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白卿说找不到离开青木研究所的出口,那就代表另外三个幸存者只能呆在他们的领地,看来暂时不用着急去找他们了。

    现在主要任务还是找食物。

    要不然,找到他们也养不活。

    不过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信息,系统没有提供呢?那些铜币真是白花了。

    她在心里吐槽。

    这时,字幕君出现了。

    游戏系统在提取记忆时,会摒弃一些繁杂又无用的信息,玩家的钱没有白花。

    阮安愣住了。

    人一生的记忆实在是太多,哪些记忆重要,哪些记忆无用,得看面对的是什么事情,系统的筛选,太机械,看来有些事还得自己用心体会。

    她装作苦恼的样子说道:“是啊,我们找不到离开青木研究所的出口!”

    温堰和苏白卿听到女孩的问话皆是苦笑。

    龙泽一天心情都不好,他默默的站在女孩身后,眼神放空,满脑子都是安安,以至于他们在讲什么完全没有听见。

    “你在想什么?”阮安转头看着呆呆的少年皱眉。

    龙泽回神,他摇摇头:“没有想什么,你们刚刚在聊啥?”

    阮安:“聊离开青木研究所的出口会藏在哪里。”

    龙泽“哦”了声:“我也不知道,我醒来后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

    他牢牢记住了安安给她编织的马甲角色。

    ――一个被青木研究所改造过的并且失忆的人。

    温堰为了拉近关系忙体贴的解释:“那我和你说一下,100多年前,青木研究所为了保密,他们圈地造了一个巨大的研究场地,主体工程全部建造在地下,地面上则是一片宽阔的森林,并且为了方便管理,只建立了一条与外界相通的通道。”

    “而我们这些人在进入青木研究所的时候,都是被蒙着眼进来的,且不说100多年前就不知道我们是从哪里进来的,这中间又过去这么多年,青木研究所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被废弃?我们一无所知,想要找到出口就更加难了。”

    阮安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也不着急。

    她顺势说道:“听温先生说起,感觉你对青木研究所很熟悉的样子,要不你具体说说?”

    温堰轻笑:“是挺熟悉的,100多年前,我和青木研究所的创始人是朋友,所以在进来后,我有幸参观了一下研究所的构造。”

    “不过,阮阮,以后我们会经常在一个团队,你喊温先生就太见外,我长你几岁,不如你喊我温大哥?”

    阮安拒绝了:“不好意思,我独生女,没有哥哥,不介意的话,直呼名字可以吗?”

    看着冷漠的女孩,温堰无奈,只能点头:“好。”

    他顿了下后又说道:“那个正好聊到青木研究所,不如我把它的方位画出来,正好大家研究研究,看能不能够从中看出端倪?”

    温堰方位感很强。

    但凡他走过一遍路便都会牢牢记在脑海里。

    所以纵使睡了那么多年,青木研究所里的每一条通道他却依旧记得清清楚楚。

    他随手折了一根树枝,又找了一块比较宽阔的空地,一边画一边解释。

    “青木研究所地面上占地面积有1000公顷,主体工程正好建在正中央,东,南,西面都是悬崖。”

    “北边是一座山,不太高,但是这座山也被青木研究所圈起来了,到处都是高压电网,我曾经去过这座山,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电网应该没有用了,但是并没有,电力依旧存在。”

    “不过我有一次听沈珏提起过,他们送补给,都是从北山有一条非常狭窄的小路来的,而从小路出去,连接的是101公路。”

    “我后来思考了很久,总觉得沈珏提起的送补给的小路应该就是青木研究所连接外径唯一的一条通道。”

    “一年多前,我们一区的人醒来后,为了活下去,只能分开行动,我的领地靠近北山,阿卿在南边,顾长生和黎平去了东边和西边,薛承锐留在了青木研究所。”

    阮安仔细把这些方位全部记清楚,发现建立在峭壁上的青木研究所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优势。

