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白卿看着带着嘲讽笑意的猫脸,只觉得诡异,他眯着眼,趁着阮安转身朝厨房走去时比了一个杀戮的手势。

    男朋友算什么?

    不说现在是末世,就算是在末世前,只要苏白卿想要得到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所以,杀了龙泽就好了。

    这样,阮安就是自己的了啊。

    温堰get到了苏白卿的意图。

    他担忧的拍了拍的青年的肩膀,凑过去低声说:“阮安的实力你也看到了,她和龙泽的关系现在也很亲密,不要为了一时之争,让我们陷入危险的境地。”

    苏白卿敷衍的点点头,不以为然。

    是,阮安他打不赢,但那只小奶猫他还打不赢吗?

    不对,等等。

    他突然反应过来,有一个最重要的信息自己似乎疏漏了。

    ――为什么龙泽兽化后依旧拥有理智?

    “阿堰,你没有发现吗?”

    “龙泽变成小猫后……”

    “嗯,我早发现了,其实我最开始遇见龙泽的时候,他就是一只小奶猫的形象,后来才变成人。”苏白卿的话还没有说完,温堰就接了一句。

    苏白卿讶异:“那你不觉得奇怪吗?”

    温堰沉默片刻略思索后道:“也不是没有怀疑过,但阮安的话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漏洞,再说你变异后自带冰雪气息,和你在一起,周围的温度总是要低一些,这说明,被青木研究所改造过的人,每个人变异的程度都不一样。”

    “所以,龙泽兽化后还能够维持人的理智,应该是他的独特之处。”

    “当然,这都是我暂时的猜测,具体还未可知。”

    苏白卿被温堰这么一说,觉得他说的没错。

    “那,阮安呢?”

    “她昨天晚上没有兽化,白天也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所以她一直能够维持人形吗?”

    温堰点头:“嗯,我这几天和她在一起,她确实从来没有兽化过,所以我才想去青木研究所探探,看看沈珏给二区的人用药,是不是有什么不同?”

    “又或者,阮安和龙泽其实根本就不是研究所的幸存者?”

    温堰对阮安和龙泽的身份一直将信将疑,就是找不到证据。

    苏白卿听着听着却有些心猿意马,他的视线挪到了厨房的门口。

    想到那个女孩现在和那只绿茶猫在一起,他心里就像有把火在烤着,心焦火燥。

    “真想杀了他。”苏白卿喃喃自语。

    他小声的嘀咕,本以为没人知晓,却没有想到龙泽的五识异于常人,他使了一个法术,把苏白卿的话放了出来。

    “安安,苏白卿好坏,他想杀了我。”

    阮安倒是没有想到苏白卿这么快就想对付龙泽,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人性的恶。

    不过,以苏白卿的实力,他根本就打不过龙泽……

    她伸手温柔摸摸龙泽毛茸茸的脊背,安慰道:“不怕,我会保护你。”

    “安安真好,我好喜欢安安。”龙泽歪了歪头,猫眼里满是喜悦,他下意识的就又表白了。

    阮安错愕了一瞬,连忙放下小猫假装没有听到龙泽的话,开始忙碌起来。

    龙泽非常有眼力劲,见女孩沉默,小心翼翼挪到坐到了自己的专属小凳上开始生火。

    阮安准备蒸点南瓜和山药和落花生作为主食,然后用牡蛎,扇贝什么的一锅海鲜乱炖。

    野猪肉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她不准备给温堰和苏白卿吃。

    野生的南瓜和山药淀粉十足,蒸出来软糯可口又香甜,不等她把食物端上桌,温堰和苏白卿闻着味走到了厨房。

    在阮安和龙泽做饭的时候,他们两个逛了一下庇护所。

    坚硬厚实的围墙,一尘不染的地板,采光充足的窗户,这种建筑不可能独立完成建造的。

    但是,如果说它是末世前的建筑又似乎不是。

    因为,所有的原材料太新了,一看就知道是最近才建造。

    两个人在院子里细细商讨了半天也商讨不出个所以然……

    阮安见温堰和苏白卿进来,也不抬眼,只是和龙泽把饭菜端到厅的餐桌上。

    因为是晚餐,她煮的东西不多,且用的分餐制。

    每个人的面前放着一个盘子和一个汤碗。

    盘子里是1根山药,大概200克南瓜,50几颗落花生。

    汤碗里是一些牡蛎肉,蛤蜊肉,透明的是用蕨粉点的小圆球。

    温堰和苏白卿已经很久没有坐在餐桌上吃饭,他们俩对视一眼后,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开始进食。

