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开,没看见你的主人已经离开了吗?”温堰挥挥手,努力驱赶小奶猫。

    龙泽没有理会,依旧死盯着。

    ――谁叫你*衣服,尴尬不死你。

    温堰望着一动不动的小奶猫哭笑不得。

    他用脚勾住女孩放在地上的衣服,想要用它先遮住最重要的部位,却想不到一直坐着没有动的小奶猫闪电样窜了过来,然后一爪子扣在了衣服上。

    温堰皱眉,如果说之前还只是猜测,那么现在就很明显了,这只小奶猫就是在针对自己!

    就匪夷所思。

    “你不让我穿衣服,是不想我留在女孩身旁吗?”温堰试探着问。

    龙泽想点头,突又想起安安之前捂住他嘴,怕打乱安安的计划,他忙假装听不懂。

    见小奶猫没有回应,温堰也懒得和它沟通。

    他侧头,准备翻身拿衣服,这样势必会让自己的躯体完全暴露。

    不过温堰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他太冷了,猫再聪明也是只猫,被它看了也就看了。

    龙泽见状大惊失色,他嗷了一声,整个猫身都弹跳了起来,转身就跑。

    ――不要脸,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望着桃之夭夭的小奶猫,温堰若有所思。

    ――不会它真的有智慧吧?

    他拿起地上的衣服摸了一下料子,虽然看起来很粗糙,但是却意想不到的柔软。

    温堰迫不及待穿上它们后,发现不止柔软,还挺舒适。

    ――这是一套崭新的衣裳。

    末世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为什么还会有刚刚生产出来的新衣裳?

    她到底在哪里找到这些物资的?

    还有,她给自己注射的液体是什么?为什么能让他恢复人身?

    温堰一边思考一边,一边蹲下身子穿好鞋。

    女孩只给了衣裳和裤子,没有给*,温堰直起身子后总觉得怪怪的。

    他又把头发和胡子用手指梳理了一下,才冲着前方的密林大声喊:“阮小姐,我可以过去找你吗?我已经穿戴整齐了。”

    男人的嗓门低沉有力,离得远,阮安发现他的声音很悦耳。

    阮安没有搭话,但抱着龙泽慢吞吞走了过来。

    女孩上下打量了一下男人。

    温堰之前形象太糟糕,看起来起来像个原始人,但稍微整理一下后,再穿上系统出品的衣裳倒显得像个玩音乐的摇滚人。

    龙泽不喜欢阮安一直盯着男人看,他扭动着身体,又哼哼了两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温堰看到了小奶猫的动作,眼神微动:“阮小姐,这只猫能听懂人话吗?”

    阮安犹豫了一下,考虑到以后还得拉温堰进部落,她点点头:“能啊。”

    温堰眼神都变了,原来这只小奶猫真的是故意。

    它能听懂人类的语言。

    他忽然就想起沈珏以前提过的实验,他说他要给宠物植入芯片……

    说起沈珏。

    他是青木研究所的创始人。

    在末世前,得益于青木研究所研究出来的生物科技,他是种花国乃至全世界风云人物之一。

    温堰低语:“难道这只小奶猫也是从青木研究所研究所跑出来的?”

    他的话很轻,似乎很不确定,但是阮安听见了。

    温堰蓦然抬头,“阮小姐,我想问一下,这只小奶猫是怎么来的?”

    阮安装出惊讶的模样:“自然是捡的啊,嗯,离开青木研究所后,我下了峭壁,在那里遇见的。”

    这一次轮到温堰惊讶了,不过他是真的。

    她说她是从青木研究所出来的?

    可是明明沈珏给出的名单里没有女性?

    等等。

    青木研究所三面都是峭壁,峭壁下除了无人森林就是海域,唯一的后山也被高压电网隔离,没有研究所里的相关人员带路从地下通道进入,外人是不可能进入的。

    如果她不是从空中投放进来,那她的名字可能真的是沈珏后来加上去的?

    还有,她说她从青木研究所出来后就下去了,那就说明她应该也变异了,要不然不可能徒手爬下去。

    温堰不觉得自己多心,得益于家族内还有社会上的各种倾轧与斗争,无论何时,他对人始终之保持警惕。

    他不会相信女孩的片面之词。

    “那它能说话吗?会不会变成人?”温堰深思熟虑后问了。

    既然沈珏能让人在晚上变成动物,那么也有可能让动物变成人,更何况,之前小奶猫的种种表现,它肯定具备人类的智商。

    “你可以直接和它沟通。”阮安没有正面回答。

    她很不耐烦,如果不是方舟系统发布的人任务,她是不可能站在这里和男人周旋。

    温堰看出女孩的烦躁,他连忙问道:“不好意思,我能问最后一个问题吗?你刚刚的衣服和鞋子是从哪里得到的?哦,还有,如果你是从青木研究所逃出来的,那你为什么晚上不是兽形,还能够保持人类的样子?还有,之前你给我注射的药剂,为什么让我变成人的?”

    他一口气问出了心里的疑惑,然后认真观察女孩的微表情,就算她不回答,温堰也有把握得出有效的信息。

    哪知女孩从头到尾都是一脸烦闷的样子,她没好气的说:“还有?还有?还有?你这是一个问题吗?”

    “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温堰错愕。

    他没有想到女孩会是这种反应。

    龙泽幸灾乐祸的笑,猫脸愈发诡异。

    半晌后,温堰为了缓和气氛,主动解释道:“不好意思,我先把我的情况说明吧。”

    “我是一年多前从青木研究所逃出来得。”

    “记得当时一起逃出来的有15个人,都是一区的。”

    “我们醒来后,发现青木研究所的人都消失不见,并且研究所里一片荒废,看起来是很多年前就没有人维护,大家都慌了。”

    “但很快,我们发现自己的身体都变得更有力量,但是每天等到太阳下山后,我们就会控制不住变成毫无理智的野兽。”

    “但是这个重要的情况在我们刚刚醒来的时候都不知道,所以,在第一天晚上,我们抱团取暖时,异变发生了,我们15个人,全部变成了嗜血凶兽,然后互相厮杀……”

    温堰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他揉揉眉头,似乎想到了某些不好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