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无论是醒着还是睡着,总会有灵力自动飞到我的身体里,就是数量太少了些。”

    阮安啧了声,像这种随时随地都能够*的物种,她觉得龙泽的出身就是一个挂。

    两人说着话,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海边。

    她和龙泽又来到了那座石山。

    过去这么多天,本来已经撬得差不多了的牡蛎又密密麻麻趴在石山下。

    阮安背包格子里的食物实在是太单调了,但是她想不到更多的办法获取别的品种。

    一人一猫默不作声,手下动作不停,不一会就把石山上大的牡蛎全部放入了背包格子。

    看着天色还早,阮安又沿着海岸线捡了些螃蟹,沙虫什么的。

    系统表示沙虫中含有蚯蚓血红蛋白、胶原蛋白和水溶性蛋白等,还有各种氨基酸。

    看到沙虫含有蛋白质,阮安忍着浑身的鸡皮疙瘩捡了好几斤。

    她对虫类的食物向来不怎么感冒,但是以前和她住在一个宿舍的同学就非常喜欢吃。

    什么蝉蛹啊,蝎子呀,竹虫啊等等,每一次出去玩她看着这些就走不动道。

    回想起往事,阮安只觉得好像日子已经过去了好多年。

    她叹了口气,抬头望着海平线。

    方舟系统布置的任务那么难,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去。

    早上从庇护所出来,回去时天都黑了。

    苏白卿和温堰一天只吃了一顿饭,到了晚上已经饿得不行。

    也还好之前在峭壁上时,两人习惯了饥一顿饱一顿,不过在听到阮安进门时,他们还是喜出望外的迎了过来。

    庇护所里虽然安全,但是什么娱乐消遣都没有,两人睡一会醒一会,只觉得今天一天格外漫长。

    借着月色,阮安看到了苏白卿和温堰脸上的笑容,只觉得莫名其妙。

    她皱着眉问:“你们在笑什么?”

    听到女孩的问话,温堰立刻收敛了笑容,苏白卿却还是嘴角上扬,小声回道:“一天没有见到你,还有点想念呢。”

    “一天没有吃东西,你是想念食物吧!”龙泽没好气怼了一句。

    苏白卿被龙泽的话噎住也不在意,毕竟他现在在女孩心中是不一样的存在,明面上不能做得太过。

    “不好意思,今天去了一趟海边,找了一些食物,我这就做饭。”阮安不想起争执,懒懒插了一句。

    抱着龙泽回了厨房,她轻轻点点小猫的额头:“说你什么好?明明知道自己口才不如苏白卿,偏偏还要和他斗嘴,你是在找虐吗?”

    龙泽被摸得心花怒放,他借势用猫头蹭了蹭女孩的手心,小声道:“因为我想保护安安呀。”

