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第一次购买复活币可享受一折优惠,原价8888铜币,现价888铜币。

    鉴于死亡的滋味比较难受,玩家有权利思考是否复活,给予确认时间720分钟。

    阮安恢复意识后,脑海里就漂浮着几行字幕。

    她仔细看完,感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顿时就‘看’到了两具已经死去尸体。

    两具尸体都是死去的自己。

    一具尸体穿着系统赠送的布衣布鞋,一只手里攥着一把匕首,一只手拿着一个已经熄掉的火把,背上还挂着一个木箱。

    一具尸体穿着碎花小睡裙,一根树枝从她手里斜斜刺进了野兽的胃壁。

    看到眼前的一幕,阮安心里升起一股寒气,让她整个意识都呆滞了。

    就在她惊悚时,空间忽然剧烈抖动起来。

    阮安察觉到,应该是自己*野兽身体里的树枝起到作用了。

    来不及思考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幕,她立刻点开了之前开通的游戏商城。

    阮安看了一下自己的钱包。

    951个铜币。

    复活币需要888个铜币,那么还能剩下63个铜币。

    阮安希望自己能买到一些增加武力值或者防护值的物件,这样可能还会有存活的机会。

    她‘看’到了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动物趴在地上哼哼唧唧。

    ――看起来好像生病了的样子

    无论是想生活在这片森林,还是路过此地,都绕不开眼前的这只野兽,更何况,它身体里还有生存必须要的打火机,火把和匕首。

    她和躺在地上的巨兽只能活一个。

    阮安以最快的速度在游戏商城翻找。

    ……

    找到了。

    低级得不能再低级的防护罩,这是埃曼努埃尔家族已经淘汰的物品,不过对于弱质的蓝星人,它非常有用。”

    售价,60铜币。

    阮安没有一丝犹豫就把它买了下来,如果连命都没有了,还要钱干什么?

    购买防护罩后,阮安又花了888个铜币购买了复活币。

    然后选择了立刻复活。

    请选择复活地点。

    复活点or原地。

    “原地。”阮安轻轻吐出两个字。

    玩家10007985号身体构建中,请稍等。

    ……

    构建完毕。

    开始融合主意识。

    ……

    融合完毕。

    开始投放

    ……

    投放完毕。

    复活成功。

    阮安在身体落地时就迅速把防护罩开启。

    之前游戏系统赠送的的匕首和火把都被巨兽吞进了肚子,连到背在她身上的小木箱和口袋里的打火机也都被吞进去了。

    她现在手里并没有武器,不过没关系,之前还是意识状态时,她已经寻找好了一件可以当成长矛的树枝。

    巨兽还趴在地上痛苦的嚎叫,它没有看到之前被吃掉的弱小人类又出现了。

    不过可能看到了也不会在意,它的肚子实在是太痛了,它觉得有一把什么尖锐的东西随着肠胃的蠕动一直在刺它,甚至还感觉到了烧灼的阵痛。

    阮安猫着身子找到了那根被折断的树枝,趁着巨兽哼哼时一跃而起,用尖利的一端朝巨兽最柔软的脖颈上插去。

    尽管这一击用尽了她的所有力气,但树枝也只是*去了一点点,并且随着“咔擦”的一声响,树枝断裂了。

    一截*了野兽的脖颈,一截还紧紧握在手心。

    阮安吓了一跳,她立刻朝后退去,但速度还是太慢了,巨兽的爪子“呼”的拍了过来,正好拍在防护罩上,下一秒,两行字幕出现了。

    警告,防护罩已破损,请立即更换新的防护罩。

    警告,防护罩已破损,请立即更换新的防护罩。

    阮安没有想到花了60铜币买的防护罩居然如此不堪一击顿时又急又气,但她来不及对游戏系统口吐芬芳,因为巨兽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了。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海岸森林笼罩在一片银色的月光下。

    在月亮朦胧的光线中,怪兽巨大的身躯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它张开嘴,流出难闻的涏液,眼珠发红,它又要暴走了。

    阮安整个人都不好了。

    被吞噬到胃里时无法呼吸时的痛苦,被胃液腐蚀到皮肤的刺疼,还有从喉咙滑进去时恶臭的黏液……

    几分钟前经历过死亡的痛苦难道又要经历一次?