    女孩的厨艺不错,海鲜汤很美味,山药、南瓜和落花生也很可口,就是份量太少了些。

    阮安一边吃一边用余光打量着温堰和苏白卿。

    看得出来他们很饿,但是依旧慢条斯理的用餐,大概是刻在骨子里世家的矜持让他们保持了绅士的风度。

    龙泽很想diss一下温堰和苏白卿,但是看到两人优雅的举止后又低下了头。

    于是。

    四个人默默用完了晚饭。

    完全做到了食不言。

    阮安是最先吃完的,她收了餐盘进了厨房,开始收拾之前因为做饭搞得一片狼藉的台面。

    龙泽见阮安走了,也顾不得保持风度,快速吃完也进了厨房。

    温堰和苏白卿见状,眼神波动了一下。

    看来,龙泽和阮安的关系比之前真的要亲密很多了。

    苏白卿不知道想到什么,冷冷哼了哼。

    还没有等他们吃完,阮安已经收拾完走了出来,她看着还只吃了一半的两人没好气的说道:“你们的餐具我已经做好了标记,吃完饭的碗自己洗。”

    “还有,如果我不在,庇护所里的东西不准乱动。”

    “如果被我发现了,我会驱逐你们的。”

    温堰连忙点头:“好的,阮阮。”

    苏白卿则可有可无的哼了一声,态度非常随意。

    龙泽最见不得温堰这种故作温柔,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苏白卿抓住机会,指着小奶猫道:“阮安,为什么龙泽兽化后总是翻白眼,是不是眼睛抽筋了?”

    阮安:“……”

    龙泽气笑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眼睛抽筋,我那是看不惯你们假惺惺的样子。”

    苏白卿坏笑:“哦,原来是这样。”

    他顿了下后又道:“不过,以后我们可是要经常住在一起的,你要老是你翻白眼,不怕会得眼疾吗?”

    龙泽翻了一个白眼,又翻了一个白眼:“我就翻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苏白卿:“不能怎么样,就是看到猫翻白眼很好玩,这日子太无聊,看你翻白眼就当看把戏。”

    龙泽:“……”

    阮安感受到了怀里小猫气的颤抖的身子,不由伸手安抚了下:“好了,别气了,以后你也别理他,你说不过他的。”

    “岂止说不过,他也打不过我,我兽化后可是银狼,他,区区一只小奶猫又岂能打得过一只狼。”苏白卿在一旁阴阳怪气又来了一句。

    龙泽缩了缩身子,抬头用猫眼看着女孩:“安安,你看,苏白卿欺负我。”

    温堰站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默默看着。

    阮安却以为他在想和和苏白卿想要联手对付龙泽。

    看着苏白卿眼里蕴含的意味,她现在很庆幸有龙泽当挡箭牌,要不然事情真的会很棘手。

    其实男女间也就那么回事。

    两个素了一百多年的老男人,且海岛上又只有一个女性,基于雄性的生物繁衍本能,想要她,也算是人之常情。

    她默默看了眼苏白卿,抱着龙泽走进了卧室。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没亮,阮安就起来了。

    坐吃山空,峭壁上被青木研究所圈住的区域,因为温堰等几个幸存者的祸害,应该没有幸存的动物,找不到肉食,现在只能到海里去找食材了。

    阮安和龙泽走后,温堰和苏白卿便开始探索之前没有探索的区域。

    厨房里的锅碗瓢盆一应俱全,木材劈得整整齐齐码在一侧,唯一遗憾的是找不到任何食材。

    想来应该是都被女孩收进了空间里。

    “阿堰,你要去找顾长生他们吗?”苏白卿问。

    听到阿卿的提问,温堰没有回答,而是低头思索了很久。

    过了好一会,他反问了一句:“那,你就这么着急想要去找他们吗?”