    阮安的手顿了下,鼻子忽然有些酸。

    从小到大,除了外婆,龙泽是第一个说要保护自己的人。

    并且自己昨天晚上还拒绝了他的表白,还得寸进尺要他假扮自己的男朋友,细想一下,似乎从遇到龙泽后,他对自己就非常好……

    她偏过头,掩饰着自己有些波动的心情。

    饭菜做好后,阮安借着端菜的机会安装了一个迷你*。

    *是迪昂·查尔斯公司出品的黑科技,不管房间里的声音多小,都能被窃听。

    龙泽灵力不支,想要知道温堰和苏白卿的一举一动只能靠系统。

    晚餐比较丰盛。

    有蒸南瓜,蒸山药,一碗蕨根粉条,清蒸牡蛎,爆炒花甲,小碟花生米,凉拌海带丝,每一个人的盘子里还放着5片油煎馒头片。

    从知道游戏商城里的馒头下架不会再上新后,阮安就没有动过背包格子里的存货了。

    这么多天没有吃,她馋得很。

    不过更重要的是,她要让温堰对自己更加怀疑,才能促使他去青木研究所一探究竟。

    到时为了遮掩,他一定不会这么直白行事,应该会以寻找其他幸存者为借口带她上峭壁。

    如此,正中她下怀。

    阮安需要完成方舟系统布置的任务。

    而完成任务,需要十个幸存者加入自己的部落。

    现在已知道青木研究所一区的幸存者有五个,温堰和苏白卿已经被她搞过来了,还剩下三个人,不知道散落在何方。

    阮安虽然急切的想要找到他们,但却不能暴露自己的任务。

    如果让温堰察觉到他们的重要性,以后行事就太被动。

    阮安也知道温堰对她的身份一直将信将疑。

    他能用树枝画出研究所的结构图,说明他的记忆力很好,既如此,他不可能记不得其他幸存者的方位。

    所以,那天,他肯定是故意带着自己空跑一趟。

    更何况自己还拥有一套这么崭新的庇护所,他见到后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心里肯定已经完全推翻了之前的猜测。

    阮安觉得他在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前,再加上资源有限,短时间内他一定不会去寻找其他的幸存者。

    阮安却不想等太久,她决定推一把。

    果然,当她把馒头片摆出来后,端坐在餐桌旁的苏白卿和温堰眼神都变了。

    “阮阮,方便问一下,这个馒头是从哪里来的吗?”温堰按捺不住终于问了。

    阮安故意敷衍道:“从天上掉下来的。”

    温堰:“……?”

    苏白卿:“……?”

    龙泽笑出了声。

    就觉得安安糊弄他们的时候,真的好好玩。

    温堰想要继续追问,但是想到女孩的性格,又忍住了。

    只要是她不想说的事,不管自己直言相问还是旁敲侧击,她都不会回应的。

    而此时,苏白卿有点怀疑阮安了。

    阿堰是不是看走眼了?

    ――她应该不是青木研究所的幸存者吧?

    ――但她如果不是青木研究所的幸存者,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苏白卿在相信还有怀疑之间反复横跳……

    纠结半晌,他吸了一口气。

    想这么多做什么?阮安是不是从青木研究所出来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自己是不会放弃她的。

    可是,自己如果想要得到阮安,那么龙泽一定不能活着。

    但,他又被阮安看得紧,而自己和温堰加在一起只怕也都不是阮安的对手,真要动手的话,可能会被她压制的死死的。

    ――要不然去一趟峭壁上,把顾长生他们联合起来?

    5vs2。

    可是把龙泽搞死了,万一顾长生那几个人也看上了阮安,那该怎么办?

    到时候多了三个觊觎女孩的男人,岂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苏白卿越想越远,吃饭都有些心不在焉。

    温堰却还在回味着阮安的话。

    但,他根本不知道女孩是故意这么回答的。

    吃了晚饭后,趁着阮安抱着龙泽回了房,温堰拉着苏白卿躲进了被子里。

    在听到温堰想去青木研究所后,苏白卿不同意了。

    温堰也不着急,他慢慢解释:“你听我说,我之前就对阮安的身份有所怀疑,后来看到这栋房子后就更加怀疑了,直到刚刚,她拿出香甜可口的馒头片,我更加肯定她不是青木研究所二区的幸存者,”

    温堰在这个海岛上游荡了一年多,根本就没有发现有存放食品的仓库。

    就算有,现在已经是末世后100多年了,所有的食品都过期了,不对,不只是过期,应该都已经腐败了,但是阮安拿出来的馒头却无比新鲜,这比之前见到这栋木头房子更让他震撼。

    苏白卿耸耸肩,不以为然:“奇怪啊,但是这又有什么呢?”

    “或许,她的空间里是可以种植植物的空间?”

    温堰摸了摸苏白卿额头:“没发烧啊!怎么胡言乱语起来?”

    苏白卿挥手拨开青年的手:去去去,怎么叫胡言乱语?”

    “阿堰,现在已经是末世,我们的思维要开阔一些,毕竟注射了青木研究所的药剂后,我们现在连人都不是,阮安进化出可以种植的空间异能又有什么稀奇的呢?”

