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安到现在还不知道,小奶猫只是龙泽的一个马甲。

    少年凑到女孩耳旁小声说:“我们进来的时候,所有的鱼类都已经沉到了地下河的最底下。”

    龙泽的气息吹在阮安的耳廓,惹得一阵酥麻,她下意识把少年漂亮的头颅推开:“说话就说话,挨这么近做什么?”

    “我这不是怕惊醒了鱼群吗?”龙泽委屈巴巴。

    温堰在一旁看着少年可怜兮兮的样子,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想起来了。

    会撒娇、装无辜、会示弱、会说一些让人想入非非的暧昧的话。

    眼下少年这种楚楚可怜的模样不就是末日前备受争议的绿茶行为么?

    一个男人,做出如此行径,温堰心底不由嗤笑,只觉无比荒唐。

    阮安看着龙泽清澈的眼睛,觉得自己的反应大了些。

    她讪讪道:“不好意思,我误会了,那我们现在怎么样才能够搞到这些鱼?”

    怕真的会惊动地下河的鱼群,阮安说话的声音非常小。

    龙泽又凑了过去,顺便用神识加了一层罩子:“安安,你等一下站在河旁挥挥手,然后我就会用我的风之力把这些鱼群卷上来,这样在温堰的眼里,你会很强大,就算他有坏心思,也会掂量一下你的实力,而我也没有暴露我的能力。”

    阮安诧异的看了一眼龙泽。

    他的心思好细腻,居然考虑这么周全。

    两人在一旁制定好计划后,龙泽收回身子,站在一旁。

    因为龙泽释放出来的隔音罩,温堰根本就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他掏了掏耳朵。

    奇怪。

    自从醒来后,明明自己的听力也进化了,十几里外的声音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没道理这么近的距离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呀……

    难道,他们刚刚是使用了某些手段让自己听不到。

    他不再暗自猜测,走上前笑道:“你们刚刚在说什么?怎么我听不到?”

    龙泽高傲的抬起头:“我们在说悄悄话,既然是悄悄话,怎么可能让你听见呢?”

    看着少年得意的样子,温堰哑言失笑。

    他是在宣誓主权吗?

    像这种明晃晃的挑衅,他很久没有见过了。

    幼稚!

    温堰转头,看着女孩:“阮阮,刚刚你们说话我听不到,是你用了某种能力屏蔽了声音吗?”

    阮安耸耸肩:“高科技产品,你想要吗?”

    温堰追问:“和衣服一样,也是从一个库里出来的?”

    阮安:“是的。”

    ――你脑补得不错,我决定就用这个理由忽悠你。

    温堰收了声,这种科技产物,倒是听沈珏提起过,想不到已经研发成功了。

    阮安敏锐度很高,眼角余光察觉到了男人脸色细微的变化。

    很好,忽悠成功了,那就继续忽悠。

    她压下心思,吩咐道:“你们两个往后退几步,我要把地下河里的鱼群打捞上来。”

    “好的,安安。”龙泽轻快的回答。

    温堰也忙退了几步。

    然后,温堰就看到了令他非常非常震撼的一幕。

    只见女孩站在地下河旁,挥动了一下她的右手,本来平静的河流忽然就汹涌了起来,下一刻,一条条洁白的大鱼出现在半空,在接触到女孩的手指后又消失不见。

    温堰瞪着眼。

    啊这!!!!!

    她使的什么招数?

    同样是从青木研究所出来的人,为什么会差别这么大?

    温堰看着女孩的眼神都变了。

    不过一会,这个地下河段的鱼群被阮安全部收拢了起来。

    不过她挑的全部都是大鱼,2斤以下的鱼,她又放回到了地下河里。

    过一段时间,等这些鱼群繁殖,长大后又可以来采集一波。

    地下河里的鱼群没有天敌,每一条鱼都长得非常大,并且过了这一个河段后,又遇到了一大群鱼。

    有了这些食物,优质蛋白几个月都不用发愁。

    眼看着一条条鱼消失在眼前,在一旁的温堰终于按捺不住问道:“阮阮,你是怎么把鱼从河里捞出来的?”

    阮安手指一挥:“就这么捞的啊。”

    “哦,我忘记和你说了,昨天晚上我又觉醒了一种能力,我能控制风,这些鱼是我用风之力捕捉到的。”

    “又觉醒了一种能力?”温堰不敢置信:“风之力?”

    阮安一本正经点头:“是啊,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吗?毕竟我们都是被青木研究所改造过的人,我现在的身体还在变化中。”

    温堰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他竟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半晌,他才叹道:“那你可真是一个幸运儿。”

    阮安言不由衷附和:“谁说不是呢?我也觉得我很幸运。”

    越往里走,散落在地上的石子越多,三个人走走停停,跨过了这一段最难走的路程。

    因为是一直在往下坡走,速度比攀岩要快的多。

    虽然洞穴里没有一丝光线,看不到太阳的变化,但阮安有系统赠送的多功能手表。

    她按照手表的时间计算,从洞穴里出来后是傍晚时分,算算进洞的时间,也就是说从峭壁上到峭壁下,只花了4个小时32分钟。

    这比攀岩用一天多的时间才能爬到峭壁上时间的距离要短的多。

    她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个区域自己没有来过。

    阮安本以为自己把峭壁下的区域全部勘察完毕了。

    想不到并不是。

    现在该怎么办呢?

    是从这个洞穴原路返回?还是勘察这片未知区域?

    阮安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决定留下搜索。

    她想看看,自己之前为什么会遗漏这片区域。

    龙泽看到阮安想要继续前行,不由拉了拉她的衣袖:“安安,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再走?”

    他们今天一早起来就一直在奔波劳碌,为了赶进度,午饭也是随便吃了点,龙泽有点担心女孩的身体。

    阮安却以为是龙泽饿了。

    她抬头看了眼天色,正值黄昏,橘*的光线渲染了整个丛林,再往前看却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前面是一片密密麻麻由藤蔓缠绕成的一堵墙。

    阮安琢磨着一时半会怕是出不去,便点了点头:“好,我们先吃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