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和山药和那不知名的蛋也都很好吃,这顿饭的量虽然不是很多,但这是苏白卿自醒后吃热食吃得最痛快的一次。

    果然是自己看上的女人,真的很优秀。

    温堰感受到了苏白卿中二病好像又犯了,忙伸出脚又踢了他一下。

    苏白卿转头:“……?”

    温堰:“吃完了就帮忙收拾。”

    收拾你大爷,老子高贵的双手能做粗活吗?以后还要不要弹钢琴?苏白卿想呐喊,但也只是想想。

    “哦,好的。”他懒散回着,却一动都不动。

    温堰叹了一口气,伸手收拾起他桌面前的餐饮垃圾。

    阮安和龙泽早就吃完了,她没有回房,而是坐在厅的沙发上,盘点自己现在拥有的库存。

    之前捕捉到的螃蟹肉早就吃完了,牡蛎也吃得差不多,但昨天又挖到了很多牡蛎,现在食材最多的是它。

    沙虫有26斤,南瓜只有3个了,山药也只有12斤,花生18斤,小麦穗74斤,板栗125斤,蒲公英还有2斤,地木耳1斤,鱼肉370斤,没有清理的鱼杂碎62斤,椰子800多斤,蕨根粉没有了。蛤蜊21斤,干海带5斤,还有些枇杷叶紫叶,馒头109个,盐还有10几斤。

    这些食物看起来挺多,但是现在人也多,吃也吃得多,再加上花生和小麦她想留着做种子,阮安想想后发愁。

    以后部落里面的人只会越来越多,靠自己一个人寻找食材,那也太难了……

    吃过饭,几个人无所事事的坐在沙发上,在一个没有手机,没有电视,就连书籍都没有的空间里,气氛持续尴尬。

    过了好一会,苏白卿忍不住问了:“阮安,你怎么不回卧室?”

    阮安瞥了一眼苏白卿,反问:“我回不回卧室要你管??”

    苏白卿:“……”

    他觉得和阮安聊天,自己得少活一天。

    温堰看着苏白卿在女孩面前总是吃瘪,心中暗叹了口气,他咳嗽一声,询问道:“阮阮,这两天有什么计划吗?”

    阮安简短回道:“没有。”

    温堰趁势道:“哦,那个阮阮,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一件事,其实青木研究所还有另外几个幸存者,如果可以,我想去找他们,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阮安正准备回话,就被龙泽打断了。

    他看着温堰:“你想去找他们,你去找就好了呀?为什么要拉上安安呢?”

    龙泽说的太直白,温堰不由哽住了,半晌后才回道:“我们现在不是一个团队的吗?当然是要集体行动啊!”

    龙泽轻哧:“就算我们是一个团体,但现在你要寻找你的兄弟们,只能算你的私事,想让安安帮忙,总得付出点什么吧!”

    他顿了下后又道:“要知道天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

    温堰心里有些不舒服,这正主还没有说什么,他倒是说得挺多,真是无时无刻都在刷存在感。

    苏白卿看着烦,他没好气道:“阿堰又没有和你说话,要你多嘴了么?”

    龙泽“啧”了声:“我是安安的男朋友,帮女朋友出头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脑子才进水了。”苏白卿气得七孔冒烟,他撸起袖子就想动手……

    温堰连忙拉住了他,并朝他使了一个忍耐的眼色。

    阮安看着苏白卿,似笑非笑道:“看来苏先生是不记得之前的约定了,居然还想对我的男朋友动手?你是不想生活在这栋房子里了?不如,现在就滚出去吧。”

    苏白卿暴怒的情绪顿时就冷静了下来。

    出去?

    他才不出去。

    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气温陡然下降那么多,现在房子里面都这么冷,外面可想而知,肯定更冷,自己现在出去不是找死吗?

    “阮安,做人要讲道理,刚刚明明是龙泽先挑衅我的,你拉偏架是不是太明显了?”苏白卿到底有些不服,忍不住说道。

    阮安似乎很惊讶:“真稀奇,你们吵架,我帮我男朋友难道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吗?我看你脑子真是不清醒。”

    苏白卿:“……?”

