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小奶猫的应承,阮安总算放下心来,沉沉的睡去。

    但没有睡多久,她居然被冻醒了。

    迷迷糊糊间,阮安伸手摸了摸,薄被没有被踢走,依旧好好的盖在身上。

    她惊醒过来,伸手拧开放在床头的小灯。

    降温了。

    并且降得很快。

    不过短短几个小时,气温已经零度或者以下。

    因为放在床头水杯里的水结冰了。

    奇怪?海岛的天气为什么突然变化的这么快?

    阮安来不及细想,忙从游戏商城购买了一套加厚的羽绒被,想了想又买了一套保暖的衣裳。

    衣裳是塞维亚·盖拉希高科技公司的产品,穿上去非常轻便,即使零下20度,也一点都不会冷。

    至于龙泽,他现在是兽化的形态,应该不会冷。

    但是,睡在厅里的温堰和苏白卿冻得身子都在发抖了。

    温堰之前在阮安那里买了一套衣裳,但是那套衣裳是夏款,一点都不保暖,至于苏白卿身上穿的粗布衣裳更是没有一点保暖的功能。

    太冷了,两个人冻醒之后就睡不着了,他们裹着被子,哆嗦着坐在了沙发上。

    “阿堰,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么冷啊?”苏白卿冻得直打哆嗦,一句话断断续续才说完。

    温堰摇头,他也搞不清现在是什么状况。

    从一年多前醒来后,海岛的气温一直很稳定,晚上会比白天要冷些,但也不会冷到如此地步。

    难道是要入冬了?

    但是,就算入冬,气温也不应该断崖式的下降吧!

    这样的情况,就好像整个海岛从一个时空跨越到了另一个时空的感觉……

    而此时的阮安躺在暖和的被子里,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她忽然想到海岛上品种繁多的植物们……

    不会吧。

    难道这个海岛是一个可以移动的海岛?

    阮安正准备开口问龙泽,但看到他蜷缩着身子睡得正香又闭上了嘴。

    算了,就算这个海岛是一个漂流岛,对她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现在还是努力完成方舟系统发布的任务,早日回到自己的世界。

    她抱着被子又睡了一会,直到被苏白卿冻得打喷嚏的声音吵醒了才起来。

    见龙泽还在睡,阮安穿了衣裳独自走出了房门。

    温堰连忙伸手打招呼:“上午好,阮阮。”

    “上午好,阮安。”苏白卿见坐在身旁的人这么热情,也别扭的喊了声。

    追女孩就是麻烦,什么都要主动,还是末日前的女孩好,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她们就倒贴上来了。

    阮安只是点了点头,没做回应。

    温堰松开裹住身体的被子,站了起来:“阮阮,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好冷,你能再给我们两套保暖的衣裳吗?”

    阮安抬起眼皮:“给钱就行。”

    温堰轻笑:“可以的。”

    这时,苏白卿插了一句:“我可以自己挑选款式吗?”

    阮安“啧”了声,都末世了,能有一件衣裳穿就不错了,还挑?

    她挑眉冷声:“不能,你只能够选择买,还是不买?”

    苏白卿察觉到了女孩对自己的偏见,他的手握成拳紧了紧。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搁末世前,就她这种态度,自己能用钱砸得她对自己毕恭毕敬。

    厅里的气氛有些紧张,温堰咳嗽了一声道:“没关系,我们不用挑款式,只要能够保暖就好,那个我们每人买两套,可以吗?阮阮。”

    有钱赚,阮安还是很积极的。

    她就从游戏商城购买了六套和她同款的男士衣裳。

    四套卖给了温堰和苏白卿。

    剩下的两套,她准备留给龙泽。

    其实,如果可以,阮安希望龙泽一直保持小奶猫的形象。

    这样两个人相处起来就一点都不尴尬。

    温堰和苏白卿拿到衣裳后,两人互相帮忙烧水,洗了个热水澡,见到厨房里有一把剪刀又给对方理了一下发,并且把胡子全部剪了。

    等他们收拾好从房间里出来后,阮安多看了两眼。

    虽然他们在青木研究所的营养舱里睡了100多年,但是岁月在他们的面容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胡子剃得干干净净,头发用剪剪刀剪短后显得清爽又利落,系统出品的衣服勾勒出他们完美的身线。