    苏白卿的话让温堰陷入沉默。

    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说道:“好,就算阮安有奇遇,拥有了可以种植的空间,那她那些诡异的身法又做何解释?”

    苏白卿眨眨眼,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温堰:“我们从峭壁上下来的时候,进入了一个洞穴,经过了一条地下河,地下河里面有很多鱼群,我亲眼看着她动动手指头,就把那些鱼全部收到了空间里,她说她能控制风。”

    “一个人怎么可能能够拥有那么多的能力呢?”

    苏白卿“唔”了一声。

    其实不用温堰说,他也知道阮安的来历有问题。

    但阮安身份蹊跷,不代表他想让一区另外的幸存者进入庇护所。

    阮安只有一个,有龙泽和温堰竞争就够了……

    苏白卿不情不愿道:“阿堰,其实阮安是不是青木研究所的幸存者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你一定要查明她的身份?”

    温堰恨铁不成钢,他语重心长道:“阮安的身份很重要,如果证实她不是青木研究所的幸存者,那就说明她一定知道通往外界的路。”

    他顿了下又道:“难道你不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吗?”

    温堰迫不及待得想出去,他想知道这100多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温家是不是真的覆灭了??

    苏白卿听到温堰的话后,沉默不语。

    是哦,青木研究所中,躺在营养舱里的人一个个非富即贵,这些家族联合起来不可能找不到一条进来的路,既然他们都找不到,那阮安又是怎么进来的?”

    苏白卿点头:“行,那过几天我们找个机会拉着阮安去青木研究所,不过得先找一个借口。”

    “要不然让她知道我们在怀疑她,不太好。”

    温堰点头表示同意:“嗯,我看阮阮似乎对其他的幸存者很感兴趣,到时候我会提议去峭壁上找他们,等到了上面,我们首先去找薛承锐,他当时就留在了研究所。”

    苏白卿听到温堰的建议后眼睛一亮:“对对对,青木研究所的位置极其隐秘,更何况现在的树木生长的又格外茂密,如果不是从研究所出来的幸存者,一定找不到入口,到时候我们可以让她带路,如果她搞不清状况,那就证明她讲的一切都是假话。”

    他说完后,有些兴奋,只要能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回到苏家后,阮安绝对逃脱不了他的五指山。

    到时候一定先把龙泽这只绿茶猫关在笼子里,让他看着阮安成为自己的新娘。

    温堰见到苏白卿高兴的样子心里叹了一口气。

    他对外面的世界虽然很期待,但时间过去得太久,温家和苏家到底还存有几分实力,都是未知数。

    只希望不要太糟糕。

    两人的窃窃私语到此为止,阮安听得真真切切。

    她眉头紧蹙。

    ――自己预判对了。

    温堰果然一直都在怀疑自己的身份!

    今天餐桌上的几块馒头片彻底让他起了想去青木研究所一探究竟的心思。

    看来这路棋是下对了。

    因为她也想去青木研究所。

    更想拉拢剩余的几个幸存者加入自己的部落,还是之前顾及的那一点……

    她,不能暴露自己急切心思。

    一旦暴露,就等于把底牌亮出来了,以后行事一定会非常被动,所以只能布局让温堰主动提及。

    但是,阮安没有想到的是,温堰准备让她来带路!

    入夜后,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阮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不知道青木研究所具*置,到时候该怎么给他们带路?

    真是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它。

    等等。

    她忽然想起龙泽之前提过的一个信息,他在醒来后就去过峭壁上,或许他对青木研究所的位置……

    思及此处,阮安放了小型防护罩用来隔绝声音,然后伸手戳了戳毛绒绒:“龙龙,你知道青木研究所的位置吗?”

    龙泽正在努力积攒灵力,听到女孩的话后,连忙睁开了猫眼:“知道,怎么啦?安安?”

    阮安一喜:“过几天,温堰会提议去找另外的幸存者,到时候一定会让我带路去往青木研究所,等到了那一天,你想办法指引我,然后坐实我们的身份。”

    “好的,安安,我一定会帮你的。”龙泽立刻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