    男朋友个鬼,他压根就不相信。

    不过他也没有再说话,而是紧紧抿着嘴,别过了脑袋。

    小不忍则乱大谋,等从青木木研究所出去后,回到苏家,看你还怎么狂傲。

    温堰看着苏白卿气得青红相加的脸庞,不由喟叹。

    阮安可真是这个混世魔王的克星,把他拿捏得死死的。

    没有人说话,狭小的厅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只听着窗外的雨滴打在树叶上的沙沙声。

    见女孩一副冷淡的样子,温堰竟有些琢磨不透了!

    ――她似乎对幸存者不太感兴趣了!

    阮安端坐在沙发上,托腮看着窗外的小雨,其实内心焦急得不行。

    她怕温堰会退缩,到时候事情会更难办了。

    但她也没有责怪龙泽的意思。

    他说得很对,既然是温堰提出来寻找幸存者,那么自己一定不能答应的太快,要不然肯定会让温堰起疑心,让他察觉到自己对幸存者有期待。

    阮安正着急,温堰也很焦虑。

    很明显,如果想要说动阮安随行,自己肯定得付出金条,但温堰不想给。

    金库里的金条虽然多,阮安的吸金能力更强。

    饭食,住宿,衣服,被子等等,不过才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就花了30几根金条,他第一次觉得钱原来这么不经花。

    苏白卿不知道温堰在纠结什么,他用手肘顶了下:“你怎么不说话?”

    温堰:“……?”

    说什么?

    他现在沉默不语,就是想看看阮安到底是哪一种态度。

    如果她表现出来对幸存者有一丝兴趣,那么自己定能让她主动开口去找那些幸存者。

    他冲着苏白卿眨了眨眼,示意他稍安勿躁。

    阮安也等得烦了,她站了起来准备进卧室。

    温堰心思诡谲,她不能再留在厅,要不然肯定会被他看出端倪。

    果然,她刚刚起身,温堰也连忙站了起来。

    “阮阮,你要回房吗?”他轻声问道。

    阮安:“嗯,坐累了,回去躺会。”

    温堰又仔细打量了下女孩的神情,却看到她对幸存者们没有一丝期待,他叹了一口气。

    看来,只能付出金子了。

    龙泽见温堰挡在阮安面前:“我们要回房了,你能让一让吗?”

    温堰侧身,在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开口了:“阮阮,我想去找那几个幸存者,但是你知道的,我和苏白卿都不能够离开你,所以,希望你能够和我们同行。”

    阮安耸耸肩:“笑死,我又不想去找他们,为什么要和你们一起去?”

    温堰咬咬牙:“我可以付出报酬的。”

    阮安终于听到了想听到的话,心中不由一喜,但面上却没有丝毫表露。

    她转过身,看着青年认认真真的问到:“给报酬啊?那你准备付多少?”

    温堰:“找到一个幸存者,我就付一根金条,可以吗?”

    阮安啧了声:“你和苏白卿住在我的房子里一个晚上就要1根金条,你身上的衣服5根金条,鞋子也要2根金条,找到一个幸存者,你才出1根金条,在你的眼里,人命那么不值钱吗?”

    温堰心想可不是么,那几个人死不死关他什么事?他只是想找个借口回青木研究所。

    “那5根金条吧,这样可以了吗?”温堰斟酌后说道。

    阮安摇摇头,伸出一个手指,比划了一下:“1人100根金条,并且无论有没有找到人,每天都得给我1根金条的劳务费。”

    “你这是在抢钱啊?”苏白卿忍不住喊道。

    他虽然不知道现在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回事,但也知道金子无论在任何朝代,任何时间都是硬通货。

    1根金条值好几万,100根金条就是好几百万呢,这万一在青木研究所碰到了薛承锐,那阿堰不得大出血?

    对了,他的金子是从哪里来的?苏白卿拍拍额头,忽然想起自己曾经问过,但是被他轻描淡写的忽悠过去了。

    看来,温堰也有秘密!