    绝望,恐惧,不甘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终于打破了一直她强制的镇定,阮安破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孩发出来高分贝的尖叫,她冲了过去,一边尖叫一边拿着手里的断枝朝前刺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凶多吉少的时,巨兽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嚎叫。

    它高大的身躯只是走了一步便歪歪斜斜抖动了几下后,不堪重负似的倒在了地上。

    阮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趁它病得要它命。

    飓风不只对周围的树木产生了毁灭性的灾难,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石头被卷到了这里,散落在周围。

    在求生欲的爆发下,阮安搬起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朝怪物的头上砸去,砸了一下又一下,一边砸一边哭。

    不知道砸了多少下,直到巨兽的头被砸得血肉模糊,阮安才发现自己的手臂都快抬不起来了。

    也顾不得地上脏不脏,她瘫坐在地面,浑身开始抖抖抖。

    阮安从小到大连一只鸡都没有杀过,现在为了活下去却直接*了一只巨兽,她表示人类的潜能是无限的,这句话可真是太真实了。

    坐在原地休息了很久后,阮安才颤颤巍巍站了起来。

    之前与巨兽搏斗的时候没有关注太多,现在安静下来后,才发现夜晚降临,远处都是各种怪物的嚎叫,并且随着时间的变化,岛上的温度也越来越低。

    阮安不敢睡,她也根本睡不着。

    从早上穿过来之后就一直没有喝一口水,也没有进食,再加上神经高度紧张,此刻的她是又饿又渴,身体非常疲惫,精神却又非常亢奋。

    她借着月色,绕到巨兽的左边脖颈处。

    那里插了一截树枝。

    她伸手把树枝拔了下来,接下来几行字出现了。

    变异箭毒木,又名见血封喉,箭毒木的乳白色汁液含有剧毒,一经接触人畜伤口,即可使中毒者心脏麻痹,血管封闭,血液凝固,以至窒息死亡。

    阮安心中一喜加快脚步朝前跑,只一会,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出现在她眼前。

    她连忙拿出之前准备好的塑料瓶灌了两瓶水。

    一瓶大的,一瓶小的。

    两个瓶子都是购买矿泉水自带的,阮安准备把它们当做暂时盛水的容器。

    把水灌好后,阮安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脸和手,这两天奔波劳累的又没有洗漱,身上还溅有野猪血,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臭了。

    其实阮安想洗澡,但是她没有换洗的衣服,再加上溪水挺凉,如果感冒的话,又得花钱买药,还是忍忍算了。

    今天第一件事已经完成,回去的路上阮安开始了攒钱计划。

    生长在小溪旁的杂草很多,阮安每一种都*试了试。

    在换到第五种草时,系统终于要了。

    木贼草,又名节节草,眼科常用药,可治迎风流泪,下痢血、便血,也可以治疗疟疾以及咽喉肿痛、痈肿,5铜币收购一斤。

    阮安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在看到报价时,心里还是有点遗憾。

    与前天晚上随手就是500铜币的生意相比,5铜币就显得特别寒酸。

    但蚊子子再小也是肉,她蹲下身子开始薅草。

    生长在小溪旁的节节草很多,但节节草没有叶子,并且一扯就断,阮安用菜刀挖出来带土一起卖给系统,不一会她就挖了一大把。

    粗布鞋加的一点敏捷虽然在战*ㄓ枚济挥校抢妥魇保庖坏忝艚菥头⒒映隽撕艽蟮墓πА

    期间还找到了另外一种植物,叫枇杷叶紫珠,系统判定也是一味药材,叶子能止血,给的价格比节节草高很多,阮安扯了不少卖掉了,但是自己也留了一点点。

    野外生存,难免会有受伤的时候,这个枇杷叶紫珠留着有用,她顺手就丢到了箱子里,然后封存在背包格子。

    背包格子里的时间是静止的,东西放进去不管多久,拿出来都是开始的样子,比冰箱还好使,阮安觉得这个钱花得值。

    劳作的时间过得很快,阮安大半天攒了145个铜币,她看着钱包里增加的数字叹了一口气。

    以这种速度攒钱,何年何月才能买到低级庇护所的图纸!