    东边,南边,西边都是悬崖,难怪从峭壁任何方位攀爬,都能到达青木研究所圈地范围。

    “嗯,我被蒙着眼睛带进青木研究所后,并没有随意走动,倒是对这些情况完全不了解。”阮安试探的说道:“至于你们一区,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如果有时间,我想去你们之前呆过的一区看看,作为报酬,期间的食物我都会无偿提供。”

    苏白卿不明所以,他不由插话:“你们不就在二区吗,其实青木研究所里的一区,二区,三区所有的设备设施都是一样的,有什么好看的。”

    得益于温堰和沈珏的关系,进了研究所后,研究所里的人并没有限制苏白卿的行动,他在注射药剂前便把几个区都逛了一下。

    说起来,他在二区是真的没有看见有女孩的加入……

    但阮安又一口咬定她是从二区出来的,就很匪夷所思。

    苏白卿正疑惑,阮安开口了:“我是临时加塞进来的,当时的时间比较紧张,进来后一直在做身体检查,然后就被注射了药剂,所以对研究所里情况一点都不熟。”

    她的解释让苏白卿和温堰打消了一丝疑虑。

    沈珏这人,爱钱。

    只要钱到位,加一个人进来,很正常。

    站在一旁的温堰伸手捏了一下苏白卿健硕的手臂示意他不要再造次,嘴里忙插话:“可以的,正好我也想回研究所看看。”

    他对阮安的身份半信半疑,想要查清楚此事,回青木研究所一探究竟是最好的选择。

    苏白卿克制住想要说话的*,忍得辛苦,干脆把嘴巴紧紧的闭上,不再关注。

    阮安却摆摆手:“不急,过几天再去。”

    连续跑了好几天,她需要休整休整。

    从藤蔓墙出来后又走了一会,阮安对这块区域就非常熟悉了。

    她带着龙泽,温堰和苏白卿朝自己的庇护所赶去。

    因为知道在这片区域已经没有野兽出没,阮安在赶路的同时,遇到一些有用的花花草草,她会连根拔起卖给系统商城。

    不过,阮安每次采集的时候。并不会把同一种植物全部采集完,总会留那么一小片让它们继续繁衍。

    温堰和苏白卿跟随在女孩的身后,看着一株株植物消失在她的手里,都以为是存放在女孩身体变异后进化出来的空间里。

    龙泽垂头丧气的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心里暗暗打气。

    不能因为安安态度突然的转变就打退堂鼓,要坚持。

    4个人走走停停,在天光遗留最后一丝余晖的时候,赶回了庇护所。

    期间阮安又找到了几处隐秘的所在,并且在其中找到了几十颗野生小麦。

    不过这种野生小麦也变异了,每一颗植株的高度达到了将近两米,挂在上面麦穗又粗又大,沉甸甸的,里面的小麦非常多。

    阮安把它们都采集了,一颗都没有留下。

    阮安没有想要吃了这些小麦,等以后找到合适的居住地,这些小麦可是最优良的种子。

    是的,在听到这个海岛的占地的面积和人口后,阮安就决定离开这里。

    因为留在这里,她不能完成方舟系统给她布置的任务。

    毕竟,加上还没有拉入队伍的另外三个幸存者,也没有十个人。

    温堰和苏白卿望着眼前这座木头造成的大院,惊叹不已。

    只是从外面看,就知道这栋房子的防御能力肯定很强大。

    苏白卿控制不住自己的嘴,接二连三的发问:“阮安,这栋房子是你的?”

    “是你找到的,还是你自己建造的?”

    “我怎么没有听说沈珏提起悬崖下有房子呢?”

    温堰也掩饰不住内心的震惊。

    这一百多年过去了,这栋房子为什么还保存得如此完整?