    苏白卿犹豫了下,过了好一会儿才抿了抿嘴回道:“不。”

    “阿堰,我发现了一件事儿。”

    “这两天我看到了阮安拿出的食物,虽然林林总总看起来很多,但其实连一份像样的主食都没有,所以,她手里的食物应该也不会太多。”

    温堰赞许的看了他一眼:“你说得没错,阮安之所以费力气爬到峭壁上,也是为了寻找食物,但,没有想到碰到了我们。”

    苏白卿耸耸肩,手一摊:“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不要去找顾长生他们了吧?”

    “且不说食物,这里也只有阮安一个女性,他们要是来了,我岂不又多了几个竞争者。”

    温堰听到苏白卿直白的表达心中一动,他默了会后问:“阿卿,我想问你,你要追求阮安,是因为她这个人吸引到了你?还是因为这个海岛上只有她这个女性?你别无选择?”

    苏白卿啧了啧:“这有区别吗?”

    “不过,说起来阮安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到底是经过青木研究所的改造,皮肤细腻得没有任何瑕疵,美人谁不爱呢?”

    “更何况她还救了我一命,我现在身无长物,只能以身相许了。”

    末世前,苏家不止位高权重,商业更是纵横四海。

    苏白卿虽然是苏家最小的孩子,但因为长的好看独得苏家人的宠爱,从很小的时候,他就是做为苏家的继承人培养的。

    后来长大了,出色的容貌再加上滔天的富贵,不泛有女子倒贴。

    久而久之,苏白卿对女人的态度就非常随便了,但凡是贴上来的女人,只要他看得上的,就会陪着玩几天。

    等看腻了,无趣了,就分手。

    温堰还是第一次在苏白卿的眼神里看到一丝认真的态度。

    看着苏白卿对女孩那种势在必得的气势,温堰眼眸微垂。

    早在峭壁见到阮安后,与她相处了两天,他也对这个神秘的女子有了几分心思。

    或是太久没有见到异性,又或者是女孩漂亮的容貌,再或者是她那神秘莫测的异能……

    总之,温堰被她吸引了。

    虽然现在他还并没有得到女孩,但他也不会因为苏白卿的身份把女孩拱手相让,

    苏白卿察觉到了温堰的变化,他拍拍手,郑重道:“阿堰,你放心,我知道你对阮安也有想法,我对你不会玩阴谋诡计,我们俩正大光明,公平竞争,好不好?”

    被苏白卿挑明了说,温堰略微有些尴尬,他没有回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阮安不晓得呆在庇护所的两个男人正想着怎么争夺自己,但她有龙泽这个作弊器。

    两个人的对话,被龙泽用刚刚积攒的一点点灵力放了出来。

    在听到苏白卿想要以身相许的时候,阮安尴尬得头皮都发麻了。

    昨天晚上她出手相助,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私心,根本就不是特意去救他的,以身相许什么的大可不必。

    再听到他说要和温堰公平竞争的时候,阮安更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个臭男人还真是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

    龙泽拼尽全力把这些对话放了出来,猫身都有些发软了。

    ――哼,就算自己攒不够灵力不能恢复人形,也要把你们两个人的真面目揭露给安安看。

    “行了,我知道了,我会防着他们的,你受了伤,还是不要轻易动用你的能力了。”阮安伸出手指头点了点小奶猫的额头说着。

    龙泽乖巧用猫头回蹭了一下女孩的手指:“安安,我刚刚释放出来的对话不是用能力转化的,是用灵力转化的,应该和你们人类不同的。”

    阮安惊讶:“灵力?什么是灵力?”

    龙泽:“灵力是天地之间的亘古存在,但是人类应该是感受不到的,只有我们这个族群才能感受到,有了灵力,我才能够帮安安做更多的事情。”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够拥有灵力呢?”阮安好奇。

    龙泽苦恼的用猫爪子挠了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