    两人的身高差不多,身材也差不多,但是气质却截然不同。

    一个温润如玉。

    一个高冷矜贵。

    龙泽正好睡醒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便看到了两个人模狗样的男人,他有些吃味。

    虽然说自己的颜值很能打,但也不能否认苏白卿和温堰出色的容貌。

    他现在无比急切的想要变成人形。

    “阮阮,我们能够帮你做些什么吗?”温堰缓步走到了沙发旁,轻声问道。

    苏白卿则走到另一侧,挨着女孩坐了下来。

    阮安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今天下雨,天也冷,我不出门,没有什么好做的。”她“腾”的站了起来又说道:“还有,以后不要挨我坐得这么近,再有下次,我会把你们赶出庇护所。”

    苏白卿气得扶额。

    明明打扮得漂漂亮亮,她却像见了苍蝇一样讨厌着,是不是眼瞎?

    “好的,下次我们会注意的。”温堰倒是没有一点反应,他回得柔声细语。

    阮安还是觉得不自在,她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龙泽迈着小短腿连忙跟了上去。

    进门的时候,他伸出猫爪比了垃圾的手势,无声说道:“就算你们把自己打扮的美美的,又能怎么样?安安只喜欢我一个人。”

    他的话,无比清晰的回荡在温堰和苏白卿的脑海中。

    两人四目相对,震惊不已。

    “阿堰,他刚刚是在我们的脑海里说话吗?”苏白卿皱着眉头问。

    温堰沉默了半晌后才回到:“应该是的,这可能就是他的能力?”

    苏白卿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谷lt/spangt  他用气音道:“我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进青木研究所,如果阮安和龙泽真的是从二区逃出来的,我真要问候一下沈珏,他妈的这么好的药,为什么不用在自己人身上?”

    温堰微颔首,小声道:“不急,我们现在还有伤,更何况离开庇护所到了晚上又会兽化,所以一定得想办法说服阮安同行。”

    两人着急想要返回青木研究所调查一番,但是横亘在现实中的问题又让他们不能不暂时放弃。

    温堰和苏白卿在厅里刻意放低声音的对话,阮安听得清清楚楚。

    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小奶猫的猫毛。

    还好有龙泽和系统这两个作弊器,让她知道温堰和苏白卿的一举一动,知己知彼这个游戏才能玩下去。

    阮安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容易忘乎所以,所以,她没有意识到怀里小奶猫的身体渐渐出现了变化。

    龙泽很亢奋,体内灵力便不由控制的暴涨。

    然后,他一动也不敢动了。

    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安安怀里,他又变成了人。

    阮安摸着摸着,忽然感觉手感不对,本来应该是一片毛茸茸,现在却是一片滑腻的肌肤。

    她立刻反应过来,伸手把一旁的被子盖在了龙泽身上,然后才睁开眼。

    “你是故意的吗?”

    “要不然为什么每一次都是在我怀里的时候就变成人?”

    阮安向来平静如水的脸色有了一丝龟裂,她问话的语气带着一丝恼怒。

    龙泽咬了咬唇,一脸委屈。

    “安安,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自从那次*后,我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体内的灵力一会暴涨一会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就变了呀!”

    被他纯真又带着哀求的眼神注视,阮安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真的像一张白纸,喜怒忧思全部画在脸上。

    想到前天晚上他*的样子,阮安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天气又太冷,再加上这段时间不停的奔波劳累,阮安有些懒得出门。

    天冷,吃火锅最合适不过。

    正好今天也起的晚,直接吃中午饭算了。

    她穿上鞋子,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龙泽没有立刻跟上去。

    他穿好安安给他买的衣裳和鞋子,又整理了一下满头金发,最后用手指揉了下嘴唇,拍拍脸颊。

    于是。

    温堰和苏白卿就看到了一个美少年。

    这少年生得极为美丽,脸上肌肤像初雪莹莹,眉眼精致似天上的神袛,银色长睫如蝴蝶般安静垂下,唇色绯红,脸颊似打了一层薄薄的胭脂。

    龙泽摸了下脸,无声嘟囔着:“安安真是太喜欢我了,我觉得我的脸都被她亲红了。”

    温堰和苏白卿听着脑海里少年的茶言茶语,神色莫名。

    他们知道女孩和龙泽的关系比较亲近,但是没有想到他们现在居然这么亲近……

    龙泽放完话,便进了厨房。

    他还得帮安安烧火呢。

    阮安见龙泽进来,忽然觉得他有点不一样。

    她放下手里的活计,走进看了看,伸手摸了摸少年的额头:“你不会发烧了吧?”

