt/spangt  龙泽没有想到在野外,安安入睡居然这么困难,他有些忧心。

    ――有了,宝库里有一盏安神灯,点上它,能让人快速进入睡眠,他决定等办完青木研究所这桩事,就回一趟洞窟。

    苏白卿听着帐篷外冷冽的风声,抱着厚实的睡袋滚了滚,虽然说现在条件艰苦,但比他之前过的日子要好太多,阿阮真的好厉害,居然能搞到这么多物资!

    如果现在能抱着她睡就更好了!!

    温堰也无比感慨,相比阮阮空间里的物品,自己找到的金库真的是一个鸡肋,不能吃,不能穿,也不能用,还好她喜欢黄金,要不然自己该拿什么东西才能让她收进团队?

    几个人心思纷纭,夜色也越来越浓。

    第二天,一大早,阮安投喂了几个男人后,带着他们朝青木研究所走去。

    昨天赶路赶得太急,温堰表示今天的速度要放缓一些,毕竟他和苏白卿的伤势并没有痊愈。

    阮安没有多说,温堰心思细腻,她不能表露出自己有一丝焦急的心态。

    于是,一行四人开启了慢吞吞乌龟似的前进。

    速度慢,苏白卿走得一点都不吃力,他有心想要拉进与阮安的距离,便装出一副忧心的模样说道:“阿阮,青木研究所里的仓库,你去看过了吗?等一下我们找到幸存者之后,可以去看看,或者能收集一点物资。”

    阮安却以为苏白卿在试探自己,她眼睛闪了闪,低着头碾碎了脚尖下的一颗小石子:“可以啊,我无所谓。不过,我进研究所的时间有点晚,再者我与研究所里的人也都不熟悉,所以所里的仓库在哪里,我根本就不知道。”

    苏白卿得意笑了:“我知道啊,等到了青木研究所后,我带你去。”

    这时,龙泽忽然感觉灵力有些不支,他想可能是昨天摘面包果摘得太多,并且果实又大又重,灵力费得太多,想到自己还要帮安安引路,他心念一转又变回了小奶猫。

    “喵。”龙泽短促的叫了声。

    阮安回头一看,就看到从一堆衣物里钻出来的龙泽。

    她哑言失笑,弯腰把他捞在自己的怀里,又顺手把衣物和鞋子收进了背包格子。

    “你怎么又变回去了?”阮安一边走一边小声询问。

    “应该是之前摘面包果的时候灵力消耗的比较多,不过安安放心,这次是我察觉到后主动变身的,灵力并没有完全消耗完,所以,不会耽误此间事。”他用神识在女孩的脑海里回答。

    龙泽的猫身比人身消耗的灵力要少得多,他有信心完成安安给他的任务。

    听到龙泽的话后,阮安有些懊恼。

    早知道会这样,昨天就不让龙泽摘面包果了,等办完青木研究所这件事后折返再做也不迟。

    阮安心里忽然有些忐忑不安。

    温堰和苏白卿第一次见到龙泽兽化的场面,他们互相看了眼后,羡慕不已。

    龙泽兽化的样子太顺利,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痛苦,也一点都不狂躁。

    如果,他真的是青木研究所二区的幸存者,那么,很明显,二区的药剂比一区的药剂要更稳定。

    只是不知道这100多年过去了,二区的药剂是否还存放在青木研究所。

    如果有,时间过去这么久,会不会已经变质?

    在龙泽的指引下,阮安带着温堰和苏白卿朝青木研究所走去。

    苏白卿和温堰对视一眼后,有意落后几步。

    两人跟在女孩的身后行走,有些不敢置信。

    看她带路时的一脸笃定,再加上这个方向确实是前往青木研究所的方向,温堰心里嘀咕。

    ――难道她没有说谎?

    ――她真的是青木研究所的幸存者?

    苏白卿倒是已经完全相信了阮安。

    时间过去的太久,属于青木研究所以前所有的痕迹如今全都被植被覆盖,如果阮安不是研究所的幸存者,她根本找不到方向。

    三人一猫又行走了几个小时,快要天黑时才到达目的地。

    “到了。”阮安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她面上却没有显露半分。

    温堰怔怔站立着,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但,等阮安扒开覆盖在研究所入口的植物,带着他们顺利找到了进入青木研究所的入口后,他不得不信。

    本来现在天色就已经晚了,再加上屋外藤蔓生长得非常茂盛,里面空间就更加黑暗。

    阮安想了想,从背包格子里拿出火把,又掏出打火机把它点亮。

    昏暗的空间就顿时被橘*的光线照亮了。

    可是苏白卿却觉得火把的光线没有便携式台灯明亮,忍不住开口说道:“阿阮,为什么不把你的小灯拿出来?那玩意不是已经收进你的空间里了吗?”

    “因为我不愿意。”阮安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火把是黑科技,可以持续照明,但便携式台灯里面的能源用完就得另外花铜币购买。

    家庭又不富裕,过日子肯定得节俭一点过。

    阮安不喜欢花钱,除非是必须品,她才会购买,她最喜欢做的事是攒钱。

    以前在原世界的时候,她就最喜欢点开手机里的各种理财产品看余额,这些钱一小部分是她自己工作后赚的,大部分是因为外婆老家拆迁分到的拆迁款。

    而她那栋漂亮的小公寓,也是用拆迁款买的。

    那个人也正是听到她手上有了一大笔拆迁款,才找上门来想要认回她这个女儿。

    并且还带着和小三生的儿子过来,说是血脉亲情不能丢下,逼着她认弟弟。

    阮安表示他在想屁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