    “不过是些金条罢了,都是些死物,相比它们,你的兄弟们不应该更重要吗?”龙泽看着好像在劝导,但话里话外尽是嘲讽。

    他就不相信温堰和苏白卿真心想要那些幸存者们回来,既如此,正好趁此机会把黄金给安安搞过来。

    温堰也是骑虎难下,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再退就没有意思了,他点点头:“龙泽说得对,钱是身外之物,人是最重要的,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阮安:“我随便呀,不过这几天太冷了,并且我的食物也不多,等几天也是可以的。”

    “可以,我和阿卿正好也受伤了,需要休养几天,这事就这么说定了,等你安排好一切后,我们就出发。”温堰沉声。

    阮安没有回话,只是点点头便离开了厅。

    关上卧室的房门后,她忍不住笑了。

    刚刚在厅里逗留那么久总算没有白费。

    苏白卿看着被紧紧关闭的房门,拉着温堰的手问:“阿堰,你的金子到底从哪里来的?现在正好没事,快和我说说。”

    温堰看着好奇的青年倒也没有说谎,左右那一座金库也不是他的……

    “所以,你是根据一张地图找到那个金库的?”苏白卿惊讶问。

    温堰点点头。

    苏白卿下意识追问:“那,那个拿着地图的人你认识吗?他手上为什么会有金库的地图?”

    他说完后又有些懊恼,觉得自己有些傻。

    果然,温堰哑言失笑:“阿卿,你的脑子是不是真的有问题了?”

    “那个人一百多年前就死了,只剩下一堆白骨,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

    “至于,那个人手里为什么会有地图,我更是不清楚?”

    苏白卿无力摆摆手:“别说了,我刚刚嘴比脑子快,问完就知道自己蠢死了,不过阿堰,既然你能够找到这么多金子和珠宝,还有那些名贵的首饰,阮安拥有日常用品好像真的不是太离谱诶。”

    温堰点点头:“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们需要前往青木研究所一探究竟。”

    确定好了接下来的行程,阮安开始大批量的准备食物。

    山药,南瓜,板栗全部煮好,煮好后用餐盒一份一份装好。

    牡蛎,蛤蜊,还有各种贝壳去掉外壳,加上之前剩下的咸肉和清洗好的海带放在一起做了十几锅烩菜,用餐盒一份份装好。

    地下河的鱼,鱼肉鲜嫩,没有细刺,她用盐腌了一会,然后油煎煎后,放了一点水煮,鱼肉太多,她做了200多斤再也做不动了。

    她在煮食物时,龙泽就在一旁用餐盒装好,他在没有做过这种琐事,最初有些手忙脚乱,装了几盒后便娴熟了,速度也很快。

    这些食物用的是同一种规格的餐具,每一个盒子外面用标签*檬澄锏闹掷啵骋环旁谝桓霰嘲褡永铩

    花生留下一部分做种子,剩余的放点盐炒制,可以做零嘴吃。

    小麦不能动,单独占了一个背包格子。

    蒲公英,地木耳,所剩不多,这两天可以先吃了它们。

    沙虫她不会做,切了些姜丝,撒些盐随便煮了煮,她不喜欢吃虫,这些食物给温堰和苏白卿吃。

    做完这些,阮安开始之前没有清理的鱼杂碎。

    真的很的很难洗,但为了饱腹,她只能耐着性子做。

    几十斤鱼杂碎洗好,再加上前两天忙的事,阮安觉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龙泽也很累,他忙着开椰子。

    为了把椰子肉和椰子水弄出来,又不能动用灵力,他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

    “安安,这些椰子肉也可以吃啊?”龙泽看着堆成小山样的白色椰肉好奇问。

    阮安点点头:“可以,椰子肉可以生吃,也可以蒸着吃,生吃的话口感比较紧致,蒸着吃会软一些。”

    虽然椰子肉蒸着吃口感好,但阮安还是准备吃生的,因为她实在是太累了。

    苏白卿和温堰也不是没有想帮忙,那两个公子哥从来没有做过家务活,帮不了忙不说还净添乱,阮安看着他们就烦,勒令他们不准走进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