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泽紧张极了,他看着安安,用眼神暗示:“不要,不要,我有我有。”

    阮安是真的喜欢这颗夜明珠,但是被龙泽看得心里发软,她伸手盖住了小猫奶萌的眼睛。

    “还是算了,这个夜明珠太贵重了,不过几句话而已,我承受不起。”她忍住内心的冲动,拒绝了。

    虽然她确实很中意这颗夜明珠,来到这个山洞也是为了夜明珠,但是她没有想到龙泽的反应会这么大……

    阮安顿时心情就复杂了。

    温堰惊讶了,他以为女孩特意绕回这个山洞,就是为了这颗夜明珠,怎么现在送到她手里?又拒绝了呢?

    他默了一下后说:“那,如果我用这颗夜明珠换取食物,能换多少?”

    “换食物啊?”阮安犹豫了。

    这颗夜明珠实在是太美丽了,或许是因为它在黑暗中能发光,阮安觉得比之前龙泽给她的祖母绿还漂亮。

    她舍不得把这颗夜明珠卖给生存游戏。

    龙泽暗暗看在眼里,原来安安喜欢发光的宝贝,早知道上次就送夜明珠了。

    见女孩一直踌躇,温堰不由追问道:“这颗夜明珠有问题吗?没有金条值钱?不能换取食物?”

    阮安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只是觉得这么漂亮的宝贝你真的舍得卖掉吗?要知道卖掉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万一你以后后悔了怎么办?”

    温堰听到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用兽皮把夜明珠包裹了起来:“你说的对,这么漂亮的夜明珠在这个世界上可能仅剩这一颗了,以后人类如果能够再发展起来,这就是文物……”

    “这样吧,你跟我去我的金库,金库里除了金子还有别的珠宝,你看看喜欢什么,挑一两件送给你当见面礼。”

    阮安拒绝了:“见面礼就不用了,不过我对你的金库还是挺感兴趣的,参观一下也行。”

    温堰见女孩拒绝,眼角余光又瞄到了她怀里的猫松了一口气,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

    再回想起这只猫之前对自己的敌意,难道龙泽喜欢这个女孩?

    不会吧,不会吧!

    就算阮安说的话是真的,龙泽和她都是从青木研究所逃出来的人。

    但现在他是一只猫啊,一只不能够变成人的猫而已,怎么能喜欢一个人类?

    温堰啧了声,觉得末日后遇到的事情,让他的认知观真的碎了一地。

    他眼神晦涩,阮安假装没有看到,她小心的把龙泽放在地面上,从背包格子里取出了一点食物说:“我们先吃点东西吧,龙龙早就饿了。”

    阮安拿出来的是分装好的南瓜和山药,装在碟子里的是煮好的咸肉。

    但是只有两份。

    “呃,那个阮阮,没有我的份吗?”温堰忍不住问。

    阮安:“有啊,不过我没有拿出来,不是说了要用金条换吗?”

    温堰:“先欠着,等我到了金库,我再还给你。”

    阮安:“哦,概不赊账。”

    温堰:“……?”

    这么现实?

    阮安是故意的。

    以后部落里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有些规矩得早立。

    赊账赊习惯了,可不好。

    温堰无奈了。

    他第n次觉得这女孩是真的不好打交道。

    狡诈,谨慎,不近人情,古怪……

    最重要的是,她话里话外总是透着一股子不耐烦!

    她在嫌弃他。

    温堰无奈的看着一人一猫大快朵颐默默转过了身。

    等他们吃完,来到金库时已是晌午。

    阮安抱着龙泽站在堆满了金条的库房里满脸震惊。

    温堰有些得意,他看着呆愣的女孩从架子上拿了一副钻石项链捧到她的面前:“这个,喜欢吗?”

    他不觉得自己取悦女孩的行为有什么不妥,要知道从醒来后,温堰就没有见到过女性,更何况阮安长得也不错……

    荒岛,孤男寡女,这样的环境很容易让男人对唯一的女性有某种期待。

    阮安的眼神根本就没有挪动,她还在盯着地上的金子们发呆。

    温堰伸出五指在女孩的眼前晃了晃:“阮阮,你在想什么?”

    阮安:想把这推金子据为己有。

    她心里吐槽一句后,揉揉脸。

    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

    这句话说的真是太贴切了。

    凭借自己的能力,想要*温堰是轻而易举,阮安甚至闪过一丝阴暗的念头,但很快又被她的三观压了下去。

    阮安猛吸了几口气,平复了自己躁动的心情后说:“你是怎么发现这个洞穴的?”

    其实在系统给她的资料当中,阮安知道温堰是怎么得到这个金库,但为掩人耳目,这个问题她必须问。

    温堰耸耸肩:“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座金库我是通过一张地图发现的。”

    就在一年多前,温堰和一区的幸存者们醒来后,在逃离青木研究所时,他在森林的一颗大树洞里发现了一具枯骨。

    整具枯骨被生长在大树里面的藤蔓包裹,温堰当时准备用那个树洞当临时的营地,所以在动手清理树洞里面的尸骨时,就发现了一张地图。

    那一幅地图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造的,水火不侵,并且纵使过了100多年,纸张依旧很新。

    地图的背面,是一组数字。

    而那一串数字正是金库的密码。

    “那你知道拥有地图的那个人的信息吗?”

    “他有没有留下日记或者线索什么的?”

    温堰摇头,忽又想起了什么忙说道:“我记得那个人在树洞里面刻了字,是什么来着?哦,对了,石敢当。”

    阮安:“石敢当?我记得石敢当好像是用来保平安,驱妖邪的啊!刻上这三个字是在暗示着什么吗??”

    温堰:“或许那个人的名字就叫石敢当呢?”

    阮安低头思索,觉得温堰的话不无道理。

    可能那个人知道会死,所以才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树洞里。

    “真是太奇怪了,为什么这个海岛上会有一座这么大的金库?”阮安围着地上的金条堆自言自语。

    温堰倒是觉得并没有什么,种花国有钱的富豪实在是太多,贪官也实在是太多了。

    像这样的金库,温家都有好几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