    龙泽眨眨眼:“没有啊。”

    阮安不明所以:“那你的脸和嘴唇怎么这么红?”

    龙泽有些慌,他忙解释:“就是醒来后有些不清醒,所以拍了拍脸。”

    阮安抿着嘴:“那你下手也太重了,下次要是觉得没有睡醒就不要起来,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龙泽:“不,我要帮安安,烧火这份工作只能是我做的。”

    看到少年执拗的表情,阮安没有再说什么。

    她开始忙碌起来。

    阮安准备做鱼火锅。

    之前从地下河捞出来的鱼一直没有处理,趁着这两天有时间,要把它们全部处理完。

    鱼太多,她把之前从游戏商城买的大桶,盆子还有两个大锅都拿了出来装好。

    刀子快,剖鱼也快,不一会几大盆鱼就全部处理好了。

    鱼肉用清水清洗好后放进背包格子,鱼内脏阮安没有扔。

    但它们实在是太多了,上午的时间来不及清理它们,只是洗了几斤鱼肠子出来。

    阮安很喜欢吃鱼杂碎煮的火锅,幸好之前找到了一些野姜,要不然这道菜还真没办法做。

    地下河里的鱼有些鱼身体里有鱼籽,阮安一并掏了出来,清洗干净后放在了一个大盆里,她随手抓了一把丢进锅中。

    因为是想着做火锅,阮安油放得比较重,爆炒的时候格外香。

    鱼子、鱼泡、鱼肠,还有鱼肝煮了一大锅,等大火烧开水后,再撒些盐,撤掉大火用小火慢慢煨半个小时。

    原生态的鱼没有令人反胃的土腥味,而是自带一股清香,再加上阮安野姜放得多,很快,整个房间里面都弥漫着食物的香味。

    一口锅煮着鱼杂碎,另外一口锅阮安煮了些南瓜和山药,想了想后又放了几个蛇蛋进去。

    坐在灶塘口烧火的龙泽忍不住了。

    “安安,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呀?”他一脸期待着。

    “快了。”阮安揭开煮南瓜和山药的锅盖后回了一句。

    温堰和苏白卿站在厨房门口翘首企盼。

    又过了十几分钟,阮安总算把饭菜做好,依旧是分餐制,每人2根山药,5大块南瓜,一颗蛇蛋,外加一大碗鱼杂碎火锅。

    装鱼杂碎的小锅是阮安刚刚从游戏商城买的。

    迷你小锅通体银白色,底座装的是可超强蓄能电池,不充电也可以用好几年。

    苏白卿看着精致的小锅,惊艳不已:“这玩意看起来挺高级,阮安,你到底是从哪里淘到这么多好宝贝的?”

    阮安没吭声,苏白卿抬头看着她,有些下不来台,便又喊了一声:“阮安,我在和你说话,你听见了吗?”

    阮安依旧没吭声。

    温堰忙伸脚踢了苏白卿一下,小声斥道:“吃饭。”

    苏白卿忍了忍,拿起筷子扒拉着小锅里的食材。

    阮安剖鱼的时候他瞧见了,鱼很多,锅碗瓢盆都装满了。

    但是这个锅中却一块鱼肉都没有,净是点鱼子鱼泡什么的,他以前最讨厌吃的就是动物的内脏……

    苏白卿想要丢下筷子,不过肚子实在又太饿,只能忍着不适强迫自己吃。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鱼子入口便香气四溢,并且越嚼越香,鱼肠也软烂可口,不一会,小锅里的鱼杂碎都被吃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