    不对,从这些木头的纹理还有色泽来看,这不是老房,这是一栋新砌的房子。

    阮安瞥了一眼两个满脸震撼的男人,模棱两可的说道:“不管这栋房子是我找到的还是我建造的,它现在都属于我。”

    “所以,你们想要入住的话,要付钱。”

    阮安不能透露有关生存游戏和方舟系统的具体信息,但她又想让苏白卿和温堰看到她的实力,更何况庇护所可是她攒了很久的钱才买回来的,不能因为这点原因就陪着他们风餐露宿,过着苦哈哈的日子。

    两相取舍下,她还是决定把他们带到庇护所。

    到时候自己态度强硬点,他们就算怀疑也不能说什么。

    果然,听到阮安可有可无的解释,温堰并没有刨根问底,他指尖摩挲了下,轻笑:“阮阮说得对,住你的房子应该要付钱。”

    “那么,住一晚需要多少钱?”

    阮安狮子大开口:“一根金条。”

    温堰愣了愣,连忙在心里快速计算起来。

    如果是自己单独留在这里,那些金子倒还能应付很久的时间,但是加上阿卿,他感觉自己的金条撑不了多久。

    温堰犹豫道:“不能优惠一点?”

    “安安你也清楚我的金子有多少,要负担两个人只怕有点吃力。”

    阮安双手一摊:“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价格我已经告诉你了,住还是不住?你们自己看着办。”

    她说完,便用指纹把开锁推开了庇护所的大门。

    温堰的金子,阮安想要。

    在原来的世界,那些六星级酒店,几万块钱一个晚上的房间比比皆是。

    像温堰,苏白卿这些公子哥在外行走,肯定是不会委屈了自己的,说不定他们住的酒店,一个晚上的房费十几万,比如总统套房!

    而一根金条可兑换3万多铜币,两个人合算下来,一人一万多个铜币,对这些权贵子弟其实不算什么。

    更何况自己的庇护所虽然小,但可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正儿八经的房屋,一根金条一个晚上,阮安觉得自己开的价格很公平。

    女孩的身影走进门洞,龙泽立刻跟了上去。

    阮安皱了一下眉,但在看到少年那张貌若潘安的脸时,到底没有说什么,让他也跟着进来。

    果然,长的好看,能让一个人的认知产生偏差。

    看到龙泽能够进去,苏白卿不满得喊道:“为什么我们需要付钱才能够入住?龙泽怎么就不需要呢?”

    阮安乐了:“他是我的宠物,宠物跟着主人回家,有什么不对吗?”

    苏白卿茫然:“什么宠……宠物?他明明就是一个人。”

    阮安似笑非笑道:“对啊,他是一个人,但他同时也是我的宠物。”

    龙泽立刻接了一句,:“就是,就是,我是一个人,但我也是安安的宠物。”

    不管怎么样,只要安安留下他,龙泽觉得自己变成小奶猫也不是不可以。

    苏白卿眼神都变了。

    能够拿到青木研究所的名额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各个国家的贵族子弟。

    而这些娇养出来的贵族子弟,傲气凛然是他们刻在骨子里的传承。

    为什么他为了能吃到一口好的,住到一所好的房子,就自甘堕落,成为一个女人的宠物?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温堰站在一旁,看着阮安和龙泽消失的背影,看着那古朴沉重的大门慢慢合上,心里依旧在犹豫。

    一根金条兑换成种花币也就3万多,这在末日前真不算钱。

    要知道那个时候的温堰很讲究,出门在外住的都是最高级的酒店,一般一个晚上都是十几万的房费。

    但现在今非昔比,金库里的金子就那么多,他也找不来更多的金子,没有可持续发展的经济来源,只会坐吃山空。

    所以他才会厚着脸皮与阮安讨价还价。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她拒绝得太彻底,完全没有商讨的意思,直接就走了。

    温堰怔怔的看着,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朝夕相处了好几天,再加上现在仅存的人类也没有几个,不应该互相帮助,互相团结吗?

    苏白卿气得直跺脚。

    他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的女子,刚刚拒绝还价那傲慢的神情比他还嚣张。

    不提两人在门外复杂的心情,阮安进来庇护所后脸色也不太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