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堰一直在体会自己身体的变化,他发现麻醉剂的药效比第一天消退得要快些了。

    ――是产生耐药性了?

    ――如果是这样,那以后麻醉剂会不会产生不了作用?

    小灯照亮着区域,帐篷里外的几个人渐渐地睡去。

    龙泽找了一颗高大的树木,躺在粗大的枝桠上,阮安一个人睡在帐篷里。

    至于温堰和苏白卿,他们两个人直挺挺的躺在青草地上,承受着着身体被麻醉但意识又无比清楚的无奈。

    黎明的黑暗过去,天色渐渐变亮,最先醒过来的是龙泽。

    他从树上翩然落地,伸手整理了一*啊

    安安给他的运动服非常贴身,鞋子也合脚,龙泽活动了一下手脚,再看到手上精美的腕表,觉得昨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阮安怔怔坐在帐篷里,透过拉开的拉链看着站在晨曦光线里的男人。

    系统出品的运动服很好的勾勒出他挺拔的身线,类似迷彩服的颜色也让他褪去了属于少年的青涩有了几丝成熟男人的魅力,如此,本来美得雌雄莫辨的脸就变得极度张扬起来。

    ――不是内敛的俊逸,而是一眼就叫人移不开目光。

    阮安忽然觉得心跳有些快,正有些不知所措,龙泽看了过来。

    她连忙低下头,假装整理鞋带。

    “安安,要我帮你吗?”龙泽走过来,蹲下高大的身躯轻声问道。

    “不……不……用。”阮安脸有些发热,她不敢抬头,支支吾吾说。

    龙泽见她说话断断续续,以为她身体还没有恢复好,有些着急道:“安安,你是不是不太舒服?要不我们今天休息一天吧。”

    他说完就准备伸手搀扶,阮安忙推开,从帐篷里钻了出去。

    “没事,不用休息,我很好。”

    看着忽然疏离的女孩,龙泽有些讶异,他的手在空中停留了好一会才收回身侧。

    正准备询问,这时,温堰和苏白卿也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们都看到了女孩拒绝龙泽的举动,心里也有些疑惑。

    “呦,我说怎么看着辣么奇怪?原来你也不是阮安的正牌男友啊!”苏白卿阴阳怪气道。

    龙泽瞥了一眼:“我是不是安安的男朋友关你屁事,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苏白卿气笑了。

    敢内涵他是狗,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温堰忙拉住他,冲苏白卿使了一个警告的眼色:“阿卿,别闹,你身上到处都是草叶子,不如先整理一下?”

    苏白卿忍了忍,到底点了点头。

    阮安这时已经洗漱好回到了临时营地,她先把帐篷收回了背包格子,然后拿出来一套桌椅板凳和4套碗筷。

    “你们速度点,吃完饭我们早点从这里离开。”她催促道。

    4个人,饭量也都挺大的,阮安决定早上吃海鲜乱炖加煮南瓜。

    等他们都忙完,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吃食。

    桌子中央是一大锅加了海带煮成的海鲜锅,里面有螃蟹,牡蛎,扇贝,蛤蜊等贝壳类食物。

    四个人碗里是装了满满的煮南瓜。

    阮安静静吃着,龙泽看着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没有出声询问。

    温堰吃饭的时候向来不说话,这是他从小培养出来的习惯。

    苏白卿向来很跳脱,他拿起筷子就想开口说话,但下一秒,脚就被人踢了一脚。

    温堰沉声警告:“好好吃饭,吃完再说话。”

    苏白卿抿着嘴,只觉得在这个团队太憋屈了。

    但是,在看到桌子上满满一大锅海货和黄澄澄的南瓜后,他觉得又能忍忍。

    实际上从峭壁下来后,他也去了海边,他也想搞点海货。

    但是他对大海一无所知。

    他不知道海水什么时候涨潮,什么时候落潮,他也不认识海滩上那些玩意是些啥?

    当然,不认识不代表他不吃,他吃了。

    那天苏白卿饿得不行,他捡了一堆贝壳,因为不会生火,他只能用蛮力把贝壳打开,吃生的。

    然后就吃了一嘴沙子。

    那滋味,苏白卿不敢回想。

    他甩甩头,努力忽略女孩对他的轻慢,低头吃饭。

    嗯,这是块什么肉?煮得有些老,咬不动。

    这个好像是扇贝吧,没有配粉丝,口味很单调。

    这他妈又是什么玩意,壳大肉少,真难吃。

    一顿饭,苏白卿勉为其难的吃完了。

    龙泽放下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男人:“你是猪吗?吃这么多?”

    苏白卿下意识低下头瞧了瞧,嗯,自己的桌子面前怎么这么多壳?

    他错愕一瞬,反应过来后冷冷哼了哼:“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没瞅着这都是些壳么,又没什么肉,我根本就没有吃饱。”

    两人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

    阮安拍了下桌子,喝道:“你们俩吵什么?力气这么足,中午饭别吃了。”

    龙泽愣住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女孩呵斥自己。

    苏白卿也很抓狂。

    作为种花国最嚣张的狂少,总是被她diss,很没面子。

    阮安喊完,自顾收拾好桌面上的残局,温堰忙上去帮忙。

    “阮阮,这些垃圾我去找一个地方埋了,这样也不会污染环境。”温堰轻声的说。

    阮安点了点头。

    她很烦躁。

    心里也憋着一股无名火,难道是要……要来大姨妈?

    阮安仔细回想了下,确实好久好久没有走亲戚啊。

    “系统,我的身体是出问题了吗?为什么这么久时间都没有来那个啊?”她有些害羞,不太好直言。

    那个是哪个?

    阮安支吾道:“就是那个啊,女孩子每个月都要来的。”

    明白了。

    玩家的身体都是由系统构建出来的,为了方便玩家完成任务,有些不必要的生理结构会被改造,所以,女性玩家是没有月经周期的。

    阮安错愕。

    没有月经周期的女孩还是女孩吗?

    或者说被改造过生理结构的人还算是人吗?

    似是知道阮安不惑,字幕君又打了一行字。

    玩家等级不够,这些问题,系统暂时不能回答,请玩家完成方舟系统布置的任务,努力升级。

    阮安看着字幕,过了好一会才退了出了游戏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