    回到洞穴,她首先把平台上的白骨还有动物的排泄物用扫帚扫到平台中央,拢到一块后都推成了一座小山。

    阮安准备在买到低级庇护所之前,就定居在这个洞穴,所以这些东西必须要烧掉,一来看着碍眼,二来太臭,堆在平台上让人无法安心。

    阮安捡了些比较干燥的树枝堆在白骨和腐肉旁,拿出可以燃烧99999个小时的黑科技火把,点燃了白骨堆。

    忙完这一件事,她开始捡石头搭石灶。

    搭石灶其实不难,但是捡石头还有要把石头搬到洞穴里差点没有把阮安累死。

    至于箭毒木的汁液,阮安只花了几分钟就把它们弄出来,然后把匕首的刀身浸泡在里面。

    等她完成早上制定的五件事后,天黑了,远处又传来野兽的咆哮声。

    阮安赶紧把洞穴的大门关好,然后架起铁锅,把之前在小溪中取到的水倒在锅子里。

    她不敢喝生水,主要是怕小溪的上游有动物喝水,把水烧开后饮用应该要好些。

    火把很给力,不一会锅里的水就冒泡泡了,阮安望着锅里不断翻滚的水泡忽然想到了外婆,那个慈祥却命苦的老人,那个从小和自己相依为命的老人。

    阮安其实不喜欢回忆往事,因为只要回忆往事,她就会想到了为了真爱抛妻弃女的父亲。

    有人说小孩子是没有记忆的,但是阮安觉得不对,她小时候经历的一切,她记得清清楚楚。

    她记得那个男人出走时那种决绝,她记得母亲受到*后的疯疯癫癫,嚷嚷着到处寻找那个无情的男人,她记得邻居们对自己的指指点点。

    彼时年幼的她不知道发什么了事,只知道自己没有人要了,那时远在乡下的外婆听到消息后带走了自己。

    乡下的日子也不好过,外婆身体不好,大部分时间都是小阮安在照顾她。

    她学会了做饭,炒菜,洗衣服,为了挣零花钱她还会十字绣,编制各种小玩意,至于篮子筛子什么的更是不在话下。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高考,外婆总是心疼她做得太多,不想拖累阮安,在见到阮安考起大学后,外婆自己寻了短见。

    阮安伤心欲绝,却哭不出来,外婆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累赘,却不知道她把这个相依为命的老人当成了最后的依靠。

    外婆去世后,阮安一个人去了拿着通知书去了兰州,而那个为了真爱出轨的男人不晓得通过什么途径找到了她,他想认亲。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渣的渣男,是谁给他的脸以为给她戴一个亲情的帽子,自己就会回到他的身旁。

    呸,不要脸。

    阮安抿着嘴收回了思绪,她把铁锅拿下来放在一旁,等差不多凉了后灌到装纯净水的瓶子里。

    然后把背包格子里没有吃完的猪内脏用猪油炒热,照例买了一个馒头夹着吃,用油炒过的猪肝和猪心,虽然没有放盐也比清水煮的好吃太多。

    阮安胡乱填饱肚子后,又清点了一下自己的物资,劳作一天,钱包里多了一百多个铜币,背包格子里多了一点可以止血的枇杷叶紫珠。

    火把持续照亮着洞穴黑暗的空间,异世没有电视,没有手机,就连书本都没有,闲下来的她倍感无聊,只能点开游戏商城看看里面还有没有自己能够添置的物品。

    这一次逛商城不赶时间,阮安也就翻看得格外仔细,然后就看到了左下角一行忽隐忽现的字。

    字体很小,且呈现半透明形态,如果不注意细看,根本看不到。

    新手折扣优惠期倒计时180分钟,请玩家留意商品价格的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