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安只看到男人赤《裸》的背部,下一秒就在龙泽惊呼声中,被他手忙脚乱的捂住了眼睛:“安安,别看。”

    阮安听到龙泽开口说话也着急了,它可是自己的秘密武器,不能暴露,她伸手扒开猫爪子,捂住了自家宠物小嘴。

    温堰有些迷糊,他趴在地上感觉浑身发软,想要爬起来,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力,不止是身体,就连意识也是一片混沌。

    阮安安抚好龙泽,低头正好看到温堰手指在动,心中一凛,顿时退远。

    他是清醒了吗?

    可是怎么可能呢?系统出品的*,她连续打了三针。

    阮安怕温堰又会兽化,偏偏又不敢看他的《裸》体。

    她凑到龙泽耳旁小声吩咐。她:“龙龙,你帮我看看,温堰醒没醒。”“

    龙泽趴在女孩的肩头,抬头看了一眼:“醒了,但是被麻醉剂麻住了,身体不能动弹。”

    怕被趴在地上的男人听见,龙泽很小声回话。

    阮安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会再次兽化就行,这种束手束脚的战斗可真是太辛苦了。

    “那你帮我看着点,我先眯一会。”

    阮安之前被白虎各种甩,虽然有防护罩护着,身体没有受伤,但是也被颠得头昏脑胀,她得缓缓。

    龙泽点点头:“放心吧,安安,我会看好他的。”

    他说完,便朝温堰走去,然后找了一个方便监视的位置蹲了下来。

    被一只猫死死盯着,趴在地上已经恢复一丝意识的温堰觉得浑身冰凉。

    他是真凉。

    因为知道自己每天晚上会兽化,温堰便会在傍晚时分躲进山洞,然后把裹住身体兽皮取下,等清晨恢复人形才回山洞穿上。

    这只猫是那个女孩的宠物,但是这只猫的眼神太人性化,温堰感受到它的敌意,也感受到了它似乎在故意用眼神羞辱。

    温堰想说话,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温堰终于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完全清醒,这时,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背部*辣的疼。

    他知道,这是那一只宠物猫为了稳定身躯,用它那猫爪子勾的。

    温堰每天晚上兽化后虽然是失去理智的,但是,白天清醒后对兽化后的躯体做过的事清清楚楚。

    所以,他记得女孩与兽体搏斗时用了某种武器。

    是某种枪支,打出来的子弹像水一样钻进了它的身体,让它狂躁的神经顿时就迟缓了。

    他咳嗽一声,试图引起小奶猫的注意:“小猫咪,你能不能去把你的主人喊过来?”

    温堰说完,又觉得自己有点傻。

    不过是只猫而已,怎么能期待它听懂人话。

    果然,盯着他的猫眼眨都没有眨,还是直愣愣得看着。

    温堰哭笑不得:“你能不能别盯着我看了,去,去把你主人喊过来。”

    龙泽翻了一个白眼,理都没有理。

    温堰真快趴不住了。

    这个时期海岛的气温每天都在下降,到了晚上就更加冷了,往常兽化后有皮毛保暖,到不觉得有什么,突然变成人且不着寸缕,温堰除了冷还有羞耻感。

    纵然现在已经不是文明社会,但温堰依旧感觉到了社死的尴尬。

    他伸出手,胡乱扯了点草盖在自己的臀部。

    龙泽看着想笑,然后就笑了。

    于是,温堰的眼中出现了一张诡异的猫脸。

    草,一种植物。

    吓死人了。

    他拔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这时,阮安听到动静走了来。

    不过,她怕自己看到不该看的,快要接近温堰时,转过了身。

    温堰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说:“阮小姐,我现在我没有穿衣服,那个……我白天穿的兽皮落在洞穴里了,你能帮我去拿一下吗?就离这里不远。”

    阮安“哦”了一声道:“那你的夜明珠呢?也在洞穴?”

    温堰微微点头:“嗯,和我的兽皮放在一起,那是送给你的,你只需要把兽皮给我就好。”

    阮安啧了啧:“兽皮有什么好穿的,现在白天也冷了,一块兽皮可不保暖。”

    她顿了下后试探的问:“其实,我的背包里有衣服,但是两根金条才能换一套衣服,你换不换?”

    温堰眼睛一暗,他觉得女孩身上肯定隐藏着秘密。

    既然现在已是末世后一百多年,整个世界都毁灭,那么最不值钱的应该就是金条,可她为什么想要?

    再说,现在是末日后100多年,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岁月的侵蚀下,原来生产的物品也应该已腐烂破败,她哪里来的如此制作精良的衣裳?

    见男人没有回话,阮安有些不耐烦了:“怎么?1根金条换一套衣服不换?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听到女孩不愉的语气,温堰连忙点头:“可以的,不过我还需要一双鞋子,你有吗?”

    阮安:“有,1根金条一双。”

    温堰:“可以,成交。”

    他回完后又有点疑惑:“我穿45码,这个码你也有?”

    阮安轻笑:“有啊,我背包里的鞋子正好是45码的。”

    温堰一脸震惊,下意识的询问:“啊!这么巧?都末日了,你的物资到底是从哪里搞到的?”

    阮安耸耸肩,一哂道:“你都可以搞到这么多金子,我不过搞到一些生活用品,大可不必这么惊讶。”

    温堰听到女孩的话,回想到自己得到金库的过程,居然想不到什么话可以反驳。

    他正准备开口再问,阮安不耐烦的挥挥手:“行了,别问了,你先把衣服穿好再说吧。”

    她说完,便把刚刚从游戏商城买到的一套衣服和一双鞋子放到了地上。

    阮安给温堰的是普通的布衣布鞋,根本就不是她身上穿的可以加很多敏捷和防护的衣服鞋子。

    两人之间交谈的时候,龙泽就看着。

    他深怕温堰趁着安安背对着男人时使坏。

    阮安说完,就把衣服放在地上后,她朝前走了几步,转到了一棵大树后面。

    温堰看到女孩走远,才把一直紧绷的身体舒展开来,正想从地上爬了起来,便看到那只宠物猫还在盯着看。