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阮?

    这样称呼太亲密,阮安不愿意:“阮阮不行,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温堰微笑:“好的,阮安,不过其实你不觉得阮阮很好听吗?”

    阮安没有回话。

    在原世界,有很多人喊她阮阮,因为他们也都觉得好听。

    她没有再计较,而是停下脚步。

    既然以后会经常与温堰打交道,那么有些事现在就可以敞开了说。

    她装出好奇的样子问道:“你变异后,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有哪些奇怪的变化?”

    “兽化后攻击力很强,算吗?”温堰低头思索片刻后回道。

    阮安:“算,还有别的吗?”

    温堰:“变成人形的时候抗击打能力比之前也强很多。”

    阮安:“还有别的吗?”

    温堰:“听力好像也得到了进化。”

    他不知道女孩为什么问这些,但温堰觉得她可能拥有自己意想不到的能力。

    大概在抛砖引玉?

    果然,阮安反手把一直挂在背上的铁锅取了下来,当着温堰的面收进了背包格子。

    她早就想这么做,毕竟背上背个锅特别像一只乌龟,也特别不方便。

    “这种储物的能力你有吗?”阮安一脸平静的询问。

    温堰可一点都不淡定了。

    他有些不敢置信:“储物的能力?不是魔术吗?”

    阮安:“不是魔术,是储物空间。”

    温堰脑子嗡嗡响,他觉得这种能力比自己晚上会变成一头嗜血凶兽还让人不可思议。

    “这种能力也是你从青木研究所获得的吗?”

    因为受到的冲击力太大,温堰向来平和的声音拔高了许多,这样就显得有些尖锐。

    阮安点头:“嗯,醒来后就发现了。”

    温堰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龙泽很开心。

    安安在骗他。

    并且好像快要成功了。

    她对自己果然是不同的。

    龙泽不知道的是,他之所以能够得到阮安的坦诚,不过是他用猫的身份欺骗得来的。

    过了好一会儿,温堰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艰难的问道:“所以你现在是有两种能力?”

    阮安摇头:“不止啊,难道你没有发现我的速度也增加了很多么?”

    温堰一回想,确实是的。

    速度,力量,储物功能。

    她居然有三种特殊能力,并且晚上还不会兽化。

    这时,阮安故意说:“其实,我没有想通青木研究所给我们注射的到底是什么药剂,为什么我们个体的变化都如此不同?”

    “你看龙泽,他到现在还不会化成人形,而你一到了晚上就会变成一头白虎,至于我,可能是欧皇附体,得到了几种特殊能力。”

    温堰忽然想到了苏白卿和顾长生他们……

    苏白卿兽化后是银狼。

    顾长生兽化是红狐。

    还有其他的那些幸存者,也都各有不同。

    难道,沈珏给他们每一个人注射的药剂不同?

    阮安提了一句便没有再说话,有些事只能点到为止。

    剩下的就全部得由温堰自己去脑补,希望他能够给自己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阮安还惦记着他的夜明珠。

    不等温堰想明白,她自顾朝洞穴走去。

    温堰忙跟了上去。

    返回的路上,阮安顺手把之前温堰兽型时撞倒的树木全部收到了背包格子。

    有了这些大树,整个冬天的柴火是不用愁了。

    温堰虽然一边赶路一边在思索,但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女孩的行为。

    当看到她的手触摸到大树,大树就消失不见的时候,他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直到她把那些撞倒的树木全部收起来后,才慢慢地恢复了淡定。

    阮安是有意在温堰的面前展示自己的能力,她得让他明白,自己的能力在他之上……

    两人走了一会,终于来到了之前的那个洞穴。

    “阮阮,你要和我一起进去吗?”温堰试探着问。

    他故意喊的阮阮,他想拉进与女孩的关系。

    阮安本想纠正他,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一个称呼而已,不能闹得太僵。

    反正以前村里的人也都叫她阮阮。

    更何况自己以后还想从他的手里赚取金条。

    她点点头,示意温堰带路。

    洞穴里一片昏暗,为了照明,阮安从背包格子里拿出火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

    温堰正小心翼翼避开洞穴里的石子,下一刻昏暗的地面就被后面火把的光线照亮了。

    他回头,就看到了举着火把的女孩似笑非笑的眯着眼。

    温堰闭上嘴,什么都没有问。

    火把,打火机,类似迷彩服样的运动装,野炊的器具,还有昨天晚上打在自己身上的药剂,或者,她找到了一个军用物资库?所以,她才讳莫如深?

    温堰觉得自己应该get是*了。

    踩着洞穴之前因为温堰兽形撞碎的石头,两人一猫朝洞穴的深处走去。

    龙泽抬着猫头,趴在女孩的肩膀上直直的盯着走在前面的男人。

    他忽然有了一种巨大的危机。

    按照龙泽的预期,他可以和安安慢慢相处,然后再慢慢增进感情,之后再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展露自己的人形……

    想不到半路上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不过有些奇怪,龙泽在醒来后,为了寻找人类,他在峭壁上搜索了好几天,但只看到了三个幸存者。

    有一个幸存者,晚上会化成银狼。

    还有一个幸存者晚上是只黑色的猎豹。

    再就是温堰这个家伙,晚上会变成一头白虎。

    难道,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温堰口中另外两个幸存者已经死亡了吗?

    他其实也想问安安,昨天晚上在那么危险的时候,为什么都不出手对付温堰?

    为什么今天握手的时候要握那么久?

    阮安不知道自家宠物满肚子的小心思,她看着从兽皮里拿出来的夜明珠在发呆。

    这颗美轮美奂的珠子让她忽然就想起唐代诗人薛涛的诗句。

    皎洁圆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宫。只缘一点玷相秽,不得终宵在掌中。

    阮安整个人都被夜明珠吸引了。

    “阮阮,你看这就是我之前答应送给你的夜明珠,喜欢吗?”温堰用手托着珠子,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